爱尚中文 > 欢喜债 > 第45章 留宿
  整整一天,宋陌都待在灯房,写写画画,偶尔放下笔,裁纸折叠,全神贯注的模样,浑然忘了对面还坐着一个弟子。而唐欢巴不得这男人看不见自己,她好肆无忌惮地看他,在脑海里想想两人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情景。

  日落西山,屋子渐渐暗了下来。

  唐欢看看正低头折纸的男人,放轻脚步走过去,站到宋陌身后,用左手替他捶背。

  宋陌情不自禁挺直腰背,这才发觉肩膀酸痛无比。

  看向窗外,原来一天又要结束了。

  宋陌靠在椅背上,一边按揉额头纾解烦躁,一边道:“小五,帮师父捶捶肩膀吧。”

  唐欢乖乖听话,拳头一下一下敲在男人肩头。

  宋陌舒服地松口气,等弟子捶了大概十几下后,他站起身,转身笑道:“小五饿了吧?走,咱们吃饭去。”

  唐欢点点头,目光落在他衣襟上,嘴角翘起,抬手,从他衣襟上摘下一片红纸屑。

  宋陌错愕,低头检查一番,确定没有了,笑着摸摸弟子脑袋:“让小五见笑了。”

  唐欢很认真地摇头,指指桌子上一堆零零碎碎的东西,再看向宋陌,满眼敬佩。

  宋陌从小到大被人夸过无数次,有夸他才高八斗的,有夸他手艺巧夺天工的,可好像哪一次,都没有小弟子一个眼神更让他有种努力得到认可的成就感。在那些人眼里,他是曾经的状元,他是圣上亲口盛赞的制灯人,他们的夸赞更像是对圣上的附和。而小五不一样,他就是单纯地崇拜他的师父。

  “等着吧,师父做出新灯后,最先给小五看。”宋陌注视着弟子的眼睛道,是承诺,也是替自己打气,更有一种必将成功的自信。

  唐欢眼睛亮亮地看着他,仿佛世上只有这个师父最厉害。

  宋陌拍拍他肩膀,师徒二人一起去偏厅用饭。

  傅宁那边有些事情要做,让伙计传话说他直接在前面跟师傅们一起用了,于是偏厅里只有他们两个。

  白米粥配两荤两素菜。

  唐欢右手受伤不能用,左手拿勺子喝粥勉强还做得来,速度慢一点而已。但夹菜肯定不行了。

  左右屋里没有别人,弟子照顾他那么多,宋陌投桃报李,夹了菜放到他碗里,方便弟子用勺子舀。

  唐欢朝他笑。

  明明并没有说过什么,两人的关系好像一下子近了许多。

  吃完饭,唐欢朝宋陌告辞,直接回房了。

  宋陌立在偏厅门口,目送弟子进屋关门,心头有点失望。小五手上有伤,今晚肯定不会服侍他沐浴的,那他岂不是又要继续失眠?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男人摇摇头,回灯房整理一下东西,又耗了两刻钟才回了上房。

  做龙灯很耗体力心力,傅宁回来,叫出师弟关心两句伤势,便揉着肩膀回房睡觉了。唐欢看着他背影,心想若没有宋陌这个极品的师父,她也不介意帮傅宁按摩按摩的。

  等伙计兑好水出来后,唐欢趁宋陌出来关门前,悄悄溜了过去。进门,直接走到内室门口,站在门帘后,敲敲壁板。

  宋陌正在脱衣,听到动静,回头问:“小五?进来吧。”伙计早熟知他的规矩,即便有事也会直接在外面禀报,敲门的,只能是口不能言的小弟子了。

  唐欢走进去,没有打量里面的陈设,直接看向宋陌,面带微笑。

  宋陌将外衫挂在衣架上,拿过换洗中衣往外走,唐欢要接中衣,宋陌摇头,手搭在唐欢肩头示意她也出去:“小五手上有伤,今天就不用来侍奉师父了,等伤养好了再说吧。”小五来了他意外又惊喜,可他怎么能让弟子带伤伺候自己?

  唐欢摇头,晃晃自己左手,然后抓住男人胳膊上的中衣,态度坚决。

  弟子的眼睛水汪汪的,眼波流转,顾盼生辉间将他的想法他要说的话都传达了出来。宋陌无奈地看着这双眼睛,里面有倔强,更有一丝乞求,好像他要是不答应让他侍奉,他这个师父就是不喜欢小五,小五就很可怜似的。

  宋陌只能答应:“好吧,那你一会儿小心点,别碰到右手。”

  说完,他看见小五抿唇笑,欢喜又有些羞涩。

  宋陌忽的记起去年花灯会比灯,他跟傅宁一起往回走,一个五六岁的女童远远跑过来,怯怯地说想要傅宁手里的灯。傅宁问他,他同意了,那盏夺魁的花灯便到了女童手里。女童接过灯时,也似小五现在这样笑着看他,清澈的大眼睛映着灯光,仿佛得到花灯是她最快乐的事。

  现在周围没有绚烂的灯光,但弟子的眼睛却比灯光还要动人。宋陌别开眼,一边解衣裳,一边想象若小五站在灯火绚丽的街上,眼里的风采会不会比花灯更引人夺目?

  男人生的太好,并不是好事。

  宋陌想到京城那些贵胄子弟看自己的眼神。

  状元郎,在百姓眼里是极大的荣耀,在权贵眼里,什么都不是。有人曾私下里拦住他,承诺只要他愿意做对方的……便保他平步青云。

  他凭借圣心全身而退,可小五……

  他到底都经历过什么,才会单纯到旁人给他夹菜他都感动地哭了,才会因为他的一点示好便全心全意回报他?

  坐在浴桶里,宋陌忍不住看旁边的人。屋里那么安静,只有小五发出的撩水声,伴随着他时轻时重的呼吸。

  “小五,看到你手伤,我突然想起前年遇见你师兄的情景了。他跟你一样失了家人,一人在外面行走,想长长见识,没想到出门不久身上银钱便被人偷了,追赶贼人时撞坏路边一个灯笼摊。摊主让他赔,他身上没钱,又不想被送官,只好答应给对方当一年的学徒。次日我路过那个摊子,看到他在那儿编灯架编地有模有样,便收他为徒了。”

  唐欢没想到傅宁那么丢人过,笑着在男人背上写字,说师兄真笨,然后说师父是大善人。

  宋陌脸上有些发热,他提这个是想引弟子说话,可不是为了显示自己品性的,忙接着道:“那时你师兄还比你大一岁,可见年少独自出行一定要小心防备这种事情。小五,苍州距离此地上千里,你从苍州一路南下,路上有没有遇到此类事情?”他想多了解了解这个弟子。

  唐欢盯着男人的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