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欢喜债 > 第38章 醉酒
  该演的戏都演了,宋陌也走了,唐欢开始全心全意应付林沛之。

  不应付不行,因为林沛之还有用。

  宋陌古板冷情,虽说现在有些喜欢她,但有那晚的捆绑强迫在前,他心里对她肯定有怒火有猜忌。若她仗着那点喜欢便死缠烂打凑上去,宋陌不仅会冷脸拒绝她的投怀送抱,还会彻底怀疑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屠夫不是先对她动心用情的守林人,更不是即便她犯错也会无奈纵容侄女的宋二叔,一旦她过于轻率失了他刚刚建立起来的信任,她就别指望在剩下的时间里俘获他心了。

  宋陌这样的男人,没有真正动心之前,她再撩拨都没用。她只能先打消他所有怀疑,等他主动靠过来的时候,再顺水推舟。

  而林沛之,就是她用来钓宋陌的诱饵。

  当一个男人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被旁人强迫时,愤怒会让他暂时忘掉女人的不好,只想救她出来。普通男人如此,宋陌更是见不得自己的女人受委屈,无论是守林人倾家荡产买下的祛疤膏,还是宋二叔无微不至的温柔维护,都证明了这一点。

  说实话,唐欢还真想看看屠夫宋陌会如何对待她。

  收了心,扭头,见林沛之正肆无忌惮地盯着自己,唐欢恼怒瞪他:“眼睛往哪瞅呢?照你这样下去,什么时候能钓到鱼啊?天都快黑了!”

  林沛之笑了一下,看看面前粼粼河水,索性放下手中鱼竿,暧昧地朝她眨眼睛:“水仙真的想钓鱼?我这条大鱼不是已经被你钓来了吗?”爱面子的女人,想约他过来,不肯直说,非要拿什么钓鱼来勾他。现在他陪她做做样子已经是很有耐心了,她总不会真的要在河边坐下去吧?

  “你倒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唐欢脸上一红,仿佛因把戏被拆穿而羞恼,起身朝大门奔去,脚步飞快。

  林沛之求之不得,跟着追上去,进门后还没忘了吩咐看门婆子把东西搬进来,顺便关上大门。看门婆子见怪不怪,收了林少爷丢来的碎银子,咧着嘴干活去了,心里暗骂水仙小娼妇。

  晚风微凉舒适,唐欢照例把饭桌摆在了后院。

  席面是林沛之让汤圆以唐欢的名义从酒楼订来的,毕竟他来她这边,旁人看见归看见,他们不怕,但也不能太过张扬。然后他又从老宅拎了一小坛佳酿过来,是那种入口温和后劲十足的。当然,这点他不会告诉女人,接连两次败兴而归,这次说什么他也要办成事,好好尝尝她。

  打发走丫鬟,柔和夕阳下,他亲自为她斟酒,“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果子酒,尝尝,没什么劲儿,府城大家闺秀们都喜欢喝着逗趣。”

  唐欢轻嗤了声,扭头,并不接他的酒:“既然是大家闺秀们喝的,我一个乡野寡妇,哪配得上啊?林少爷还是留着请哪家小姐喝吧。”

  小嘴儿噘着,红嫩嫩的,娇俏可爱。

  林沛之最爱女人这种风情,笑着将人揽进怀里,举起酒杯往她嘴里递:“又说酸话了,如果我真的觉得你不配,还带来做什么?不过是杯酒,怕你担心醉了才解释的,偏你胡思乱想,辜负我一片情意。”

  “我不喝!”唐欢大声拒绝,转身扑在他肩膀上撒娇。

  林沛之咬她耳朵:“之前谁说要好好伺候我的?快点喝,小心真惹我生气了,马上把你扭到牢里去!”

  “我喝,我喝还不成吗!”唐欢怯怯地望着他,作出一副良家妇女被人恶霸欺负的可怜样。

  林沛之知道她这是跟他玩花样呢,越发情热,掐着她下巴,将满满一杯酒都灌了进去。

  “咳咳……”唐欢装作被呛到,连续咳了起来。

  酒水洒在她衣襟上,晕出丰盈形状,想起那晚的旖旎,林沛之低头就朝最翘的那点尖儿含了下去。

  唐欢撑住他肩膀,对着墙头哭喊:“林少爷,别这样,求求你了……”

  她手上半点力气都没有,那晚也是十分享受他的侍弄,所以林沛之根本没有想过别的可能,全当她玩上瘾了,遂不理她的大呼小叫,反而在她的“反抗”中越发渴望,这边嘴里隔着衣衫恣意吸.吮,那边大手也抓住一团揉捏。

  唐欢始终哭哭哒哒的,“啊,别这样,林少爷,求你了,我一定会赔你的玉佩的……不,别咬,林少爷,别,咱们,咱们先用饭……嗯……”她知道,宋陌一定就在墙边听着,前几日他都会在这里偷听,今天林沛之来了,他不可能无动于衷。

  宋陌的确就站在对面,跟他们只有一墙之隔。

  若是以前,他肯定会骂她勾三搭四不守妇道,可听了河边两人的对话,宋陌现在更愿意相信,她是为了自保不得不应付林沛之,她是被林沛之强迫的,她不愿意。

  耳边是她声声哭求,光听她的话,还有男人粗重的喘息,宋陌都能猜出林沛之在做什么。

  一想到男人正在咬她摸她,宋陌就恨不得立即跳过去打林沛之一顿。

  可是他不能。林沛之握有对付她的把柄,她都得忍辱应付林沛之,若是自己动手打人,林沛之一怒之下把她送进官府怎么办?她一个娇滴滴的寡妇,进了那种地方,能落得好?

  什么都不做,任凭她遭林沛之凌.辱?

  他办不到!

  宋陌怒气冲冲,亲耳听她哭声越来越急,正忍不住要翻墙过去,猪圈突然传来一阵闹腾。

  忽的有了主意,宋陌悄声走到后门口,随后猛地跑到猪圈墙旁,冲着里面大喝:“叫什么叫,整天吃那么多东西还一点膘都不长,今儿个我就宰了你!”说完,跳进猪圈,骂咧咧地去绑那头晌午就决定要宰的猪。

  男人粗暴的叫骂,猪群逃命躲闪发出的哼哼唧唧,瞬间扰了林沛之的好兴。

  他是什么人?他是大户人家的少爷,何曾见过杀猪的?除了今天,他都没听过猪叫!

  林沛之不悦皱眉,想起身,脑袋却被人按着不肯让他走。林沛之也舍不得,可他实在听不得那边的吵闹,便试着要抱她起来,“走,咱们去屋里,免得被他吵了兴致。”

  唐欢好像刚从那*滋味里回过神似的,目光迷离地瞅了他一会儿,眨眨眼睛,脸色慢慢就难看了起来,挣扎起身,恨恨地抓起桌上的碗,转身就朝墙根走去。

  林沛之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