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欢喜债 > 第16章 一采
  唐欢真的快要被宋陌逼疯了!

  如果不是见识过他身下的威风,她都想怀疑这男人到底行不行!

  白日里他干活,看他满头大汗的,她也实在提不起兴致。晚上他擦干净躺下来了,她使出各种手段撩拨他,这男人开始还老老实实任她调戏,后来大概也是不耐烦了,竟在棚顶绕了根绳子,把她受伤的右腿吊上去,然后再捆她双手。看着头顶呼吸粗重的男人,唐欢心花怒放,当这家伙不但开窍了,还想来点花样,哪想他把她绑得结结实实了,随后就躺在一旁,冷冷警告她,说她腿伤恢复之前再敢不老实,白天也这样绑着她。

  次日晚上唐欢不甘心挑战了一次,然后真就被他绑了一天,她骂他挑衅他,他干脆往她嘴里塞条帕子,继续到外面埋头苦干。

  这样一来,唐欢不得不老实了,顺便悟透一个道理。作为一个女采花贼,必须得学好武功啊,否则遇到好男人也没用,天生力气不如人,想强上都不行……

  乖乖养了六七日,腿上伤口结疤了,唐欢终于恢复了行动自如。

  宋陌在后院搭了个木棚,类似农户在西瓜地里搭的那种看瓜棚子,他的意思是新房盖好之前,两人就先睡棚子里,平常用的杂物都放进柴棚。他还在院子里架了一口锅,这几日都是他烧火做饭。看看这杂乱又整齐的小院,唐欢不得不承认,宋陌还真是挺会过日子的。

  当初她一把火烧了房子,也是因为知道这只是个梦,两人睡一觉后就要进入新的梦境了,所以她根本没考虑过房子没了以后两人怎么生活。但宋陌不知道,他过得那么真实,仿佛已经计划好了两人的一生一世。

  她真是个坏女人啊……

  不过谁让宋陌抹她脖子呢,当初若他肯乖乖让她采一晚,不就没有这么多事了?

  唐欢心安理得地趴在棚子里,望着前面正在锯木头的男人。他光着膀子站在树下,左腿直立,右腿曲起踩着搭在凳子上的长木,晨光穿过树叶,在他麦色脊背胸膛上投下一片斑驳,恍惚了他冷峻侧脸。

  是他,又不是他。

  唐欢困惑了。入梦前她并不了解宋陌真正的性子,梦里的他,到底只是跟宋陌有相同的容貌,还是脾性也相近?难道那个比师父武功还要高的宋陌,真的也有这么老实可爱?

  做梦吧,怎么可能!

  唐欢翻个身,不再想那些有的没的,暗暗琢磨新的法子。

  吃完早饭,宋陌继续干活,唐欢把棚子两头的纱帐放下,躲在里面裁剪尺头。前两天宋陌去山下卖了三只野味儿,回来冷着脸丢给她几块儿花花绿绿的尺头,说给她做衣裳用的。对了,那个尼姑帽他早给她捡回来了。

  唐欢爱美,她要享受床笫之欢,也要让宋陌全身心投入进来。那么,若他斗志昂扬地扒了她衣裳,却瞧见她腿上那片狰狞伤口,肯定会扫兴啊!唐欢可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她将红布裁成带状,一圈一圈缠在右小腿上,最后在膝盖那里打个漂亮的结。确定不会松开,她才套上了裤子。

  一切准备妥当,外面烈日已升到正中。

  宋陌喊她出去吃饭。

  唐欢轻盈地从床板上跳了下去。

  宋陌正在放桌子,听到响动,回头训她:“你腿伤还没有好利索,别乱蹦乱跳的。”

  “没事,一点都不疼了,我自己有分寸。”唐欢笑着坐下,抬眼看他:“宋大哥,今晚你要我吗?”

  每次一勾搭他,就要喊他宋大哥。

  宋陌多少都习惯了,把饭递给她后便不再说话,闷头吃饭。

  这几日她过得不如意,他就好受吗?要不是顾忌她腿伤,她那样勾他,他早就把她就地正法了,横竖他们都没有亲人,用不着折腾洞房那些,而且现在他也没钱弄,等她养好伤,两人睡一个被窝就算是成亲罢。

  唐欢睨他一眼,乖乖吃饭,吃完饭回棚子睡觉。

  睡得正香,被头顶一声闷雷惊醒,这一醒,才发现起了风,吹进棚子凉飕飕的特别舒服。

  外面乌云蔽日,宋陌正把东西往柴棚抱,刚收拾好,雨点便如断线的珠子,噼里啪啦当空砸下。

  宋陌跑回棚子时,雨水从他脸上脖子上往下流,裤子都湿透了。

  唐欢心思转了转,没有起来,只揉着眼睛对他道:“这雨挺大,估计一时半会儿停不了,不如你去外面洗洗,回头擦干,也躺上来睡个午觉吧……”掩面,张嘴打了个哇哇。

  宋陌裤子都湿了,肯定要换的,听她这么说,虽然知道她肯定有些别的心思,转念一想,管她有什么坏主意,他不配合,她还能强来吗?遂抬脚跨入雨中,躲到柴棚一侧就雨水洗澡。

  唐欢摘下挂在一旁的巾子,坐在床板一头等他,目光在棚子里转悠。

  下面是硬硬的床板,铺上干草再垫上炕席被褥,躺在上面还是挺舒服的。棚子顶不高,她在里面可以站直身,宋陌就不行了,不过这就是个休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