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乾龙战天 > 第一零三章 扫货
  验了青玉平安符,一行人走进玉容坊。

  看着热闹的街市,沈云转过身去问跟在身后的苏林明:“你家里的铺子是做什么营生的?”

  “回禀沈太师叔祖,弟子家里主要卖的是药草。”苏林明答道。

  沈云对李琼笑道:“听着与花草搭了些边。琼枝,你的运道不错啊。”

  李琼笑盈盈的略一抱拳:“借沈师伯吉言。”

  接着,沈云话锋一转,又偏过头去问苏林明:“哪里有寻常的桌椅床这一类的家什卖?”

  “要去南门那边才有了。”

  这里是正清门的外门坊市,沈云是头次来,地头不熟,担心节外生枝,故而没有贸然铺开道力查看坊市里的情形。不过,以他之五感的敏锐,刚一进坊市的石楼牌,便已经察觉出来了,周边空气略带香甜,木灵气相对更为浓郁一些。刚刚又扫了一眼青石街道两边的店铺。那些铺店的名字尽数收入眼中。他心中便有底了。

  面上没有显出来,他只在心里窍喜:今天的运道不错。

  遂又问:“那你们要去哪个门?”

  果不其然,苏林明如实以对:“就在这附近。”

  “这样的话,我们不顺路啊。”沈云略作沉吟,对李琼说道,“这样吧,琼枝,我们分开行事。你与苏林明一道,我去南门那边看看。”顿了顿,接着说道,“如果一个时辰之后,我还没有回来这里,你们便不要等我了。我自己回去。”

  “是。”李琼正中下怀。他刚刚接手执事处,还没理个头绪出来呢,不想,又添了新的,是以,恨不得将自个儿劈成两半,分开理事。当然,他分身乏术,只得尽量节省时间。象今天,如果不是非得要出来这一趟,他是绝对不会出来的。听到沈云的安排,他知道这是体谅他呢。

  接下来,沈云跟苏林明问了去南门的近道,独自一人往南门方向走去。而李琼领着苏林明目送他离开后,也开始考察周边的店铺。

  玉容坊是典型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南门与北门又相邻,沈云抄了近道,不多时便到了南门街区。他放眼望过去,果然,在街口看到了一家叫做“李记木匠铺”的店铺。刚才苏林明告诉他,这家铺子的手艺好,做出来的家俱样式最出挑,在整个玉容坊里的口碑都不错。

  沈云径直走了过去。

  不大的店铺门上挂着一块藏青色的半截厚布门帘。貌似是玉容坊的特色。一路走来,不论是什么店铺,都在门口挂了一道这样的半截厚布门帘。不同的是,门帘的颜色、花纹各有特色。

  门帘上没有灵力波动,是块再寻常不过的俗物。沈云伸手掀起它,探身进了门。

  店里只有一个中年男子,三四十岁,炼气一层的修为,头上梳着道髻,穿着一件深青色的半旧长袍。前袍别在腰间,两只袍袖都用同色的布带子捆束起来。此刻正在柜台后面捣鼓一只线盒。

  看到门帘动了,有人进来,他放下手里的线盒,满脸堆笑的抬起头来,打招呼:“客……”

  这时,他敏锐的发现,进来的这位客人修为高深莫测,不由打了个哆嗦,双手使劲的在身上擦了两把,不敢再直视,低头用最快的速度从柜台后面出来迎接:“大人,您有何吩咐?”

  沈云环顾店内,只见除正对着门的中间这一小块地方只摆了一张半旧的朱漆短柜台,两边都是挤挤密密的摆满了家具。桌、椅、大小柜子等都有,唯独不见有床。这些家具都是已经做好了的成品,虽然是俗物,却看着精致得很。不论材质、样式,还是做工,任意拿一件出来,都是凡人界的一般富户家里用不起的存在。

  在左手边有一道三尺来宽的门,也是用一块半截的厚实藏青色布帘遮着。下边的半截门里现出半张鸡翅木的雕花拔步床。原来床摆在里间。

  沈云收回目光,看向面前的中年男子,问道:“你就是李木匠?这家铺子是你的?”

  中年男子不敢抬头,垂着眼皮子专心致志的盯着自己的脚尖,继续躬着身子,答道:“回禀大人,小的是李木匠。从小的的祖父开始,经营这家小铺。”

  沈云对这家铺子的历史一点兴趣也没有,直接说道:“本座要添置几件俗物。唔,床都摆在里间吧?”

  “回禀大人,是的。”李木匠应道。

  沈云抬手指着右手边的一张样式最为简单,看着大大方方的黑酸枝八仙桌:“这件,本座要了。”

  如果是在别的坊市,他肯定是要先问一问价格。但是,这里是正清门的地盘,象他这样的大能,若是买几样“俗物”,还要讨价还价,定是会惹得店主生疑而不自觉的警觉起来。

  而这不是他想要的。

  故而,他只能老老实实揣着大能的款,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扫货。

  “还有,这件……这件……”除了那张八仙桌,他一气又指了八条鼓凳和一个五斗柜。后面这些与前面的桌子一样,是同样材质,样式也是简单大方风格的,可以配为一套。

  李木匠显然不是头回接待高阶修士,动作麻利,又有章有法。首先,他飞跑着到大门那里,拉着半截门帘轻轻一抖,折在里边的那半块便落了下来,恰好将大门遮得严实。接着,他又跑回来。每样家俱的上面都立着一个巴掌大的红色小木台。每每沈云指向一样家俱,李木匠便抬手隔空点一下。立时,家俱上方的小木台正面便现出一个金色的圆圈标记。

  “床都摆在里边吧?”沈云问道。

  李木匠点头:“回禀大人,是的。”

  沈云又问道:“里面有能与这几样相配的吗?”

  “回禀大人,里面正好有一张架子床也是一样材质的。”李木匠答道。凡俗的木材都便宜,而黑酸枝木充其量能算得上凡木里的二流货色。他担心惹怒了眼前的大人,不敢说“黑酸枝木”这四个字,只能用“一样材质”含糊应付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