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开往江宁府的快速列车 > 第一章战火(2)
  躺在床上,赵亦均怎么都无法入睡,只好又爬起来,打开了电脑。

  网上的信息看来经过了层层筛选,赵亦均根本找不到一条来自江北的消息,江南最大的新闻网上,铺天盖地全是关于帝国首相李居臣的负面新闻。

  “这是要把李居臣往死里黑么?”赵亦均平时不怎么关心政治,如果不是这次的突发事件,他连首相的名字都不太清楚。赵亦均百无聊赖地翻着网页,忽然发现一条链接:“网民为先帝陛下祈福,人数已经突破九千万”。赵亦均点了进去,发现是一个黑白的吊唁网站,上面放着皇帝赵汧的照片,下面有一些赵汧登基以来各项事迹的介绍,底下是一个可以点击的动画,点一次,上面的祈福人数就会增加一个。

  赵亦均将滑动条拉到最底,发现下面有个评论区可以发表评论。赵亦均看了看,几乎都是缅怀皇帝的言论,他试着发了一条询问怎么联系江北的信息,发送出去后发现根本没有出现在评论区。

  看来是需要人工审核的,赵亦均伸了个懒腰,合上了笔记本,来到床边,刚要躺下,忽然发现有哪里不对。

  先帝陛下?

  对啊,赵亦均恍然大悟,江南这边已经认定皇帝被刺杀,现在汴京宫中的皇帝是李居臣找的假傀儡,反正皇帝一般不出来处理日常政务,所以就算找个长得相似的假人,也不会有人发现破绽。

  但是,如果江南这边真的认定皇帝已死,即便是新帝登基,依照惯例,也要辍朝三日,举国告哀,各大网站也在三天国丧日之内有些改动才对。

  可现在…;…;赵亦均打开浏览器,所有的网站仍旧是一片喜气洋洋,娱乐八卦,体育赛事,节庆促销,加上成片成片讨伐李居臣的檄文,根本看不出哪里有一点国丧的样子。

  就连庆祝新皇帝在江宁登基的消息也很少!

  赵亦均翻了翻,各网站基本只有头条新闻给了庆祝新帝吴王赵汲登基的贺词,剩下的基本都是鞭挞李居臣的文章,提到死去皇帝的就更少了。

  赵亦均摇了摇头,再一次合上笔记本,躺到了床上。

  是江宁这帮官员疏忽了么?也难怪,毕竟以前这些人都只是江南东路的地方官员,有些东西毕竟没有汴京的高官们做的熟稔。想着想着,赵亦均思绪越来越慢,没多久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赵亦均便离开酒店,上了地铁,尽管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但他对江宁不太熟悉,即便有导航,也担心走错了地方,因此不到七点就出了门。

  江宁的地铁丝毫看不出和平日里有什么不同,旁边的女孩子拿着手机看着喜欢的电视剧,头上的耳机轻轻闪着蓝光;面前座位上的情侣小声地说着悄悄话,一脸甜蜜;门前一身西装的男子拿着一卷a4纸,眉头紧锁念念有词,似乎在背着什么东西;门旁的小屏幕上循环播放着房产中介和社交软件的广告。赵亦均看了看四周,仿佛有一种回到了燕山的错觉。

  这真的是战时么?

  到站,地铁门大开,赵亦均走出车厢,才发现了一点点不一样的东西。电梯旁的脚手架上,两个工人师傅正在拆除旧的广告牌,上面写着大大的“兴和”两个字,这是皇帝赵汧的年号。

  出了地铁站,赵亦均看离约定的九点还有一个小时,于是找了一个街旁的快餐店要了一份早餐,刚要动嘴,就听见一声:“这可怎么办,我想回燕山!我可不想在这鬼地方待下去。”

  赵亦均急忙顺着声音望了过去,发现一个头戴鸭舌帽,身穿黑色t恤的女孩坐在快餐店的一角,一手端着一杯咖啡,一手握着一个粉色的手机,一脸愤怒。赵亦均端着自己的餐盘,离了座位,换到了那女孩身后,若无其事地坐了下来,竖起了耳朵,悄悄听着女孩和手机那头的谈话。

  “我跟你说少跟我这贫,你把我拐到这个破地儿,现在回不去了,你说怎么办?”

  “什么叫我自己想办法,你骗我过来现在不负责了?”

  “滚蛋!”

  “不是你骗我难道是我自己来的?”

  “哼,你装修关我什么事,你要不给我解决,信不信我上你家把你那地板全给你铲了去。”

  “啪!”女孩将手机往桌上一拍,气呼呼地喝起了咖啡。赵亦均拍了拍那女孩的肩膀,“你好?”

  “嗯?”女孩回过头来,看了赵亦均一眼,“有事?”

  “你是燕山的?”

  “嗯,怎么了?”

  “我也是燕山的。”

  “哦?”女孩来了兴趣,“你什么时候来的江宁,是不是也回不去了?”

  “对,”赵亦均端起餐盘坐到了女孩对面,“我昨天刚到的江宁,过了江就回不去了。你呢?”

  “我被我哥们坑了,他让我来江宁玩,我前天说回去,他非让我多留几天,结果现在回不去了,他还不管我。”

  “怎么好好的突然闹成这样了,”赵亦均说道,“现在回不去不说,电话也打不通,网也上不去。”

  “你说他们从新找了个皇帝出来,这不是公然造反么?”女孩啜了一口咖啡,“咱们这算不算是身陷敌占区了?”

  “咱们不光身陷敌占区,还已经成了难民了,无家可归。你现在住哪?”

  “住酒店呗,不过听说江宁政府盖了个什么公寓,租金特别便宜,但是只有江北地区的id才能租,就是给咱们这些难民避难用的,我准备先去申请一套。”

  “真的么?在哪申请?”

  “你没看那个什么紧急手册么?现在满大街都是发这个的。”

  “没仔细看,”赵亦均想起早已被他丢到酒店的那本小册子,挠了挠头,“上面有?”

  “嗯,我推荐你还是好好看看,毕竟专门给咱们这些难民弄的。”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赵亦均叹了口气,说道:“你说汴京的皇帝真是假的么?”

  “切,管他真的假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女孩不屑地说道,“我就想知道什么能回家。”

  “新闻不是说了么?江南这些个地方驻军要组成讨伐军,打到汴京去,要是打赢了,估计就能回家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赵亦均一看表,说道:“我有点事,现在得走了,要不留个联系方式?都是燕山的,有个照应,要是谁知道了怎么回家或者怎么联系家里,就互相通知一声。”

  “好,”女孩打开手机,两人互换了号码,“你要是还认识别的燕山的,也记得留下手机号。”

  “好,我叫赵亦均,你呢?”

  “尹悦。”

  “你什么时候去申请那个难民公寓?到时候一起?”

  “好啊,明天才开放呢,我明天上午就去,到时候给你打电话。”

  “行,那我走了,回见。”赵亦均拎起笔记本,离了座位。

  “拜拜。”

  “江宁府水利司合作单位…;…;”赵亦均看着墙上的金字,默默地念了出来。

  “赵先生!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推开门,伸着右手走了过来,赵亦均连忙上前握手,“没事没事,您是顾先生?”

  “我是顾惟尘,初次见面,赵先生果然一表人才,和照片一模一样。”

  “哪里哪里。”

  “这边请,”顾惟尘拉开一扇门,带着赵亦均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来到一间小型的会议室。

  “稍等片刻,我去拿点资料。”

  一个女孩过来给赵亦均端了一杯咖啡,赵亦均谢过,略有些拘谨地坐在了皮椅上。

  “赵先生,”顾惟尘捧着一叠文件回到了会议室,坐在了赵亦均旁边,“怎么样,在江宁待得还习惯吧?”

  “挺好的,劳烦您挂心了,咱们还是说正事吧。今天您叫我过来…;…;”

  “哈哈,是这样的,”顾惟尘摊开手中的文件,“您在燕山时跟我索要的这些资料,全部在这里了,您可以看一下。”

  赵亦均仔细翻了一遍顾惟尘递来的资料,不错,确是全都是燕山那边公司的相关设计图。

  “您现在给我这些的意思是,同意我带走了是么?”

  顾惟尘笑了两声,说道:“赵先生,您还没意识到么?”

  “什么?”

  “这些资料,您准备带到哪去呢?现在您还能回燕山么?”

  “您的意思是?”

  顾惟尘推开桌椅站起身来走到窗边,自己接了一杯咖啡,笑道:“赵先生,您不会不知道吧,现在燕山那边已经不在我们国家的范围内了,那是叛贼李居臣的地盘。”

  “那您是准备违约么?”赵亦均说道。

  “违约?违什么约?”顾惟尘冷笑道:“赵先生,您是不是没搞清楚?是,之前我们扣留贵公司资料的行为,也许是违约了,不过那也是你们先耍的手段,我们只不过是被迫还击,在道义上来说,我们并没有什么错,贵公司不过是钻了合同的空子而已。”

  “不过呢,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顾惟尘一指窗外,“现在是新皇帝登基了,江宁府是新的帝国首都,燕山府现在是沦陷区,我们和贵公司的合同已经没有法律效应了。更重要的是——”顾惟尘来到赵亦均身边,一拍他的肩膀,“赵先生你,已经没有必要为那个燕山的公司服务了,不是么?你现在一回不去燕山,二没办法和他们联系,三他们没办法给你发酬劳,你已经不是他们的雇员了,赵先生!”

  赵亦均默然,顾惟尘接着说道:“赵先生,你现在身处江南,应该多为自己考虑考虑,不是么?我其实本来根本不用见你,但今天之所以让你过来,就是因为这个——”

  赵亦均接过顾惟尘递过来的一张纸,略略看了一眼,有些吃惊地说道:“您这是…;…;”

  “没错,赵先生,我之前看过您的个人博客,觉得您在画插画方面还是有不错的水平的,转行去做包装设计,有些屈才了,而且领域跨度有点大,所以我向我们子公司的同事推荐了你。”顾惟尘抿了一口咖啡,“如果您愿意的话,可以现在就和hr见一面。”

  “真的么?原来您叫我过来是要聘用我?”赵亦均奇道。

  “那还有假?我们和政府有关系,有些信息总是能先人一步知道,说实话,我认为短时间内,就目前的形势来砍,你是回不了燕山了。我觉得你现在在江宁,最需要的就是找一份工作,先养活自己。我们的子公司是专门做游戏和动漫的外包服务的,您正好合适。”

  “那…;…;还真是谢谢您了,顾先生,”赵亦均有些感激地说道,“我现在确实需要一份工作。”

  “你也不用谢我,”顾惟尘摆了摆手,“现在各大企业都有一些国家分配的名额,国家为了安置江北流落过来的人才,要求各单位都要聘用一些江北人,我们这也算是为国家分忧,呵呵。”

  赵亦均这才明白,原来江宁政府给他们强行摊派了名额,作为和政府有来往的企业,这些事情自然不能落下。不过赵亦均依旧很感激,说道:“那还是要感谢您,我其实想重回插画行业很久了,但燕山那边现在整个行业都不景气…;…;”

  “那当然,江淮浙一直是做文化产业的中心嘛,那赵先生,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我叫hr过来和你谈谈,如果没问题,以后咱们就是同事了。”

  “好的,谢谢!”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