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千金魂穿不归路 > 第六十四章相遇沈潇
  山下

  竹香竹篮看着二人相携着下山忙迎了上去,竹香看着周澜兮身侧的男人忙一把接过周澜兮的手臂一脸担忧的道“小姐您没事吧?这位公子是?”

  周澜兮看着竹香刚要回言,只听竹篮传出大声的结巴道“他是,他不是那天,那后山受伤…………”

  话未说完,澜兮见慕容奇的面色有些不愉忙出声拦道“竹篮,休得胡言。这是当今的太子殿下,还不速速过来请安。”

  竹香竹篮闻言面色皆是一变,她们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人物呢。而且也理解了刚才周澜兮为何拦竹篮往下的话语,忙扑通一声跪倒道“奴婢参见太子殿下,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

  慕容奇看着二人反应到也是灵敏,声音中不带一丝感情的道“都起来吧,好好照看你家小姐,以后自有得你们好处的。”说完也不带二人起身,一把带周澜兮的臂弯便上了马车。

  二人跪在地上皆是不解,这太子爷怎么就上了小姐的马车呢?这若是传出去,小姐的名声就算完了。可是小姐不说话,那位爷还是当今的太子爷,哪是她们能得罪得起的。互相看了一眼,忙起身站在车旁。

  随着张亮的一声吩咐,马车缓缓的启动开来,直奔京都而去。周澜兮坐在马车的一侧分析着如今的状况,只听耳边传来了手与手之间的磨擦声。周澜兮转身望去,只见慕容奇的脸颊已经有些青红之色,双手不停的对着火炉互相磨擦着。周身只穿了一件明黄色的直掇,想必是这一路的下山冻坏了身子。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灰色大氅,不禁动手想要解开道“这大氅还是还于你吧,看你面色有些不好。如今上了马车生了炉子的,总是有些温度的,这大氅我也是用不到了。”

  慕容奇闻言一把拉住周澜兮解着大氅的手道“无碍的,爷是男人,这一点冷还是受得住的。刚急着上山出了一身的汗,现下着了寒风才会面色不佳。你且穿着就是,虽是生了炉子可是总归四处透风的,没什么暖和之气。”

  澜兮有些不自在的抽着慕容奇大掌内的手,脸上挂着尴尬道“本也就是你的,如今还于你也是应该。本就是我贪凉穿少了些,没得平白连累了你。”说着系带已经解开,便抖着大氅往下脱。

  慕容奇不去阻拦,反而靠后了身体。目光直盯着周澜兮的身体瞧着,并没有与她多过撕扯,压治住所有体内沸腾的血流道“你若强行还于爷,爷便收着便是。但你可要想明白,莫要一会后悔才是。”

  周澜兮深不解其意,为什么说自己要后悔呢?顺着慕容奇看过来的目光看去,只见紫色马甲与长袍都已经撕裂,连里边白色的里衣也是碎裂开来。红色的肚兜已经若隐若现的闪现出来,那已经发育完好的身体明显的凹凸出来。

  “啊……你这臭流氓,你看什么看。”周澜兮一把将大氅从新裹好,满面敌视的看着对面一脸邪魅笑容的慕容奇。

  慕容奇看着周澜兮满脸的羞红,真有种想把她搂紧怀里的冲动。可是还是被她那可爱的模样逗笑了道“怎么能说爷流氓呢?分明是你自己脱了让爷瞧的。爷是想拦都拦不住,既然你这么热情,爷又怎么舍得叫你失望呢。若你还想更进一步,爷也是愿意成全的。如今在名义上,你也算是爷的人了。”

  周澜兮气结,古代也有如此登徒浪子吗?手指着慕容奇道“你……你无耻,我明明看你冻的面色不佳才好心想将大氅还于你的。可怎知你心肠如此之坏,竟然偷窥于我。”

  慕容奇忍不住的想笑,可还是不想失了威严,强忍着笑意假装冷漠的道“如此可教也,还未成亲便知道关心爷了,也是值得赞许的。”

  “你你…………”周澜兮你了半天也不知该说什么,她都不知该用何种语言来回击慕容奇的无耻了。

  马车猛然停下,周澜兮“啊”的一声顺着惯力整个人跌进慕容奇的怀中。慕容奇看着怀中的娇人,心里十分的开心。贴在周澜兮的耳边轻吐着温热的浊气道“爷才说不介意更进一步,你便主动送进爷怀中,还说爷是流氓吗?”也为等周澜兮回话,便转过头对着车外冷声拉长了声音道“怎么回事啊,都不会驾车的吗?若是周侧妃有什么事情,你等就都提着头来回话吧。”

  车外传来了李卓颤抖的声音道“爷,马车被人拦住了去路,行不得了。”

  慕容奇听言冷了脸,看了眼满脸红扑扑冲出自己怀中的人也散了些怨气道“行不得了?跟着爷这么久还是这般不会办事。有什么行不得叫爷听听,爷到想知道是谁敢拦了爷的去路。”

  李卓的声音再次响起道“爷,咱坐的是小姐的马车,并不是府里的。还有拦路的是沈潇沈大人,说是非要见了小姐才是。”

  慕容奇闻言勾起嘴角道“那爷便去会会这沈大人便是,也想看看这沈大人有和能耐,敢拦了爷的去路。”说着起身便要下了马车。

  周澜兮听着此言,深觉事有不妥。忙拉住慕容奇的衣袖,急切的道“太子爷殿下,沈大哥是来寻我的,您还是坐在车里便是,我下去说明了情况便是。一会就能走了,您切莫急恼就是。”

  慕容奇闻言眉头深锁,从开始的一口一个你变成了如今的您,太子爷殿下。还有她一脸的急切,莫非她真的对沈潇上了心?不禁心里恼火,面上确没有丝毫表情道“哦,那你想如何说明情况呢?”

  周澜兮支捂着道“沈大哥是我义兄,他定是不解为什么会有别人跟着前来,才拦了去路,我下去说明就是了。”

  慕容奇闭起眼睛靠在车臂上,冷声道“那你去便是,只是别忘了如今你是什么身份,有些事是该了结了。爷不想以后为此下什么狠手,造了杀孽。你自是聪慧的,可别范了糊涂。”

  周澜兮听着此话句句诛心,只觉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她真有些恨这皇权集中的旧社会,高高在上的人只要一句话便可要你生,也可叫你死。低下头声音有些低呢道“你放心就是,我自会解决好的。”说着也不在多去看一眼慕容奇,转身下了马车。

  寒风吹着干脆的树枝支支的作响,沈潇面色苍白的站在白色俊马的身侧,身着一身银色的衣裳与白茫茫的大地显为一色。双眼注视着马车上下来的周澜兮。泪水在眼中不断的盘旋,一步上去便要拉起周澜兮的手。

  澜兮深怕车上的男人看见,一个侧身躲过了伸过来的大手。看着面前憔悴不堪的沈潇,心里莫名的伤感。毕竟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以来第一个出手帮助自己的人,看着他如此也是心疼。忙开口问着“沈大哥,多日不见你这是怎么了?是生病了吗?竟然会憔悴成这样。”

  沈潇听着话语并不作答,而是伸出手去还想拉起周澜兮。看着她也是一脸的病态,心里也是疼急了道“我没事,只要你能好就是。就算用我的命能换来你的安康,我也是甘愿的。”

  周澜兮看着伸来的手指,刚想再次躲开。可是看着手腕上甚着血丝的白娟便挺下了动作,沈潇刚说为自己死了也是甘愿?难道……不禁抬起头一脸不可置信的道“你的手怎么了?你刚说为我死也甘愿?莫不是这是你自己弄的?”

  沈潇一脸的疲态点着头道“当日你病重不欲,我便想求了父亲与你请个太医。可谁知父亲恼怒不依,一怒之下还把我关了起来。我也是实在没了法子,才只得出此下策。幸得终是圆满,父亲为你寻了太医,我也安然无恙。”

  周澜兮听着只觉心是拧劲的疼,一把拉住沈潇的手,满眼的泪水道“你这么做真的值得吗?我不过就是一个没了心肠的人。沈大哥,我对不起你。以后你别在对我这么好了,我什么也不能回报你。你这样,只会让我越来越自责。”说着泪水已经淹没了脸庞,她从未想过害了任何人,可事到如今该要她如何来偿还自己所欠的恩情。

  数日的不见让沈潇的思念越来越沉重,当他听说周澜兮出府了,便急着叫沈严驾车带他赶来。他实在太过想念她了,若不是父亲一定叫他养好了身体才放他出去,他早就冲到周澜兮的病床前了。可是听父亲说已经有太医前去为周澜兮诊治,便也放下心来。

  因为失血过多的身体,说话也有些颤抖着道“兮儿,不哭了。我知道你心不在我这,可我相信只要自己做的足够好,早晚有一日你会看见我的好。不要在想着其他人了,毕竟他们权倾朝野,自是不会把你放在心上的。把他忘记吧,我自会真心待你的。”看着周澜兮泪流满面的小脸,心里疼极了。他听沈婷说了周澜兮为三皇子唱曲的事,也曾恐慌过。可是三皇子看着澜兮生病而并未多管的态度,也让沈潇又有了希望。伸出无力苍白的大手,想为她拭去腮边的泪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