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总统阁下请矜持 > 第279章:我自私因为我爱他
  “这才几天,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萧慕锦蹙眉问。

  他对面坐着苏宴,苏宴面前放着一桶金黄色的炸鸡腿,放在平时,她早就狼吞虎咽的啃了起来,今天却只是低着头,百无聊赖的抠着咖啡馆里桌布的流苏。

  因为唐璨的死,她伤心难过了几天,但再伤心难过生活总要继续,收拾了一下心情,整理了一下情绪,便来医院上班。

  萧慕锦能找到这里,苏宴一点也不足为奇,除了上天入地,萧慕锦有任何本事。

  她看他一眼,从桌上抽出一张纸团成团砸了过去:“你还知道找我呢?!”

  萧慕锦灵敏的身子一偏,纸团擦着他的侧脸飞了出去,他用手敲了一下桌子:“我问你呢,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成了这副鬼样子?”

  其实他更想问盛朗熙对你不好么,他怎么舍得你消瘦成这样?

  苏宴打起精神,朝她翻了一个白眼儿:“我减肥不行啊?”

  唐璨的事情不能提,提一次,她就心痛的无以复加。

  唐璨事情发生的期间,萧慕锦一直因为苏宴在家伤心难过,喝酒睡大觉,根本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易珂与霍成判刑的事情他也是刚刚听说,跟自己没什么关联的人,他一向都不关心。

  萧慕锦一副受不了的样子:“成成成,您老饿死都成!”

  苏宴瞪他一眼,拿起一个炸鸡腿一口要下去,边吃边很有道理的说:“怎么死都行,就是不能饿死。”

  “死”字让她想起了唐璨,情绪还没刚缓和一下眼圈又红了。

  萧慕锦不知苏宴为何突然变得沉默,而且好像很难受的样子,不过她已经肯吃东西,这一点让他很安慰。

  苏宴吃光了桶里的炸鸡腿,惊的萧慕锦不停的问她:“你还好吗,苏宴你还好吗?”

  苏宴好得很,她只是太饿了,最近几天都没好好吃过饭,第一个炸鸡腿让她胃口大开,找回了吃东西的快感,不知不觉的就把桶里的吃光了。

  她端起面前的奶茶喝了一大口,用纸巾擦了嘴,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吃饱了,我要回去上班了,你今天能来找我,我很爱开心,我们之前的矛盾一笔勾销,以后好好相处吧……”

  苏宴冲萧慕锦笑了笑,挥挥手:“我回去上班了!”

  如果假装开心可以让自己变得开心一点的话,假装一下又何妨?

  “苏宴!”

  萧慕锦叫住她,她回头,看到萧慕锦欲言又止,好似有重大事情要说的样子,苏宴又慢慢的坐回椅子里。

  “苏宴,我……我问你一件事情哈,不是发生在我身上,是我替一个朋友问的……”萧慕锦看了苏宴一眼,咽了一口唾沫:“我有个朋友,他自己有喜欢的女人,但是呢,有一天喝了一点就酒,不,是喝醉了,他醉了,然后,然后就跟其他、其他女人发生了关系,你说,你要是他喜欢的这个女人,会不会原谅他?”

  苏宴盯看了萧慕锦几秒,蓦地大叫:“萧慕锦你竟然敢在外面乱搞?!”

  她的声音成功的引起了咖啡馆里面人的侧目,萧慕锦吓得赶忙过来摇手解释:“不不不,不是我,是我的一个朋友!”

  苏宴气势汹汹的切了一声,愤愤的拍了一下桌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男的,说自己的事都是以我的一个朋友爆出来。行啊你萧慕锦,能耐了哈,开始在外面寻欢作乐了,你对得起你妈妈么,i对得起死去的英雄叔叔么,你个烂人,对方是谁,看我不撕了丫的脸……”

  苏宴边说边撸袖子,萧慕锦信以为真,一边暗骂自己多嘴一边抽着自己的嘴巴子说:“让你胡说八道,让你多管闲事,让你同情心泛滥,朋友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让你多管闲事……”

  苏宴面上还一副义愤填膺要找那女的掐架的样子,其实心里已经乐不可支,让你不接我电话,让你不回我短信,自己抽自己去吧!

  苏宴这边正演戏演的厉害,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甩开萧慕锦的手,瞪他一眼,气呼呼的接了电话,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她看着萧慕锦,神色变化莫测。

  萧慕锦心惶惶的,唯恐他跟盛笑笑的事情被爆出来。但一想他们是在酒店里面除了他们自己没人看见,虽然一直这么心理暗示,但仍是提心吊胆。

  苏宴挂了电话,萧慕锦赶忙紧张的问:“谁打的?”

  苏宴不答反问:“你做什么亏心事了,这么紧张?”

  萧慕锦轻咳一下,直了直腰:“我这么正派的人能做什么亏心事?我……我什么亏心事什么也没做。”

  “没做亏心事你这么紧张!”

  “我、我哪里紧张了?”

  正在这时,苏宴的手机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又响了起来,萧慕锦的心一抽,这还有完没完了,心顿时又被吊了起来。

  这个电话是医院打过来的,医院接收了一批连环车祸患者,人手不够,需要苏宴赶忙过去支援。

  苏宴边把手机放回包里边对萧慕锦说:“医院里来了急诊,我得回去上班了,哦对了,你晚上到我家吃饭,我有事情给你说。”

  “什么事?”萧慕锦紧张兮兮的问。真怕苏宴说什么“萧慕锦既然你出轨了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的话。

  “晚上再说。”

  苏宴拎了自己的包匆匆离去。

  苏宴这一忙就忙了整整一下午,从手术室出来,她整个人像是散了架子似的瘫坐在走廊的地上。

  看见副院长朝这边走过来,她赶忙打起精神站起来,笑着跟副院长行礼问好。

  副院长笑眯眯的点点头:“辛苦了苏宴,干的不错。”

  “谢谢副院长!”

  “对了苏宴,你今天有空没,一会儿下班到我家吃饭吧,我让你阿姨给你做大螃蟹。”

  “今天恐怕不行,我已经约了人!”苏宴抱歉的说。

  副院长沉思几秒:“那就明天,明天周末,你应该有时间吧……”

  见苏宴犯难不答,副院长赶忙又说:“就明天吧,我一会儿把我的家庭地址发给你。”

  顶头上司这么执着,苏宴也不好再反驳什么,只好赶鸭子上架的点点头:“那好吧!”

  苏宴换好衣服出了医院,医院对面有一家不大不小的咖啡馆,中午的时候她跟萧慕锦刚在里面坐过,此刻盛笑笑正站在咖啡馆的门口,不停的朝苏宴挥手示意。

  苏宴朝她那边看了一眼走了过去。

  不错,中午她跟萧慕锦在一起的时候,第一个电话就是盛笑笑打的。

  因为盛笑笑之前跟苏望有过牵扯,苏宴对她没什好感,感觉她就是一个游戏人间不知人间疾苦的富家千金,对待感情更是随行而为,单凭她曾是霍成未婚妻这一点,就让苏宴喜欢她不起来。

  接到她的电话苏宴很是意外,虽说她曾经是盛笑笑的表嫂,但实际上他们没什么特别深的交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苏宴自认为跟盛笑笑不是一类人,自然不会跟她走一块儿。

  但是当盛笑笑打电话给她,直接了当的跟她说“昨晚我跟萧慕锦睡了我要跟他结婚”时,苏宴震惊的简直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萧慕锦跟盛笑笑,这种组合,是她从未想过的。

  傍晚的余晖斜照在咖啡馆的落地窗上,映出大片落日的光辉,盛笑笑站在这片落日光辉里,竟意外的有些好看。

  苏宴盯看了她几秒钟,看了一下来往的车辆,走了过去。

  ……

  “这就是事情的经过,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去问萧慕锦!”

  盛笑笑慢慢的搅动着咖啡杯里的咖啡,淡然的说完了她跟萧慕锦如何在酒吧相遇,两人如何喝酒,最后又如何睡在一张床上。

  苏宴冷嗤一声:“这种事你不该直接找他本人说吗,找我干什么,我又不是他妈,他的婚姻又不归我管。”

  今天中午萧慕锦以一个朋友说出这件事的时候,苏宴就隐隐的猜到了他做了不该做的事,但这件事经由盛笑笑的口说出来,而且她还是一副理所当然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她这种样子让苏宴很是反感。

  女人什么时候都该自尊自爱,用这种方式逼迫男人结婚,婚后能幸福么?

  盛笑笑笑了笑:“你虽然不是他妈,但他喜欢你啊,只要你让他死心了,他就是我的了。”

  “这就是你找我的目的?”

  “不然呢?找你喝茶聊天,我们好像还没亲近到这种地步吧?”其实从苏宴今天一进来,盛笑笑就一直在观察苏宴,一个能让盛朗熙跟萧慕锦这么优秀的男人念念不忘的女人,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的魅力?

  结果让她很失望,苏宴虽然长的也是不错,但算不上角色,家世更是没有,性格呢,进来以后全程板着脸,听说这顿她请后,专挑了最贵的饮品,这种性格的人也不算多好的性格吧?

  想了半天,终也以一句“爱情没什么道理可言”来结案陈词,因为盛笑笑实在找不出苏宴身上有什么闪光点让盛朗熙跟萧慕锦两个男人为之神魂颠倒。

  这样一来,盛笑笑对苏宴的气就更增加了一分。

  一个样样没什么的女人,凭什么霸占着她喜欢的男人不放?

  “你喜欢他想跟他结婚是你跟他的事,你找我没什么用,我跟萧慕锦之间从来都没什么,也就别说让我退出不退出的,我……”

  “你还是喜欢我堂哥是吧?”盛笑笑打断她的话,突然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