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奇奇怪怪冒险团 > 第二十四章安妮的信仰
  “说谎言的嘴,为耶和华所憎恶;行事诚实的,为他所喜悦。”

  几片松软的培根安静地躺在盘中散发出淡淡的油香,匀称相间的白肉煎得恰到好处,匀匀地上了一层日落般的金黄。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魔鬼。”

  浓稠的白米粥混杂着燕麦炖得糯软,玉浆般纯白的牛奶柔柔地浸泡着白米,甜腻的奶香中混杂着蜂蜜特有的清澈味道,米粒之间若隐若现还能看见些许葡萄干点缀其中。

  “是信实的上帝,向爱他、遵守他诫命的人守约,施慈爱直到千代。”

  鲜嫩脆爽的卷心菜被切成均匀细丝,点缀着胡萝卜丝的橘红,和蛋黄酱均匀地拌在一起,在照明术温和的白光下显得晶莹剔透清脆可口。

  “恶,恶魔!”

  希尔低声呜咽,凄惨悲怆,闻者落泪见者伤心。

  她身子歪斜左手捂住肚子,右手紧捏墨水笔颤抖着在粗糙泛黄的旧纸上划出一行行歪歪扭扭意义不明的话。

  明明不远处就是香气四溢的美味食物,却可望而不可及。

  腹中的饥饿感宛如星辰,伴随着剧烈地爆炸诞生,膨胀成巨大的空虚气体,又坍缩成细小的黑洞扭曲周围的一切。亿万颗行星在她腹中泯灭又诞生,奇妙的感觉炸得希尔生活不能自理。

  “恶魔啊!”

  希尔高呼而起,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然后被一记手刀压制,哀叫着继续罚抄经文。

  这个可怕的女人!

  面对进门时自己小心翼翼的道歉,她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啊啦,你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感谢上帝,害得我好担心呢。”

  还洒下一道温暖的圣光,面带微笑虚情假意地说:“快来吃饭吧,这是咱精心准备的特制营养套餐。”

  亏得自己还被她的温柔亲切感动的一塌糊涂。

  结果呢,根本碰不到啊!不管怎么控制手,都会从餐具边滑落,就是碰不到那些笼罩在圣光中的佳肴!

  “啊咧?啊咧咧?好奇怪啊。明明我可以碰得到啊,唔姆唔姆,好吃!”

  好,好气啊!

  这女人还假模假样地思考了一阵说:“看来神明不高兴了,要对希尔做出惩罚。这几页是关于诚实守信的经书,神明说念在希尔还是小孩子的份上就抄七遍好了。”

  这是哪家的多管闲事的神明啊!妄议神明是要上火刑架的!

  “你这根本不是魔法,是巫术,是诡术,是恶魔的诅咒!我要去教会告你,我要告诉神父!”

  希尔悲怆恸哭,再次奋起反抗!人民的怒火是扑不灭的,人民的意志坚如钢铁,人民必将胜利!

  “真是抱歉,人家是主教呢。”

  安妮微微低头,表示歉意,整齐的金发轻巧晃动,显得有些调皮,她不好意思地笑道:“虽然是买来的~”

  虽然安妮说得优雅亲切又谦卑,但希尔还是读出了她话里行间的意思:“真是抱歉,我家有钱又有权,我还是职业者,你斗不过我的。”

  人民的力量败给了权势和金钱!

  希尔认命般低下头,默不作声,静静抄着经文。

  纸张沙沙的轻响在寂静的房间里清晰可闻,照明术像一只倒扣过来的碗稳稳悬在两人上方,洁白的光线将房间里的黑暗挤在一旁,分割出小块光明的世界。

  纸上的经文并不长,短句之间空行很大,希尔不久便抄完了。

  等待安妮做完餐前祈祷,两人开始吃晚餐,虽然耽误了些时间,食物依然热乎乎的,很暖胃。

  “生气啦?”

  安妮凑近希尔身边轻声问道。

  “没有,我很好奇,虽可能有些失礼,请别生气,但我觉得安妮姐并不是,嗯,怎么说,不是特别虔诚?”

  希尔抬起头,犹豫地问道。

  “哈,你是故意要气我是吧!”

  安妮一记手刀赏给希尔:“这种问题别人怎么可能不生气啊。”

  “唔,呀,不是,哈哈,不知为什么就是有这种感觉,你和我以前见得那些人不一样。你相信上帝存在么,相信他会拯救人,审判人,最终带人去天堂?”

  希尔问完赶紧抱头躲开,小心翼翼地望着安妮。

  “问这种问题会被打的哦。”

  安妮笑着挥挥拳头,将脸庞垂下的金色发丝捋到耳后认真说道:“我相信上帝的存在,我爱着上帝。上帝不会来,神并不会拯救人类。一切恩惠归于神,一切惩罚归于神,但实际上神什么也不做。上帝会来,他终究回来,因为一切皆有终末。而天堂,并不存在,这个世界本身就是天堂。”

  “等,等等”

  希尔捂住脑门,伸手张开五指做一个“停”的手势:“也就是说,你信的是一个,假的神?啊哇哇,烫烫烫!”

  “是什么也不会再做的神,或者说他已经做好了他想做的一切,不需要再赐予恩惠了。”

  “那生老病死呢?”

  希尔向后小退一步。

  “那是人的原罪。只有人人行神的义,才能借着神的恩赐获得永生。”

  安妮跟着前进一步。

  “人人?先行义的人为何不能获得永生呢?”

  希尔左跨一步。

  “那每个人都要行假义凭着神永生,行假义获得永生又便要作恶,便又犯了罪。所以神很聪明,它什么也不做。”

  安妮跟着前进一步。

  “那做了恶的人为什么不会立刻死去?”

  希尔右跨两步。

  “因为别人行了义,恶人籍着前人的义,别人的义苟延残喘,若多行不义则必自毙”

  安妮前进一步。

  “所以神的义到底是什么?”

  希尔靠在门上握住门把手。

  “神的义写在书里却身在书外,在你心里,也在你所爱的人心里。所以要终日探求神的义,也要终日忏悔,自省是否行了不义之事。”

  安妮只是严厉地看着她。

  “你相信那天会来么?神恩之日。”

  希尔从门边转进,窜到床上。

  “如果相信,不是很美好么?”

  安妮微笑着来到床边。

  “咦呀,这个,你这么说不会被当成异端么?”

  希尔已经被逼到床角,靠着墙,小白羊一样慌张无助地左顾右盼。

  “因为我是为和异教徒打成一片混入他们内部播撒神的光辉啊~”

  安妮伸出魔爪,露出险恶的嘴脸。

  “我,我可不要什么神的光辉。”

  希尔抓过毯子抱在身前。

  “所以啊,眼前有一只可口的异教徒,我要趁她掉以轻心,把她一口吃掉!这样她在我的身体里,我在神的身体里,便都受了神的恩惠。”

  安妮猛扑到希尔身上发动了挠痒痒攻击。

  欢笑声和木板床吱吱呀呀的震动声中,欢快的一天结束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