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天下侠名 > 401.三人慕月(3)
  月桐十有**是被青城派的人带走的,这件事小春已经得知,但这个神秘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小春却不得而知。他本打算去一趟千里之外的青城山,跟当家掌门贺见山对峙一番,可还未动身,却是我不寻客,客逐我来!

  按理说,南京城这么大,即便是贺见山到来也不会叫小春看见,可是好巧不巧,贺见山进了南京城后哪儿也不去,直接奔了悦来客栈,入了悦来客栈也住别的房间,直接就奔了小春隔壁静音师太那间。

  小春在瞧见贺见山后着实愣了好一愣,才反应过来,自己半年前在千丈崖外的云台山上,听到的那桩隐秘。贺见山与静音本是有婚约的,只因静音惊鸿一瞥见了小春二叔裴凤钧一面,便许下芳心,即便知道裴凤钧很快就要成亲,她还是毅然决然地退了婚,自此一人独守峨嵋派,直到坐到了如今的掌门之位。

  这么多年,贺见山也一直是孑然一身,可见对静音师太余情未了。只是这一次来找她,是听说了荀筝意中毒的事,还是来寻他某个师弟来的呢?

  小春想不明白,自然而然又起了偷听墙角的主意。

  隔壁房中,静音师太在瞧见贺见山之后愣了许久的一愣,才将他让了进去。

  “静音妹妹……”贺见山开口。

  “贺掌门请自重,贫尼道号静音,还望贺掌门唤我一声师太。”静音的语调波澜不兴,也未动怒,贺见山却觉得喉头一噎,脸色很是感伤。

  静音又道:“不知贺掌门突然到访,所为何事?”

  贺见山道:“荀小姑娘的事我听说了,当今世上,只有红鹤药坊的那位柳姑娘能救她性命。静音妹……师太到南京来,也是为了寻访柳姑娘的下落,不知现在可有眉目?若是需要人手,此行我与四位师弟同来,可助师太一臂之力!”

  “贺掌门的好意,贫尼心领了,只是此事乃是我峨嵋派的家事,就不劳贺掌门费心了!”静音说得很是冷淡。

  贺见山脸色有些恓惶:“静音师太,不管前事如何,你我总归是旧相识,何必如此见外呢。而且我此番到南京来,也并非是专程来为师太帮忙的!”

  “哦?贺掌门若有要事,更不该为小徒琐事耗费精力才对。”

  “并非如此。我此行前来,也是为了找一个人,虽然与师太找的人不一样,但想来也是殊途同归!”

  这话勾起了静音师太的兴趣,她转过头拧着眉,等他说下去。

  贺见山道:“师太有所不知。由于半年前千丈崖一战,青城派与武林正道断绝往来,我师兄弟六人皆是不再问窗外之事,因此南京柳川音府上一案传来,也就是近半个月的事情。

  “我六师弟丁克岩曾为红鹤药坊柳姑娘受过伤,又蒙她细心照顾了几日,一直感念在心,得知柳姑娘失踪之后,便偷偷下山,想来是到南京来寻访她的下落。师弟虽然性情沉稳,但此番柳姑娘莫名失踪,或是叫恶人掳劫了也不一定,我怕他抓到恶人后一时冲动,惹下不该惹的血债,那就大大的不好了,这才带着师弟们赶到南京城来。”

  静音师太早瞪大了眼睛,惊道:“是你师弟?是他抢走了柳月桐?”

  贺见山皱眉道:“师太此话何意?我师弟来寻柳姑娘,乃是得知她被人掳劫,是以前来解救,怎么师太反倒说他是劫持之人?”

  静音师太这才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要是叫贺见山知道,柳月桐其实并没有失踪,而是一直同柳川音在一起,怕是会影响到她与柳川音的交易。

  而在这房间的隔壁,小春却将这番话听得清清楚楚,倒不是他功力有多深厚,而是静音师太为避男女之嫌,将贺见山迎进房中后便一直敞着门,所以才叫他钻了空子。小春心想:“这姓丁的与神医姐姐还挺有故事,看来我猜的不错,他这次出手不是来寻仇的,而是来报恩的。只是现在,不知他将神医姐姐带到哪里去了,这一带青罗帮的耳目众多,别半路又让柳川音的人给抓回去了才好。”

  小春想得心急,那一头,静音师太也急忙发问:“令师弟的下落,贺掌门现在可有打探到?”

  “这个……还请师太勿怪,贺某昨日才到南京,与师弟们明察暗访到深夜却一无所获。”贺见山有些难为情,又道,“不过师弟武功不弱,想来也不会出什么事,当务之急,还是助师太找到柳姑娘为好。”

  “不!找你师弟,找到他,自然就找到柳月桐了!”

  “这话何意?”贺见山又惊又奇,静音师太却没有多作解释。

  他想了又想,头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明白了过来。看来他们还是来晚了,六师弟现在已经找到了月桐,只是不知他从哪里将这位柳姑娘解救出来,现在又带着她去往何处。

  他百思不得其解,而静音看他的眼神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少了几分冷漠,多了些许的希冀与愤恨,看得他很是尴尬。

  贺见山心中着急,却也无能为力,正要告辞离开的时候脑中却灵光一闪,连忙将楼下小二唤了过来。

  静音和小春的神色都十分疑惑,便听“蹬蹬蹬”楼梯响动,小二恭恭敬敬地上了楼。

  “爷,什么事?”

  “小二我问你,南京离安徽含山县有多远?”贺见山突然发问。

  那小二也很是疑惑,却还是恭敬答道:“虽是跨了省,但含山县已是安徽边界处了,离南京……也就百来里远吧!”

  贺见山听了答话,便十分奇怪地紧锁了眉头,喃喃自语。小春咂摸着“含山县”三个字,很是疑惑,静音师太也奇怪道:“贺掌门为何如此发问,可是这含山县有什么古怪?”

  贺见山道:“我也不太确定。只是我这六师弟原是含山县人,因幼年家中遭逢瘟疫,父母亲都死了。二十八年前,我师父恰巧路过含山县,见六师弟可怜便将他带回了青城山中。六师弟长大后,师父并未隐瞒他的身世,曾几次带他到父母坟前上香。南京城离含山县不算远,六师弟若救出了柳姑娘,将她安置在那里,也未可知!”

  小春和静音都豁然开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