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某东方的红萌馆 > 第三章其实虫爷真的很好打
  “呵呵,如此的才华我们间桐家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被刻印虫改变之后也会更加适合我们的魔术吧?”

  “呀——!!!!爸爸,爸爸救我啊!妈妈!姐姐!我要回家!放我回家啊!!”

  形容枯槁而可憎的老者愉悦地微笑着,看着被虫潮所包围的那个小小身影。无数恶心的虫子蠕动着前行,前仆后继的朝着小女孩涌来,令人反胃的气息迎面扑来,将远坂樱拉入了无尽的恐慌之中!

  “爸爸!!!爸爸!!!!!!”

  小女孩逃避似地双手抱头,不愿去面对那可怕的现实。

  刻印虫那丑陋的外形似乎还印在脑海里,恶心的粘液味道直冲鼻腔,虫潮与小女孩已经近在咫尺,但是无论是姐姐,妈妈,还是爸爸都没有来救她。

  ..一个,都没有。

  从指缝间露出的目光渐渐死寂,透出让人心惊的灰色绝望。已经放弃了的小女孩默默注视着铺面而来的虫潮,等待着地狱的来临。

  虫潮和小女孩已经只有一线之隔,恶心的虫首马上就要碰到她柔嫩的肌肤,潜入其中去掠夺魔力,供养自己。

  小女孩身上散发的芳香魔力味道让虫子们兴奋了起来,唧唧乱叫着,化作漆黑的浪潮,要将小女孩席卷而入!

  “樱!!!!!!”

  血红的骑士挥舞着神枪从天而降,炽热的血之魔力将逼近的虫潮化作发出焦糊味道的炭块。少年冷漠地注视着这修罗盛景,神色平淡。

  只是这一幕并没有被小女孩看到,她已经被一双瘦削而有力的臂膀紧紧地抱住了。

  间桐雁夜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樱的视线,像是抱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一样,险些失去她的惊慌与恐惧从心底翻涌上来,让这个男人痛哭失声。

  “樱,你没事吧?怎么样,有被那虫子碰到吗?”

  间桐雁夜慌张地查看着小女孩的身体,却没有看到虫子噬咬痕迹的男人如释重负,将眼神空洞的小女孩紧紧地抱在怀里,不住地拍打着她的后背,也不知是在安慰小女孩,还是在安慰自己。

  黑发的从者扫了一眼身后的二人,眼中的冰冷似乎融化了少许。炽热的魔力散去,躯壳被打散一半,瘫倒在地上的枯朽老者像是感受不到痛苦一样“嘿嘿”地笑着,异类的气息散发开来,让人恐惧不已。

  “没想到啊,老朽竟也有看走眼的时候。雁夜你竟然被圣杯所选中?这从者..是lancer?”

  间桐雁夜并没有理会聒噪的老者,这个曾经懦弱的男人抱着小女孩站起身,朝着虫池之外走去,步伐稳健而坚定。

  “雁夜..叔叔?”

  小女孩黑色的眼眸中缓缓亮起一丝希望的光,细幼的手指抓住了间桐雁夜的衣衫,声音细若蚊喃。

  “嗯,樱,是我。”

  间桐雁夜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平静,只是其下蕴含着雷霆般的震怒,宛如深海之下涌动的暗流,即将化作冲天浪潮奔涌而来。

  “爸爸不要我了。”

  “姐姐不要我了。”

  “妈妈..也不要我了。”

  “爸爸,姐姐,妈妈都不要我了。谁都不要樱了,没有人..要樱了。”

  听着远坂樱如同失去一切的绝望空洞声音,间桐雁夜强行压住了心中的悲伤,抱着小女孩的手臂更紧一分,像是要把她融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痛苦的低声哽咽着。

  “没关系,叔叔要你。”

  “就算是爸爸、姐姐还有..妈妈,就算是她们都不要你了,还有叔叔要你。”

  “是吗?还有叔叔吗?”

  小女孩的眼神不再空洞,渐渐恢复了色彩。远坂樱像是一个正常的小孩一样,抓着间桐雁夜的衣襟痛哭失声,把自己的痛苦、委屈、绝望和悲伤向仅剩的家人倾诉着。

  间桐雁夜任由自己的衣衫被泪水浸湿,温柔地拍打着哭泣的小女孩,神色悲伤却幸福。

  “没关系的,樱。还有叔叔在,叔叔无论如何都不会丢下你,绝对不会。”

  “桀桀桀,真是感人的场面啊,雁夜。不过既然你已经有了英灵,那这个远坂家的小女孩也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你若是喜欢的话,拿去又如何?只不过..”

  如同墓地中乌鸦的诡异笑声传出,妖鬼般的老者桀桀怪笑着,妄图将阴影散布到这个男人的头上。

  “圣杯,你可要给老朽拿来。我间桐家数百年的悲愿,就要靠你了啊。”

  “啧,吵死了。”

  一直以沉默形象示人的红衣从者将手中的怪异长枪插到了地上,覆盖着厚重骨铠的左手烦躁地掏了掏耳朵,神色不屑。

  “总会有不知天高地厚的老狗打扰气氛啊..master,怎么处理?”

  间桐雁夜回过头,看着这个把持了间桐家百年,将此地彻底化作他的巢穴,不肯死去的恶鬼,淡漠地答道:“杀了就好。”

  “呵呵呵,雁夜你的底气还真是很足啊,有了英灵就开始不知天高地厚了吗?不过是运气好一点而已..”

  “喂,很烦啊,老鬼。”

  原本漆黑的眼眸在不知不觉间被猩红所侵蚀,被强行赋予了“狂暴”的属性,尽管努力克制着疯狂却还是有些烦躁的少年从地上拔起了高贵而邪异的神枪,扛到了肩上。

  “你真以为自己变成了异类就万无一失了?史莱姆和吸血鬼都是异类,这两者能比?哦,对不起我忘了,史莱姆可是比你这老虫子可爱多了,我向史莱姆道歉。”

  将长枪在手中旋转一圈,摆出如同投掷标枪一样的姿势,berserker张狂地狞笑了起来,眼眸中红光更盛一分,却始终不能完全侵蚀漆黑。

  “区区的身体分散..你就算分成三万八千份,灵魂也还是那些啊。”

  枪身没有任何装饰,枪尖是一个奇怪的扁平“u”型双刃,比起长枪更像是战斧的武器开始急速地旋转起来,卷起血色雷光的龙卷,在空中发出令人心悸的声音。

  “桀桀桀,就算你这宝具的力量再强,也只不过能摧毁老朽的一具躯壳罢了,老朽劝你还是不要白白浪费魔力的好。”

  “坐井观天的老虫子啊,真是为你感到羞耻。玛奇里·佐尔根早就死了,间桐脏砚..还有什么留下的必要?”

  叹息着,黑发的少年双手托起越发狂暴的血色雷光龙卷,如同托举着一颗明星,神色庄严而肃穆。

  “神枪——冈格尼尔!”

  血色雷光狂潮奔涌而出,仅仅是散露的细小雷电便将无数刻印虫炸成灰烬,冈格尼尔旋转着,收束到了极致的力量在间桐脏砚的腹部刺穿出一个庞大的空洞,几近将他变成两截。

  比起声势浩大的轰击,将全部力量聚集起来的流星之枪单体杀伤力其实更高。虽然只是轰击了间桐脏砚的部分身躯,但是“击中了间桐脏砚”却是实在发生的,就连灵魂都被神罚之雷碾作粉碎的老者不甘地望向少年,神色震惊。

  “这是..冈格尼尔?你是奥汀?”

  黑发的少年摇了摇头,看着即将死去的老者,脸上似乎有了一丝悲悯。

  “不..我叫王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