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万界战歌 > 第二十九章龚学生和夏文炳
  夕照落在天河道场门前那张黑底金色的长匾之上,将天河道场那四个金色大字照得闪闪发亮。更新快无广告。

  门前,两个石狮子分左右傲然而立,表情狰狞,笼罩在血红色的弯下之中,石狮子旁,负责看门的两个道场子弟正拿着扫帚和撮箕,打扫着地面,将灰尘和落叶扫进撮箕之中,最后,再倒入放在一旁墙角的竹筐内。

  这时,有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

  那脚步声来得如此之急,扫地的两人互望了一眼,忙不迭地扔下手中的扫帚和撮箕,慌忙扑向一旁,将放在台阶上的刀剑抓在了手中,随后,两人同时转身,抽出刀剑,面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转瞬间,一个人影急促地闯入视线之中。

  远远地瞧见这两人,那个人影忙大喊了一声。

  “是我,胡非,莫挡路,我有急务需报给两位馆主……”

  话音落下,那个人影已经奔到了跟前,虽然披头散发,脸上尽是灰尘,被汗水冲刷得乱七八糟,一时间倒是有些难以辨认,只不过,听得那熟悉的喊声,再定睛望去,这两人也就没有抽刀向前。

  这人的确是他们的师兄胡非。

  胡非是三馆主宋大治的嫡传弟子,从宋大治那里获取了内家心法的观想行气图,两年前观想成功已然引得真气种子进入丹田,据说现在真气已然打通了头顶百会穴,正在冲击胸间的膻中穴,一旦破了这一关,真气继而进入丹田,也就可以飞黄腾达,成为真正的内家高手。

  天河道场的子弟分为外场和内场,外场则是像他们这些平时还要负责打扫等杂物的弟子,须得花大量银两才能在天河道场内修行,然而,若没有奇遇,这一辈子也就只能修炼外门功夫,得不到观想行气图,和内家真气彻底无缘。

  内场子弟则是胡非这样的人物,和三位馆主有着真正的师徒传承,获得了观想行气图。

  两者泾渭分明,尊卑有别。

  这两人自然不敢阻挡胡非,任由胡非像旋风一般冲进了门内,地面上刮过一阵小风,将原本扫在一堆的落叶灰尘荡起,弄得到处都是。

  “去他妈的!”

  有人抱怨了一声。

  另一人望着他,疑惑地问道。

  “这姓胡的昨日出门,据传是领了一个好差事,有着许多好处,现在看这情况,这差事是办砸了吧?风风火火的,就像天踏下来一样……”

  先前骂粗话那人冷哼了一声,阴阳怪气地说道。

  “天塌下来又怎样?反正有个高的顶着,我只想早点弄到获得道场认可的那张纸,这才方便找事做!”

  “是啊!”

  另一人应道。

  “前两天,到顾宅去做事的丁师兄有回来,请了好几个关系不错的家伙去城南饮酒,听说顾宅的待遇挺好,也不知道过段时间顾宅还招人不?不晓得我们有没有这个福分……”

  “算了,别说这些有的没的,快点扫地吧,早点完事,早点歇息,看这样子,道场应该出大事了,只希望事情不要太糟糕,要不然,我们这些跑腿的有很大可能当炮灰……”

  “不会吧?”

  另一个人望了他一眼,全身抖了一下,就像打了个寒颤。

  要知道,他们这些拜入道场学艺的弟子都和道场签订有协议,在学艺的这几年之内,全部身心都归属道场所有,只要不曾获得道场师傅认可,正大光明地从这大门走出去,就须得听从道场号令。

  这方世界,各行各业的传承大多如是,学徒不过是绑在师傅身上的附属物,这方面,武道宗门在这方面更加严格。

  天河道场以前也面临过一些争斗,比如和其他道场开战,又或是获得了某些世家的招募,成为雇佣兵和其他家族厮杀,这时候,像门口扫地的这些外场子弟也会被召集起来上阵。

  虽然,真正上阵厮杀的主要以三位馆主和内场子弟为主,不过,有时候身为炮灰的他们也会和其他炮灰生死搏杀。

  这两人拜入天河道场十年,也曾经经历过这些,某些平时非常熟识的朋友也就丢掉了老命。

  所以,他们虽然幸灾乐祸于胡非的狼狈,却也害怕真有危及天河道场存亡的大事情发生,害怕自己等人再次成为炮灰,就像脚下的这些落叶,这些灰尘一般,最后无声无息地消失。

  这时候,胡非已经冲进了天河道场的后院。

  后院乃是禁地,外场的子弟若非得到允许不得擅入,胡非身为宋大治的弟子,有极大可能突破最后一关的天才人物,自然不受这限制。

  后院有着一个宽阔的练功场,在练功场的后方,有三个小院子相连,这三个小院子便是天河道场三位馆主居住之所。

  天河道场的这三位,也只有宋大治在天河道场外有家室,说是家室,其实也不然,宋大治并没有子女,外面那个家不过是安排妾侍的宅院,在武道一途上,宋大治并没有其余两位的野心。

  龚学生和夏文炳又不同。

  夏文炳是真正的武痴,不喜女色,龚学生则不同,他年轻时候太过狂妄,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被人伤了内脏,从此之后,女色也就与他无缘,除非他能打通大周天,那时候方才能恢复如常。

  这时候,有人在练功场修炼,那人乃是夏文炳的入室弟子。

  所谓人以类聚,这位名叫古德昭的少年和夏文炳也一样都是武痴,虽然拜入门下的时间远比胡非拜入宋大治门下要短,其修为却一路狂飙突进,这时候,也快要追上胡非了。

  胡非冲进练功场,古德昭将其拦了下来。

  望着古德昭,胡非忙镇定下来,深吸了好几口气,方才说出话来,声音又干又涩,和平时全然不同。

  “古师弟,快带我去见二师叔!”

  “胡师兄,我师在闭关,说了闲事勿扰,有什么都让宋师叔处理!”

  胡非脸上露出一丝惨笑。

  “古师弟,祸事了!我师多半已经命丧黄泉!”

  古德昭微微一顿,眯起了眼睛,沉默了片刻,方才说道。

  “胡师兄,且随我来!”

  随后,两人一前一后进入了左边的那座小院,穿过角门,绕过一面石屏风,穿过空旷的小院,来到一栋被竹林包围着的静室,静室门窗紧闭,四周鸦雀无声,就连风吹竹林的声响似乎也被屏蔽了一般。

  脚步声踏破了静默,来到了静室前。

  站在廊檐下,胡非和古德昭双手贴在大腿前,微微向前弓着身,随后,安静地站立着。

  半晌,静室内有声音响起,那是仿佛狂风掠过山谷的吸气声。

  这时候,屋内外方才有声音回荡,风吹竹叶,沙沙作响,更远处,有梆子声飘过院墙而来。

  “什么事?”

  屋内,有非常沉闷的声音传来。

  胡非不敢怠慢,低着头,将自己所见所闻尽数讲来,其中,并无多少猜测之言,在等候的时候,他已经组织好了语言,并未显得太过慌乱。

  当他说顾小召在极短的时间便击败了章玉堂将其生擒活捉,然后,自家又亲眼目睹对方一招便杀了罗长远的时候,屋内的夏文炳打断了他的话,让他再说一遍,仔细讲讲顾小召怎样击杀罗长远的。

  胡非也就再说了一遍。

  可惜,当时他陷入了三千紫星河的幻象之中,什么都没有看到,当脱离幻象之后,就瞧见罗长远横尸在地。

  三千紫星河!

  他向夏文炳赌咒发誓,千真万确,姓顾的小子施展的正是大馆主龚学生修炼的三千紫星河。

  这门功法乃是他亲手交给顾小召的,就在几天前。

  这短短的几日,顾小召便将三千紫星河修炼到这地步,修炼到哪怕大馆主龚学生也没能涉及的层次,哪怕他亲眼所见,这时候也是不敢相信,这也是他一开始失去了方寸,直到来到夏文炳面前方才镇定下来的原因。

  这是天才吗?

  错!这不是什么天才!

  这分明就是怪物,分明就是妖孽!

  “异人?……”

  静室内,夏文炳发出一声轻叹,叹息声中充满了太多复杂的情绪,这些情绪在耳边飘荡,胡非也好,古德昭也好,都不明其意。

  “好吧,你们退下吧,吩咐弟子们关上道场大门,那些有家在青华县的弟子便打发他们归家,没有家的弟子全部不得出门,都给我好好地待在道场内,胡非和古德昭,你们两个负责道场的事务,同样不得擅自外出!”

  最后,夏文炳如此说道。

  “诺!”

  胡非和古德昭没有异议,虽然他们不明白夏文炳为何要紧守门户,却也不得不尊令行事,应了一声之后便退出了小院。

  两人离开之后,过了许久,静室内,夏文炳的声音再次响起。

  “龚师兄,你怎么看?”

  声音落下,不一会,隔壁院子便有声音传来,这声音不像夏文炳的声音那般沉闷,隐隐有着金石之音,其中,蕴藏着一种略显狂霸的意志,颇有几分志得意满的味道。

  “异人吗?这情况有些不像啊!”

  “若非异人,难道真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便将三千紫星河修炼到如此程度?哪怕这小子一直深藏不露,也不太可能啊!”

  “哼!”

  隔壁,龚学生冷哼了一声。

  “若真是异人,那一切休提,你我只能自认倒霉,对方若是不收手,你我只能舍了这基业,如果只是在装神弄鬼,某家已经打通了大周天,全身真气川流不息,循环不休,说不得便要试试这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