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 5.毒
  韦恩森林当中,一片静寂,赛伯和埃里克彼此对立,在万磁王说出了自己友善的“提醒”之后,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又变得凝重了起来。

  这种强大的压力会摧毁懦夫的心智,在更懂得用气势作战的人眼里,这种压力本身就是一件武器,而在面对恶名远播的家伙的时候,人下意识的会有一种畏惧,这种畏惧会削弱自己的意志,反过来也会加强对手的胜算,这也是赛伯和蝙蝠侠经常使用的方式。

  用恐惧作战,但很遗憾,现在站在他对面的,可不是一个会被恐惧压垮的人。

  “所以,你的答案是什么?”

  万磁王打量着眼前的赛伯.霍克,他的双眼很平静,谈吐间有种莫大的自信,而从他手里握住的银白色手杖来看,他分明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赛伯开口说:“就当是满足我的个人好奇心。”

  埃里克的嘴角撇了撇:

  “当然,你可以选择问或者不问,但我也可以选择是否回答...这要看你的问题是什么了。”

  这个回答相当于完全没有回答,显然,眼前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不是好对付的,但赛伯没有理会这方面,他只是皱着眉头,问到:

  “查尔斯教授和整个泽维尔学院失踪的事情,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他看着埃里克.兰谢尔,加重了语气:“你终于为了自己那个永远也不可能实现的目标,对自己最后的朋友下手了吗?”

  “恩,这个问题可以回答。”

  万磁王笑了笑,但这不能掩饰他双眼中在黑暗中一闪而逝的痛苦,他说:“这和我没有关系!那个时候我可还被关在一个全部由特殊材料制成的监狱里呢,我保证我说的是实话,需要我发个誓吗?”

  他说了个并不好笑的笑话,然后伸出手指,在空中划了划,来自磁力的光芒在他指尖一闪而逝,他轻声说:

  “至于查尔斯本人的遭遇,我很遗憾,但他并不会受到伤害,在一起都结束之后,我会亲手放他自由,他已经保护这个糟糕的文明太久了,是时候让他休息一下了,让我们回到之前那个话题,你看,最后的阻碍已经被清除了。”

  万磁王张开双臂,似乎要拥抱某一样并不存在的东西,那似乎就是他一直在追求的,似乎已经触手可及。

  “愚蠢的总统以为他是在保护他的人民,但他做了个错误的决定,他天真的以为所有人类都和他站在一起,但并不是!”

  埃里克轻声说:

  “和他站在一起的,恰恰是最愿意给他心脏上插上一刀的敌人,而那些,则是我的盟友,人类秩序崩溃的时候,就是变种人文明兴起之时,我们会踩在人类文明的尸骨上,继承他们的一切,然后向更高级力量证明我们的优越性...我早就说过了,这是进化!而我们,就是第一批进化者!”

  “加入我吧,赛伯!我诚心诚意的邀请你!”

  万磁王声音变得诚恳,他朝着赛伯伸出了手,“我们完全可以站在一起,共同创建一个新秩序,就如同你在哥谭做的一样,从无到有的建立属于自己的秩序!我们的身体里流淌着一样的血脉,我们天生就该站在一起!”

  面对埃里克的盛情邀请,赛伯没有一分钟迟疑,他后退了一步,双手交叉挡在身前:

  “不!我拒绝!我不认为得到古一的认可就是一件好事,而且还有个小小的问题需要讨论一下。”

  他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他摸着下巴说:

  “在查尔斯教授那里,我听说了一些关于你过去的事情,我听说,你的少年时期是在纳粹的集中营里度过的,你在那里失去了所有的亲人,也就是说,你其实是血统论的直接受害者之一,但瞧瞧你现在,埃里克,你就像是个被血统论洗脑的疯子,还试图来洗脑我,那么告诉我,亲眼看到自己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这种感觉如何?”

  埃里克.兰谢尔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任何熟悉万磁王的人都知道,那段黑暗的回忆是万磁王内心最抵触的记忆,那是他的内心禁区,没有谁敢于正面戳中那痛苦,赛伯也许是最近几年的第一个,但他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到从埃里克身上传来的寒意,他抿了抿嘴,继续说:

  “还有一个问题,你看看我,你觉得我是那种愿意屈居人下的人吗?你想让我帮你打天下,你想让我给你当狗!就像是你的那些追随者一样...来,埃里克,看着我的眼睛!”

  他指了指自己的双眼:“告诉我,我像是你养的小狗吗?”

  这一番长篇大论让埃里克的怒火已经在内心里激荡起来,他下意识的抬起头,结果就看到了赛伯那双闪耀着火焰之环的双眼,以及那双眼睛里好不加掩饰的嘲讽和兴奋。

  “不好!中计了!”

  埃里克的内心咯噔了一下,飞快的后退,但下一刻,神秘特殊的力量就开始鼓动他的灵魂,来自忏悔之眼的特殊能力让万磁王心神失守了片刻,在他反应过来的那一秒,他用强大的意志硬生生的驱使着周围的磁力疯狂的汇聚在他身体周围,然而,稍晚了一丝。

  “哈!我对你的恶心计谋毫无兴趣,我只对你有兴趣!埃里克.兰谢尔,来和我打一场!”

  “砰!”

  燃烧着黑色火焰的战锤当头砸下,带起的灼热温度和呼啸的风声让埃里克头盔之下的白色头发飘荡了起来,磁力汇聚的速度稍慢了那么一丝,于是在磁力护盾刚刚撑起的时候,战锤已经轰然落下,就像是一座从天而降的高山一样。

  鼓动起了热流,激荡起了黑暗能量,卷起了地狱之火,恍如神魔一般的赛伯清晰的看到了战锤轰破磁力护盾的每一个瞬间,这这一锤才是真正的致命一击,他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能动手就别bb的理论的正确性,而被直接砸飞的万磁王埃里克,则用狼狈的表象证明了在面对赛伯的时候,被挑动的情绪失控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赛伯是一个真正的机会主义者,他不但会等待并且抓住每一个稍纵即逝的机会,最重要的是,在时局不利的时候,他还会主动创造机会,这才是他最可怕的地方。

  “混蛋!”

  倒飞出去的埃里克就像是炮弹一样,撞断了三棵树才在磁力汇聚中停下了身体,他漂浮到了空中,但被火焰烧毁的长风衣和脸颊上划出的血痕根本看不到一丝威严,完成了对真正大佬的一次打脸突袭的赛伯心满意足的从地面上捡起埃里克的手杖,放在手里甩了甩,以一种玩标枪的姿态朝着天空掷了出去。

  “你想问我我的回答?这就是我的回答!”

  “我对你们的阴谋不感兴趣,我更不会去做试图挡住车轮的虫子,但我也不会任你摆布!这个世界是人类做主还是换一个变种人国王对我来说没有区别,唯一的问题是:别来惹我!敢伸手,就请提前做好面对疯子的准备。”

  他伸手将地面上昏迷的多萝茜提起来,背在身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森林,朝着后方摆了摆手,

  “就这样吧,今晚打的很愉快,但我要回去休息了,你自便吧。”

  他就那么施施然的离开,似乎笃定了万磁王不会从背后突然袭击他,实际上埃里克也确实没有那么做,他只是站在黑暗中,看着赛伯的机车一路驶出森林,然后转身消失在了黑暗里,夜风中他的声音飘散,如轻絮般飞舞,却没有落入应该听到的人的耳朵里。

  “呵呵,你会加入这场游戏的,赛伯,你的胜利,就会是我的胜利,祝你好运...哥谭的疯子。”

  另一边,在疾驰的机车上,赛伯的脸色平静,他总觉得今晚的万磁王怪怪的,不太像是原来那个站在自由女神像上藐视一切的变种人霸主,他说的一句话似乎都包含着另一层含义,但偏偏这家伙却又不愿意说清楚,似乎好像要让他去猜一样。

  赛伯讨厌这种感觉,他抽了抽鼻子:

  “所以说,这些老家伙真是难打交道!”

  “呃”

  就在说话间,他怀里的多萝茜摇了摇脑袋,大概是刚从昏迷中清醒,她有些茫然的抬起头,就看到了她身后的赛伯,

  “赛伯先生...”

  “休息一下吧,多萝茜。”

  赛伯轻声说,“都过去了,兄弟会不会再来找你了,他们的事情,和你无关了。”

  “但是...但是并不是兄弟会来找我的...”

  多萝茜的表情在这一刻变得挣扎起来,就像是有两种意志在争夺她的身体控制权,她艰难的开口说,“阿萨佐...被控制了,不是...不是他...这是针对你的...紫人!小心!”

  “噗”

  多萝茜的示警让赛伯下意识的抬起头,但下一刻,一把匕首就从前方刺入了他的心脏里,他难以置信的低头,看着全身都在颤抖的多萝茜,以及那已经沾上了他鲜血的手指。

  是她在示警...但也是她动手刺杀。

  “呃!”

  赛伯并不畏惧利器穿刺身躯,但这一次,伴随着多萝茜手里的匕首刺入他心脏,一种让人惊恐的麻痹开始在伤口周围出现,而且在不到3秒钟的时间里就扩散到了整个胸部,让赛伯的呼吸都变得不通畅,但这只是开始,他的双臂开始乏力,机车翻转,将他和多萝茜两个人都扔了出去,在地面上翻滚着狼狈的砸在一边。

  毒!是毒!

  他最大的弱点,最终还是被发现了。

  赛伯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他抬起头,就看到多萝茜颤颤巍巍的从地面上爬起来,朝着他一步一步走过来,女孩清秀的脸上满是挣扎,是一种无力控制自我的绝望,她看着已经被麻痹控制了身体的赛伯,她举起了手里的匕首。

  “噗”

  又是一刀刺入了赛伯的腹部,他拼命挣扎着,将多萝茜推开,但下一刻,女孩就又扑了上来,刀刃瞬间就在他身上留下了十几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而这一次却没有快速愈合。

  自愈...被终止了!

  多萝茜握着匕首对准了他的脖子就刺了过来,但在接触到赛伯皮肤的时候,却又被另一股力量硬生生停住,全身都在缓慢失去知觉的赛伯艰难的抬起头,迎面就看到了挣扎的多萝茜,她用左手死死的握住右手,自己在和自己对抗,多萝茜眼神里的那种挣扎让赛伯有些头皮发麻。

  多萝茜的嘴唇都被自己咬破了,她用尽全身力量,将匕首比在了她自己的脖子上,她的眼睛里满是绝望和痛苦,那是对于生命的留恋,以及对于对被操纵的无能为力,这命运多舛女孩的的泪水一滴一滴的砸在地面的血渍上,将她不甚清晰的倒影一点一点击碎。

  事情变化的太快了,短短十几秒钟,就从天堂被砸进了地狱里,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锋利的,带着致命毒素的匕首一点一点的划过了多萝茜的脖子。

  被她自己握着,结束了她自己的生命。

  “多么...想,继续...继续和你们...一起活下去...”

  “再见了...赛伯!但愿来生...”

  “当啷”

  女孩的身体僵硬了一刻,伴随着带血的匕首一起砸在地面上,赛伯的眼神并不复之前的平静,身体里的毒素依旧在肆虐,但放弃了对抗黑暗能量的吞噬在这一刻开始缓缓的吞食它们,这是个漫长的过程,漫长到简直和一辈子一样长。

  好几分钟之后,赛伯的左手才堪堪抬了起来。

  他伸出手,温柔的将多萝茜的尸体放在自己怀里,将女孩死不瞑目的眼睛合起来,他闭上眼睛,伸手捡起旁边的匕首,擦干净,握在手里,他一点一点的帮多萝茜梳理着头发,哼着一首诡异的摇篮曲,最终,他艰难的扶着墙壁,伸手从路边摘下了一朵野花,放在了多萝茜的手中。

  他看着女孩脖子上狰狞的伤口,他朝着多萝茜的尸体微微鞠躬,在抬起身的时候,眼睛里的火焰之环一闪而逝,女孩的尸体便被投入了火焰当中,与此同时,他听到了从背后传来的脚步声。

  他很虚弱,自愈能力被限制,难以想象的麻痹在身体来回荡,现在的他毫无疑问处于相当危险的时刻,但看着那些从黑暗里走出来的家伙们,他只是活动了一下脑袋。

  一脸的冷漠,一脸的狰狞,黑色的战锤出现在手中,就像是最后的武士一样,朝着前方举起了手指。

  “你们...来的太慢了!我不想让她在黄泉路上那么寂寞,把你们的命给我,好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