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君主臣下 > 第九章重塑
  卧槽,坑我?!

  宋晨当即被小丘这番举动给打蒙了,这着实出乎了自己的预料,原来乖巧的雪兽也有这么腹黑的一面。

  一时间宋晨想了很多,但感受着入口即化的朱果所涌现出的庞大灵气便再淡定不住。不由暗自苦笑:‘小丘啊,小丘,你这可是害苦我了。’

  那股灵气宛若失去方向,在宋晨的体内变得蛮横无比一点也没有什么顾忌,本就已经接近饱和的丹田,已经无法再次容纳这么恐怖灵气。

  而且有了这么一出,就连丹田内的灵气漩涡也都不安分的躁动起来,隐隐有破体而出的架势,这可吓坏了宋晨,何曾如此近距离的感受死亡的亲吻啊。

  身上体表隐隐有血渍向外迸发,那是被暴乱的灵气冲破了毛细血管所造成的景色,那灵气犹如无头苍蝇一般迟迟找不到突破口,一直在宋晨的体内上下乱窜,撕扯着宋晨敏感的神经。

  剧烈的痛疼让宋晨根本无法静下心来运转混元诀这一门的功法,况且就算运转那庞大的灵气也会在瞬间冲爆了他的丹田。

  细想下来,无论哪种结果最后得到的都会爆体而亡。他可没有像中的那么强大或是诡异的功法,周遭也没有什么神秘的护道人,更没有威名显赫的家族门派作为坚实的后盾,现在的他只不过是一个迷了路的少年。

  生死由天,不由命啊!

  巨大的痛楚令宋晨脸色变得极为苍白无力,躺在地上不停抽搐的宋晨一双挣扎的手掌竟将地面生生抓起道道血痕,那染血的手指已然模糊不清,完全看不出那是一双手掌的模样。

  痛疼使得宋晨面部陷入极度的扭曲,一双黑眸神志不清,竟张嘴咬住一旁拳头大的顽石,那与牙齿间摩擦所发出的‘吱嘎吱嘎’声,犹如粉笔在黑板摩擦发出令人色变的噪杂声。

  那凶狠的咬合,竟令顽石产生起轻微的裂痕,其次从牙龈出迸射出的鲜红染满了宋晨整个面部,犹如来自深渊中的厉鬼,在不甘的低吼着。

  过于强烈的撕扯感使得麻痹了宋晨的痛觉,但那躁动的灵气依旧横冲直撞半分不减,倘若凝视,便能看到此时宋晨体表那不断凸显的血管,正欲以破体而出。

  很快从中迸裂的血管将宋晨整个染成血人,在那不断结痂却又不断迸裂的情况下,宋晨感觉自己的意识在不断的离他远去,那朦朦胧胧昏昏沉沉真想一摆头直接昏睡过去。

  但宋晨并没有这样做,他没忘记此番前来的目的是什么,更没忘记为何而来。要是直接死在这里的话,那轻舞一定会很伤心的吧......

  咔嚓

  强横的灵气,使得自身的二百多个骨骼逐一崩裂,渐渐在那股庞大的压力下近乎碾成粉末。很快宋晨便犹如一滩烂泥瘫软在那里。

  所幸早已失去痛觉的他,没有享受到这般地狱的快感,否则一定诞生恨不得马上去死的冲动想法。

  就连想要发声也做不到的宋晨,只能口吐碎末双目无神的看向前方。

  就在本该放弃的时候,一股执念涌上心头。

  不行,我不能就这样死在这里,我还没有看到轻舞,还有确认她是否安好,大仇未报,焉能理得!

  我还要把上官家,拉入地狱!

  此时宋晨做了一个胆大的决定,既然横竖都一死,不如借此机会脱胎换骨,一举踏破‘塑骨’之境!

  说做便做,即便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但执念尚在,意志尚存,焉有不能之理?

  随着心中默念起混元一诀,那近乎止住的气旋又开始慢慢的转动开来,顺着气旋的指引,那躁动的灵气开始被渐渐被安抚下来,在运行完一个大周天后,宋晨并没有将灵气送回丹田处,反而向着身体各处骨骼的地方输送开来,企图将这些灵气压缩进骨骼处的宋晨,却发现这根本就不像自己预料那般再生重组。

  但宋晨倒也并未因此放弃,既然‘塑骨’那么就来的更彻底一番吧。心中豪气万丈的宋晨,早已将生命置之度外,只见他疯狂运转起了混元诀,欲以在这部功法上寻求突破。

  既然是从‘神墓’中带出,必然有其不凡之处,否则又怎会引得圣人都为之垂涎?!

  宋晨开始不断用灵气来刺激脑部,他所料不错的话,记得有一青铜片尚在自己的脑海虽然不清楚在什么位置,但已无他法,所有冒险的举动在他看来不过是一种求生的本能。

  如果此番失败,那也没什么好遗憾,毕竟所能想到的办法都已无用途,只恨没能一雪前耻!

  喝!

  卯足了力气,无论是丹田内的还是那些暴走的灵气,全被宋晨一股脑全将灵气送到了大脑的位置。

  既然找不到,那我就逼你出来!

  当那灵气犹如泄洪之势涌入大脑之中,在某处神秘的领域,忽然传出一道嗡鸣声久久不散。

  刺激大脑皮层的同时,更是令运转中的灵气徒然一滞,使得混元诀被迫停下。

  很快,那个神秘青铜片浮现出诸多的梵文,那看起来并不像宋晨认知中的某种文字,它们散发着异样柔和的光辉,但紧接便徒然一冷,变成黝黑如墨散发诡异的黑色梵文。

  这突然的变故令宋晨为之一愣,显然是发生了某种意外的转变,而这让宋晨有些不安,他不知道此番变故会给他带来怎样的影响。

  不过很快,那黑色梵文犹如昙花一现瞬间便消散的无影无踪,使得吊了一口气的宋晨本能的松了一口气。

  那淡定色的柔和光芒竟令混元诀开始自主的运转起来,逐渐调息体内暴乱所造成的隐患。而那青色的气旋竟在混元诀的作用下,渐渐染上一层淡金色的光辉,并且在逐渐改变原有的青色本质。

  本来有着手掌大小的气旋硬是在这番变化下压缩的只剩豆大的小小气旋,而身体也在此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与此同时,那被重塑之后的骨,也带上了一层淡金色,对此不知是否庆幸的宋晨,并不知晓此番会对之后的宋晨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倘若此时有人在此便会发现,宋晨的身上渐渐浮现出一道道金色的蚕丝一般的细线,将他逐渐包裹在了其中,像一颗金色巨蛋稳稳的坐落在这山间的一角,没有引起任何的注意,仿佛就像它天生长在这里一般。

  随着身体的重塑,逐渐回归的痛觉让宋晨再一次享受到非人的待遇,但他依然咬紧石头,攥紧手掌,陷入血肉中的指甲并未让他有任何的缓解,甚至痛疼更加剧烈。

  那种剧痛根本就无法无视,但宋晨却必须要忍下来,最后将这些痛楚全都算在上官的头上,若不是他们自己根本就不会受到这番折磨。

  既然对方已然出手,那么就等待暗影的亲临吧,即使是巨像,也终有力竭的时候。

  “轻舞......”

  这枚巨蛋也不知在此持续了多久,期间小丘还带回了不少类似朱果一样的果实,放在离宋晨不远处的地方。

  每一次回归都会在此默默驻足几个时辰便会再度消失在山脉之中,而这一次小丘将拖来的果实摆放在早已铺垫好的顽石上,又蹦又跳的来到这颗巨蛋的面前。

  它想感受一番里面的宋晨是否安好,但它的精神力却犹如一颗石子掉入汪洋之中翻不起丁点波澜。

  面对这颗巨蛋,毫无任何生命的反应,简直就像是死物一般令人心寒。

  这已经是过了第十天,小丘已经不吃不喝在这蛋面前守了五天,整个看起来消瘦了不少。乖巧的样子也没有在‘咪丘,咪丘’那样活泼呆萌的乱叫起来。

  直到最后,小丘失去了等待的信心,兴许是以为是自己害死了宋晨,它的样子看起来是那般的落魄,摇摇晃晃毫无精神。

  临走时,它将朱果等奇珍异果放到了宋晨的面前,自己则一步三回头希望奇迹出现在自己面前,但遗憾的是所谓的奇迹并没有出现在它的面前。

  一想到那段日子的快乐时光便闷闷不乐的低声哭泣了起来,是它害了宋晨,但它也不能一直这样坐以待毙,只能将希望寄托给了外面那些神奇的人们。

  即便外面凶险万分,以它仅有三岁智力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它并非人类,所以对他们修行的功法极为陌生,况且这样结茧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见到。加之感受不到生命的波动,这般情况下误以为宋晨已经死翘翘了。

  深深的看了一眼那颗巨蛋后,小丘不舍的低低叫唤了一声“咪~丘~”后,这才强忍着心中的难受与酸楚朝着山下奔跑而去。

  似乎是感受到小丘的离去,巨蛋竟奇异的抖动一番,只可惜小丘已然远去并未看到这一幕,否则也就不会郁郁而去。

  在小丘走后的第三天,算算时间宋晨保持这副样子已经有了小半个月的时间。

  终于在这一天,巨蛋开始轻颤了起来,旋即发出一声轻微的‘咔嚓’声,不多时裂纹便遍布了整颗巨蛋的表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