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零秒绝杀 > 第二百六十八章新生
  詹森的家就住在洛杉矶东北面的一家高级公寓里,今年他已经39岁,但还是保持着单身,是一个黄金单身汉。

  在距离他家公寓不远的地方,就是他工作的地方——莫里斯-詹森健身俱乐部,这里是洛杉矶北区小有名气的高级健身场所,很多洛城的中产或者高端人士会选择到这里锻炼他们的肱二头肌。

  陆源这样就算寄宿到了詹森家中,当然并不是免费的,一切费用都是陆子豪通过白朵的渠道,汇到了詹森的账上。

  詹森家很大,装修简洁现代,有一个巨大的客厅,客厅里还有一个巨大的鱼缸,里面游曳着美丽的热带鱼,在客厅正中央还有家庭影院设备。一进门,电视机就自动打开,开始播报cnn电视台的新闻。

  陆源吓了一跳,然后走到鱼缸前,看着这美丽的热带鱼,还有出众的装修,转身对詹森说道:“你结婚了吗?”

  詹森摇摇头,说“no”。

  “浪费。”

  陆源扔给詹森一个词,就接着回身去看鱼了。

  詹森显然被陆源扎心了,一路上他能感觉到,这个中国来的小子,和他以前遇到的一些亚洲人不太一样。上一个给他这样感觉的人,还是白朵。

  詹森给陆源安排一个房间,詹森家虽然很大,不过卧室只有一个,剩下的几个房间是健身室,电玩室,还有储藏室。

  所以,詹森把自己的房间留给了陆源,而他决定睡沙发。

  对于这样的安排,陆源显然很不好意思,说道:“我们一起睡!”

  詹森笑了笑说道:“我声音很响,很响,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睡觉的时候很响。”

  詹森的意思是说他睡觉打呼声音很大,而陆源表示你就是开枪我都能睡着,不过最后詹森还是抱着被子去了客厅睡沙发,陆源只好勉为其难,把自己的东西放进了卧室。

  “早点休息小子,你需要把时差矫正一下,然后明天我带你一起去学校,你可能需要两个星期的语言班学习,好好加油小子。”

  等一切收拾完毕的时候,差不多太平洋时间八九点钟,詹森已经开始催着陆源上床睡觉了。

  现在国内的时间大概是下午,陆源一点儿都不困,不过他知道必须要把时差矫正过来。

  所以洗漱完毕上了床,给妈妈,白叶他们发了一通信息,说自己要睡觉了。然后给贾雨萌发了一张在洛杉矶拍的街景,想要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说。

  这次陆源来美国,反应最强烈的不是队友,不是妈妈,不是高静,不是同学,而是贾雨萌。

  在告诉贾雨萌自己要去美国以后,贾雨萌当着陆源的面哭了,虽然她很快擦干了眼泪,还揪着陆源的耳朵,要求他在美国不要和外国女孩子勾勾搭搭。

  这是陆源第二次见到贾雨萌哭,上一次还是六年级的暑假,贾雨萌在溧城市青少年舞蹈大赛上拿了第二名,拿了奖下台后,陆源看到她流眼泪,所以后来陆源送给她一双舞鞋。

  在陆源的印象里,贾雨萌性格一向洒脱,不管什么事都是想做就做,从不磨磨唧唧,可这次陆源出国,她看起来有些没做好准备。

  之后连着好几天贾雨萌都没有理陆源,直到陆源准备离开溧城去上海的时候,她才跑来送陆源,还给了陆源一个小玉佩。

  这玉佩是一只翠绿的小乌龟,看到乌龟,还是绿色的,陆源显然是拒绝的,可是贾雨萌还是把它塞到了陆源手里,非要他带着,陆源只能一脸不情愿的带着了。

  想着,陆源从书包里掏出这个绿色的小乌龟,大概明白了贾雨萌的意思,是希望他早点归来吧。

  等了一会儿,贾雨萌没有回信,陆源知道,学校应该还在上课。他把绿乌龟戴到了脖子上,躺在詹森那张巨大的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

  显然,詹森对陆源矫正时差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

  溧中开学第一天,上午进行了报名和开学典礼,下午各个班级开了班会,陈材坐在新教室里,感觉有些不自在,因为他感觉自己穿得有点土。

  陈材昨天被老爹从上海送到了溧城,朱校长给他安排了宿舍,办完了借读手续,今天上午报完名,他就成为溧城中学的一员了。

  对陈材来说,这同样和做梦一样,几个星期前他还在四川,现在就到了江苏,在江苏的学校里上学。

  这里果然和芦山不一样,抬头看不见山,都是高高的居民楼,道路更宽敞,市容更整洁,不过和芦山比,终归少了点亲切的感觉——大部分是因为这里人不说四川话吧,他们说的方言,陈材一句话都听不懂。

  幸好在班级里,大家都说普通话,同宿舍的几个伙伴看起来还不错,昨晚几个人躺在床上倒是说了不少话。

  早上到了教室,溧中的教室比芦山的更大,更敞亮,冬天过完年,大家都穿得光鲜亮丽,陈材还穿着爷爷去年给自己买的蓝色运动外套,看上去有些土气。

  来之前爷爷和他说,到溧城中学里大伙儿都穿校服,你长得高高帅帅肯定很显眼,老爸也是这么说的。

  等到了溧中他才知道都是骗人的,溧中是没有校服的!

  陈材只好穿着旧衣服,总感觉自己在一群新衣服里很显眼。

  陈材的确很显眼,不顾并不是因为他的衣服,而是因为现在都已经高二了,高二7班的人没想到,班里竟然还会来新同学。

  彭天佐就对陈材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因为陈材的个子很高,彭天佐想,他打篮球会不会很厉害。

  陈材倒是没有注意到彭天佐这个胖子,当班主任让他上台做自我介绍的时候,陈材看到了坐在第二排,穿着粉绿色外套,留着短发的强薇。

  然后,站在讲台上,本来想好要怎么介绍自己的陈材,一下就卡壳了。

  他用余光能瞥到这个小巧精致的女孩子正托着下巴盯着自己,陈材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僵硬了,上午报名的时候怎么没看见她?她叫什么名字?

  一瞬间,陈材脑子里想得很远,都把孩子的名字给想好了,这时老师喊了他一声,他才结结巴巴的低着头完成了自我介绍,他说话的时候因为有些紧张,结果带出了不少四川口音,下面的学生听到了一阵哄笑。

  陈材看到强薇也捂着嘴轻轻一笑,自己脸竟然有些发烧,赶快从讲台上下来回到了座位上。

  对于7班的班主任来说,班上又多了一个老大难,不知道这个陈材的成绩怎么样,从四川过来学的内容肯定不同,希望不要拖班级的后腿。

  对于其他同学来讲,新的学期好像多了一点乐趣,来了新同学,看上去是有有意思的家伙。

  下午开完班会后,班级开始了大扫除,一个寒假过去,窗户玻璃,地面黑板,天花板电风扇都需要好好清理一下。

  这下,陈材就发挥出自己个子高手臂长的优势了,擦玻璃,擦电扇都是一马当先。

  陈材在四川的时候,经常在于老道的道观里帮忙打扫三清像和顶梁,一些卫生工作也经常由他来负责,所以干这些火机再熟悉不过。

  而且,陈材似乎有意干得很卖劲,眼睛是不是从擦桌子的女生中划过,就是为了看一看强薇——结果看着看着,发现强薇不见了,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这下陈材有些魂不守舍,站在窗台上擦玻璃差点掉下去,幸好一旁的彭天佐一把拉住了他,说道:“喂,你小心点儿,别掉下去了。”

  陈材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擦玻璃没有刚才那么起劲了。

  彭天佐找到了一个说话的由头,凑上前问道:“喂,你会不会打篮球啊?”

  陈材一听到篮球,立马把强薇给忘了,点点头,说道:“会啊,我到溧中来就是为了打篮球的!”

  这话把彭天佐吓了一跳,瞪大眼睛盯着陈材,激动地说道:“难道,你是请来的外援?”

  彭天佐这么激动是有理由的,寒假在上海他全程观看了溧中在华东区大赛的比赛,眼睁睁看着球队第一次输球,失去争夺冠军的机会,彭天佐可谓痛心疾首,直接在场边哭了。

  幸好球队杀入了全国大赛,现在彭天佐就想着,溧中能在全国大赛上一展风采。显然班里竟然来了个外援,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这怎么能不让他激动呢?

  陈材过来当然不是外援,不过校长的确答应他给他进篮球队的机会,来之前校长说了,已经说服了球队教练给他一个试训的机会,看看能不能进篮球队,时间就在今天晚上,篮球队训练的时候。

  想到这里,陈材说道:“放心吧,我想我会成为篮球队重要的一员的!”

  还没进篮球队呢,陈材牛皮先吹出去了,随即陈材又问道:“喂,你们学校篮球队是不是有一个叫陆源的?”

  彭天佐一听陈材竟然知道陆源!忙说道:“当然知道!他可是溧城最耀眼的篮球明星!”

  陈材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今天晚上要挑战他一下。”

  “啊?没机会了,他去美国了。”

  “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