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官场之高手过招 > 一千三百三十七章进入圈子
  赵市长原本是个老狐狸,余局长当初调令一公布,他立马让手下人四处调查此人背景,结果得知此人居然跟省委王书记有亲戚关系,这个发现让他好几天心神不宁。

  为什么会心神不宁呢?赵市长心里有自己的一盘棋,他好不容易当上了代理市长,这一回已经是拼尽了所有的人脉关系才走到这一步,要是再想上一步可就难了。

  有钱但是上头没关系,这就是赵市长的一块心病。

  现在听说余局长居然跟省委王书记有一层亲戚关系?他便觉的此人在这个时间段调到定城市来担任公安局长简直是天赐良机。

  他一直想找合适的机会跟余局长单独聊几句拉近彼此之间的关系,毕竟自己身为领导,余局长又是新官上任,快半个月时间过去了,居然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契机?

  就在赵市长心里暗暗焦急的时候,余局长居然自动找上门来?赵市长能不高兴?他赶紧对正在汇报工作的下属解释一句,“有紧急事情需要处理”打发此人走后,让秘书立马请余局长进来。

  出现在赵德才面前的余局长虽然面上带笑,却跟其他下属那种略带巴结讨好的笑容不同,尤其是余局长挺直的腰杆,让赵市长心里不由暗暗羡慕,“到底是后台够硬的主,见了领导也没有半点怯意。”

  赵市长对余局长的到来表现出十二分的欢迎,不仅主动从座椅上站起来迎接他,还相当热情招呼秘书给余局长特意泡了一杯他平常不舍得喝的好茶。

  余局长受宠若惊,冲着赵市长连声说:

  “冒昧打扰,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赵市长冲他一挥手:

  “余局长,你既然调到定城市来工作,咱们就是战友,就是一块并肩作战的好同事,以后,你有任何难处随时跟我说,只要我赵德才能解决的,绝无二话。”

  余局长本是个没什么脑子的主,见赵市长初次单独见面对自己如此热情,恨不得当场把一颗心掏给人家,两人闲聊了几句后,当即说出此行目的。

  当余局长提到,“省委王书记家的二公子王家新想要今晚请赵书记吃饭”,赵德才当时一颗心狂跳不止,他差点就一秒不差当场答应,好歹忌讳自己领导的身份,假装迟疑了一会,点头应承下来。

  赵德才的兴奋简直要控制不住表露出来,他原本还想通过余局长这条线费一番功夫才能通到省委王书记那里,没想到幸福居然来的如此突然?dudu1;

  余局长头一回跟自己单独见面,就为自己引见了王书记家的二公子?人家可是省委王书记家的二公子呀?这江南省里不知道有多少官员眼巴巴等着结识他,巴结他。

  然后,指望通过他联络上他老子的关系改变自己的政治地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居然砸到自己头上?赵德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这么好。

  尽管赵德才的心里也清楚,这世上绝没有免费的午餐,从余局长向自己介绍王书记的二公子是个建筑公司老总时起,他立马联想到定城市最近刚刚上马的深港项目。

  但是他不在乎!

  在他心里以为,若是能结交上这位高贵的王公子,就算是深港项目全都给他做又能怎样?买官卖官方式不同,结果却一样,只要自己以后有机会能提拔为市委书记,副省长,日后财源滚滚来,还在乎这点工程好处费?

  有些东西是花多少钱也买不来的,机缘很重要!

  那晚在酒席上,赵德才和王家新“一见如故”,两人一番推杯换盏后,“志趣相投”成了忘年交,为了博得王家新的好感,赵德才在酒桌上主动提及深港项目。

  作为深港项目的总指挥,他对此事自然具有绝对的发言权,他表示王家新的建筑公司若是有兴趣承建深港项目,他必定义不容辞鼎力相助。

  这样痛快豪爽的承诺让王家新和余局长喜不自禁,两人差点要把酒瓶倒在脸上,以证明自己对赵市长的感激之情。

  酒过三巡,赵德才话锋一转,表示说:

  “如果想要顺利拿到深港工程的承包权,必须要扫清前面的障碍,而这头一个障碍就是深港工程的副总指挥成杰奎。

  因为成杰奎背后有市委书记朱家友撑腰,万一他硬是要把工程给茅家涛做,自己一个代理市长恐怕也没什么好办法。”

  赵德才这句话算是说到王家新心坎上了,他早就看茅家涛不顺眼,更是对成杰奎把工程交给茅家涛做心里非常不满,这下听赵德才说起此事,立马问他:

  “赵市长有办法对付成杰奎?”dudu2;

  赵德才说:

  “我好歹在定城市工作多年,成杰奎的把柄怎会没有?但是两位也知道,有些事情千丝万缕,并不是有证据就一定能扳倒某个官员的。”

  王家新立马表示:

  “赵市长请放心,省里需要打招呼的事情尽管直说,至于定城市,余局长到底是公安局长,有什么用得着的也尽管开口。”

  赵德才这个老狐狸原本头脑灵活,就算王家新和余局长两人加一块也未必转的过他,何况此次又是打着帮王家新争取深港项目的由头铲除异己。

  当时,无论是王家新还是余局长都丝毫没有怀疑他一番话的动机,只当他还真是一心一意为了王家新承包深港项目扫清障碍。

  两人却不知,赵德才之所以积极筹谋此事,最重要的原因是对朱家友一干人等在本地树大根深的实力颇多忌讳,利用成杰奎这条线扳倒朱家友一直是他谋划已久的事。

  他心里的打算是,朱家友出事后,哪怕是省里再指派一位市委书记过来,仗着自己在定城市地头蛇的身份,架空新来的市委书记易如反掌,到那时,定城就是自己说一不二的地盘。

  王家新和余局长自然对赵德才的计划全力支持,这也就有了后来有人举报成杰奎一事。

  只是连赵德才都没料到朱家友居然会唆使成杰奎逃走躲避纪委追查?眼看一击未成,居然还不能把朱家友击落下马?

  赵德才眼珠子一转,索性又生一计,直接从港口公司内部账目动手,趁其不备让市公安局的警察去抄了港口公司,总算是利用港口公司案件把朱家友拉下马。

  赵德才心里明白,官场没有秘密,自己在背地里对成杰奎,朱家友等人下黑手的事情早晚传到两人背后的靠山胡副省长耳朵里。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破釜沉舟无论如何要利用港口公司走私一案把胡副省长在定城市的一支人马全都连根拔掉,若胡副省长成了没牙的老虎,还有什么可怕的?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dudu3;

  赵德才此次出招关键赢在出其不意,直到朱家友被捕,依旧只有小范围消息灵通人士知晓此事原来是他在背后谋篇布局,大多数人仍然把怀疑目标锁定在跟胡副省长往日有怨的陈大龙身上。

  不得不承认赵德才这一招连环计用的的确相当漂亮,就连王家新和余局长当着赵德才的面说起此事也竖起大拇指夸赞赵市长实在是高明!

  眼下,定城市的局面终于达到他想要的情形,市委秘书长成杰奎失踪,港口公司被一锅端,董事长徐匡忠被抓,市委书记朱家友被纪委双规。

  偌大的定城市,代理市长赵德才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市委和市政府工作掌舵者!

  按照王家新提出的要求,他接下来要干的一件事便是把已经在深港项目中抢得先机的建筑商茅家涛合理合法的赶出深港项目。

  这件事对赵德才来说,实在是易如反掌。

  茅家涛的工程原本就没经过正规的项目招投标程序,工程是原工程副总指挥成杰奎私下许诺答应的,工程款是朱书记挪用职工工资支付的,这样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工程,只消让底下人随便举报给任何监管部门,立马让三无工程停工。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尤其是官场的一些秘密,原本就是隔墙有耳,赵德才干下的那些勾当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不过是大多数人一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要对方没触犯到自己的利益便对诸多事情采取置若罔闻的态度。

  这天晚上,陈大龙刚结束一个饭局,正准备回去休息,接到久未联系的周三老板电话,周三问他:

  “陈书记,你在哪?我有要紧事想跟你面谈。”

  陈大龙听了这话,心里不禁有些犹豫,最近定城市的政治局面实在是太敏感了,赵德才绞尽脑汁赶走了成杰奎,陷害了朱家友,整个定城市大部分领导干部一窝蜂拜倒在他的门下。

  听说这阵子赵德才的市长办公室门口每天川流不息人来人往,全都是个部门一把手主动去找他“汇报工作”。

  良禽择木而栖,这是混官场的老理,前一阵还跟赵德才常来常往的陈大龙这会子却主动疏远这位炙手可热的赵市长。

  陈大龙从心底里看不上赵德才对付朱家友的那些手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