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重启1996 > 第三十九章卑微链
  “啊,骡子你在啊!”齐寒被悄无声息从赵一帆身后冒出来的罗启先吓了一跳,言语中带着嗔怪。

  赵一帆可管不了那么多,人生从来不是对等的赌局,也许你爱他,他爱她,她又爱上别人,爱对方远胜对方爱自己的人,爱对方如同对方爱自己那么重的人,视对方如草芥的人。

  三种人,老罗大抵就是第一种,齐寒则是第二种,赵一帆的话,以前是第一种和第二种之间,现在嘛,则是第三种。

  老罗那般如果所爱的人没有多少向往的话,说不定就能抱得美人归,可惜齐寒的目光从来不在他身上。

  “好了,好了,小寒,赶快收拾好东西,要出发了!”赵一帆伸出手在中间挥了挥,打断这尬聊的诡异氛围。

  “你这是把我当小孩子,哼!偷看我隐私,还想让我听你的?做梦!”齐寒这才想起还有一茬账没算,趁机发作了出来。

  “小寒,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听话!”赵一帆突然觉得可能是自己的说话方式有问题,这种下意识的教训小孩子的方式很容易引起逆反心理。

  僵持了好一会,门前的这一小块地方陷入平静。

  罗启先本来有些难过的扭过了头自怨自艾,发现气氛凝滞,回过头去看,却发现齐寒使劲地对他使眼色,自然不是那种“你懂的!”,“约吗?”之类的暧昧眼色,而是趁着赵一帆不注意之际,恶狠狠地瞪向他,虽然女孩的蛮横在他看来,也很漂亮,但是……

  你给我走开,碍事了!

  他大概能读的出来,这么明显的嫌弃再感受不出来,就算是去当和尚都收不到香火钱了!

  赵一帆,你可别让我找到机会,不然我老罗要狠狠揍你一顿,以出我心头之气。

  “你们好好聊啊!我去看看车子。”此刻的老罗的内心是流血的,老子好歹也是个富翁,社会地位不低,怎么就在这儿卑微成了这种败犬。

  可无奈的是面前这一男一女可都不是缺钱的主,赵一帆就不多说了,大笔存款,兄长前途无量,还有一帮长辈,想做点生意都有人送钱。齐寒则是正儿八经的二代,虽然没落了,不过富贵几代完全没问题,要不是任性和家里闹翻了,也不至于住到这里。

  罗启先一走,两人都停止了言语,互相对视,至于想什么都是一清二楚,无非就是女孩想着怎么让这个不感兴趣的家伙半推半就地接受自己。

  赵一帆则是觉得麻烦,他宁愿回去后买台电脑,从此闭关写代码,抄歌,对于这种追求起来麻烦,追上手之后更麻烦的小妞,他,他……

  好吧,赵一帆自己也承认,自己确实是口嫌体正直,前世今生都没谈过一场正儿八经的恋爱,现在可不得得劲浪!

  “要不咱们进去谈?”虽然还在问,但是女孩已经拽着赵一帆的胳膊往屋子里走,走到床边,看到门还没有关,快走几步,“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混蛋!”罗启先一拳打在车库的墙壁上,这关门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这住所本来就不大,他知道,这是那个口口声声说自己不再爱她的家伙又变卦了。

  是啊,是啊!这才正常,自己还心存什么侥幸,一帆,千万别让我抓到你做出什么对不起小寒的事情啊!一辈子好好对她吧!

  赵一帆对于这一切依旧一无所知,他虽然了解罗启先的感情,但是不理解为什么有人会爱的这么深,就像齐寒莫名其妙的感情一样,对于他来说,免费的超值大餐,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没坏处。

  如果打个比方,他就像《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里的被爱慕而欣然享受不自知的家伙,当然有很多变化,但是这种爱情中地位的落差是是确实存在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赵一帆看着火速关上门,之后却突然变得婆婆妈妈的女孩,脑海中不断考虑着各种可能性,“你不会是伪造了病历,怕被揭穿不想去吧?没事,就当是定期体检!”

  “才不是,你要相信我!”齐寒甩着简单扎好的双马尾,极力否定道,“我只是想问问你,是不是因为……”女孩的声音越来越低。

  “你是说同情吗?”赵一帆笑了笑,他确实是这么想的,同情加上前身的爱慕,内心有一部分达成了共识,自然就接受了,“对啊,不过也不错嘛!有个女孩想要把最后也是最初的爱慕给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说出这段话赵一帆就有些后悔了,这特么立了作大死的flag了,装逼一时爽,早晚火葬场啊!答应得太爽快了……

  齐寒一听,立马从靠着的门飞奔过来,双手举高高,“太好了,一帆!”

  “你要干吗?啊~”赵一帆被飞奔过来的女孩一下子冲撞到了床上,而且当了女孩的垫子。

  “好重啊!赶快起来,快起来!”赵一帆想要挣扎起身,却被齐寒用四肢锁得死死的,悲哀啊!以后一定要健身,连个女人都比不过。

  “我不,人家摔倒了,要亲亲才能起来!”女孩不断眨着晶莹的眼睛,盯着赵一帆,期待着他的行动。

  “不要胡闹,关系进展还没那么快呢?”赵一帆越发后悔了,这女孩是想恋爱想疯了,恨不得明天死掉的话,就把明天以后的爱意全部爆发出来。

  “不,你不是都答应做人家男朋友了吗?连亲一下我都不愿意?”女孩依旧一副死不放手的样子,甚至还撅起了粉嫩嫩的嘴唇凑到赵一帆的嘴边。

  齐寒等到了很久,终于嘴唇上感受到一点蜻蜓点水的触感,虽然很轻微,但是毫无疑问,那是男友的嘴唇。

  女孩嘿嘿笑了起来,睁着眼温柔地看着赵一帆,他这种倔强的人只要愿意亲自己,就代表接受了自己,没想到经历了这么多波折,还是成功了。

  “傻姑娘,亲一口就亲傻了,还不快起来,我快被压死了?”赵一帆无力吐槽,这都是什么事情啊!

  怎么感觉自己肯定被坑了,螳螂,蝉,黄雀,他可以肯定自己不会是黄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