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谢郎走江湖 > 第七章时隔多年的再修行
  因为父母长期出差,家离学校又远,所以谢钦提议在学校附近租个房子,父母就给找了个学生公寓。

  虽然是自己提议,但父母这种放养态度还是让谢钦感慨,真是亲生的。

  爬到五楼,一个戴眼镜的斯文男生给谢钦开了门,一见他就愣了一下。

  “你是谢钦吧?”男生问。

  ……?!

  谢钦也愣住了,这张脸没印象。

  “我叫陶笺,也是一年四的。”男生笑笑。

  这么巧!谢钦有些诧异,但随即想到了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男生笑而不语。

  铃声公放!谢钦眼前一黑,我果然出名了!

  合租屋东西朝向,两室四床。

  两人来到客厅,一人正坐在沙发上玩电脑,抬手跟谢钦打招呼:“哟,晚上好。”笑容亲切。

  “晚上好,”谢钦点点头,这位大概是住南屋的另一个室友,“怎么称呼?”

  “我叫陈同方,菁华同方的同方。”

  “这位也就比你早来一会儿。”陶笺对谢钦说,“话说回来,你今天怎么没去学校?”

  “啊……那个……结婚,对,表哥结婚。”

  谢钦终于知道自己编瞎话的水平有多捉急了,为防陶笺追问,他马上去问陈同方:“你呢?你这两天去哪了?”

  “网吧。”陈同方的回答很简短。

  谢钦见他脸上俩浓浓的黑眼圈,心说原来如此,是个过美国时间的……等会儿?

  “我说,你参加开学典礼了么?”

  陈同方从电脑上转移视线,诧异地看着谢钦。

  “当然了,不去报道我以后怎么上学啊!”

  原来你知道啊,谢钦心说,就听陈同方又道:“我是报完道才去的网吧。”

  ……这话听着怎么迷之气人呢?

  这时北屋走出一人来。

  “新室友来了?”

  “嗯,还是同校呢。”陶笺应道。

  “真巧啊。”那人笑道。

  谢钦抬头一看……

  咿——!他一下靠到了沙发背上,好凶的眼神!

  这家伙是不是跟赵大虎他们一伙的!这个想法冒了出来。

  谢钦警惕起来,随时准备一言不合拔腿就跑。

  凶狠眼向他露出微笑。

  是魔鬼的微笑!是魔鬼的微笑!

  谢钦的拖鞋在光滑的地上摩擦。

  “我叫周铸,是六班的。”凶狠眼伸出手来。

  以后要跟这样的家伙住一个屋啊……谢钦犹豫了一下才回握。

  “谢钦,钦定的钦。”

  九月三日清晨,谢钦早早出了门。

  天空是亮堂堂的浅蓝色,东方微微泛着红。

  早霞不出门这话还真是没说错,谢钦心想,深吸一口新鲜的空气。

  青年广场上人不少,有遛狗的,有打太极的,还有啪啪啪抽陀螺的。

  祖家爷孙俩正在看人写字。写字的老人汗衫长裤,右手拿一杆海绵笔,甚粗,有一臂长。脚边放着水桶,老人一边蘸里面的水,一边在地上写,方正的石板上一格一字。

  谢钦走近了,就见那水字工整遒劲,写的是李白的《将进酒》,现在正好写到“人生得意须尽欢”。

  爷孙俩跟谢钦打个招呼,待老人写完“唯见长江天际流”,祖老头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人一脸茫然地看过来,祖老头指指逐渐风干的字迹,微笑着说:“朋友,你的字过于严谨了,私以为更适合杜子美的诗作,至于这李太白的《将进酒》,还是张伯高*的狂草那种汪洋恣肆的感觉更对。”

  (张旭,字伯高,生卒年不详,唐代书法家,以草书著名。)

  一旁的谢钦听得云里雾里,杜子美和李太白他还知道是杜甫李白,张伯高是谁啊?没想到老爷子还对书法有研究。

  那个老人若有所悟,肃然拱手道:“多谢兄台指教,某感激不尽。”

  祖老头回礼:“指教不敢当,愚见而已。”转身对谢钦说,“我们走吧。”

  往秋实山走的路上,谢钦好奇地问:“老爷子,您还对书法有研究?”

  “看得多,写得少,不过兴趣还是有的,”祖老头微微一笑,“我以前练过柳公权*的楷书和王羲之的行书,不过时间都不长,我又不用功,所以无论楷书行书,都是一瓶不满,半瓶晃荡。”

  (柳公权,字诚悬,唐代书法家,以楷体著称,与颜真卿齐名,有“颜筋柳骨”之美名。)

  “哦……”谢钦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问,“那位老爷爷,他会功夫么?”

  祖老头摇了摇头:“他就是一普通人而已。”

  谢钦又问:“那些打太极拳的呢?”

  “纠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