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仙逆光与影的传说 > 第一章最后最初的回首
  太古神境,那圆形的大地上正中心的位置,那座飘着七彩雪花的山上,有两个人影.

  那是该死的王林与李慕婉,他们站在那里,轻声着说着本宫听不到的轻声细雨.

  他眼里充满着本宫千年以来不曾见过的柔和,这名痴情的男子神色内的温柔只为她而绽开吗?也是呢,这一幕,他等了很久很久,等了数千年,终于实现了.

  本宫也是,等这一刻很久了,那飘落的七彩的雪仿佛就打在自己披散的苍白秀发上,冷冰冰的,还是温暖的。本宫冰冷的脸上满是泪水,是喜极而泣,还是因为内心深处的悲伤,数千年来的最后执念。

  谁知道呢。无边无际的杀气在她内心不断涌现。

  他拉着她的手,在她苏醒后,他就从未放开,是怕一旦放开就再也找不到吗?哈哈!哈哈!也是呢,也许他的直觉真的很惊人。

  两人的身影渐渐的向前走去,他们拉着彼此的手踏上那座踏天之桥,向着桥的尽头一步步走去。

  唉!真令人羡慕,曾几何时本宫梦里也有着这样单纯的念想,一辈子也不想放开。

  哦!到尽头了吗?他脚步明显的顿了一下,左手抬起,向着身后那大地一挥。

  是发现本宫?不,没那么简单就被发现。这一挥之下,三道长虹凭空出现,直奔这大地而起。

  定界罗盘!天逆珠!看来那器灵真是没用,连杀死他都做不到.废物.片刻他身后变得一片虚无,这就是答案吗?女子喃喃自语,神色也露出复杂。

  随后两人走入那桥的尽头,消失在那虚无中。本宫也随他们而去吧。话没落音,当她那虚无缥缈的身影没入其中,那桥也渐渐地化为晶光,散开后,与那里的虚无融合,消失不见。

  循着他的气息,从虚无中走出。睁开眼,那是一个如同世外桃源的地方。不知时间过来多久,没有看见王林的踪迹,想来自己是在那空间中待得太久,他人已经走了。

  哦!前面远处有一座亭榭,那里坐着一个低头看着桌上棋盘,身穿灰袍满头灰发的人,背后站着如同仆从的人,凌天候?女子有些惊奇。

  远处那仆从仿佛听到她的低语,看着眼前的虚无,脸上露出笑容。

  “是,也不是,贵客既然来了那就聊聊吧。”说话的是那灰衣人,他抬起头含笑着看着远处空无一物的地方说道,同时手中的黑色棋子猛然放下敲击着棋盘发出清脆的声音。

  …一阵沉默过后。

  “哦,能看穿本宫的功法。看来你们也不赖。”灰衣人身前不远处空间波动,紧随着一阵剧烈震荡,在那虚无中慢慢走出一个妖艳的身影,那是穿着一袭不明黑色丝质长袍有着一头绚丽白发一脸冷漠的女子。那女子语气如同她异常冰冷的脸色一样冷淡,她就那样默默地站在那里,王林曾经站过的地方,用平静的如看死人般的眼神看着那灰袍人。

  “在这逆尘界,没有什么能瞒得住我们。”那灰衣人不为所动继续微笑说道,这是他许久以来短短时间内连着两次露出微笑。前有王林,后有这位女子。

  “该来的总会来的。”此刻他的手依旧按着那颗黑色的棋子。

  “哈哈!哈哈!那你应该知道本宫是来做什么的咯!”黑衣女子看着他一脸的平静,突然狂笑起来。下一刻,在刹那间出现在他的面前,长袍里露出漆黑发亮的一节纤纤玉手,灰衣人只见如墨的玉手一挥,黑气一闪,那石桌石椅连同上面的棋盘瞬间化为粉尘消失在虚无中,唯独留下那颗黑子。

  “那混蛋和那女人的气息真是有够讨厌。”做完这一切,女子稍稍皱起秀眉自顾自厌恶地说着,随后纤手再次一挥,一把黑色不知名骷髅做成的椅子凭空出现。

  “想不到,踏天之人又多了一个,天道漫漫,上天要我做的事情以完成,接下来想来不是我等能够参悟地透的。”灰衣人再次摇了摇头,看了女子一眼,他按住旋转在空中的黑子慢慢闭上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打算抵抗吗?”女子全身散发着诡异的黑色气息,她旁若无人的拉起那把骷髅椅子在他面前翘着长腿坐了下来,她有些好奇一脸玩味的看着对方。

  真是有趣的人,在自己的面前居然还那么平静,多少年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了。嗯,大概有五百年了吧。真是有够长。

  白发苍苍,历尽数千年终于走到这里,她的手再次一挥,石桌再次出现,上面也摆着一副残局,黑白棋子凭空出现坐落在棋盘上,黑子杀气腾腾把白子包围的水泄不通,棋面上一切已成定局,只要一枚黑子再次落下。

  “算了,该你下了,守护者。”望着那副熟悉的脸,和记忆里一模一样,女子叹了一口气,好歹对面也是认识许久的熟人,本宫就给他点面子。

  “想来你也和王林下过了,那是他的,现在是我的。”

  “你所想要的是什么。”沉默片刻,那灰衣人睁开眼睛含笑开口。

  “成为那仙界至高无上的的帝王。”那女子也眯着眼睛跟着他笑了笑,口吐香甜的气息缓缓回答,黑色的瞳孔里燃烧着炙热光芒。

  真是深不见底的漆黑,她到底毁灭了多少,经历了许多。

  “是吗?成为帝王以后呢?”灰衣人左手抬起,把那颗黑子放在棋盘的某处,棋盘再次骤然一变,这次不是化为两子,而是变得一片空白。

  “那当然是统治世间万物,当然其中也包括他王林。”黑袍女子霸气十足的回答,刹那她展露出万物臣服的庞大气息。

  “明白了吗?”她讥笑着盯着他,自己要杀他就像捏死蚂蚁一样,简单。

  “…明白了。”灰衣人轻叹一声,点了点头。

  “如果他不愿意臣服?你要杀了他吗?”

  “那是当然。”女子抬头望着虚无的头顶,顶上一片虚无。“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你杀得了他吗?你舍得杀他吗?”他也跟着她看向天空,那里什么都没有。

  “没试过怎么知道。一切都尽在本宫掌握之中。”她脸上露出凶恶至极的笑容。

  “那个女人是你的人吗?”他看也不看对方一眼继续问道。

  “死到临头了还问东问西。义父,您还是老样子。”

  “我是你义父吗?”灰衣人一脸奇怪的看着她,双眼一闪,露出一丝明悟的古怪笑容。

  “是,也不是。”

  “那我是不是不用死了。”他脸上露出一丝暖意,这样的对答好像在什么地方出现过,自己记不清了。

  “那是不可能的事。您没发现,黑气已经开始环绕着您老了。”女子仿佛面对亲人撒娇的少女般露出甜甜的微笑,在她心里这一刻她不是暗魔宫的宫主,也不是杀人如麻的魔头,更不是阴暗世界的帝王。她只是义父膝下的风儿。

  灰衣人这才发觉,他们两人有了一种大祸临头的之感。悄然而起黑气不知何时把他们团团围住,此刻它在不断翻滚。他身后的仆从试探性的伸手一挥,黑色散去一部分,又骤然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再次围住他们。

  越是驱散,黑气越是纠缠,片刻就爬到他们的颈部死死勒住。

  “你已经即将到达仙境吗?”

  “是的,在这里杀了你,然后出去杀掉王林他们,我就能超凡脱俗成为仙帝,世间万物敬仰的女帝。”

  “义父,趁着还有些时间,要听听你最疼爱的黑凤的故事吗。”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恒岳派山脚下一个姿色普通的少女说起。”

  “仙人门派,那个时候本宫真的很懵懂。”就这样,在女子严肃的回忆下,她的故事就这样缓缓向人道来,向着和他有着相同模样,一直指引她道路的最重要的人诉述着她影子的故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