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我本飞扬 > 第210章柴半仙
  一大盘芝麻翅中翅,多半是神仙妹妹干掉的,燕帅哥光顾着傻看了,完全没有从这个颠覆的冲击中回过神来,被公孙兰一再催促,才勉强吃了点东西,临了还不忘感叹一句。

  “真是女大十八变……”

  “咳咳……”

  正在吃鸡翅的公孙兰差点呛着,赶紧端起面前的茶水喝了两口,竟然和卫无双一样,发出“咕咕”的声音,看样子,今儿晚上,公孙大小姐是下定决心,不顾形象了。

  “哎,你……你再这样,王老师会打死你的……”

  公孙兰边说边笑,总算还顾忌着这里是大庭广众之下,没有笑得太放肆。

  所谓王老师,乃是燕飞扬的语文老师。

  王老师要是知道自己的得意弟子,在这里乱用俗语,只怕真的会气得吐血。

  “吃吧吃吧,快吃快吃,你甭管我啊,今儿我要吃个够!”

  公孙兰笑了一阵,又拿起芝麻翅中翅继续大嚼。

  燕飞扬只得承认,自己真的还太嫩,看不懂女人。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燕帅哥倒是多吃了点东西。反正看不懂,就不去琢磨了。但是,在快要吃完的时候,燕飞扬又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看着满桌的鸡骨头,燕飞扬忽然笑着说道:“卫警官也喜欢这样吃东西。”

  公孙兰瞥他一眼,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悠悠地说道:“燕飞扬,教你一点经验啊……”

  “好好……”

  燕飞扬连忙竖起耳朵。

  公孙兰看着他。似笑非笑地说道:“在一个女人面前,千万别聊另外一个女人。你看我吃东西。心里想的是卫无双,你觉得我会很高兴吗?”

  好像是这个道理。

  燕飞扬不由得搔了搔头。笨笨地问道:“可是,如果是你主动提出来的?”

  “那你也还是不能说。我主动提出来是我的事,你一接口,那就是态度问题了,明白吗?”

  吃饱了鸡翅膀的公孙大小姐,恢复了孙老师的范,微笑着说道,还带上了一点矜持。

  燕飞扬只好认输。

  这么艰深的道理,比命理相学复杂得多了。

  但是很显然。公孙兰今天是打算将八卦进行到底,忽然凑了过来,几乎就和他鼻子碰鼻子,眼睛对眼睛,嘴角露出一丝促狭的笑容。

  “哎,问你个问题,我好看还是卫无双好看?”

  燕飞扬先是脸一红,期期艾艾半晌,忽然向服务员招了招手。说道:“服务员,我们要的削面,怎么还没上来?”

  公孙兰嘻嘻一笑,身子往后一靠。又回复了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说道:“算你及格了。”

  燕飞扬便向着公孙兰抱拳一拱手。

  求放过!

  他突然发现,女人。不管是什么女人,一旦八卦起来。就是无敌的!

  这顿饭吃得燕飞扬愁眉苦脸,公孙兰则是艳若桃花。

  从饭店出来。公孙兰意犹未尽,像是很随意地拉住了燕飞扬的手,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去。他们来的是英石县城的最繁华热闹的小吃一条街,这种地方,总是充斥着三教九流,各色人等。

  慢慢转悠着,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一个广场。

  前边不远处就是火车站。

  很多县城的车站附近,都会有广场,大小不同。

  二零零一年那会,广场舞还没有兴起,但广场上也同样热闹非凡,有散步的,有谈情说爱的,有挑担叫卖的,甚至还有放风筝的。

  这大晚上的,也不知道风筝放上去,看不看得见。

  估摸着就是个新手,基本也不大可能放得上去的那种。

  广场一角,有好几个摊子,是看相卜卦,算命合八字的,吆喝着生意。

  “哎,两位请留步……我看两位的面相都很不简单,我给你们算一卦吧?”

  公孙兰和燕飞扬本是随便走走,不料就有人冲着他们吆喝起来。

  两人循声望去,却只见是一个卦摊,招牌上写着八个大字——铁口直断,千金不易。其下则写着“柴半仙”三字。

  仔细一看,这位柴半仙约莫五十岁左右,长相倒是和电影电视上那些半仙一般模样,尖嘴猴腮,颌下三绺老鼠须,一张焦黄面皮,两颗浑浊的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似乎随时随地都在想辙。

  通常来说,遇到这样的“相师”,无论燕飞扬还是公孙兰,都是一笑置之。

  不过这一回,两人却似乎真的来了游兴,居然同时停住了脚步,在他的卦摊前坐了下来。

  “先生,你老家是哪里的?”

  不待柴半仙开口,燕飞扬已经先问了,让公孙兰吃惊的是,竟然就已经带上了英石口音。难道他以前来过英石县?似乎是有些不可能。但要说这么短短一两个小时,就学会了英石县的土话,那就更加令人难以置信了。

  眼见公孙兰惊讶,燕飞扬就笑着说道:“我这是学李无归的,他比我还厉害。”

  公孙兰不禁哑然失笑。

  李无归是下五门聂家的传承,聂家最强的绝技,就是妙手空空。想要偷遍天下,首要就是融入环境,而融入环境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语言。

  如果每到一个地方,都能以那个地方的方言与人交谈,那么不知不觉间,就能得到许多意想不到的线索,隐藏起身份来,也更加得心应手。

  燕飞扬和他朝夕相处,竟然也学会了这样本事。

  柴半仙也愣怔了一下,才说道:“我是柴家峪乡的,怎么,小伙子你认识我?”

  燕飞扬就和公孙兰对视了一眼,俱皆微微颔首。

  柴家峪乡就是高先生的祖籍所在地,双山岭是柴家峪的一个行政村。

  “双山岭村?”

  燕飞扬又问了一句。

  柴半仙更加惊异了,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他实在想不起来,这小伙子是哪家亲戚的孩子?

  公孙兰微笑说道:“你别管这个,不是说我们俩面相奇特吗?来,给相相命吧。先说好了,算得不准,不给钱。”

  柴半仙顿时就来了精神,一般来说,讲这种话的都是有钱的主,甭管算得准不准,最终都会给钱的。柴半仙江湖上混了那么久,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这个当然这个当然,两位放心,我老柴在这里看相算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附近的人都认识我,知道我是个实诚人,只说实在话。要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两位的,还请多多原谅。”

  “没关系,说吧。”

  公孙兰的笑容很甜美,饶是柴半仙岁数不小,也还是被晃了一下。

  “首先,我老柴要恭喜两位了,两位简直就是天作之合,天造一对,地设一双啊……”

  柴半仙说着,就满脸笑容,向两人连连拱手。

  燕飞扬顿时目瞪口呆。

  他也知道这些摆卦摊的家伙不靠谱,尽胡说八道骗人,但没想到这个柴半仙特别不靠谱,一上来就说这样的话。

  公孙兰瞥他一眼,又望向柴半仙,笑盈盈地说道:“先生,这个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柴半仙容色一正,严肃地说道:“这个很简单啊,你们脸上的夫妻宫那么明显。你看,你的夫妻宫在这里,这样的形状;他的夫妻宫在这里,这样的形状。完全吻合。脸上的夫妻宫这样相像,你们将来不成夫妻,谁成夫妻?”

  “到时候别忘了请我喝喜酒啊……”

  柴半仙又变得笑哈哈的。

  扯!

  燕飞扬轻轻摇摇头,也懒得驳斥他,随意往公孙兰脸上一瞥,却忽然愣怔了一下。这柴半仙貌似还真没有胡扯,公孙兰脸上的夫妻宫,形状和他脸上的夫妻宫形状是真的十分相似。

  所谓夫妻宫,是指眉毛远端到太阳穴这一段。

  在常人眼里,这一段的形状几乎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特别。但在相师眼里,自然大有不同。主要是纹路。他俩夫妻宫纹路,却是很相似。

  在此之前,燕飞扬从来都没有去关注过公孙兰夫妻宫纹路的走向。

  身为一个学生,去关注老师的夫妻宫,明显是不对的。

  而且,公孙兰的面相在他眼里是一片模糊,最开始是以为公孙兰无相可看。所谓的无相可看,其实就是很寻常很普通的意思,并不是完全没有相。纵算公孙兰长得如此漂亮,到底也只是个普通人。

  后来知道了公孙兰四脉相师的身份,燕飞扬才意识到,其实这是相师自然带有的天机遮蔽之力。通常来说,修为越高的相师,天机遮蔽之力越强。他目前是三脉相士,公孙兰是四脉相师,所以公孙兰在他眼里,就是无相之人。

  至于他的面相,能被公孙兰窥探多少,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老爷子早就给他下了禁制,禁止任何相师窥探他的相理。想要勘破老爷子的禁制之力,除非等阶更在老爷子之上。

  但燕飞扬相信,这种可能性真的很小很小。

  虽然他不知道老爷子到底是几脉的相师,但能够将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培养成三脉相士的人,在相术上的造诣,必定非同小可。

  俗话都说,名师出高徒。

  没有老爷子这样的名师,哪怕燕飞扬天赋再高,也绝对很难年纪轻轻就取得这样的成就。

  三脉术士,在江湖中,已经是大多数门派和世家最主要的骨干力量了。

  不管那个门派还是世家,四脉以上的术师,都是少数。

  ps:4800票加更!(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