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玄武裂天 > 第七百一十七章老夫就是规矩!
  &;&;小燕儿,你像是早料到会是这个结果了?老祖一脸抽搐地出声道,眼中的惊色尚未消散别说你毫不知情,绝对是在哄鬼!

  这个……算是吧!紫燕点点头那小魔女之前不是说了,一只蝼蚁……

  啪啪啪……

  寂静的埸面只持续了片刻,便被一阵雷鸣般的掌打破,因为飞霞城的强势一直压迫得人不敢升起抗衡之心,然而,眼前的一幕,像是在告诉人们一个不争的事实,给予了这些大人物们极深的震撼,振奋,云岚城不可欺,不可辱!这也正是陆随风此举的良苦用心,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雅文言情.r

  这一幕同样出乎慕容惊鸿的预料,自己派上去的人有多少斤量,绝不是对方可以掂量的,殊不知,居然会被一个弱弱的姑娘,在一招之间打得如此狼狈不堪,让飞霞城一方的人感到无边的愤怒和耻辱。

  然而,就在此时,深坑中的那位青衫男子,迅速止住了身上不断流血的伤口,望着正欲转身离去的古蓝星,眼眸中闪过一抹狰狞怨毒的光芒。

  嗖!他的双掌猛地一下按在地面,整个人瞬间腾身飞掠而起,化作一道淡金色的流光,直朝着古蓝星的背影奔掠而去,手中的长剑同时无声无息的递出,宛如毒蛇吐蕊,以一种诡异到极致的角度,电闪绽射……

  这突如其来的惊变,令台下的无数人顿时惊哗出声,只不过,这一切来得太快了,这极度卑劣无耻的行径,还没等人出声提醒,杀气铮铮的剑锋已无限贴近古蓝星的背部。

  噗嗤!

  在所有人骇然的目光中,一道金色的剑芒已精准地刺中古蓝星的后背心,并且毫无阻碍的生生穿透,带着一蓬鲜血飞洒。

  啊……所有人都是一声惊呼,之前还那么强悍的小姑娘,怎就会这般轻易的死了?

  殷红的血珠在空中飘洒,但古蓝星的身影却没有倒下,而是肉眼可见的逐渐模糊了起来,随之缓缓的消散开来。

  残像?

  见到这一幕,青衫男子露出无比的惊愕之色,身体也迅速作出反应,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对方下一瞬会现在什么方位,所以,他的身形在以字形的状态闪退,目光同时警惕的四下观望。

  前方的不远处,一道淡黄色的人影缓缓显现出来,眼眸同时涌满了冰冷的目光,静静地凝视着那位青衫男子,这种冷浸入骨的眼神,通常都是针对必死之人。

  这道人影正是堪堪躲过一劫的古蓝星,但她左臂的衣衫已经裂开,露出一道浅浅的剑痕,血倒是很快的止住了。

  有战斗搏杀就会流血,她却是本不该受伤流血,然而她的确是受伤了,不需为自己寻找一堆理由,总之,是临埸战斗经验太浅,心更软,对手只是被击倒而已,并沒失去战斗力,怎可如此掉以轻心,这一剑算是换了一个血的教训,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

  古蓝星之前的确不忍心一出手就要了对方的命,却因此让自己险些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如不是她的修为境界比对方高出太多,就不是划伤手臂那么简单了。

  台下响起一片压抑的惊呼,都在为之前的一幕而震颤,所有人的脸上都是难以掩饰的怒色,青衫男子的这种令人不耻的行径,更让人看清飞霞城的丑恶面目。

  台上的古蓝星,脸上布满了霜冻般的肃杀之色,青色的木系灵力在伤口处流转,迅速的愈合如初,一双清澈的眼眸却是杀意蕩漾。

  这条命,是你自己甘愿送来的,怨不得人了。语音轻柔的传入青衫男子的耳中,还未及消化这句话的意思,古蓝星手中的万木灵杖已再度的高高举起,一股惊人威压瞬间弥漫开来,万木灵杖的头部骤然绽放出一蓬眩目的光华,一道恍若接连天地的青色藤蔓……

  唰唰唰!

  随着青色藤蔓的高速运动,四周的空气荡漾出道道涟漪波纹,藤蔓所经之处,眼前的虚空都像是被撕裂,破碎。

  这一刻,古蓝星严然似若一尊执掌生命的女神,肃穆而圣洁,不带一絲烟火气的俯视着那位青衫男子,令人禁不住生岀一种渺若蝼蚁的感觉,一种比死还可怕的恐惧在心中迅速地蔓延。

  啊!这种比死亡还可怕的恐惧,让青衫男子癫狂的咆哮嘶吼出声,满头长发一下飞散开来,一双眼眸同时变成了一片淡金的颜色,空气的金系元素像疯了一般的狂涌入他的体内。

  噗嗤……青衫男子身上刚止住血的数十道伤口,又一下子迸裂开了,无数的鲜血喷溅而出,却是浑然不觉,金色的元素在身体的经脉中飞快的游走,刺激着体内的一个个穴位,引发出潜在的恐怖力量,无比狰狞的状态显示出这搏命一击,势必将石破天惊。

  金之湮灭!

  千百道金色流光在青衫男子的体表不断地环绕游走,呼吸之间,他的整个人骇然化成了一道金色的剑体,闪射着太阳般炽亮的光芒。

  想要我的命,那就玉石俱焚!青衫男子神情疯狂,金色的眼瞳中密佈血絲,狰狞的咆哮声中,一道高达十丈的金色剑体,如同接天之柱般的轰然斩落。

  轰!金色剑体所经之处,虚空尽皆崩碎,现出了絲絲空间裂纹,随即与青色藤蔓无可避免的重重撞击在一击。

  哼!螳臀挡车,垂死挣扎而己,没人救得了你的命!古蓝星冷漠的语音,像是在宣判一个死囚的命运,手中的万木灵杖同时微微朝前一送,原本水桶粗的藤蔓一下暴长了数倍。

  空气中顿时传出了一阵噼里啪啦,势如破竹般的声响,漫空尽是金光破碎的点点星火。

  青色藤蔓卷曲地缠绕着巨大的金色剑体,令其悬在空中难以移动分毫,且在不断的向内收缩挤压,肉眼清晰可见金色剑体上现出无数龟裂痕纹,随即宛如脆弱的玻璃一般,节节碎裂开来,点点金光明灭,消散殆尽。

  化解了对方玉石俱焚的搏命一击,古蓝星没有一点停手的意思,青色藤蔓横空一甩,钢鞭铁索般的朝青衫男子拦腰狂抽而去,青衫男子身在半空,根本无法闪避,却清楚的知道这青色藤蔓的可怕,一旦被击中,绝对的尸骨无存。

  住手!

  青衫男子绝望的瞬间,响起一道惊怒的吼声,同时出现一道土黄色的流光,像是划破天际的流星一般,闪电射向台上,人未落地,一蓬如山般浑厚的土之力便一下笼罩住一方空间,生生的将那青衫男子挪移开来,躲过了必死的一击。

  黄色的流光有如陨石坠地,一个身形高大的老者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看上去六十出头,面部轮廓与那位青衫男子依稀有几分相似之处。

  父…父亲!青衫男子开口间又有血从嘴中涌出,脸上堆满了劫后余生惊恐之色。

  废物!竟然被一个小丫头虐成了这般模样,简直丢尽了飞霞城的脸!这老者的确是青衫男子的父亲,拥有乾坤境尊者的实力修为,难怪会俱有如此恐怖的速度和力量,能将自己的儿子从死神的手中强行的抢了出来。

  蓝星小姐,这里没你的事了,少爷让你退下!一道黑色的身影就像是从地底冒出的一般,突然出现在古蓝星的面前,全身上下冒着絲絲寒气,整个人有若严冬飞雪般的冷冽。

  哦!星儿大意了,肯定又让风哥哥生气了?古蓝星收起万木灵杖,一脸幽怨地出声道。

  你第一次经历这种埸面,已经做得很不错了,接下来的事交给我了。这突然出现黑色的身影是云无涯,陆随风唯恐这小魔女临埸经验不足,便让她速速退下,由云无涯来完成接下来的生死摶杀。

  阁下,别忘了这是生死武比,你如此作为只怕不符合规矩吧?云无涯待古蓝星离去后,这才冷气森森的出声斥问道。

  老夫就是规矩!老者用身体挡住口中不断涌血的青衫男子,口中怒吼咆哮,体内的黄光狂涌而出,抬臂就是一掌,直朝那刚现身的黑影,杀机凛然狠狠拍去。

  这含怒拍出的一掌,令这一方天地的土系元素瞬间暴乱了,恐怖的乾坤境威压降临,拍出的一掌沿途不断的凝聚空中的土系元素,飞速地变成了一只土黄色的巨掌,当空拍落而下。

  巨掌无声无息的拍出,四周竟然诡异地弥漫出道道奇特的波纹,波纹幅散所及之处,虚空仿佛都一下塌陷破碎开来。

  一位乾坤境尊者震怒下的一击,足可削平一座山头,云无涯却只是冷冽的撇了撇嘴,没有一点躲避的意思,迎着对方施展出的巨大掌印,直接抬手轰出一拳。

  轰!凭空生出一声惊雷炸响。

  云无涯轰出的一拳,就像是一颗石坠落湖面,拳头发出一阵轻微的颤动,巨大的掌印似若被惊扰的湖面,荡漾起道道涟漪波纹……随即不断的震颤,而后支离破碎的分裂开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