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爱嫉妒的女神与孤独的王 > 三:父子相见
  脸上露出不安的神情,朱诺慢慢地推开了半掩着的门。当察觉到房间里面的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朱诺缩了缩脖子露出了有点僵硬的笑容。

  房间不大,虽然在普通人眼中算得上是豪华,但对于看重门面的公爵家来说只能说是有些简陋。

  房间里面站着三个人,其中两个是先前看到过的管家汉斯,还有女仆长贾娜。最后一个则是带着眼镜头发有点花白的中年人。

  这个人就是自己的生父文德苏尔公爵么?不过看起来不像是身体不适的样子,正当朱诺抱着疑问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时候,迟他一步踏进房间的格尔在门口鞠了一躬。

  “老爷,朱诺少爷来到您的跟前了。”

  原本以为那个中年人会作出回应,结果他只是低下头默默向一侧退下,露出身后纯白的床被——还在正背靠在上面的人。

  图兰的目光死死盯着从门口进来的朱诺。面容了无生机,双眼深陷,脸色发白如同纸一样。那是恐怕就是自己的父亲,文德苏尔家的当家,北部重兵的所有者,贝奥索斯及其大片领土的领主,王国卡菲尔隆三大公之一图兰·文德苏尔。

  “——过来。”

  声音不大,然而中间透露这不由分说的力量。

  “……”朱诺沉默着,过了一会才从嘴角挤出声音:“……不要。”

  未曾料到对话会在刚开始的时候就直接中断。站在床边待命的管家汉斯立刻脸色发白,声音中隐藏不住颤抖地向朱诺搭话。

  “大、大人,您这是……”

  这毫无疑问会成为他的过失。毕竟他是被派去迎接对身为平民对自己一无所知的朱诺,自然也肩负着相应的事前教育责任。

  “是吗?那出去吧。”

  图兰轻轻闭上眼睛,再一次发出命令。

  没有理会这句话,朱诺依旧站在原地。

  “真是让人失望啊。亏我先前还对你抱有期待呢……贝奥索斯的屠夫,名震北域的大领主,玛洛修斯反击战的大英雄,有着诸多头衔加身,结果真人却是这幅半截入土半死不活的样子。我被告知了这么多关于你的英雄事迹,结果现在的你却如此落魄……”

  中年男人走上来试图拦在两人中间,然而被朱诺的眼神推开。

  “你这个丢人的样子实在是让我恨不起来啊,老爸。我来到这里之后,你究竟花了多少时间来粉饰你的面容好让你看起来精神好些?在战争结束的这短短三个月以来,你会落得这幅田地果然是因为悼念亡妻和爱子所致吧?”

  “出去。”

  “明明压根没思念过我和老妈呢,最后却不得不把我找回来——你是有多舍不得文德苏尔家的血脉被终结一事啊?”

  “——出去。”

  “当然。”

  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朱诺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只留下沉默笼罩房间。

  图兰看了一眼四周的人。

  “出去——格尔,你留下来。”

  “等等,公爵阁下。您现在的身体状况我认为有必要尽早休息,以防万一作为医生我也应该留……”

  “出去——难道你们希望我像个婴儿一样嘤嘤学语,把无聊的东西不厌其烦地重复一次又一次?”

  静静燃烧的怒火瞬间让屋内的仆人们脸色发白,看着他们匆忙逃离关上的门后,图兰看了一眼头发斑白的老人,然后闭上了眼睛。

  “格尔,你在这个家呆了多久了?”

  “回老爷,我进入文德苏尔家当实习侍从的那一年,您刚好出生。”

  “侍奉了我们家那么久的你,对他是怎么看的……你认为他有没资格继承文德苏尔家。”

  “恐怕、现在来看是不行的吧。”老人一边斟酌着字句,一边看着病床上满脸苍白的男人。“倘若是和平年代的话,即使当家的个人能力或者性格有些缺陷都不会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我们领地十分富饶,即便一生过着挥霍无度的生活也不会造成多严重的问题。然而现在不同,那个只是睡着就有牛奶流淌在嘴边的好时代已经不复存在了。在未来数年的时间,领地需要的是能够带领复兴的人,而那之后的时代恐怕将会脱离了人力可以预知的范畴,但必定是战的时代吧。”

  “是的。现在不过是暂时休战,我比谁都要清楚这一点。”躺在床上的图兰将身体托付于那柔软的枕头上,“要是他俩尚在人世的话,就没必要考虑这等烦心的事情了。”

  文德苏尔家的长子和次子,长子擅长内政而次子擅长军事。倘若他们还活着的话,那么接下来不管是复兴领地和战乱不止的时代都好,想必都能保证文德苏尔家的安泰吧。

  “因此,你认为他无法胜任这个重担么?”

  “不,老爷。正好相反。”

  “说下去。”

  “是。我认为作为继任者最重要的并非才能,而是血脉。无论其是庸才也好奇才也罢,这都不是让人跟随他的重要原因。他是您的儿子,仅凭这点便足以获得号召,无论是您的军队还是您的臣民,要追随新的君主的话最终的便是印记——血缘正是不可磨灭之物。在此之下,执着于才能反倒是毫无意义的事情。毕竟老身和您的臣民还在,只要依靠我们多少都能弥补领主能力本身的不足。只是让领地强盛这点很难吧,然而保存文德苏尔家的血脉和领土大概并不是什么难事。”

  “……汉斯跟我说当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远离战火的一个边缘小镇当老师,在此之前是一个商人的学徒,再之前是则是出入于花巷的贩药者,为了糊口似乎什么工作都在做的样子。”图兰叹了口气,“你认为他真的是我的血脉吗?”

  “我想是的。且不说他那和你相近的面容和银紫色的头发,刚刚我和那位贵人在一起的时候,虽说他显得贪婪,傲慢,懒惰并且迷茫,但还是直接让我想起了年轻时候的老爷您。更别说他那和你简直相差无几的性格,几乎让人找不到拒绝相信的理由。”

  闻言,图兰苦笑了两声。

  “我已经衰老得让人怀念开始过去了么……也罢。事情就这样定下来吧,叙爵式的事情也要开始着手准备,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你了。”

  “明白了老爷。对了,”老人想起了什么东西一样,微微扬高头颅,“刚刚我和朱诺少爷在中庭中散步的时候,他说想要中庭那棵树。天气炎热,他想要将其砍下来做成新床避暑。”

  “我说了事情就交给你了。我累了,你退下吧。”

  “明白。”

  当听到房门再次被打开关闭的声音,图兰公爵深深地叹了口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