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爱嫉妒的女神与孤独的王 > 二:庭院中埋藏着过去
  房屋内部的空间比想象中还要大得多。

  朱诺半个身子陷入了在客厅上那柔软的沙发上,张着半开的嘴巴死死盯着天花板。

  “格尔。”

  “在,有什么吩咐吗?大人。”

  “……这个房子是我的东西吗?”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那将会是您的东西。”

  “真好呢,像是做梦一般。”

  完全没听出老年的总管隐含在话中的意思,青年很满足地偷偷笑了起来。

  突然被人从满是垃圾的粪坑中捡了回来,被告知原本温饱难保的自己是大贵族的继承人,将会继承一片富饶的领地和很大一笔财产,甚至能跻身做梦都未曾想到的上流社会。这种如同空想一样的事情马上就要变成事实了,即便到了现在他仍依旧怀疑着是否在梦中。

  最初的不安和生涩在坐下来之后不到十分钟就如同烟雾一样消失不见了。朱诺甚至哼着不知名的小调,露出高兴的神情四处张望。

  “啊,对了。那个……我的老爸他是有什么情况吗?为什么这么久都不出来见我?”

  “老爷身体欠恙,因此要与您会面的话需要花费一些时间做准备。”

  “嗯,那……他身体不要紧吗?”

  格尔的视线从青年身上移开。

  “在下绝非故意隐瞒,关于这件事等你与老爷见面之后就会清楚了。”

  “哦,这样啊。”

  朱诺完全不明所以,但还是点着头表明自己了解。

  “朱诺少爷。”

  “怎、怎么了?”

  “请恕我僭越,在贵族的社会中,称呼是一件非常重要而且带有分量的事情。老爸——这种偏俚语的称呼还请今后不要尽量要避免使用。这和作为一名贵族的修养息息相关。”

  “诶?”朱诺睁大了眼睛,脸上一瞬间闪过怎么那么麻烦的讨厌神情。“但是我今后应该怎么称呼好?”

  “父亲就好了。那位大人想必也相当期待着你如此称呼他。”

  “这样啊,当然可以。”

  如此点头同意道,朱诺将视线转到窗外的花园上。窗外一片紫色。时值初夏,正是各种花卉争相绽放的季节。

  “您要是有兴趣的话要到外面看看么。不是我自夸,文德苏尔家的花园的精致和瑰丽曾经连王妃都羡慕不已,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中都是茶会中必备的话题。”

  朱诺正因为漫长的等待而显得无所事事。虽然觉得自己不太会对园林之类感兴趣,但他还是抑制不住四处看看的想法。

  见到之后,花园果然很漂亮。但朱诺的感想也就到此为止,既没有做出赞叹以上的想法,也没有因此而受任何感触。他看了一眼正笔直地站在自己身后的老者,似乎正期待着自己对美感又或者艺术有什么看法。

  这大概也是作为贵族的必备涵养之一吧。朱诺在心中挑选着合适的词语开口了:“真是漂亮的花园呢。”

  “感谢您的赞誉。”

  “很漂亮。”

  “您过奖了。”

  “……”

  明明觉得自己应该能说出更多的华美的辞藻,然而现实看来却并非如此。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被逼重新认知到自己的局限性,在气氛变得尴尬之前朱诺只得改变话题的走向。

  “如此漂亮的花园是你平日在维护的吗?”

  “是的,那是夫人生前最为喜爱的地方,虽然现在和以前相比多少有点变样,但我还是尽量让它维持在和以前相似的样子。”

  文德苏尔公爵的夫人和公爵的其他子嗣一样,都在战乱中失去了性命。不然的话按传言中这位夫人的性格,要是她知道朱诺的存在必定会阻止他进入这个家中,甚至会动用手段将其抹杀才对。

  这个内务总管大概是在明知道的情况下故意这么说的吧。这么想着的朱诺抬起他脚步,开始绕着宅邸的方向走去。只是刚转过墙角,所看到的景色就截然不同了。

  “这是——!”

  那是让人倒吸一口气的错愕景色。

  先前所看到的花园虽然小,但是精致,确实可以说是人工缔造出来的典范之物。用花期为不同季节的各色花卉根据其颜色,形状,用不同角度精心装点而成。不管什么时候,从何种角度来看,都会是有着鲜艳色彩绽放的庭院。

  然而眼前所看到的大片被翻开露出黑色泥土的土地。地上原本绿色的植被被挖得乱七八糟,远处原本应该是成排种着的林木,现今只剩下稀稀疏疏的数棵笔直地挺立在那。在房屋正面和侧面所展示出来的景象差距过于巨大,甚至让人觉得实在开玩笑一样。

  “失礼了,这庭院正在等待翻新中,这戡乱的样子本是不该入您的法眼。”

  “但是这乱翻的样子看来是……莫非你们把其他地方的植物都移植到门前的庭院中?”

  “正确而言是全部可用的植物,尽管在下已经尽量让其看起来和夫人生前所设立的庭院一模一样,但仍免不了有瑕疵。这个领地在这次大战中被反复卷入战火,在不久之前这里也曾被作为联军的指挥部而被使用着,因此多少有些破损。大人想必在来的路上也看到了那个东西吧,那正是给予这世间诸多疾苦的元凶之一。”

  对贵族来说比什么都重要的是,首先是门面问题。

  朱诺从他的话中感受到某种执着,然而不明正体。他迈开步子继续往庭院内部走去。在那里的是,孤零零地单独存在于此的树。树身上布满了各种各样的伤痕,尽管上面的枝叶被折断不少,仍然可以看到园丁为了让其恢复茂盛而做出的不少努力。

  先前的他所看到的林木全部都可以算得上是完整,而且一眼没有看出什么伤痕。也就是说被损毁到长得难看的树木全部都被挖出来处理了。

  唯独这棵树是例外。

  “这棵树——”朱诺绕着它走了一圈。“看起来不太一样啊。”

  在树干比较高的地方可以看到小孩子刻出来一样的,弯弯曲曲的字迹。往下的是一些老旧的剑痕。只从这两点来看,就能得出这棵树存在的年代久。

  “是的,那是老爷他父亲的父亲所亲手栽下的树,曾经伴随着多任当家的成长。”

  “这样啊……”朱诺站定在这棵树面前,想了一下。“格尔,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既然是大人您的请求,不管有多么困难在下也定必竭尽全力。”

  “嗯,很好。”青年露出了纯真的笑容。“这棵树,你能帮我砍掉么?”

  “你、您说什么?!”

  “现在虽说只是初夏,但很快就会变得炎热了吧。我想用这棵树做成的床想必会非常凉快——你刚刚说了会排尽万难帮我的吧?”

  面前这个青年此时的表情和今天看到的任何表情都完全不同,他声音中带着冷意,似乎在确认着些什么。

  老人的话语一时被卡在喉咙,不知所措。过后,他才从喉咙中挤出声音。

  “关于这件事……我会向老爷请示的。”

  “哦哦,这样啊。那就拜托你啦。”

  对此,朱诺用笑容回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