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权臣为夫 > 第130章 伺机而动
  庞邈从睡梦中惊醒,听到外面“叮叮当当”的打斗声异常的激烈,夹杂着喊打喊杀,屏气凝听片刻,能够分辨出其中有官兵在喊“速速缴械投降,随我们回官府去”。他心中大喜,感谢那位大夫的仗义。

  高兴过后,他在车厢里乱扭,蠕动着爬到帘子前面,大概是因为昨夜休息的好,他头不怎么疼,也有气力了,现下大好时机,得赶紧逃脱才是。

  柔软的布料随风飘起,轻抚过脸庞,他又侧耳听了听,一鼓作气爬过帘子躺在车辕上,如此一来只要有一个官兵得了空隙,看到他的话正好可以解开束缚。

  可就在这时,打斗声倏忽间停止了,最后一声锐器相撞摩擦出的刺耳在林子里幽幽回荡。

  “嗯?”庞邈拧起眉头,心“突突”的加速跳起来,应该不是其中一方被瞬间砍杀殆尽,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双方的缠斗在猛然间诡异的停止了?

  “这,这……”响起一个惊颤的陌生男声,结结巴巴了好一会儿没吐出完整的一句话。

  庞邈的心随之沉到底,感觉似乎还没人注意到他爬出马车,于是默默的缩回帘后。

  他不清楚自己想逃跑的举动会不会激怒绑匪而招致杀身之祸,但一旦曝露了心思,后面的防备会更加严密。

  “我们理解县尉的误解,也希望您能够理解我们的难处。”绑匪头领的语气慢悠悠的,但毫无疑问是在命令对方。

  “实在对不起,不打扰诸位执行公务了。”那县尉话说已毫无底气可言,哪里还有之前大吼着要手下官兵奋战到底的气势。

  庞邈叹口气,继续往车厢深处缩去。

  公务……公务?!

  真是燕王的人。

  他不再计较燕王是如何知道的过程,只在意这群绑匪接下来会做什么的结果。

  一路向江南奔去,拿他来牵制曹律……

  实在是可笑而幼稚的计划,但人被逼到风口浪尖上,无论什么方法都会一试,只要赢得最后的胜利。

  外面的交谈声渐渐低下去,偶尔可以听见那县尉恭敬有加的应声,这一次能够得救的希望如同风中残烛渐渐熄灭。

  庞邈咬牙,万幸南去之路千里尚需要时日,再想其它可行的办法吧。

  “下官不打扰了,告辞。”县尉一句话后,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林子里陷入短暂的宁静。

  “他娘的,一定是昨天那个大夫觉察到了,所以向官府告发。”马夫不满的骂道,打破了宁静,“我早就说过了,管姓庞的死活作甚,反正他是死是活对计划没有半点影响。你们偏不听,非得装慈悲菩萨请大夫来。”

  “唉,都说了莫要妄造杀业。”老二劝道。

  马夫冷笑:“呵呵,你不想造杀业,但现在好了,多叫一个人知道咱们一行人,危险也随之增加,万一今后走漏了消息,我们还要不要在皇城里混了?把自己的命也给赔上了。”

  老二不甘示弱的反驳道:“要不,你跟着过去,把全县上下都杀了?头儿都解释清楚了,你少杞人忧天,磨磨唧唧的像个胆小鬼。”

  “你!”马夫怪叫着冲向老二,其他人忙上前拉架。

  马夫已经被逼急了……庞邈蹙起眉头,如果路上再发生什么,难说马夫为了保命,不会背着其他人对他下手。在换船走水路之前,还是少和马夫接触,莫轻举妄动的好。

  外面的内斗最终没打得起来,绑匪老大拉着马夫去溪边谈心,有人负责去周围探查地形,最后换了一个更隐秘的地方安营扎寨。

  庞邈难得一次被拖出马车,舒舒服服的靠着树坐,呼吸着山林间的清醒空气,觉得心情舒畅不少。

  越是逆境,越要保持一颗镇定的心才好。

  不过,他仍然装作病歪歪的样子,时不时的哼唧两声,向周围的绑匪宣告他现在是有多么的虚弱,完全不可能逃出他们的魔爪。

  第二天,那老五取了药材回来,众人在林子里歇息三日再度出发。走了半个时辰,过龙门关前,绑匪拿出一条厚棉被把庞邈盖得只露出脑袋,操起外乡口音,伪装成在护送死之前回到家乡的病人,顺顺利利的瞒过检查,畅通无阻的向霓江码头奔去。

  霓江是端国最主要的江河,从西边的雪山奔流到东方的大海,支流无数,养育沿岸无数百姓。因此靠近帝都的这一码头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形形色色的人来往如潮汐,不少小贩聚集在此叫卖货物,大大小小的船只停泊在岸边,壮实的汉子们忙得不停歇。

  马车停在离码头不远的树林边,从码头过来两个人船夫打扮的男人,抬着一口大箱子,笑着和绑匪们打招呼,随后将大箱子搁在车辕上,几个人便聚到一旁说闲话。

  车厢里的人将箱子拉进来,然后把庞邈放进箱子里,再招呼人抬上船。

  行走间,箱子一颠一颠的,庞邈难受的蜷缩在里面,莫名有点想吐。自从吃对了药,加上静养三日,头疼的症状完全化解了,他依旧装作大病初愈的虚弱样子,吃了睡睡了吃,养足精神和力气,只等着上船之后摸准机会逃脱。

  他水性好加上也曾在江水里撒过野,五月时江水也不冷了,大概是个逃脱的好地方。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