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权臣为夫 > 第118章 掐死了事
  当天午时之前,曹循办妥了店铺交接事宜,但依然装模作样的在店铺里晃荡,把一大堆事情吩咐给新安排的管事,便甩手不管了,表现出对抢到续约无比胸有成竹的样子。

  他回家陪着妻儿,喝着小酒,再去赌场怡情两把,完全一副闲散做派。

  这些都是装给卢绎看的,除了五根手指数的过来的人,外人全然不知金宝楼又易主了。

  庞邈见好就收,修改过菜单,趁着曹循出去办事,淡然的和亓老先生一起离开金宝楼,否则等曹循回来定然要摆桌酒席宴请救命大恩人,喝醉了事小,一不留神穿帮露陷了,那可就是雪上加霜。

  临走前,他让张四给曹循带句话,就说亓老先生年纪大了,又费神算了两卦,乏得很,先回去了。

  张四不够机灵,没想到要问亓老先生住在哪儿,就送走了两人。

  回到家里,亓老先生一见堂上坐着庞夫人和曹律,一扬手招了招,“二位,二位,老夫给你们算上一卦如何?”他不怀好意的望向曹律,盘算着小心思。

  待人走到近前,曹律出手迅如闪电,薅一把亓老先生的胡子。

  亓老先生反应不及,下巴上麻丝丝的疼,打理整齐的漂亮白胡子被薅去一大半,紧接着脑门上一松,凉飕飕的风在头顶上铺展开。

  曹律举着半边胡子,和长飘飘的假发,乐道:“我竟不知道薛晋夷薛大公子居然会算命看相。”

  只剩下半边胡须的薛晋夷活像一只被剃了大半毛的羊,他捂着下巴闷闷的问道:“你怎么会看出是我?”

  “首先这骗人的把戏,阿邈不会让太多的人知道,不是你就是章牧。”曹律捋两下假发,手感不错,做工不差,还挺有意思的,“其次,你进门之前的走路姿势确实很像一名老者,但是在大门关上的一瞬间,原形毕露。”

  薛晋夷失望的长叹。

  庞夫人笑道:“晋夷多大的人了,还爱玩这个,快去洗洗脸吧。”

  “慢着,”曹律将茶杯递到庞邈手里,说道:“薛先生不是要给我算命么?曹某洗耳恭听。”

  “这这这……”薛晋夷局促,要是还扮作亓老先生,他绝对敢和曹律胡扯一顿,但现在把戏被戳穿了,再胡诌的话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依曹律的武功,他还是挨揍的份儿。

  他求助时的看向庞邈,结果庞邈的眼睛被杯盖遮着,再看庞夫人,这次总算是笑吟吟的回望过来,但丝毫不见帮忙说话的样子。

  好么好么,平常的一股机灵劲,碰上曹律就缴械投枪了。

  他想了想,小一会儿就通彻了,展露出比阳光还灿烂的笑脸,先对庞夫人说道:“这位夫人,老夫看您面相,是一位有福之人,阖家美满平安,将来必能一家团聚。”

  尽管知道薛晋夷没看相的本事,但几句话正中了她最简单质朴的心愿,“如此再好不过,我便是盼着一家团圆的那一日。”

  看把义母哄高兴了,薛晋夷转头对付曹律,“这位老爷嘛……唉哟,是大富大贵的面相,以后定能和您这边的这位公子和和美美,比翼双飞,携手到老。”临末,他做了个大鹏展翅的动作,逗得一屋子人都跟着笑起来。

  满堂温馨,其乐融融。

  另一边,卢绎兴冲冲的安排人手,准备打金宝楼一个措手不及,却不曾想到大理寺大牢传出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

  燕王世子死了。

  确切的说是被人掐死的。

  某个自知死路一条、心无牵挂,并且住在燕王世子隔壁牢房的人,先是装作诚心诚意的道歉,将人引到铁栏杆边,随即出其不意的掐住脖子。

  等狱卒打开牢门,燕王世子已经断了气,死不瞑目。

  死人软绵绵的瘫在地上,那人大概觉着还不够解气,当着惊呆了的狱卒的面,往死人脸上踹了几脚。

  几天没洗的臭脚丫子,在白嫩嫩的脸蛋上留下清晰的印子。

  狱卒再也不敢杵着不动,在一阵阵的狞笑声里,将燕王世子的尸首拖到安全的地方。

  大牢里有大夫,可使了各种办法,还是回天无力,尸首在他们的折腾下彻底凉了。

  身为罪魁祸首的谭吉好不得意——自个儿就算死了,有这么一位大人物陪着走黄泉路,值了。

  正好在两仪殿的燕王听闻消息,当即昏厥过去,被人掐了半天的人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