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权臣为夫 > 第7章 熊孩子
  庞邈兴奋了。

  掐架的时刻终于来到!

  向来与人和平共处的他,为了生命、为了自由,撸起袖子豁出去了。

  “曹大小姐,您的小少爷撞倒了我家小姐……”锦绣壮着胆子小声说道,可惜声音太小,一点气势也无,更让曹馥柳眉倒竖,怒火腾腾。

  曹馥推开庞邈,心疼的将自己的儿子曹宝辰揽进怀中,“宝儿,受伤了没有?”

  锦绣差点吐血,要受伤也是她家少爷啊,什么眼神。

  曹宝辰重获自由的一瞬,小爪子见缝插针的狠狠揪了几下庞邈的头发,曹律第一次精心梳出来的发髻松散开来,首饰掉了一地。

  玉簪金钗在阳光下光芒或温润或耀目,曹宝辰挣脱母亲的手,一双小肥爪子一股脑抓起来,发狠似的砸在庞邈脸上。

  首饰“噼里啪啦”掉了一地,庞邈披头散发的像个疯子,坐在地上看着眼里只有儿子的曹馥。

  “呜呜,娘,她欺负我!”曹宝辰向庞邈做了个鬼脸,回过头又嚎啕大哭开来,“她掐我,还骂我,我身上好疼,呜呜……”

  曹馥一边心疼的哄孩子,一边狠狠瞪着庞邈,一副要吃了对方的架势。

  庞邈将散乱的发丝撩到耳后,“呵呵”冷笑,“是个会恶人先告状的……”

  “哼,我看你才是恶人!”曹馥骂道:“昨儿我的话戳中你要害了吧?你一个大人,心怀怨恨,因此拿着小孩子出气,当我们曹家是可以随便撒野的地方?!”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欺负你儿子了?”庞邈反问道,“明明是这小崽子横冲直撞!”

  曹宝辰更大声的哭泣,在丫鬟的怀里扭动闹腾,“我没有我没有……娘,她欺负人呜呜呜……”

  “小孩子又不会撒谎!”曹馥强词夺理,让身后丫鬟照顾着曹宝辰,走上前来就是狠厉的踹一脚庞邈,“我看你是不想在曹家待下去了,你这卑贱的东西!”

  庞邈忍不住了,虽然和女人动手不是君子该为之事,但有道是“该出手时就出手”,他从前见过妇人打架的场景,简单的“彪悍”二字不足以形容当时的场景,各种撕、扯、咬、拽、掐,一副不弄死对方绝不摆手的架势。

  一不做二不休,庞邈撸起袖子就爬起来,冲曹馥掐来。

  不过这掐架是要有技巧的,真的如从前所见那般凶狠,把曹馥打伤了,曹律肯定会“咔擦”了他,所以庞邈采取气势为主,下手轻重为辅,在曹馥动手还击后,立刻装柔软,改为躲避为主。

  曹馥的丫鬟们见大小姐占了上风,也不上前来分开二人,仅是口头上劝劝架。

  曹宝辰从丫鬟的臂膀间抬起小脸,看到母亲把那人揍得不轻,“嘻嘻嘻”的笑起来。

  庞邈故意迟了两步,曹馥得了空隙,抬手就给庞邈三个响亮的巴掌。

  “小姐!”锦绣忙上前护在小姐身前,惊恐的看着少爷半边脸颊红肿起来,“小姐,我们去找姑爷吧……”

  庞邈推开锦绣,冷冷挑衅道:“无理便动手,好一个曹家……大小姐!”他已经“光荣”负伤,一会儿曹家人口诛笔伐起来,也不会怪罪的太厉害。

  曹馥摇头晃脑,得意非常,“姓庞的,本小姐告诉你,在这里,曹家便是王法!”

  庞邈恍然明白曹峥曹律父子做了这么多年权臣,为何一朝被陷害至死——不怕强大的对手,只怕猪一样的队友。

  这样的话传出去,圣上心里会怎么想?

  曹馥还在继续说:“刚进门两天就闹得家里鸡飞狗跳,我看是你太过卑贱,与我曹家相克吧?啧啧,这样下去,还得了?”

  那就快去和曹夫人说一说休妻的事吧,快去啊快去啊!庞邈在心中默默念叨,忍着曹馥的侮辱。

  正当曹馥想说出来的话第一次与庞邈内心所想高度契合的时候,有人不紧不慢的说道:“大姐又想与母亲说些什么?”

  曹馥望着信步而来的弟弟,“八弟,我看这个家是万万容不下庞雯君,她昨日无理取闹,今日又欺负我家宝儿,这般小肚鸡肠的性子怎堪与八弟为妻,不如与父亲母亲说一说,休了她。”

  庞邈悄悄的深呼吸一口气,平定了心思之后,哽咽道:“我无法与……夫,夫君的家人相处,为家宅安宁所想,请您休了我吧。”

  曹馥先是一怔,没料到庞邈这般配合,冷冷一笑:“那正好,两家人坐下来谈谈,把休妻文书给写了。”

  曹律走到庞邈身边,眸光一转,冷冷清清的望向长姐,“雯君嫁于我,能与我好好相处便可,就不用长姐操心了。另外……”他捡起地上玉簪子的碎片,“这是祖母送给雯君的东西,长姐居然弄坏了?”

  “这……”庞邈和曹馥双双震惊的看着曹律,活像在看一只怪物。

  曹馥反应快,怒道:“八弟,你居然帮着外人说话?你眼里还有长姐吗?!”

  曹律左右看看,反问道:“这里有外人?”

  “你……”曹馥被气的差点背过气去。

  八弟本就和家人的亲近度一般,这点完全继承了父亲的性子,谁料到娶了个卑贱女子之后,居然胳膊肘更加往外拐了。

  以后日子还长着呢,现在就如此,还得了?

  “我们找母亲评评理去!”曹馥说着,就想上前扯庞邈的手。

  曹律抢先一步,护着庞邈,让曹馥扑了个空,“有这份闲功夫,不如长姐好好的想一想如何和祖母解释摔坏玉簪子的事情吧?还有,大姐夫被调任到太常寺去了,你不问问是怎么回事?”他转眼看向依偎在丫鬟怀里的曹宝辰,“宝儿如今八岁,父亲在我们长到七岁时便令我们天天早起习武,宝儿已经晚了一年,是时候该锻炼锻炼了。”

  曹馥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我家宝儿日后走文官仕途,无须练武。”

  “姓曹的文官?长姐是要别人家笑话我们吗?”曹律盯着曹馥,目光深沉,带着不可置疑的威严。

  曹馥咬咬牙,想要带着丫鬟离开,不想曹律没有放她走的意思。

  “长姐将雯君打成这般模样,难道不该道歉?我曹家的教养,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不堪了?”

  “要我和那个贱///人道歉?!”曹馥觉得不可思议。

  曹律没说话,只注视着曹馥。

  曹馥心头一颤,唇齿开合,说了一句连她自己也听不清楚的话。

  曹律牵着庞邈的手,走到曹馥近前,以命令的口吻说道:“麻烦长姐大声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