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荷尔蒙式爱情 > 分节阅读_2
  ,赶紧退了出去。

  一会他出来了,洗了脸,脸上水也没擦,就那么一脸水珠子地往我面前一站。我仔细看了看他,没什么表情,眉头还皱着,脸上给辣出来绯红已经消失了……我有点不好意思地挪开视线,嗯,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我现凌霄非常合适挂着一脸水珠子并且皱着眉样子,确切说,挺好看。

  “没事吧你。”我有点内疚。

  “我辣椒过敏,”凌霄有点无奈地看了我一眼,“没事。”

  “过敏啊……”我愣了,脱口而出,“我以为你只是不吃辣呢。”

  我操,我差点没掐死自己,这不明摆着招了吗,我是故意。做为掩饰,我低下头打个喷嚏,然后一阵猛咳。

  “啊。”凌霄笑了,一副若有所思样子。我没答话,转身往大厅走,日了,丢人丢大了。

  回桌子边坐下,我没好意思再看凌霄,我盯着菜单,指挥服务员重上菜,把水煮鱼撤了,想想还是打包吧,我们宿舍里那几位,天天眼睛都是绿,特别威哥,别说是这个特辣,就算里面放是加纳辣椒,他也能汤都不剩都吃光。

  “别人过敏不都是起疹子什么吗,你怎么过敏还吐啊。”我没话找话,而且找这话我自己都觉得很恶劣,人都让你弄吐了,还问人家为什么吐,为什么不是疹子。

  “体质不同吧,我就是这样,加上手指会麻。”凌霄把双手叠一起捏了捏。

  “那你还吃。”我又有点恼火,这不是故意要吓我么。

  “你不是想整我吗,不吃你还不得想法给我灌下去啊。”凌霄很平静地说,说完居然还冲我笑了一下,日,还挺温柔。

  “我擦,你是吗!”我是真服了,跟这人一起简直说不通。

  “谁让你s呢。”

  我刚喝进嘴里一口汤差点都喷出来,咬着牙把汤咽下去,我眼泪都下来了,真他妈烫。

  “我现我跟你沟通无能。”我总结了一下。

  “你下午有安排吗?”他没接我话,突然问我。

  “有,网吧。”我想也没想就回答,今天是杀大Bss后一天,我攒了一堆令还没用掉,过了今天就失效了。

  “能晚上再去吗?”

  我抬头看凌霄,晚上?那意思是下午你还找我有事了?凌霄很认真地看着我,眼神里带点期盼样子,我有点动摇,但是大Bss吸引力相当大,我摇过来又摆回去。

  “可是我真……”

  “今天我生日,”凌霄说,“下午陪我吧。”

  “哈?”我有点转不过来,生日?真假啊,哪有这么巧,说生日就生日了。

  “你连我不吃辣都知道了,不知道我哪天生日吗?”凌霄有点戏谑地看着我。

  我就日了。

  我条件反射一般地脑子里过了一遍他资料,真是今天!

  11、第十一章生日乐

  凌霄感冒药起作用了,我终于不再不停地打喷嚏。但是副作用也很明显,我现困得厉害,眼皮直哆嗦。所以我说不吃药呢,我本来就是个睡不够体质,高中时候上着课都能一头砸桌子上把老师吓得要打12。

  但是现对我大折磨不是犯困,是犯了困还要撑着,不能一头砸下去,因为我面前还坐着因为我犯贱而过敏吐了一通可怜孩子,人家今天还是寿星。

  “生日乐。”我说,我感觉自己说得特没诚意。凌霄听了倒是挺开心样子,手托着下巴,说,谢谢。

  “你下午想做什么,我陪你吧。”我又说,我怎么觉得好像是欠了他,很不爽,我大Bss啊。

  “去爬山吧。”

  “什么?”我以为自己没听清,爬山?爬山?说实话,我后一次爬山很有可能已经是小学时候事了,被老妈揪着去,她认为作为一名登山爱好者儿子,没理由不跟着她去爬山。那之后,我如果再有登山记录,估计也就是爬海加尔山了。

  “知道你不爱动,”凌霄看到我有点夸张反应笑了,“开车上去。”

  开车能上去山,就是有盘山公路山,有盘山公路山,市区只有那一座,就我们学校后面,也就是我跟着我妈半死不活爬那座。关于那座山,威哥跟我有过讨论。他说,乔公子,听说咱学校后面那座山挺好玩。我说滚。他说我们去爬一次吧,据说能鸟看全市。我说滚。他说上面还有个道观吧,还有山泉,老子还没见过泉水呢。我很熟练地继续说,滚。他说,乔杨你他妈就宅死得了。我说嗯。

  “嗯。”我说。

  我脑子肯定是进水了。站马路边上等着凌霄去把车开过来时候,我给自己做出了诊断。

  凌霄把车停我面前,长腿往地上一撑,偏头看我,样子很帅。

  我装着一脑袋水想,老子豁出去了!我一抬腿跨了上去,真操蛋。

  凌霄戴手套工夫,我后座上找了半天,也没个能抓地方,这要是开车开猛点,老子就得从后面给呼下去。我心想这前面如果换个人,换成徐少,威哥,哪怕是陈志远,他妈我也就扶个腰什么了,可前面是凌霄,凌霄啊,跟他又不熟,何况他红果果表白现还像霓虹灯大招牌一样我脑子里闪着。

  凌霄手套都戴好了,我还没想好我应该如何固定自己。我头一次现,原来坐摩托车也有这么大学问!我就日了!

  他回头看我一眼,像是看出我烦恼,嘴角往上挑了挑,以电光火石般度,嗯,起码我看来,他动作很,他一把抓住我手,往前一拽,我贴到了他后背上,然后他很熟练地把我手往他衣服口袋里一塞,说了句:走了。一脚油门,车就窜了出去。

  B啊,什么啊,什么就走了!我脑子里水都沸腾鱼乡了,我就这么半抱着他,鼻子都能碰着他脖子了。本来挺困,这下全清醒了,再让小风一吹,简直是清醒得像一辈子都没睡过觉。

  “你他妈开慢点!”我说。我看到前面码表一下就蹦到8了,我们学校门口这条路限牌子大大,4。

  “这路没监控。”他侧过头对我说,脸距离我不过3公分,我都能看清他睫毛。

  “操,看前面!”我怒骂。我心脏承受不了这么近距离接触,这会正万马奔腾地胡乱蹦着。

  凌霄转开头,我松了口气。现我们距离还是很近,但起码老子眼前是他耳朵,而不是嘴和眼睛。我视线随意地扫了一下,从他耳朵上略过,愣住了,等等,我数一下,一,二,三,四……我操!六个洞!虽然没戴东西,但真真切切是六个,从耳垂到耳廓整齐地排列着。

  这是右边,左边呢。我探过去看了一眼,妈,四个!

  “我操,你做帐呢!”我忍不住骂了。老子烦就是耳朵弄得跟活页帐本似。

  “又没戴东西。”凌霄回答,居然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