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骑士悲歌 > 第十一卷第五十六章
  炎月兵团就是另外一个生力军,虽然他们只是一个佣兵团,但是在这两个月以来,却由一个籍籍无名的小佣兵团变成了轰动整个空天大陆的大型佣兵团,虽然他们的择人条件比较严格,然而就是为此,反而大家都争着想进入炎月兵团,因为炎月兵团有两大怪事,一是从来没有人见过他们的团长,这就引起了大家的巨大的好奇心,以为他们身后的背景非常的大,所以才有足够的能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如此浩大的声势,能够成为空天大陆上数一数二的大型佣兵团。二是他们择人的条件近乎于苛刻,一般的佣兵团都是来者不拒,而这个炎月兵团却是要通过重重的考验方可进入,简直比军队招收新兵还要严格,这就引起了巨大的争议和不满,但争议归争议,不满归不满,你不想去别人都争着去,炎月兵团可没有强迫任何人去报名,都是自愿去报名的,所以没有能够进入炎月兵团的人也只好自认倒霉了,因为现在的炎月兵团的人到处都有,饭可以乱吃,话就不可以乱说了,祸从口出,一不小心,脑袋怎么掉的自己都不知道。

  而炎月兵团虽然引起了人们的巨大好奇和猜测,但是他已经在空天大陆牢牢地站稳了脚跟,虽然其他的兵团想打炎月兵团的主意,但是炎月兵团的实力实在太过于雄厚,要将炎月兵团连根拔起,谈何容易,而且炎月兵团的确是不容小觑的。其他的佣兵团都几乎都见过,虽然没有见过他们的团长。但是仅仅是看他们的副团长云双月和大队长江山的功夫就知道,炎月兵团是块硬骨头。很难啃的。何况炎月兵团虽然强大,但是却也没有与其他的兵团发生过什么大的冲突,虽然有些利益上的纠纷,但是炎月兵团亦非蛮不讲理之徒,而且还有时候还会照顾其他的兵团,所以人缘还是蛮好的,更重要的是佣兵团这块蛋糕绝不是一个炎月兵团能够完全吞下去的,各扫门前雪,还是发财要紧。赚钱第一嘛,到于其他的事情嘛,事到临头了再说吧,所以各大兵团都是各行其是。

  江山自在怨灵平原被螭龙将全新的五灵步法传授给了他以后,江山马上感觉到事态严重,第二天一早,江山匆匆地赶到天风国将妖兽之心兑换成金币之后,与其他的各个兵团将金币分完之后,就带着部下人马匆匆赶回了炎月兵团的总部。

  炎月兵团的总部还是设在黄岭上。不过建筑都已经全部旧貌换新颜,以现在炎月兵团的财大气粗,仅仅是黄岭上的那道大门就是气派非凡,亦只有这样才可以显示出炎月兵团的不凡之处。江山现在可没空理会这些。他急急忙忙地冲过大门,就往大厅奔去,搞得几个守卫不知所措。平常江山都是脸带微笑,慢悠悠地走过去的。而且还同他们打打招呼,可是今天却如此奇怪。

  云杰现在已经不当总教头了。这事情有江山与云双月他们做就行了,虽然他现在是炎月兵团的主事,但是由于他的身份特殊,不能随便暴露身份,所以他就选了个扫地的活儿来掩饰自己的身份,虽然以前的炎火兵团与双月盗团的人知道他的身份,但是大家守口如瓶,后面新来的人都以为他是个扫地的老头,听见大家都叫他杰叔,也都跟着这样叫,像他这样的老头,当然不会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了。

  江山将云杰与云双月叫到大厅后,什么话也不说,二人正在奇怪间,江山站在大厅中央便出了新学来的五灵步法,轻轻松松地就幻化出了八个虚像,云杰与云双月顿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你这是……‘云杰失态地问道。

  ‘不错,杰叔,这也是五灵步法,不过比我们的五灵步法要完善多了,这也是我急着赶回来的原因。‘江山神情严肃地说道。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云杰激动地问道。

  ‘事情是这样子的,这是我在怨灵平原上时,一位叫龙离的人教给我的,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教完后,提了一个要求,要我带着这五强盗加入炎月兵团,不过他并没有说一定要加入炎月兵团,只是要我照看这五个人。‘江山将事情的始末详详细细地说与了惊讶中的云杰与云双月听,并将螭龙与鹰雪的相貌详细地说与了他们听,可惜任凭云杰与云双月想破脑袋亦无法想到这名奇怪的陌生的究竟是谁,还有他传授江山这五灵步法到底是何用意。

  ‘江山,你快快将黄晓与那五位强盗带到这里来,我有事情要问问他们。‘云杰急匆匆地说道。

  ‘是!‘江山立刻走了出去。

  ‘爹,这是怎么回事呀!我都搞糊涂了。‘云双月犹如云中漫步,疑惑地问道。

  云杰神情复杂地看了云双月一眼,并没有出声,云双月正在着急时,江山带着黄晓与彭秋、汪启明、李汉、吴天鹏、叶飞虎六人走了进来。

  ‘你们可认识龙且和龙离此二人?‘云杰也不再客套,开门见山对彭秋、汪启明、李汉、吴天鹏、叶飞虎五人问道。

  ‘我们真的不认识这二个人,我们跟你一样,都在疑惑间呢!‘彭秋答道。

  云杰盯了五人一眼,有些失望地对江山说道:‘你叫人安排这几个兄弟去休息吧,其他的事情我们明天再说吧。‘

  ‘是,五位请吧!‘江山叫人带着彭秋、汪启明、李汉、吴天鹏、叶飞虎五人离开了大厅。

  ‘黄晓,这可关系到我们炎月兵团生死存亡的大事,你要老实地回答,不得有任何的欺蛮。‘云杰神情严肃地对黄晓说道。

  ‘什么事情这么严重呀?‘黄晓疑惑地问道。

  ‘你叫江队长示范一下给你看看吧。‘云杰对江山说道。

  江山听了云杰的话后,马上急速运转起鹰雪所教授的新五灵步法来。黄晓开始倒是吃了一惊自己的五灵步法在这种五灵步法面前简直是漏洞百出,不堪一击。

  不过。他这人可没有云杰想得那样复杂,等江山停下来以后。就拍手说道:‘好呀,好呀,我们学了这套步法后,岂不更是如鱼得水,真是太好了。‘

  云杰脸色一沉,想斥责黄晓,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心中豁然开朗:‘哈哈哈,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呀。我本来还以为此人居心不良,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哈。‘

  江山、云双月和黄晓三人被云杰笑得莫名其妙,只好站在原地不动,等云杰的下一步指示了,云杰开心地笑了好一阵子后,才慢慢地停下来,对江山说道:‘江队长。这套五灵步法不可乱传,这五灵步法原为我护灵一族的不传之密,因为太过于神奇,如若被心存不轨之人习得。将会祸害无穷,这样吧,你先将这套步法。先教与我、双月和黄晓三人,你们三人要牢牢记住。不要乱用,以免引起其他人的猜疑。至于其他之人的传授工作全都交给我,由我来仔细考察,逐一再教。‘

  ‘是,杰叔。‘江山恭敬地说道,然后把五灵步法要诀逐一教给了云杰三人,云杰等人对五灵步法的造诣本来就已经很深,江山只是指出了原来的五灵步法的几个漏洞就已经大功告成了,云双月与黄晓二人最高兴,在大厅中就开始练了起来,云杰急忙制止了他们,叫他们去外面寻一处僻静的地方再去练习,云双月与黄晓二人听了以后就匆匆地离开了。

  等云双月与黄晓二人离去后,云杰冲着江山呵呵地笑个不停,笑得江山莫名其妙,还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不对,赶紧摸了几下脸。

  ‘哈哈!江山呀,你不要摸脸了,你脸上没有什么的。你可想到传授你五灵步法的人是谁了吗?‘云杰故作神秘地对江山微笑地问道。

  ‘我不知道呀,所以我才匆匆地赶了回来呀,就是将此消息告诉你和双月,让大家来想想有何良策,哦!难道杰叔你已经知道是谁了吗?‘江山恍然大悟地问道。

  ‘可以说知道了,也可以说不知道,就算是有些眉目了吧,不过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以证实一下我的想法,我才能充分肯定我的推测是对的。‘云杰冲着莫名其妙的江山微笑地说道:‘刚才那五个人,是不是边陲国的?而且还是逃出来的士兵!‘

  ‘是呀,这个我曾经听他们提起过,他们五人的确是从边陲国逃出来的士兵,可是,这跟这件事有什么联系吗?这完全是不相干的两件事情呀!‘江山还是摸不清状况。

  ‘本来是没有关系的,可是所有的碎片拼凑起来,便形成了一条线索,答案就差不多出来了,其实,刚才要不是经黄晓的话提醒,我还真陷入了困惑,其实事情是非常简单的,只是我们都想歪了,而且都想得太复杂了。江山,我们先假设一下,跟龙氏兄弟在一起的一共六个,先除去龙且与龙离这兄弟二人,然后再将那两只不知名的灵兽放在一边,最后就只剩下了那只红色的大型灵兽和一只蛇猴,然后再加上这边陲国的五个逃兵,你想到了什么没有。‘云杰微笑地说道。

  ‘红色灵兽,蛇猴,边陲国,难道是……‘江山惊讶地说道,看来姜还是老的辣,这件事自己怎么没有想到呢,当初自己就只考虑到这龙氏二兄弟会对炎月兵团有什么企图,完全没有考虑到竟然会是自己最想见到的人,可惜自己竟然白白错过了。

  ‘嘘!不要说出来,你知道就行,刚才我也以为此人有何居心,根本没有往这方面想,可是经黄晓一提醒,我反而豁然开朗了,事情原本就是很简单的,只是我们把它想复杂了。呵呵呵!‘云杰轻轻地说道。

  ‘可是他为何不肯以真面目示人呢?还有小天,他怎么变成了红色了,真是的。而且他至少在与我单独相处时,可以将真相告诉我呀。‘江山心情有些低落。

  ‘我也是从蛇猴的身上得到启示的。故而大胆联想。江山呀,你勿需抱怨。你想想看,他并非常人,在我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就感觉到他并非凡人,他身上有一种王者的气质,知道他肯定会创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情的。在你遇到他的时候,他肯定是有一些重要的事情急着去办,故而没有以真面目示人,不过。他已经将五灵步法传授给我们了,就凭这点,其实你早就该想到的,不过这些都已经不是什么问题,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要全力支持他,把炎月兵团严格地训练好,等待着他的召唤,放心吧,他一定会来找我们的。‘云杰拍了拍江山的肩膀勉励地说道。

  ‘江山也觉得一切正如杰叔所说。我们一定要把炎月兵团训练成一支优秀的部队的,等待着团长的回归,带着我们开创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可是杰叔,这件事。要不要告诉双月呀,我担心……‘江山有些犹豫地问道。

  ‘唉,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双月为好。否则我刚才就已经说了,现在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至于双月,一切就看她的造化吧。对了。江山,你把刚才的那五个人安排到黄晓那一组吧,记住一定要照顾好他们,千万不要让他们受到伤害。‘云杰亦有些无可奈何地说道。

  ‘是,杰叔,你放心吧,我会照您所说的去办的。‘江山恭敬地说道。

  冥界的异常能量波动引起了天界神族的警觉,然而等神族的探查使来封印的出口处仔细查看了一下,却没有丝毫的动静,可是刚才明明有冥族的能量波动,而堪查到封印处并没有任何的裂痕,难到是警戒器某处出了差错,探查使也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回到天界禀报去了,看看上头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冥界,幽冥邪王正通过幽光镜窥视着神族探查使的举动,见探查使无功而返,幽冥邪王和他的部下不禁都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任凭神族如何的精明也猜不透,我们竟然是通过幽光镜将能量输送出去的。‘幽冥邪王豪放地大笑起来。

  ‘冥王真是英明,属下等佩服。‘冥王的属下在一旁奉承道。

  ‘哈哈哈,嗯,呀?‘冥王的目光简直可以洞穿人心。

  ‘禀冥王,小六只是觉得冥王这样做是否值得,我们这样已经引起了神族的警觉,虽得一时之快,然而岂不是给以后我们冥族脱困而出造成困难,小六觉得有些得不偿失。‘冥王身边的一个长像甚为斯文但是眼睛却透着邪光的人轻声地说道。

  ‘哦,你的顾虑也并非没有道理,可是如果刚才我不出手的话,异邪那个家伙已经形神俱灭了,那我们想用他来给我们打破锁冥魔晶的计划,岂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虽然我将能量传送了出去有些冒险,引起了神族的查看,但是神族本来就是一些按规矩办事的家伙,这一千多年来,他们已经觉得我们冥族并没有能力打开封印通道,天长日久他们也有些麻痹大意了,刚才你没见那探查使的表情,一副无所谓的神态,我肯定他是在怀疑神族他们自己弄错了,故作紧张,所以他才回去证实一下,他一定还会来一次的,不过只要在这段时间内我们隐藏能量,蛰伏不动,他们就会以为担心是多余的,把此事忽略过去的。何况我们这么多年我们都已经等了,还在乎这区区一两个月的时间吗,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冥族就可以打开封印通道了。到时即使是神族知道了又何妨,大局已定,神族又奈我们如何,他们也只有听之任之了,那我们便可高枕无忧。哈哈哈!‘冥王大声地笑了起来。

  ‘冥王英明,我等拜服。‘幽冥邪王的属下们只有表示完全同意,陪着冥王一起放声大笑起来。

  等冥王的笑声停下来以后,那名叫道:‘请冥王指示我们的下一步行动计划,我等应该如何应对!‘

  ‘这段时间内我们都要保持绝对的耐心,因为神族的探查使肯定还会来到封印前再行查正的。我们先瞒过了他再说,而且我还得等异邪这个家伙来破坏锁冥魔晶。这可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所以我们需要足够的耐心来等待。‘冥王冷静地说道。

  ‘冥王。这个异邪会不会听您的话来破坏锁冥魔晶呢?这么困难的事情,我还是有些担心。‘那名叫道。

  ‘放心吧,这个异邪是会来的,这点我倒没有怀疑过,不过他这人非常的狡猾,我猜肯定他是不会亲身犯险的,不过,只要有人来破坏掉这块锁冥魔晶就行了,管他是谁呢。异邪此人工于心计,没有十足的把握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凭他的能力要想在空天大陆称霸一方倒还不是问题,可惜此人野心勃勃,总想着统一整个空天大陆,所以他注定是要失败的,不过,他既然有此雄心壮志,这一点倒是可以为我们所用的。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达成他一统天下的大计,所以他就需要帮手,而我们冥族就是他最好的帮手了,所以他肯定会来打破锁冥魔晶的。而我们可以与之委与蛇虚,利用他在人族的力量来达成我们一统人族的目的,或者让这个异邪当上人族之王也无所谓。我们也没有帮手,也是孤军作战。在这一点上我倒还是有些犹豫,不知是利用异邪或是取而代之。不过我的意见还是倾向于扶助异邪,利用他的力量。而我们最终的目标就是神族,到时候只要扶助异邪当上人族之王,我们再联合人族将神族灭掉,等大局一定之后,那人族又有何惧,还不是我们手上的一枚棋子吗?我们随时可以让他灭亡的!尤其是阿难这个混蛋,我不会饶过他的!‘冥王脸上带煞地说道,提起了神族,便想起了当年被万神之主封印之仇,眼中寒光顿时闪烁不定,看得他的那些属下心神惶惶的。

  ‘是,我等听凭冥王的吩咐,将以消灭神族为已任,决不懈怠!‘冥王的那些属下齐心发誓效忠冥王。

  ‘好,不愧是我幽冥邪王的忠心将士,各位请放心,到时候本王一统人神冥三界之时,你们都是我的功臣,我幽冥邪王是绝对不会亏待各位的,‘冥王大声地许诺道。

  ‘谢冥王!‘众人齐声说道。

  鹰雪于第二天早就将唐彬、曾昭立、杨玉海、谢好、刘林枫、周明六人都叫到山寨大厅中将自己的计划重新宣布了一遍,众人听后都兴奋异常,窝在这个鬼地方已经这么久,而且大家都不遗余力地修炼了这么久,也该是学有所成下山闯荡一番了。唐彬等人听了鹰雪马上就要启程的话,就吵着要跟着去,尤其是曾昭立简直是非要跟着鹰雪去不可,可是鹰雪还是那句老话,谁都不带,要唐彬等人将他们要下山去的事情告诉各位兄弟,虽然他们可能已经猜到了,故而就更加要带着弟兄们继续修炼五灵步法与五行战阵,而且鹰雪还对战阵提出了更高更严的要求,要将五行战阵炼得更加灵活,每一个人随时都可以切换到其他的战阵中发挥作用,与其他的战阵要完全融合起来,以备不时之需,唐彬等人见鹰雪如此坚持,虽然有些意见,但也只好作罢,毕竟战争并不像是平日练习,何况这已经是为时不远的事情了,也不急于一时,相信鹰雪马上就会让他们发挥所长的。

  鹰雪见众人不再有异议,就与唐彬等人告别,独自一人准备下山去了,可是当他走出山寨的时候,螭龙与服唐彬等人留在山寨,可是螭龙和小天他却甩不掉,尤其是小天,他与鹰雪之间有一种默契,所以当鹰雪想要离开的时候,小天就能够感觉得到的,故而他带着螭龙、小金和小鸟三个拦在了山寨门口,因为小天知道鹰雪肯定会在山寨之外打开魔法传送阵的。

  不过次孔雀王不知怎么的让小天给甩掉了,可能是周明跟孔雀王腻在一起吧。鹰雪与小天之间不存在太多的交流,小天的来意鹰雪已经完全明白,所以也用不着太多的言语,鹰雪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打开了魔法传送阵,带着螭龙、小天、小金和小鸟四个钻了进去,进入了他们的目的地-北三省。

  北三省现在是风雨飘摇,高天昊对铁门关虎视眈眈,虽然他被困守于一隅,但是实力还是相当雄厚的,然而他被王卓的军队堵在铁门关外,根本无法攻击,王卓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死守不出,高天昊几次强攻都被王卓给打退了,而且每次都是损失惨重,迫不得已,高天昊只好尽力拉拢王卓,企图以诱降的方式让王卓归顺于他,只王卓肯归顺于他,再得到王卓的兵力相助,北方三省就可以重新回到高天昊的手中,他就如出牢的猛虎,可以横扫边陲国,所以,高天昊对王卓可谓是提供了最优厚的条件,只要王卓肯归顺于他,就可以封王卓为边隆国的大元帅,而且只要王卓有任何的附加条件,他都可以答应。然而虽然高天昊派了几个使者到王卓处诱降,可是王卓却不为所动,却又没有表示什么态度,高天昊知道现在拉拢王卓的人实在是太多,他以为王卓现在还是在观望,待价而沽。不过,高天昊深深地知道,如果王卓被他人拉拢过去,那他高天昊可就非常的不妙了。u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