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重生]恶兄为夫 > 第46章 功亏一篑
  “天天见鬼?”夏长庚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嘿嘿道,“大人所说的‘鬼’该不是小生吧?大人不要转移话题了,窗户上的大洞就是那恶鬼弄出来的吧?”

  “干你屁事。”岩冲嘴硬的说道,瞥了他一眼,看到夏长庚脸上那副“大人你不是不需要小生把门”的得瑟表情顿时毛了,心道老夏你可以啊,敢嘲笑老子。

  他眼睛闪了闪,忽然“呵”的冷笑一声,表情严肃的指责夏长庚,“老夏,你还有理说!身为本官的跑腿小弟,昨天晚上你去哪儿了?如果不是你玩忽职守,窗户能被那鬼头给撞出个大洞来吗?我和幺儿可是吹了一夜的冷风哦!”

  什、什么?!

  岩青瞪圆眼睛,表情诡异的看了眼理直气壮的兄长,夏长庚更是目瞪口呆不可置信,这等颠倒是非厚颜无耻的话……居然也说得出来!该说果然不愧是大人您吗?!

  “大人你你你你……简直……”

  他“简直”了半天没说个所以然出来,已经被岩冲的无耻给震的说不出话来了,只能瞅着一脸“就是这么回事”表情的岩冲干瞪眼,听到旁边传来的一声笑,他更加没好气,颇为郁闷:“二少,你也越发不厚道了。”

  岩青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用实际行动表明了立场的坚定,“还是长庚你教我的,难道忘记了吗?”

  “……罢了。”夏长庚怨念脸,小声嘀咕,“你们兄弟一个鼻孔出气的,就知道欺负老实人,小生说不过你们。”他正了正脸色,道,“大人,其实关于鬼宅闹鬼一事,小生倒是打听到一些的。”

  效率这么高?岩冲道:“说说看。”

  “十年前这家还是有主人的,是个读书人,不过早已中了举人,到了外地做官去了,连同家眷也一并接走,十年以来从未回来过,而闹鬼的事情十年以来也从未间断过。”

  “他刚走就闹鬼了?”岩冲琢磨着,“这两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

  “小生没打听到。”夏长庚摸摸脑袋,“好像不是从他走了以后才开始闹鬼,这家主人还在的时候就闹鬼了,据说还死了好几个家丁……都是传言,不完全可信,这家主人原来做过一段时间的教书先生,若大人想知道更详细可信的,我们倒是可以找到他的学生问一问。”

  “嗯,死过人啊。”岩冲冷笑,“鬼宅里头那个姓韩的说不定真在包庇他姐姐,老子倒要看

  看这里面还有什么弯弯绕绕。”

  “长庚,那你打听到鬼宅主人的学生都有谁了吗?”岩青道,“都已经过去十年了,他的学

  生也是读书人吧,说不定也考了功名去做官了。”

  “你以为当官的是大白菜满大街都是啊?”岩冲笑道,“没看老夏二十多岁了才只挂了个秀才的功名嘛。”

  “秀才已经很了不起了。”夏长庚不服气的咕哝一句,“有些人八十岁了还只是个童生呢,小生学问不好大人你还要小生做二少的西席做什么,哼……”

  岩冲仰天翻了翻眼皮:“好了,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老夏你摸着良心问问自个儿有多少天没给幺儿上过课……话说鬼宅的主人姓什么叫什么?”

  “苑,别苑的苑。”夏长庚忍下好好和岩冲理论到底是谁耽搁了岩青上课时辰的冲动,平复了一下心情,不紧不慢的说,“至于这位苑先生的学生,小生打听到了一个,就是城东最有钱的

  那名豪绅,周德文。”

  在夏长庚的劝说下,岩冲终于答应规规矩矩的先往周德文府上递交拜帖,而不是直接跑到人

  家大门外问看门人:哎,你好,我有事找你家主人,他在家吗?

  岩冲道:“我上次问隔壁大娘借鸡毛掸子不是直接上门的,有钱人就是规矩多。”

  夏长庚懒得跟这么个粗鄙之人解释,代笔写了拜帖,然后投递进去,自然是标明了岩冲鬼判的身份,没点威慑力的东西在拜帖里面人家一个腰缠万贯的豪绅哪里会理会你一个无名小卒,这方面夏长庚没迂腐。

  拜帖投进去没多久,就有家丁客客气气的赶来请他们兄弟进去,夏长庚隐去身形跟在后面,不停的在岩冲和岩青耳边讲一些基本的礼仪规矩,生怕他们哪里做的不对让人嘲笑。

  他讲了很多,也很全面详细,兄弟二人的表情也十分淡定,只是一句话都没记住而已。

  岩冲脸色板正严肃,身形高大威武,踏进门往主位上的胖子身上一扫,仰着下巴眯着眼睛一副高高在上模样的胖子立即打了个冷颤,浑身不自在起来。

  怎么忽然间就冷起来了?地暖没烧?不是吧……

  本来想着什么“鬼判”是不是骗子所以特意装装样子,先给他个下马威再说,便是鬼判又如何?他管的又不是活人对吧!结果看到人进来了,被对方的视线轻轻一扫,不知怎么的全身不自在起来,从里到外都毛毛的,坐都坐不住,忒邪门儿了。

  周德文咳嗽一声:“你就是……”他忽然看到岩冲身边的青年,心道,刚刚怎么没发现还有个挺俊的后生,他摸了摸嘴唇上留下的一缕胡须,“你们谁是判官?”

  “我就是。”岩冲解下令牌给他瞧了一眼,见周德文没有请他们坐下的意思,装模作样的拍了拍衣袍下摆,顺势走到椅子边坐了下去,表情自然的说道,“本官此次前来是有件相当重要的事情要请教周老爷……幺儿,愣着做什么,过来,坐下。”他指着旁边的座位,看着岩青坐下了,才做出一副没事人的正经无辜表情,假装没看到周德文便秘的表情,接着刚才的话题,“听说周老爷以前是苑先生的学生?”

  周德文眯了眯眼睛,抻了抻腰,肥胖的身体微微往后靠了靠,换了一个更加放松随意的姿势,然后才慢吞吞的说道:“哼……这也归地府的判官管么?”

  岩冲一听,心里乐了,脑子里闪出一排大号字体:心里有鬼!

  是不是做过苑先生的学生有什么不敢回答的,态度微妙,眼神闪闪躲躲,没古怪才怪啊!

  有意思。

  “这个嘛……”岩冲拉长声音,故意吊胖子的胃口,清了清嗓子,顺手拿起花几上的空杯子,“咦……怎么没茶?”

  周德文扬声道:“来人,上茶!”吩咐完了眼睛继续盯着岩冲看,无声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