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重生]恶兄为夫 > 第11章 谁金屋藏娇
  岩青坐在岩冲腿上,想对待小孩子一样,被岩冲圈在怀里听他念书,。

  岩冲振振有词:“谁家当哥的没这么给弟弟讲过故事的,做兄长的该干的事情,哥一样都不会少。”岩冲特惋惜,“可惜幺儿到底长大了,不然哥哥把你架在脖子上玩儿。”

  岩青啼笑皆非,又兼之夏长庚不在这里,整座小院就他们兄弟两个人,尽管心里窘迫,却并没有拒绝岩冲这样待他,十岁之前的记忆都模糊了,十岁之后的记忆充满了冰冷和孤独的色彩,也许别的人不喜欢被当成小孩子对待,但他却十分开心岩冲能这样对他。

  岩冲给他念的不是普通的书,那是判官专有的生死簿,薄薄的一本,上面记载着所有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夏长庚的故事也在其中,但没有岩冲的,也没有现在的岩青的。

  那是凡人看不到的书,普通人看来那上面只是一张张的白纸,岩青能看到一部分奇怪的符号,只有岩冲才明白上面书写的是什么意思,他只挑选大团圆结局的故事给岩青念,就算是不好的故事,他也只停在最圆满的部分,剩下的则假装它们不存在。

  除了凡人的故事,竟然还有许多妖魔鬼怪的一生,奇闻诡录,不乏精彩有趣的,念得多了岩冲也发现了一些问题,作为一个小小的鬼判,他能知道的东西未免太多了些吧?

  岩冲收起生死簿,心道,管它呢,老实说,他除了幺儿真没什么在意的,内。幕不内。幕的他真不感兴趣。

  “今天结束了?”岩青意犹未尽。

  “结束了。”岩冲笑道,“每天只能听一个时辰的故事,白天半个时辰,晚上半个时辰,你想把今天晚上的挪用了哥也不介意。”

  岩青挣扎了一下,摇头:“算了,我等晚上再听。”他低声抱怨,“为何不能多讲一些?”

  岩冲嘿嘿笑,心道哥要是说怕你跟小孩儿染上网瘾一样有了听故事瘾你也听不懂。

  他没解释,握着岩青因为长时间不运动变得冰冷起来的手,霸道的说:“这是哥定的规矩,做弟弟的要无条件服从。”勾下岩青的脖子在他唇上亲了亲,捏捏他屁股,看着红霞满脸的弟弟他咧嘴笑,“走,出去运动运动,活动活动筋骨,整天呆在屋子里头对身体没好处。”

  “嗯。”岩青顺从的点点头,只要和兄长在一起,怎么样他都觉得十分开心满足。

  冬日里头刚刚下过一场雪,天气仍然阴沉沉的,外头难得北风比较小,雪积了半尺厚,他们小院里的雪早已被厨子大叔给清扫干净了,外面传来小孩子嘻嘻哈哈的玩闹声,两兄弟才迈出院子,就听不远处正在堆雪人的小孩儿尖叫起来:

  “大魔王来啦,快跑啊啊啊啊啊——”

  一群小鬼顷刻间鸟兽散,岩冲摸摸下巴:“我怎么成大魔王了?”

  岩青心里好笑,大着胆子打趣道:“还不是兄长模样太可怕了,把他们给吓到了。”就说昨天吧,一个小鬼把雪团子扔到他们的窗户上,打扰了兄弟温馨的故事时间,岩冲黑着脸开门,还没朝故意捣乱的小鬼头吼“边去玩”,捣蛋鬼们就尖叫着跑了。

  他沉下脸的时候模样真的挺能唬人的。

  岩青早就听过这片的小孩儿背地里“这座房子里住着一个凶巴巴的大魔王”的言论。

  “小鬼。”岩冲摇头,牵着岩青走到小孩子们堆了一半的雪人跟前,弯下腰滚了一个雪球当头,安放在雪人的身子上,又捡了两个硬土块当做眼睛,用手指在它脸上划了一个嘴巴,捡了根树枝插在雪人身上,一个丑毙了的完整雪人新鲜出炉了。

  岩冲退后两步,满意道:“还挺好看的。”他看了眼站在旁边的岩青,唇边露出一抹奇异的笑容,不动声色的朝着他走过去,岩青似乎感觉到了危险,警惕又茫然的看着他,岩冲伸手一捏他的脸,“这是什么表情,嗯?”

  话音刚落,岩青感觉脖子里一阵冰凉,惊的他寒毛倒竖,连忙弯下腰把衣领里的雪抖落出来,岩冲在边上哈哈大笑。

  岩青也抓了把雪,对着岩冲扔过去,雪半路就散了,零零星星的落在岩冲身上,他的兄长大人笑的更大声了,团了一个紧实的雪团子,笑道:“幺儿,你那样是不行的,看哥的。”他上下抛掷着雪团子,做出攻击岩青的样子。

  岩青以为他来真的,觉得那雪团子砸在身上一定很疼,吓得转身就跑,岩冲本来只是吓唬他玩玩的,岩青一跑他反而来了兴致,恶劣的对准岩青,打在他屁股的位置上。

  赤、裸、裸的调戏啊!岩青涨红了脸,使劲儿捏了一个雪球狠狠的朝着岩冲砸过去,岩冲躲都不用躲,雪球砸偏了十万八千里,岩青的脸更烫了,好像被自己渣渣的战斗力打击的不轻,傻兮兮的愣着不动了,可怜巴巴的望着岩冲,一副“不想玩儿了”的沮丧表情。

  岩冲咳嗽一声,乐呵呵的走过去,正想说两句话安慰安慰他,岩青忽然冲他一笑,劈手洒了他满脑袋的雪,转身跑远两步,瞅着他乐。

  这次轮到岩冲傻眼了,弹了弹脑袋上雪花,咬牙狞笑:“行啊,幺儿!”随即身形一动,速度快的如同豹子一般,猛然朝着岩青扑过去,岩青大惊失色,转身要逃,岩冲已经到了近前,从后面将他扑倒了雪地上,抱着他在地上打了个滚,大笑着挠他痒痒,“还敢不敢了?!”

  岩青挣扎,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大声求饶:“不敢了……哈哈……哥哥,快停下,哈哈……”

  岩冲停了下来,不是因为岩青的求饶,而是他感觉到了有人正盯着这里看,他瞥了眼斜后方的人,是个带着小厮公子哥,两只手揣在袖子里,眯着眼睛瞧着他们,对上岩冲的视线,还冲他笑了一下,意味深长。

  这条街平时除了玩雪的小孩儿,基本上连路人都看不到几个,岩冲只瞧了他一眼就皱起了眉头,这家伙笑起来可真讨人厌,尤其是当他把这人跟他记忆里的名字对号入座后,更不待见对方了。

  原主的狐朋狗友一个。

  岩冲把弟弟从地上抱起来,给他整理好衣服头发,拍打干净两人身上的雪,搂着岩青的肩膀道:“走,回家。”

  “兄长,这人是谁啊?”岩青悄声问他。

  “某禽兽的狐朋狗友。”岩冲也小声对他讲,“来者不善,咱别搭理他……啧,过来了,幺儿你

  回屋,哥打发他走。”

  “我说岩大少说好送我的极品小倌儿怎么忽然没下文了。”那人踱着步子走上来,故意大声说道,“原来是被岩大少金屋藏娇自己给用了啊。”他冷哼一声,毒蛇一样阴冷放肆的视线在岩青身上游走,“岩大少可真叫我好找啊。拿了我的银子,还想反悔吗?把人给我,便不与你计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