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后宫笙色 > 第二百零二章 见招拆招
  第二百零二章见招拆招

  段景焕探头朝她瞥一眼,见她已经合上眼帘,他啧啧了两声:“还真生气了?”这阖宫上下也就只有苏眉笙敢这样对他甩脸子!

  段景焕抬手去撑她的眼皮:“没有那个本事,以后就少揽这种出力不讨好的活儿。”明知道太后对她不喜,她还上赶着过去找虐,苏眉笙什么时候变这么笨了?

  苏眉笙撇了撇嘴:“臣妾这是在为太后娘娘排忧解难。”

  她更多的是为了和香妃正大光明的斗法。

  段景焕心知肚明,不过想到最近太后对香妃的公然维护,想到子车家族最近做出的出格事情,段景焕的眼底便浮现一层不悦。

  皇太后这样做,对苏眉笙确实不公平。

  “这次的事情务必长了教训,下次想要承诺什么,先考虑清楚后果。”不管是答应太后做药膳,还是苏眉笙夜半出去采集露水,这两件事情都够有心人大做文章的。

  段景焕狠狠的瞪了苏眉笙一眼。

  苏眉笙抬手摸摸鼻子,声音闷闷的:“臣妾能保证药膳疗效不错,但后果,取决于皇上和太后。”皇上一言,超过她万言千语的,若是他肯替她在太后面前说两句好话,那么结果肯定是皆大欢喜。但若他就是不理不睬的,后果……她需要付出的会太多太多。

  苏眉笙本来想要求得段景焕一个金口玉言的,可苦口婆心,连装可怜,发小脾气都用上了,也没见段景焕松口,她只能收了“迂回救国”的心思。

  罢了,她捅出来的事情,还是由她来完全善后。

  她就不信凭借着她的聪敏才智,会改变不了皇太后对她的固有看法!

  苏眉笙托腮凝眉的转身朝里,背对了段景焕。

  室内流淌着静谧,只有蜡烛燃烧的声音“噼里啪啦”的响着。

  段景焕撩开被子坐了起来:“为朕更衣。”

  更衣?苏眉笙的身子蓦地一僵。这才是丑时末,离早朝还有一个半时辰的,他这就要离开了?果然,段景焕狠起心来比任何人都绝。心里有些涩然,但苏眉笙却固执的没发一言,轻抿着唇瓣替段景焕把衣服穿好。

  “洗脸。”

  刚刚将段景焕衣服扣子扣好,段景焕听不出一丝儿感情的声音便又响了起来。

  苏眉笙捏着扣子的手一颤,差点没把那盘扣拽下来。“呵呵”,她皮笑肉不笑的看向段景焕:“这才是丑时末,皇上真要洗脸?”

  “嗯?”他姿态睥睨,语气不悦。

  苏眉笙咬了下唇瓣:“臣妾哪敢?”这后宫里谁敢对皇上的决定有任何意见?他想要洗脸,洗就好了!若是凉着他,也与她无关。苏眉笙在心里狠狠腹谤段景焕两句,这才让锦儿拿了竹筒里的水进来,又倒进了盆子里。

  清澈透亮的水在盆子里微微晃荡。

  段景焕有些嫌弃的挑挑眉梢:“这么点,确定能有效?”

  要不是他,能变成这么点儿?苏眉笙好想把这盆水拍到他脑袋上!可她也只敢这么想想,微微弯腰掬起一捧清水来,她笑呵呵的:“臣妾会很珍惜用水的。”她报复似的,掬着清水就拍在了段景焕的脸上。

  水珠自手心迸溅开来,段景焕的眉毛,眼梢都沾染了湿意。

  “苏眉笙!”段景焕气的咬牙切齿的,“不用洗了!”他愤愤的擦一把脸上的水珠,而后大掌伸进盆里,速度洗了把脸。

  劈手夺过苏眉笙刚刚从锦儿手里接过的毛巾,段景焕在脸上狠狠一擦,一句话没说的离开。

  凉意岑岑,白露为霜。深秋的后半夜,越发寂寥。

  锦儿看着那道颀长的背影离开景宁宫,有些心尖儿发颤的看向苏眉笙:“娘娘?”两人先前的氛围不是还挺好的吗?皇上甚至都宠幸了苏眉笙,怎么会又突然变成了这样?

  皇上夜半离开,他日后还会再来景宁宫吗?苏眉笙才刚刚招惹上皇太后,若是连皇上都惹怒,她以后可要怎么办?

  锦儿愁的要死。

  苏眉笙却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模样。

  转身坐到椅子上,她掀着眼皮看一眼锦儿:“你去给我倒杯茶来。”她也该提起精神,准备给皇太后做药膳了。

  皇太后上了岁数,起的很早,大约卯时便会起来。而皇太后的脾胃又有些偏虚。苏眉笙必须得把粥熬得稀软一些,才能合她口味。

  亲自过去厨房把芸豆,莲子,赤小豆,花生豆泡上,又让锦儿榨了一些鲜竹汁,等时辰差不多,她才让锦儿烧火熬粥。

  先大火烧了一阵,又小火慢熬了半个小时。苏眉笙将熬得鲜香软糯的粥盛进一个带盖子的碗中,给太后送过去。

  ……

  永福宫中,皇太后正搭着齐福的手在院子里散步。

  “你猜,曦妃何时会送药膳过来?”

  “这个奴婢可猜不到了。”

  皇太后驻足原地,朝着天空望一眼:“都已经是卯时了,哀家平日里这个时辰都该传膳了。

  言下之意,苏眉笙来的迟了。

  第一次送药膳便来的这般迟,怕是她根本就没把此事放在心上。

  皇太后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沉下去:“前几日不想吃东西,今儿个的胃口倒有些不错。传膳!”她不等苏眉笙了。

  苏眉笙就等着下个阴雨天来临的时被她重重惩罚了。

  皇太后的声音刚刚落下,永福宫外,传来一阵小太监的见礼声。

  “曦妃娘娘吉祥。”

  “平身,太后可已经醒来?”随着清朗如玉的声音响起,苏眉笙抬脚进了永福宫的大门。

  一袭素雅的宫装,不施粉黛,像是一株玉兰花亭亭玉立,行动间清香袭来,脚下生花。她脸上微微漾笑,眉梢眼底也尽是风情流转。

  举手投足间优雅矜贵,容貌举止倒是让人挑不出半点的错!

  皇太后摩挲着手心的佛珠,笑了笑:“曦妃倒是来的恰恰好。哀家今儿个胃口好,曦妃的药膳可别坏了哀家的胃口。”

  答应让她药膳调理,却又说出这种话,皇太后还真是处处都要给她添点堵。不过她苏眉笙向来都是个见招拆招的主儿。

  她像是没有听出太后话里的刁难之意似的,笑的依旧从容优雅:“臣妾昨儿个晚上一宿没睡,替太后和皇上都准备了合适的药膳。这些食材都是经过臣妾细心挑选的,又是经过两个时辰的精心熬制,应当是不会再留有什么独特的味道。”

  皇上都认可的药膳,皇太后若是骨头缝里挑刺,摆明了就是故意在找茬儿。苏眉笙三言两语的堵回她要说的话。

  皇太后梗了梗,心里恼极,脸上的表情却没有露出丁点的破绽:“那还真是辛苦曦妃了,哀家如今这身子可比不得年轻那会儿了。年轻时,吃再凉,再硬的东西,哀家都能舒舒服服的。”皇上正值壮年,什么生冷硬的东西吃了自然都没事儿,但她不一样,她需要吃的更精致软和一些。

  苏眉笙笑眯眯的把食盒中的碗端出来,揭开了盖子。

  满室清香……闻着倒是极好!

  齐福使劲吸了吸鼻子:“奴婢闻着,这倒是像竹园中的味道,清新的竹香,是太后您最喜欢的味道。”她在宫中这么多年,自认为瞧人的目光还是精准老辣的。这苏眉笙虽然是在和香妃争,可却也是满满的真情实意。

  端看这一碗八宝粥的浓稠适宜便能看出端倪来。

  苏眉笙确实是诚心想要治愈太后的头疼顽疾的。

  皇太后脸上的笑容真诚了些:“卖相倒是不错,哀家尝尝。”她自认为吃过的山珍海味,奇异美食也不在少数。可尝着这绵软滑嫩的粥,她才知道,苏眉笙的厨艺真的不是吹的。这堪比顶级御厨做出来的东西,就是美味!

  可她能这样让曦妃过关了吗?自然不能。强忍着蠢蠢欲动的馋虫,皇太后在吃过两口后把粥碗放了下去:“初尝倒是不错,但多吃两口难免有些腻味,哀家吃不下了。”她装出一副烦躁的模样来,“齐福你去把香妃送过来的凝神香拿来点上,说不得哀家平心静气了,能再稍稍多吃一些。”

  苏眉笙低眸撇了下嘴:真能装!为了刁难她,连谎话都能说的这么脸不红气不喘的。她若是吃不下能连着喝了两口?

  那曾想,皇太后却恰恰好的朝她望了过来,见她低头,皇太后伸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佛珠转动起来:“曦妃低着头干嘛?觉得哀家用膳还要点凝神香,你心里不舒服了?”

  明知故问,她想要听什么回答?苏眉笙抿唇一笑,若春日的花儿齐齐绽放,灿烂无双:“臣妾是在反省,看要如何改进膳食,才能让太后吃的更可口一些。”她决口不提凝神香,也决口不提香妃。

  皇太后不就是想要借着香妃来打压她的气势么,她偏偏就不接招。

  “呵呵,你们都是有心的人。”皇太后笑着看向拿着香盒走出来的齐福,“皇上有你和香妃这样的女子相伴,是个有福气的。”她话锋陡的一转,“齐福把香拿给曦妃,让她替哀家点上。”她别有深意的瞧一眼苏眉笙,语气淡淡的:“也好全了曦妃对哀家的这片孝心。”

  香妃手里出来的东西,她真心不想接手。可太后都搬出“孝”字来了,苏眉笙一时半刻也反驳不得。只得轻笑着上前两步:“臣妾笨手笨脚的,怕弄坏这些珍贵的香。劳烦姑姑帮本宫拿出来,本宫拿烛火点上。”

  太后的脸沉了沉,却并未说什么。

  倒是齐福在心中暗暗赞叹:还真是没瞧错,是个聪慧的!不过香妃制作出来的香向来都没什么问题,苏眉笙这次倒是谨慎过头了。

  她把盒子轻轻放到一旁,伸手揭开了盖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