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权少请关照 > 第358章 沈嫣自杀,发现古怪
  一句话,成功让祁太太平静下来。

  半晌,她皱了皱眉,“老公,你说咱们儿子到底在想什么?”

  “他昨天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不喜欢沈嫣,不想结婚。”

  “可前段时间我明里暗里试探过几次,他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才过了多久,怎么说变卦就变卦?”

  祁泰沉吟一瞬,“你说,咱儿子是不是心里有人了?”

  “不可能!他看女人都一个样儿。”

  “那……如果不是女人呢?”

  不是女人?

  祁太太表情一僵,手脚冰凉,“你说子辰是同、同性……”

  那个词,她连说出来的勇气都没有。

  “诶,你别激动啊!我说着玩儿的。”

  ……

  十一月底,几场淅淅沥沥的雨下过,宁城仿佛一夜之间入了秋。

  阳光变得温柔,清风捎带凉意。

  就在这个时候,祁家拒绝与沈家联姻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遍整个豪门圈。

  “沈婠——”

  下课后的走廊,基本已经空了,回音就显得特别大。

  加上说话人的嗓子又尖又细,格外刺耳。

  “怎么又是你啊?”苗苗嘴角一抽,翻了个大白眼儿。

  祁子颜没理她,直勾勾盯着沈婠,满眼控诉:“你怎么能这样?!”

  沈婠:“?”

  “我明明警告过你,为什么不听?!现在你满意了,开心了?”

  “……”

  “再怎么说,沈嫣都是你姐姐,你不觉得自己这样做太过分?!还有没有点羞耻心?!”

  苗苗虽然听得一头雾水,但并不妨碍她发飙:“你谁啊你?嘴巴放干净点!别人当你是大小姐,我可不认账……”说着,挥了挥拳头,“该揍的时候,照打不误!”

  苗苗这体型快赶上一个成年男人了,手臂上的肉一颤一颤,再配上凶神恶煞的表情,直接把祁子颜吓得后退两步,花容失色。

  “你、你们……”

  对于她的反应,苗苗十分满意,冷哼:“老虎不发威,当老娘是病猫?”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们、简直就是土匪!”

  “土匪怎么了?土匪专治各种不服。尤其你这种公主病,还真以为地球绕着你转啊?”

  论嘴快,祁子颜根本不是苗苗的对手。

  “你这头死肥猪!凭什么教训我?!”

  “够了——”沈婠冷冷开口,“祁小姐到底想说什么?我不喜欢帮人背锅,所以,麻烦你在开口指责前,把事情说清楚。”

  祁子颜难以置信地看着她:“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装?”

  沈婠眼中仅剩的温度也冷凝下去,她讨厌听不懂人话的笨蛋。

  不再给对方一个正眼,径直绕开,转头招呼苗苗:“走了。”

  “得令!”屁颠颠儿跟上。

  祁子颜愣在原地,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无视加嫌弃了?

  “等等——”她拔腿追上去,双臂张开,堵在沈婠面前,“你,真的不知道?”

  “我应该知道吗?”

  “难道我哥不是为了你才拒婚的?”

  沈婠挑眉,“祁子辰拒婚?”上扬的尾音带着一丝讶然。

  “你……”祁子颜目露疑惑,仿佛分辨不清她是装模作样,还是真的一无所知。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惊讶不过一瞬间,沈婠很快便恢复如常,轻描淡写,甚至无动于衷。

  “我哥是因为你才拒绝小嫣。”

  “因为我?”沈婠忍不住笑了起来,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什么奇怪物种,“敢问,你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

  “最近出现在我哥身边的女人,就只有你。”

  “谁说的?”苗苗挺身而出,“我不是女人吗?”

  祁子颜表示,她受到了惊吓。

  但苗苗说得没错,如果按“最近出现在身边的女人”这个标准来评判,沈婠并不是唯一的怀疑对象。

  他哥脸盲不假,但也不至于眼瞎啊?

  怎么可能看上苗苗这种……呃……

  一言难尽。

  “反正,你的嫌疑最大!”

  “有证据吗?”轻飘飘四个字,就堵得祁子颜说不出话。

  “你既然想知道原因,又何必舍近求远?问我,不如去问你亲哥,作为当事人他比我更有发言权。”

  说完,抬步离开。

  祁子颜对着她的背影吼道:“你就没有半点愧疚?”

  “为什么要愧疚?”沈婠脚下不停。

  “被拒婚的那个人是你亲姐姐——”

  “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我不认为这对沈嫣来讲是件坏事。”

  瞧瞧,多么冠冕堂皇,实则,内心偷笑。

  沈祁两家联姻作废,沈婠当然乐见其成。

  ……

  沈家,此时鸡飞狗跳。

  砰砰砰——

  “小嫣,你把门打开!”杨岚一边敲,一边急。

  回应她的只有一扇纹丝不动的木门,以及门后死寂般的沉默。

  “乖女儿,你别这样,妈妈很害怕……”杨岚抹去眼角的泪水,声带哽咽:“天底下好男人多的是,你又何必惦记一个不识好歹的祁子辰?”

  “……妈,别吵,让我一个人待会儿。”

  杨岚见她终于肯说话了,忙不迭点头:“好,妈不吵,你有什么事就叫我,知道吗?”

  “嗯。”

  杨岚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下楼去到客厅。

  刚从公司赶回来的沈春江正一脸怒容端坐在沙发上,脚边是摔碎的茶杯,撒了一地茶水,狼藉斑斑。

  “她怎么样?”

  杨岚朝二楼看了一眼,愁容满面,“躲在房间里死活不肯出来见人。”

  砰——

  沈春江一脚踹翻茶几,浑身颤抖:“姓祁的欺人太甚!”

  “那现在怎么办?”

  “圈子里都传遍了,他祁家的儿子看不上我沈家的女儿,既然如此,那两家的合作也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必要!”

  沈春江是个面子观念很重的商人,这点得益于老爷子的言传身教。

  祁家不答应就不答应,他也不会非逼着祁子辰娶沈嫣,但祁家把这件事闹到明面上,以致流言四起,进而损害沈家的颜面,这就让沈春江忍无可忍了。

  第二天下午,祁氏与明达共同投资的三个大型在建项目和五个即将完工的中型项目被全面叫停。

  沈春江勒令财务进行清算,他要立即撤资。

  闻讯赶来的祁泰说尽好话,“……联姻是一回事,工程项目又是另一回事,怎么能混为一谈,说撤就撤?”

  沈春江冷笑:“资金是我投进去的,自然也可以拿出来。”

  “老沈,你有没有考虑这样做的后果?”工程停摆,沈春江作为投资人,一样会血本无归。

  “呵,我沈家不缺那点资金。”

  祁泰狠狠皱眉。

  他知道沈春江是个利益至上的人,但有一样东西比之利益,让他更为看重——颜面。

  拒婚的消息传出,令沈家沦为笑柄,沈春江势必咽不下这口气,肯定要搞事情,却不料,他动辄就是这么大手笔,竟然连上亿的项目都敢撤。

  祁泰心里苦哈哈,他也很委屈——

  “老沈,不管你信不信,这个消息不是从我这边漏出去的。”

  “难道还是我漏出去的?!”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争执也是枉然,不如双方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一谈,看问题应该怎么解决才妥当,你以为呢?”

  沈春江面色稍缓。

  “来来来,里面请——小田!泡两杯碧螺春进来!”

  ……

  不等商讨出个解决方法,沈嫣那边又出事了。

  “自杀?!”沈春江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眼前一片眩晕。

  杨岚在那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春江,你快来医院,小嫣流了好多血,全部都是血……”

  医院,病房。

  沈婠到的时候,沈嫣已经从急救室被推出来。

  双眸紧闭,脸色苍白,左手手腕裹缠着纱布,渗出几滴鲜红,右手手背扎着吊针,此刻,沉睡在雪白的病床上,像个没有生气的木娃娃。

  “医生,我女儿没事吧?”杨岚红着眼睛开口,面色憔悴不堪。

  “幸好送来及时,伤口也割得不是太深,已经没有生命危险,注意休养就行了。”

  “谢谢。”

  医生:“都是我们应该做的。”说完,抬步离开。

  “都怪祁家!还有那个狼心狗肺的祁子辰!”杨岚攥紧拳头,咬牙切齿。

  沈春江见沈嫣没有大碍,转头就回了公司。

  杨岚整颗心都记挂着昏迷不醒的沈嫣,从而忽略了丈夫眼里一闪而过的不满和失望。

  沈婠却看得清清楚楚。

  试问,一个对女儿寄予厚望的父亲又怎么会乐意看到她为了一个男人哭哭啼啼、要死要活?

  自打沈如被调往粤省分公司,这颗棋就已经毁掉大半,沈春江痛失臂膀,急需扶植新人上位,巩固他在明达的绝对统治权。

  沈嫣自然也在考虑之列,甚至因为她的出身更为正统,比沈婠得到的期望更高,只可惜,这一闹将她冲动、任性、爱情至上的短板暴露无遗。

  想来,沈春江要重新审视她的价值了。

  “你还在这里做什么?来看我们小嫣到底死没死成?”杨岚一看到沈婠那张平静无波的脸,就气不打一处来。

  “阿姨,您这话就不对了。二姐出事,我来探病有什么错?”

  “看看你那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像是来探病的吗?!”

  沈婠目露委屈。

  杨岚发出一声尖锐的冷笑:“你骗得了别人,骗不过我。哪怕装得再像,假的也成不了真的。你是个什么东西,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她表情不变。

  “所以沈婠,我警告你,不要把我逼急了,否则,我死也要从你身上咬掉一块肉!”

  “阿姨,我很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想来是太过担心二姐,所以神志不清,乃至胡言乱语。放心,我不会跟你一般见识,今天就先走了,明天再来探望。”

  “你给我滚——滚——”

  沈婠笑了笑,转身离开。

  出了病房,笑意骤敛。

  她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护士小姐请留步。”

  “你有事吗?”

  沈婠指了指对面的病房,“我是病人的妹妹,想亲自问一问主治医生我姐的情况,你能告诉我办公室在哪里吗?”

  “直走到底左手那间。”

  “谢谢。”

  叩叩——

  “请进。”

  沈婠推门而入,“你好,我是206号病房沈嫣的妹妹。”

  “哦,你有什么事吗?”中年医生放下笔,合上摊开的病例。

  “我想问一下,我姐的情况严不严重?”

  “还算乐观。”

  “能不能说得具体点?”

  医生皱眉,看了她一眼,隐约流露审视之态。

  沈婠迎上他的打量,不闪不避,眼中恰到好处浮现一抹担忧,加上微微泛红的眼眶,俨然一派关切之态。

  医生收回目光,翻开手边的本子,说明,在沈婠进来之前,他也在研究沈嫣的病例。

  如果沈婠没有看错,她推门的瞬间,停留在这位医生眼中的神情似乎是……疑虑?

  这就有意思了。

  “医生?”

  “你姐姐的伤口……”他停顿一瞬,“很浅,却一直昏迷不醒,我建议你们家属可以多作宽慰,适当给予病人一些关怀,要实在不行,就只能去看心理医生。”

  呵,这话……

  就差直说沈嫣是没病装病,还心理医生……

  虽然觉得好笑,沈婠面上却不动声色,目光还暗含一丝沉重,“我知道了,谢谢您。”

  出了办公室,沈婠朝病房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啧,就为个男人,真是没出息透了……”

  接下来的剧情应该就是在祁子辰面前装可怜,博同情了吧?

  ……

  沈嫣是在第二天上午清醒过来的。

  可她不说话,不吃东西,无声无息地躺在病床上,除了一双眼珠在转,呼吸还有之外,跟昏迷的时候几乎没什么两样。

  杨岚守在病床前,小心翼翼又忐忑不安。

  “小嫣,你这是怎么了?跟妈妈说句话好不好?”

  “……”

  “你怎么这么傻呢?命是自己的,没了可就没了,要是晚一点,你让我们怎么办?如何称受得了?”

  “……”

  杨岚说了很多,直到嘴巴干了,嗓子哑了,沈嫣都不肯跟她说一句话。

  再也忍受不住,她趴在病床前泪如雨下。

  忽然——

  “妈。”

  哭声戛然而止,杨岚惊喜地抬起头,“小嫣,你说话了?你刚才在叫我,是不是?”

  “妈……我想见他。”

  杨岚眼眶一热:“好,妈妈答应你,什么都答应你。”

  沈嫣这才露出一抹笑,沉寂的眼神有了些许波动,“谢谢您。”

  杨岚愈发心疼。

  她亲自出面找到祁子辰,要求他去医院,态度相当强硬。

  祁子辰辅一听“自杀”两个字,险些没反应过来。

  第一反应是觉得荒谬。

  他原本以为这种剧情只会在狗血电视剧里出现,没想到有一天他会变成男主角。

  第二反应是怀疑。

  求生是人的本能,一个人真的会为了所谓的爱情,不惜亲手结束宝贵的生命吗?

  更何况,他不认为沈嫣对自己的爱已经到了可以抛却生死的地步。

  毕竟,在他的印象里,两人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更没有过半点超乎点头之交的深层纠葛。

  这口锅怎么就落到了他头上?

  祁子辰表示很懵逼。

  不过,他还是去了医院。

  一来,把话说清楚,能开解沈嫣是最好的,如果不能,那下次也请不要把责任往他身上甩。

  二来,他很不理解这种行为,想要知道对方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

  至于联姻一事,祁子辰现在无比庆幸自己拥有先见之明,跟父母通了气,没有答应下来。

  像沈嫣这种极端的女人,他可不敢要,能避多远是多远。

  ……

  下午的阳光,斜斜照进病房。

  门被推开的瞬间,沈嫣木然的眼珠转了转,看清来人之后,爆发出一阵惊人的亮光。

  祁子辰把果篮放下,坐到床边的陪护椅上。

  探望病人该有的礼数,他一点不缺,淡淡温和的表情,是沈嫣痴迷已久的模样。

  她喜欢犹如冬阳般清和温暖的祁哥哥。

  “你来了……”女人唇畔漾开一抹浅笑。

  “嗯,听说你要见我。”他是冷静的,也是理智的。

  “为什么不同意联姻?我们明明那么般配,那么合适,天生就该在一起。”

  “没有什么是‘天生就该’的。”

  女人眼底浮现出一抹受伤,“你……不喜欢我吗?”

  祁子辰想了想,缓缓摇头。

  “不喜欢。”

  沈嫣瞳孔紧缩,本就苍白的脸似乎更添苍白,唇瓣哆嗦着,“我哪里不好?不讨你喜欢?”

  “说不清楚,应该是感觉不对。”

  他无法分辨女人的脸,只能通过声音、发型、衣着之类的东西进行区别,到底还是少了最直观的感受,所以祁子辰根本不信一见钟情。

  但那个人例外……

  他只需要一眼就能从人群中将她识别。

  那种感觉就像找到了最特别的东西,起初是好奇,接着是研判,然后就会忍不住想要剖析,拆分……

  “你在想谁?”都说女人的直觉最准,尤其在喜欢的男人面前,每个女人都是福尔摩斯。

  祁子辰猛然回神,皱了皱眉,对此避而不答。

  “我知道,你对沈婠不一样……”

  男人目光骤紧。

  “呵呵……果然,你看着我,想的却是她。我不懂,真的不懂,为什么你们一个两个都这样?她有什么好?不过是个虚伪的女人,却都拿她当宝……”

  “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我就先走了。”

  “祁哥哥!你真的不喜欢我吗?”

  “……抱歉。”

  “那我们可以结婚,对,结婚,”沈嫣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狠狠地攥住男人衣袖,“你现在不喜欢我,等结婚之后,在一起相处久了,你一定会慢慢发现我的好,然后喜欢我,最后爱上我。”

  祁子辰眉心一紧,他看向沈嫣的目光透着太多困惑,仿佛两个人的思维根本不在一个层面。

  “我不会同意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女人表情一僵,“求求你,别这样对我……”

  “沈嫣,我希望你明白,对于一个人来说,情和爱都是调味品,只有生命才是必需品。没有生命,一切都是空谈。”

  “祁哥哥,只要你答应我,我就好好地,不再做傻事。”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威胁也好,请求也罢,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祁子辰摇头:“你的命,跟我没关系。而我对你也不存在任何责任,你这样做威胁不了任何人,最终伤害的只有你自己。”

  “我不管——我就是要和你结婚!我要和你在一起!”沈嫣两只手扯住他的袖口,狠狠地,紧紧地,仿佛一放开,就会错失一辈子的幸福。

  但最终,祁子辰还是挣脱了。

  起身,退离床边两步远,“我只来这一次,言尽于此。不管你以后做什么,都与我无关,我也不会再来。”

  说完,大步离开。

  清隽挺拔的背影落在沈嫣眼中,透着令人心碎的冷漠和无情。

  她趴在床边,漆黑的瞳孔泛起古怪的暗芒,“祁哥哥,我会嫁给你的,一定会。”

  ------题外话------

  来个有奖问答吧

  祁子颜什么来历?

  A、重生;B、穿越;C、本土;D、带着记忆转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