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我真的是反派啊 > 第377章那一代的魔主
  这是一处几乎被魔焰燃烧的天地。

  天地辽阔不知其数万里,只是浩浩荡荡的魔气渲染了这片天地。

  天地里什么都没有。

  除了魔气以外,正前方就只有一座山。

  山的底下燃烧着熊熊魔焰,将整个苍穹都映照的通红。

  山势陡峭,怪石嶙峋。

  山顶站着一个人。

  一个背着身子,一袭黑衫随着魔焰仿佛妖魔鬼怪般乱舞的人。

  此刻随着徐子墨的到来,那男子缓缓转过了身。

  “我在等一个人!”

  他的脸上布满了魔印,尤其是那双燃烧着魔焰的双眸。

  里面似乎蕴含着无上的恐怖般。

  他的身躯并不高大,但给人的感觉却十分的伟岸。

  属于那种头顶苍穹,脚踏星河的存在。

  “是您吗?”高山上的男子看着徐子墨,恍然如梦的说道。

  “主上,多久了。

  我都不知道等了多久了。

  这残骸之躯已经被熊熊烈火燃烧。

  您终于来了。”

  “魔奴?”此刻拜蒙从虚空中走了出来,淡淡的问道。

  “原来是第七战将大人,”那山顶的男子问候了一句。

  “他是谁?”徐子墨疑惑的问道。

  “你以前的仆人,”拜蒙恭敬的回道。

  “怎么?”徐子墨看着山顶的男子,问道。

  “你在这等我干什么?”

  “主上,这里有以前的你留给现在的你的东西,

  我等着你来取走它,”魔奴连忙回道。

  “什么东西?”徐子墨问道。

  魔奴看了拜蒙一眼,随即微微低头,恭敬的说道。

  “第七战将大人,我们还是先出去吧。

  让主上自己去取那东西。”

  拜蒙点点头,随即和徐子墨对视了一眼。

  与魔奴踏空而起,一同离开了此方天地。

  …………

  当两人离开后,徐子墨方才打量起这片天地。

  这里的魔气给他的感觉很熟悉。

  就好像如鱼得水的鱼儿。

  他一脚踩在山峰之上,快速的朝山顶的位置奔去。

  无尽的魔气在他脚间弥漫着。

  一块块碎石滚落。

  当徐子墨来到山顶上时,发现这里竟然摆放着许许多多的壁画。

  这些壁画已经存放在这不知多少个年头。

  壁画连在一起,似乎在讲述着某个古老的故事。

  当徐子墨心神聚集,聚精会神看这些壁画的时候。

  他发现自己的意识竟然被吸入了这片壁画的世界中。

  眼前的视线开始转变起来。

  天空是血色的!

  大地上战火纷飞。

  有个披着战袍的男子站在山峰之巅。

  他手握日月,脚踩星河。

  全身都沐浴在鲜血中。

  如果仔细去看的话,就会发现他脚下的山峰竟然全是尸体。

  那是一具具尸体堆积而成的高山。

  哀嚎与阴霾笼罩了这片天地。

  死亡与杀戮敲响战争的鼓擂。

  尸体堆积的山峰四周围满了人,一个个怒目而视,青筋暴起。

  “魔头,你没想过自己也有这天吧!”

  有人畅快的大笑着。

  “下来受死吧,别做无畏的抵抗了。

  我们尚且还能让你死的痛快一点。”

  “你本就是逆天而行,现在遭了天道的报应吧!”

  “那些天弃之人本就该世世代代的沉浮,你们却总想着反抗。

  改变命运,简直可笑不自知。”

  听着底下所有人纷纷嚷嚷的指责。

  山峰上的男人缓缓抬起头。

  他的脸明明很清晰,但徐子墨不管怎么看就是看不清。

  好像总有股迷雾遮挡着他。

  徐子墨站在半空中,能够很清晰的看着底下的场景。

  但是他无法动弹,什么都做不了。

  只能像一个旁观者般看着。

  此刻这男子缓缓站起身子,人们很难想象他那身战袍下究竟受了多重的伤。

  随着他站起的那一刻,四周围着的人群都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两步。

  男子缓缓抬起头,这一刻,徐子墨才看清了他的脸。

  “怎么会,”徐子墨的面色大变。

  有些不可置信的站在原地,不断的摇着头。

  那男子跟他长的一模一样。

  他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同样的脸,两个人就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般。

  “你来了!”

  此刻周围的场景好像静止了一般,所有的事物。

  飘散的血气,

  脚下如山般尸骨的哀嚎,

  天空偶然吹起的风,

  远处的晨雾,

  近处那些人的指责声。

  一切的一切,时间与空间,都全部静止了下来。

  只有山顶的男子默默的抬起头,平淡的看着徐子墨。

  那一眼万年,目光仿佛穿过了好几个亘古的世纪。

  层层虚空与无尽时光轮回不止。

  带着一股不可睥睨的威势与徐子墨对视着。

  道不清又说不明的情绪。

  徐子墨无法言语他现在的情绪。

  他感觉自己在照一面镜子,镜子内的人陌生又熟悉。

  他张嘴,想要问出自己心中的疑问。

  但那山顶上的男人似乎知道他的疑问,提前打断了他。

  摇头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别急,就这么一直走下去。

  总有一天,你会得到答案的。”

  “你想干什么?”徐子墨稳住情绪,问道。

  “给你本该属于你的东西,”男子回道。

  “什么东西?”徐子墨不解。

  男子缓缓抬起头,目光遥望着上空的苍穹。

  这一刻,通天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而出。

  四周凝固的空间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人们继续嘈嘈杂杂的大喊指责着。

  而那男子身后的战袍随着狂风荡起无边的涟漪。

  手拿远古神器冲天槊,一步步朝尸骨山下走去。

  …………

  “我曾经历了亘古无数个纪元。

  见证了太多史诗的兴衰存亡。

  何为魔?

  似乎早已经被人打上了恶的标签。

  世间本没有魔字,也没有魔这个种族。

  只是浊者自浊的人堂而皇之的给那些天弃之族带上的帽子罢了。

  我行走在数个纪元后,将自己的一切所见、所闻、所知融会贯通。

  领悟出一本战技。

  取名为《魔》!

  让那些自喻不凡的人看看真正的魔又该如何!”

  男子一边说着,一边朝山的底下走去。

  他每说一句话,都铿锵有力。

  每走一步,周身的气势便会强烈几分。

  无上的威势带着亘古的魔气将天地都给捅出一个大窟窿。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