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我能看见经验值 > 第169章 【来呀,互相算计呀!】(3/4)

第169章 【来呀,互相算计呀!】(3/4)

  戏法师张了张嘴,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个屁呀!

  “啪!”

  贺晓天不理会欲哭无泪的人头,直接又把黄色符纸贴在了他的脑门上。

  然后右手抛出一个弧度,重新送他进入了衣柜。

  “小娘子,该咱们谈谈了。”话音落下,他的双眼瞄向了由内力凝结出来的土块。

  “混蛋,放我出去。”巴掌大小的纸轿,传出愤怒的女声。“只要我今天晚上不回去,家里便会来人,到时候有你好受的。”

  这确实是个麻烦!

  谁也不清楚,扎彩匠世家到底有没有强者。

  万一来个类似食王全盛时期的人物,恐怕够他喝上一壶。

  “小娘子不要如此暴躁,我们可以合作的。”贺晓天凑上前,低声说道。“只要你能配合我,我以X名义起誓,幽世裂隙的能量潮汐,有你一份。”

  纸轿突然安静下来,似乎是在思考他的话。

  贺晓天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小孩子才讲对错,大人们则是权衡利弊。

  相信在能量潮汐的诱惑下,纸轿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

  而他亦是能展开,第二个计划。

  扎彩匠小娘子的出现,算是为他心目中的算计,弥补上了最后一块短板。

  否则以贺晓天的脾气,早就捏爆她了,还能安安静静跟你谈条件?

  天真!!

  思索半天,纸轿还是妥协了,她答应了贺晓天。

  能量潮汐对于她来说很重要,至于事情过去后,总有机会与这个男人算账。

  但是显然,纸轿小娘子并不了解贺晓天这个人。

  他的便宜能给别人占?

  呵呵!

  女子给贺晓天下了同心结,所谓同心结,便是将二人连接在一起。

  任何一人受伤,伤势都会作用在缔造了同心结的另一个人身上。

  而在她无有后顾之忧后,立即传给了家族安全的信号,表示自己在这里没有危险。

  随后自纸轿中,飘出了一个纸人。

  这个纸人仔细一看,居然和贺晓天长得一模一样。

  猛一接触空气,无故膨胀,直至变得跟他一般大小。

  从外表上来看,没有一丝纸质感,反倒是如同真人。

  说话的声音,言谈举止,更是毫无破绽。

  如果贺晓天不是亲眼看见,打死他都不信。

  不得不说,这些古代诡异职业,确实有两把刷子。

  一连过了几天,神虚观安静的可怕。

  别说邪祟,哪怕是一些游客都没有再次登山来上香。

  其实很正常,一些藏在暗处的人,经历了一场戏法师和扎彩匠的屠杀。

  该跑的都跑了。

  即便有一些不甘心,事后返回来的人。

  一看戏法师与扎彩匠,再也没有下山。

  是个人都明白,神虚观是龙潭虎穴,进不得!

  五天的时间一过,大家一看,得了!

  都不用打着歪主意了。

  能量潮汐都过去了,盯着一座破道观有个屁用?

  幽世裂隙好归好,但只要不是蠢货都清楚,道盟是不会放过一个修炼圣地的。

  与其被驱逐,或是击杀,还不如早点退场。

  于是,该走的不该走的,全都一哄而散。

  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晚上,卦师预言幽世裂隙开启的这一天。

  守阳子再次问道:“你真的说服了扎彩匠?放她离开,而不是偷偷摸摸一掌打爆?”

  纸人贺晓天瞥了一眼老道,无奈回道:“你究竟要让我说多少次,你才会相信?你都说了这帮家伙不好惹,我有毛病杀她?”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我跟你说,这帮人邪着呢!根本无法真正的杀死他们,以前不是没人招惹过。但杀了一次又一次,他们总是又出来。

  所以许多人都在传,他们有不死之法。这也是为什么老道我背靠道盟,却不愿意跟她结梁子的原因。至于戏法师,杀了都无所谓。”

  可怜的人头,在守阳子心里的地位,还不如一株人脸向日葵。

  最近几天一直躲在衣柜里,只有晚上出去偷吃的贺晓天,抽了抽眼皮。

  看着自己身旁脑门上,贴着符纸的戏法师,颇为无语。

  弄了半天,你们红手绢在江湖上的地位,这么低呀!

  还不如个卖花圈的!!

  在他手里,还捏着封印小娘子的顽石封气。

  反正自从下了同心结,纸轿几乎对于他言听计从。

  贺晓天心里跟明镜一般,这个女人藏着鬼,指不定正在准备着什么,背后阴他一把。

  毕竟同心结是出自她的手,说没有办法在一瞬间解除,谁信呢?

  可惜的是,任凭你奸似鬼,也得喝我X的洗脚水。

  等着吧,等我把幕后的东西引出来,便是你无用之时。

  贺晓天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土黄色内力凝结的石块。

  时至午夜,当凌晨到来的那一刻。

  静室内的空间,突然绽开了一道缝隙。

  里面黑漆漆的,无穷无尽的阴气喷涌而出,与现世的阳气混合,化为浓郁的灵气。

  能量潮汐,出现了!!

  院内埋着的三个人头,俱是露出了渴望的表情。

  马勒蛋的,只能缩在地里干瞪眼,难受啊。

  “醒醒,你憋了这么些天,不正是等现在这一刻吗?”贺晓天在柜子里,拍了拍戏法师的脑袋。

  人头一动不动,就跟死了一样。

  “别装了,守阳子的镇尸符对你用处不大。其实自从我把你掏出来,发现你在打呼噜时就觉得你有猫腻。最近这些天,是不是很难受啊?

  我一直待在柜子里,让你无处可逃,更没有机会抢夺机缘。”贺晓天藏在神虚观内,任何一处地方都可以,但是他偏偏选择了衣柜。

  “好吧,你赢了,你真的赢了。”戏法师见此,无奈的睁开了眼睛。合着自己算是白演了这么些天,一直都在人家的算计之下。

  唉,那晚就不应该睡觉。

  纸人贺晓天,老道还有道玄,以及人脸向日葵三人一怪出现在静室。

  这一处睡房,早就闲置。

  用道士们的话来说,院外埋着三个人,衣柜里还有个人头,此情此景谁有心思睡觉!

  “道玄,衣服脱了!”

  “叽里咕噜!”不等道玄说话,人脸向日葵怪叫一声,似乎是迫不及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