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武侠世界从天下第一开始 > 第八十七章 新世界
  一弯月牙,挂在天际,周围繁星密集,森罗棋布。

  月光之下。

  一座别院之中,一个瘦小的身影伴着月光正将手里的紫金缅刀挥舞地虎虎生威。

  半晌。

  或许是舞得有些累了,身影停下动作收起金刀,从怀里掏出一枚火折子,将刚刚自己一时兴起斩灭的蜡烛从新点亮。

  蜡烛点燃,火光骤亮。

  火光照耀之下,身影原来是一个十一二岁左右的孩童。

  孩童面相稚嫩,虽然身穿锦衣,却是一副武林人士打扮,咋一看很像是有钱有势的武林二代亦或是对武林充满向往的公子哥。

  孩童名叫吕麟乃是天虎镖局吕腾空独子。

  这吕麟不仅是吕腾空独子还是老来得子,因此吕腾空和其妻子西门一娘对这个儿子爱护非常,在吕麟幼儿之时,便寻觅对习武之士有益的灵药仙草,给吕麟服食。

  自吕麟八岁那一年起,两人又将本身的上乘内功,开始相授,所以吕麟虽然年纪小,但在武学上,也已有了相当造谐。

  吕麟坐在屋檐下的石阶之上稍作休息,流火的八月酷热难当,西门一娘心疼爱子,便将其安排在郊外别院避暑。

  休息片刻,吕麟再度站起身来,准备将父亲传授的刀法再练习一遍就去睡觉。

  就在他站起身来之时,一颗流星划破天际,在吕麟的注视下,落在了别院附近。

  “咦?”

  “好像落在了小溪和树林那边!”

  作为武二代,吕麟虽然年纪轻轻,却也知道不少武林秘事,据说太极门掌门胖仙徐留本的随身宝剑就是天外陨铁打造,吹毛断发,削铁如泥。

  看见掉落不远处的火球吕麟立刻起了心思,他知道流星很可能会带来天上的宝铁。

  “这流星掉落如此之近,不若我去将其取来,若是有天外奇铁,也好打造一柄宝刀送给爹爹。”

  吕麟不仅素来颇有侠义之心,而且孝顺有加,平常没有机会,如今见到陨石自然动心起念,想要送父亲一件礼物。

  “可是外面这么黑,会不会有鬼啊?”

  吕麟毕竟年岁不大,虽然平常素来胆大,但是对于看不见摸不着的鬼神之事却也依旧有些恐惧。

  踌躇半晌。

  吕麟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前去瞧瞧,毕竟流星落下之事应当有不少人瞧见,若是明日再去陨铁指不定就被人捷足先登了。

  打定主意便不在迟疑,吕麟将长刀归鞘,挂在腰间,再吹灭蜡烛,而后提身一纵,翻身出了别院向着小溪前去。

  小溪边上。

  一个人影盘膝而坐,正是破空而来的项凡尘,此次破碎耗尽了他能够动用的全部内力。

  此刻的他正全力调息,试图尽快恢复些许实力,然而此刻他体内几股能量相互牵扯,想要恢复正常怕是需要不短地时间。

  然而来到一处陌生之地,他必须让自己至少要有几分自保的实力。

  “唉,贪婪是原罪!”

  此次若非自己觊觎笑三笑那一身实力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

  念头一闪而过,项凡尘也不再去考虑,事已至此,想再多也没了意义。

  将剩下的龙元放入怀里,又看了一眼破烂不堪的衣服,项凡尘继续运动疗伤。

  远处树林。

  稀疏的月光落下,使得并不密集的树林显得分外清幽。

  树林之中。

  吕麟提着紫金缅刀在里面摸摸索索的走着。

  吕麟虽然不能夜里视物,但是几年的内功修炼加上从小服用各种灵药倒也使得他耳聪目明,倒可以伴着微弱的月光在树林间畅行无阻。

  虫声蛙鸣不断响起。

  吕麟壮着胆子在树林里越走越快,仿佛有人追着他一般。

  直到走出树林回头望了一眼,发现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跟着自己,他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来到溪边,没有发现想象之中的火光,思考片刻,吕麟开始沿着小溪寻找,他相信自己一定是最先到来的,而且若是东西被别人抢走,一定会有流星曾经存在的痕迹。

  溪流下游距离吕麟百米开外,盘膝而坐的项凡尘耳朵微微一动,吕麟到来的动静已经引起了他的注意。

  来人若是顺着溪流而下,迟早会发现自己,感知到对方实力似乎不强,项凡尘也没有避开,直到对方快接近之时才站了起来。

  “流星到哪里去了?”

  吕麟一边低着头沿着小溪寻找,一边小声的嘀咕着,丝毫没有发现已经颇为接近的项凡尘。

  “咳咳!”

  看着越来越近的人影,项凡尘不由得咳嗽一声提醒对方,这警惕性也有些太差了啊。

  “谁?”

  在只有虫鸣的溪边猛然听见一声咳嗽,吕麟头发都要炸起来了,整个人如同受了惊的猫一般,向后跳了起来,而后迅速拔出自己腰间的大刀,对着咳嗽传来的方向。

  “你是人是鬼?”

  吕麟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正常,可是那微微颤动的声线和不断小弧度晃动的大刀都暴露了他紧张害怕的心情。

  看着被自己吓得胆战心惊的吕麟项凡尘轻轻一笑,就这胆子还敢半夜到处乱晃?

  不过也好,自己也好从对方嘴里探听一些这个世界的消息。

  从对方的装束来看,排除对方角色扮演的可能性,应该依旧是古代,对此项凡尘也认命了。

  “小兄弟莫怕,你看我脚下的影子,我自然是人。”

  项凡尘声音不缓不急,却带着一股让人平静的魔力,说完还指了指自己脚下的影子。

  听到项凡尘的话,吕麟微微一愣,是啊,鬼是没有影子的。

  低头一看。

  虽说月光黯淡,但是项凡尘脚下的影子还是清晰可辩的。

  “呼,是人呀,一个人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溪边干什么呀?”

  看到项凡尘脚下的影子吕麟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又顿觉不妙,难道对方也是来找流星的。

  “正因为我是一个人才半夜出来,两个人谁还到处跑啊!”

  “什么?”

  吕麟有些懵,为什么两个人夜里就不会到处跑了,晚上能干什么?难道是练到练剑,切磋武艺?

  若是项凡知道吕麟所想,一定会告诉他“对,没错,就是拼刺刀,切磋武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