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一胎二宝,总裁追妻上瘾叶南弦 > 第268章 他是我丈夫
  小诗吓得连忙回头,疯了似的朝着来人就打了过去。、

  她不会什么功夫,但是看得出来平时是个打架好手。在对方的胳膊伸来的那一瞬间,小诗直接拎起了自己的外套,朝着对方的脸就甩了过去。

  衣服外套上有拉链,拉链头正好对准了来人的脸。

  因为她的动作,对方顿了一下,沈蔓歌趁此时机挣扎出来,想要对那个人动手的时候,就听到那个人低声说:“蔓歌,是我。”

  熟悉的声音让沈蔓歌微微一愣,下一刻下意识的阻止了小诗。

  “小诗,自己人。”

  小诗连忙停下了手。

  沈蔓歌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叶南弦。

  他身上的衣服也被露水打湿了,甚至比他更严重。

  “你这是怎么了?”

  “跳海之后游回来的。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跟我走。”

  叶南弦看了一眼小诗,眼底滑过一丝疑惑。

  沈蔓歌连忙说:“这是我在张妈的山洞里解救出来的孩子,还有很多女人,都是被张妈抓来要拐卖的,我把她们都放了,但是妹超一个地方逃命。这个孩子叫小诗,一直跟着我。”

  “走吧!”

  叶南弦看在沈蔓歌的面子上没有在说什么,但是显然的同意小诗加入他们的行列。

  沈蔓歌对小诗点了点头,他们这才跟着叶南弦朝另外一旁跑去。

  “这里能出去吗?”

  “想要出去有点困难,我们可以等。”

  叶南弦察觉到沈蔓歌的手有些发凉,回头一看就明白了。

  小诗用来打他的衣服正好是沈蔓歌的,。

  如果他猜的不错,沈蔓歌这个傻女人一定把衣服脱下来给这个叫小诗的女孩了。

  小诗长得不高,大约菜刀沈蔓歌肩膀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太小还是发育不良,但是小诗那双眼睛却让叶南弦有些感兴趣。

  这么小的孩子,却有一双冷漠的眼睛,虽然沈蔓歌救了她,但是这个女孩子不见得会就此对沈蔓歌感恩戴德。

  这是叶南弦唯一的想法。

  “冷吗?”

  叶南弦带着沈蔓歌七拐八拐的,沈蔓歌其实已经懂得牙齿打颤了,不过为了不给叶南弦添麻烦,她直接说:“还好。”

  “坚持一会,马上就到了。”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听不清楚,不知道这一会就到了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有叶南弦在,好像情况也没那么糟糕了。

  她跟着叶南弦的脚步走,也时不时地回头看看小诗。

  叶南弦跑的很快,小诗的腿很短,需要十分用力才能追的上。

  沈蔓歌很想说让他慢一点,但是现在这个时刻,慢一步就有可能让彼此处于危险之中,她只能用眼神示意小诗跟上来。

  好在小诗虽然人不大,但是耐力十足,虽然跟着有些吃力,却总是有办法跟上来,虽然看上去已经快要打到极限了。

  沈蔓歌跟着叶南弦跑了好久,跑的她以为自己都快要虚脱的时候,叶南弦突然对眼前的一处峭壁跳了下去。

  他实现什么也没说,害的沈蔓歌惊呼一声,整个人已经被他拽着跳了下去。

  小诗犹豫了一下,一咬牙也跟着跳了下来。

  风在耳边呼呼的吹着。

  沈蔓歌不知道自己跳下来的结果是什么,她因为相信叶南弦,所以毫无顾忌,可是小诗呢?

  她想要回头看看小诗的情况,但是风太大了,让她睁不开眼睛,只能在心底祈祷着小诗没事儿。

  等他们落地的时候,沈蔓歌一屁股坐在地上,却没感觉到疼痛,反倒是湿漉漉的有些难受。

  “没事儿了,可以站起来了。”

  叶南弦的声音响起。

  沈蔓歌这才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一片广阔的草原,屁股下面的草十分柔软,而他们跳下来的地方时一条瀑布,现在虽然水不多,但是确实是个瀑布。

  “咳咳!”

  身后传来咳嗽声。

  沈蔓歌连忙回头,这才看到小诗也掉了下来,不过这孩子因为没人拉着,直接摔了个狗吃屎的样子。

  她想笑,又觉得自己这样不太地道,连忙想要起身去搀扶一下小诗,就听到叶南弦说:“你对我们而言是个累赘,从现在开始,你只能自己照顾自己,我们没有多余的时间来照顾你,知道吗?”

  叶南弦一直都是凉薄的,除了沈蔓歌意外,他不觉得对其他人需要投入太多的关心和感情。

  能够让小诗一路跟过来,已经算是他看在沈蔓歌的面子上格外开嗯了。

  况且这个女人来路不明,虽然和那些女人关在一起,但是叶南弦总觉得她身上的气息和一般的女孩不一样。

  这样的特殊时期,这样的一个女孩其实对他们而言是一种危险。

  沈蔓歌有些觉得不太好,轻轻地拽了拽叶南弦的衣袖,示意他说话不要那么直接,但是叶南弦却好像没看到似的,依然冷冷的说:“从现在开始,我可以给你点吃的,给你水,甚至给你一个睡觉的地方,但是你只能听从我们的,如果做不到,你随时可以离开。”

  小诗可能也没感觉到叶南弦会这么冷酷。

  一开始他让自己跟着,小诗还会觉得这个男人有点怜香惜玉的心思,但是现在却不这么想了。

  她的诧异只是一瞬间,很快的扁收敛了,然后点了点头。

  对小诗这么明显的情绪收放自如,叶南弦的眸子微米了一下,总觉得不太放心。

  这个叫小诗的,真的有点不太简单。

  沈蔓歌却打着哈哈说:“好冷啊,我们在这里就安全了吗?”

  “暂时是安全的,这里是我的岛屿,哪里有什么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们想要找到这里不太容易。我们暂时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已经通知了杨帆和臭小子,或许过段时间他们会给我们惊喜。”

  叶南弦说完直接打横抱起了沈蔓歌。

  如果是两个人的话,沈蔓歌还觉得这样的叶南弦挺好的,但是现在又小诗在,她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你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

  “我乐意抱着你,你有意见?”

  叶南弦此话一出,沈蔓歌不好说话了。

  她哪儿敢有意见?

  这么亡命天涯的时候,她可没时间和叶南弦闹别扭。

  被叶南弦抱着往前走,沈蔓歌从他的肩膀处往后看,就看到小诗很艰难的跟在后面,一瘸一拐的,好想跳下来的时候伤了脚,不过却依然咬着牙坚持着,一声不吭。

  沈蔓歌觉得这个小诗简直太让人意外了,她不免有些心疼。

  “你没觉得她有点像落落吗?”

  “咱们家落落才四岁。”

  叶南弦单单的说着,但是显然的这意思和沈蔓歌要表达的意思不一样。

  沈蔓歌叹息了一声说:“你这个人怎么一点都没有同情心啊。”

  “自己都快要冻死了,还在考虑别人会不会冷,你是不是太博爱了?”

  叶南弦这话其实说的很明白了,但是沈蔓歌现在又冷又饿的,根本没太听明白,此时在叶南弦温暖的怀抱里,她觉得自己的鼻子有些发痒。

  “啊切!”

  沈蔓歌不由的打了一个喷嚏。

  叶南弦看着她红通通的小鼻子,有些心疼的说:“这么大的人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照顾自己?我都怀疑我不在你身边的这五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沈蔓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这不是意外么。我也是第一次学习野外求生呢。叶教官,请多指教啊。”

  “还能贫嘴,应该没什么大事儿。”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叶南弦也不敢耽搁,快速的朝前走了几百米之后,有一个草绿色的帐篷在那里。

  如果不是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那个帐篷的颜色几乎和外面的草地一个颜色。

  沈蔓歌惊讶了一下,叶南弦已经抱着她走了进来。

  里面比外面暖和多了。

  沈蔓歌冷的有些厉害了,却一直强忍着。

  小诗有些犹豫,不过还是跟着进来了。

  叶南弦将沈蔓歌放在一张床上,去旁边找出两套干净的衣服递给了沈蔓歌和小诗。

  “先把湿衣服给换下来吧。”

  说完他就走了出去。

  如果只有沈蔓歌一个人,他倒不至于出去,现在多了一个小诗,叶南弦觉得哪里都不自在,甚至觉得自己和沈蔓歌的二人世界被破坏了,脸色自然不是很好看。

  叶南弦出去之后,沈蔓歌强打起精神,笑着对小诗说:“你别介意,他这个人就是这样。”

  “他是你的什么人?”

  小诗淡淡的问了一句。

  沈蔓歌微微一愣,笑着说:“他是我丈夫。”

  “哦。”

  小诗没再说话,而是转过身去开始换衣服。

  沈蔓歌其实现在难受的要命,巴不得能洗个热水澡,但是现在这个环境,这个地点,别说热水澡呢,能有一套干净的衣服换下来已经很不错了。

  她的头有些疼,疼的她较低发虚,不过她还是坚持着把衣服给换了下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小腿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划伤了,现在血都已经凝固了,也刚开始感觉到疼。

  沈蔓歌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废物。

  连小诗这样的女孩都能自理,再看看她。

  沈蔓歌叹息一声,快速的收拾好自己。

  就在这时,叶南弦从外面进来了,他端来了一个暖壶,暖壶里面有热水。

  将被子拿了出来,叶南弦把杯子倒满了热水递给了沈蔓歌,低声说:“先喝点热水暖暖身子,你可千万别感冒了。”

  这话一出,沈蔓歌好像应景似的直接打了一个喷嚏,不偏不倚的正好喷在了叶南弦的脸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