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官路女人香 > 第3115章 成熟
  聂飞赶紧进屋,在门口站着也不是个事儿,赵文红一推手,直接将沉重的防盗门给关上了,踩着高跟鞋,磕磕磕地走到了客厅那边,给聂飞倒了杯水又走过来。

  “你刚才哎哟什么?”赵文红笑着说道,将水杯递给聂飞,等他拿着水杯的时候又在房间里优雅地砖了一圈,脸上带着笑盈盈的笑意,“是不是觉得我跟平时不一样。”

  “是啊是啊!”聂飞笑着点头说道,赵文红不过四十出头,其实保养得真是很不错,看起来也只不过比聂飞大个七八岁而已,而且这女人身材也高挑,两条细长但肉质又紧绷的大长腿转起来白花花的。

  特别是那带着弹性的超短的连衣裙,刚好包着屁股,感觉好像赵文红一抬手臂,那裙子就要往上提一下,一下子就能看到里面的无限春光一般,而且那胸前的两坨肉也轻微地上下晃动了两下,让聂飞顿时觉得有种晕晕的感觉。

  而且因为有着成熟-女人的风采,赵文红的小腹有一些少许的凸起,在紧身的连衣裙下看得有点明显,不过这被年轻女孩子看做是大忌的东西,配合赵文红这个女人来讲,却更加地多了一份吸引力。

  “是不是觉得我更加勾人心魄?”赵文红笑呵呵地说道。

  “简直就是一个浑身上下都带着钩子的妖精!”聂飞这句话脱口而出,网络上不是有一句话吗?为啥现在这些男人都喜欢成熟漂亮的?就是一躺下,她们就知道坐下来,一跪下,她们就知道撅过来,一趴下,她们就知道张开……

  不得不说,赵文红副处级的身份,再加上他保养得很好的身段和相貌,不管是男人看见这女人这身穿戴,那绝对都是要被吸引过去的,说不定想尽办法地去吃点豆腐都有可能。

  “行了,赶紧过来吃饭吧!”赵文红呵呵笑着道,做了个请的手势,聂飞走过去,小正方形的餐桌上放着一些精致的菜肴,居然还有鹅肝、鱼子酱等在西餐厅才能见到的菜肴。

  在桌子的两端各自放着一个牛排盘子,上面盖着一层金属的罩子,还能听见里面噼里啪啦的声音,看样子牛排刚煎好,桌上放着一瓶红酒,醒酒器里面已经倒上了,还放着两支高脚杯。

  “赵主任,这是……这是你做的?”聂飞有些惊讶地问道,像赵文红这样四十来岁的女人,会弄一些家常菜或者说招待宴客的菜肴那不稀奇,但这西餐都会做,而且做得还不错,那可就有几把刷子了。

  “当然是我做的,难道我还请外面的厨师来做?”赵文红笑呵呵地说道,说罢,她便优雅偏偏地坐到了聂飞的对面,翘起二郎腿,皮鞋一动,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坐啊,还愣着干什么?”赵文红笑呵呵地用眼神点了点聂飞的那张椅子说道,这家伙才赶紧坐下,又打量了一眼赵文红的家。

  “别看了,一百二十多平米,大倒是大,不过现在冷冷清清的。”赵文红显得有些无奈地说道,“离婚了,这房子归我了,正好一个人住也清净。”

  “其实你们也可以破镜重圆的嘛!”聂飞尴尬地说了一声。

  “没可能的,我跟你的那件事虽然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但在男人心中,始终就是一块伤疤,而且他也已经结婚了。”赵文红笑了笑,举起红酒杯朝着聂飞那边一递,两人遥碰了一下,各自抿了一口。

  “而且现在我对其他的男人也看不上了,找一个地位低的,我担心又碰到以前那些事情,所以干脆就不找了,体制里没结婚的女人不也多吗?”赵文红又苦笑了一声说道,聂飞对此倒是点点头,这女人现在已经是副处了,在洪涯县可谓是位高权重,除了县里的那些领导,她的地位比其他的乡镇长还高,而且那些人也都有家室的。

  赵文红以前的婚姻之所以不幸,就是因为她跟她老公的地位相差太大,男人心中有了逆反心理,谈到婚姻,赵文红就犹如开了闸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一边喝酒一边跟聂飞谈着,没一会,醒酒器里的红酒就干干净净了,桌子上的菜肴也都差不多了。

  “其实我对你倒是有兴趣,可惜你对我无感呐!”赵文红含情脉脉地看向聂飞说道,也不知道是她喝了红酒有些醉,还是故意装出这样子的。

  桌子底下,这女人的小脚蹬了几下,滴答一声,小皮鞋就掉在了地上,赵文红的一只脚就伸了过去,轻轻地在聂飞的小腿上由下自上地来回婆娑着,而她看着聂飞的眼神也更加地迷离,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颇有一种风韵。

  “赵主任,你这恐怕有些不太好!”聂飞被弄有些尴尬,不过当赵文红的小脚在聂飞的腿上来回磨蹭的时候,倒是弄得这家伙像触电一般,连菊花都不禁紧张了一下。

  “其实都已经两年多了,我一直没有出去乱来过,一直忍着,你要走了,我只是想让一个我不讨厌,甚至有些欣赏的男人委身一次。”赵文红双手趴在桌面上,带着笑意歪着脑袋看向聂飞说道。

  慢慢的,聂飞就感觉到赵文红的脚越来越往上,从他两腿之间钻了进去,一直到了聂飞的大腿根。

  “其实我只是想让一个我不讨厌的男人,而且也能配得上我的男人,给我一点我想要的东西罢了,马光严倒了,你认为还有谁能来拍照吗?”赵文红轻笑了一声道,脚上的动作却依旧没有停。

  现在本来就是夏天,穿得也薄,不得不说,那些个成熟的女人呐,简直就是男人的克星,这女人的两个脚趾很自然地就把聂飞的某个东西给夹住了,一上一下地挑动着。

  “嘶嘶嘶……”聂飞就冷不丁地吸了一口凉气,“赵主任,你就不怕我把你给啃了?”虽然红酒度数低,但两个人已经喝了两瓶了,酒这玩意,其实就是个调解气氛的,有的时候哪怕就喝一瓶白酒,也能干出跟人干架的事情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