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1640四海扬帆 > 第21章 龙石岛、凯岩城及君临
  台北,基隆港。

  秋雨淅淅沥沥,蒙蒙的雾气笼罩了和平堡。

  竹园右侧有个突出的廊台,如果不是雨雾遮挡了视线,能看见正在船坞中大修的南海号。

  惠湘调试筝弦,这是一架新造的古筝。从浙江筝的15弦增加到21弦,线丝仿欧洲琴用铜制成,乐声比蚕丝弦更加清亮。金属琴弦较蚕丝弦也更坚固,能承受激烈的遥指与扫弦。

  筝音如水。

  守序坐在竹制的沙发上,腿上盖了张毛毯,面前是一壶散发着清香的乌龙茶。他正专心地把玩手中的船模。

  台北正在自行建造三桅改装亚哈特。根据设计,那是一艘龙骨20米,船身全长28米,最宽处8米,吃水超过3米的三桅船,工匠说载重吨大约在250左右,炮甲板可装备6门4磅或6磅炮。艉楼甲板和船前半部可装4门回旋炮。

  为了节约宝贵的帆布,船的前桅主桅只有2面帆,后桅仅有1面斜桁帆,无上帆,首斜桅由1面横帆改为2面支索帆。

  这个时代没有造船标准图纸,设计师只能造精通的船型。梅登网罗到三个在巴达维亚工作过的德国工匠,他们就只会造轻型亚哈特。

  这是一种将货运、自卫和成本结合较好的武装商船,做不了专业军舰,却能让大陆来的船匠们积累建造多层甲板欧洲船的经验。

  珠江口的战斗,再次证明了海上争雄要依靠三桅大舰,本土海军两艘老长字级接近服役生涯末期,只能偶尔在暹罗湾找找存在感。梅尔维尔号虽是三桅,仅是内部空间较大,真实战力比一艘护卫舰强不了太多。

  联邦海军实际只有三艘可以远航的主力巡航舰,珠江口一战损失了利马号,现在只剩下南海号与拉斐尔号两艘缴获自西班牙的正规军舰因肋骨密集排列,船体坚固,尚维持着战斗力。只造护卫舰是填补航线密度的无奈之举,大舰必须造,不能全指望英国人,得想点别的办法。

  思绪被外面的敲门声打断,惠湘起身,“甘师傅来了。”

  守序在台湾的时间不多。甘惟简每日陪惠湘练琴,这位擅长中西音律的宦官与惠湘已是亦师亦友的关系。

  脚步声传来,守序放下船模,来的不止甘惟简,还有寇白门。

  与惠湘的其他朋友不同,寇白门来台湾时是个战俘,她的私财在被俘的同时就被没收了。如果不是惠湘的照顾,她现在应该嫁给某个士兵或者移民,过着清苦的生活。

  寇白门浪迹欢场的时间太长,于其中自得其乐,已经回不到普通人的生活了。去移民庄屯教了几天书,寇白门感觉快要不能呼吸了。因此求上惠湘,希望通过她的渠道能改变下自身的境况。

  自己女人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正好守序也有心在台北的文化事业上推动一把,便让台北府投资,在淡水河流速最缓的一段建了个高端会所。

  台北有很多江南移民,将南曲旧院复制过来,哪怕只有三分神似,也给能他们带去心里安慰。

  国家不能只是血与火,也应当有风流才子和绝色佳人。如果办好了,在乱世当中,这一片小小的清静之地甚至也能成为台北的名片。勾起无数大陆士绅官民的追忆,吸引他们自发移民过来。

  如何经营娱乐场所,海盗自然是不懂的。这只能交给内行,寇白门恰恰成了最好的人选。

  端起茶杯,吹开浮在水面的茶叶。守序轻声道:“新南曲交给你了,办的好我给你脱去奴籍。”

  寇白门盈盈拜倒,“国主的恩典,白门永世不忘。”

  守序哼了一声,宋惠湘赶忙把朋友扶起来。

  说完寇白门的事,轮到新编的曲子了。守序努力将自己的音乐审美习惯灌输给这个时代,节奏要快,曲调要激昂,对编曲者要求的难度之高,已超出了单独一个乐师的能力。

  甘惟简少时跟随庞迪我和利玛窦学琴,略懂些西班牙语,他与台北留用的西班牙乐师互相交流,近来取得了一些成果。

  “改编古曲《将军令》有进展了?”

  甘惟简始终改不了一些源自宫廷的习惯,此刻仍是低头顺目。

  “是,大人。”甘惟简将曲谱递给惠湘,现场就用古筝试奏一遍。

  流畅的乐声响起,守序闭起双眼,在心底默默配上歌词。他要的是后世那首脍炙人口的粤语歌。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因为改编自《将军令》,用古筝起头关键要有力,不追求演奏的指法变换。

  “让海天为我聚能量,去开天辟地。为我理想去闯,(看碧波高涨),又看碧空广阔浩气扬。”

  这一段惠湘用一段行云流水般的左右指轮换推进过去,气势是出来了。

  结尾部分的“……热血热肠热,热胜红日光。”

  惠湘同时配上遥指和扫弦,到结束时汗珠已渗出了她的脸庞。

  守序递过茶水,轻声说道,“辛苦。”

  女人笑起来很好看,“还是你送的琴好,换成我原来那架筝非把弦崩断了不可。”

  甘惟简也是见过歌词的,大约知道守序想要的是什么,“大人,我感觉这首曲子如果配上唢呐和战鼓效果更好。”

  “甘师傅,你去台北府找人,新来的移民里肯定有会唢呐和战鼓的人。”

  守序需要的是军歌,曲调不必与后世完全一样。

  下一首《万里长城永不倒》也是同理,这首歌比《男儿当自强》更适合这个时代。守序对这两首曲子的要求最高,在达到他想要的效果之前不会匆忙推出。

  宦官编曲,女人演奏,音乐是流畅的出来了,可却总是让守序感到少了阳刚的味道。也许应该找个从战场回来的人一起参与。

  军歌的事情不着急,守序务求最好的效果。

  下午,台北行政长官官邸召开军政会议。

  台北三巨头,恩斯特.冯.德.梅登、路德维希.菲尔霍夫、勒内.阿勒芒。

  增援舰队指挥官,格伦维尔.科林伍德、菲利普.爱德华、托马斯.梅洛和哈里斯.阿克顿。

  陆军第一团团长卡尔.朗格曼。

  守序环视了一圈会场,陆海军很久没聚这样齐了,虽然珠江口之战有所损失,可主要的战斗任务依然完成了,大米有93%输送到了台北各港口,这是救命粮。与之相比,损失一艘利马号也变得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正式会议之前,大家需要先联络一下感情。

  守序先问起新运来的金鸡纳树苗情况。本土的金鸡纳树今年完全成熟,种子和树苗大量运到后江、海南与台湾。这些新征服地区比本土对金鸡纳霜的渴求更为急迫。

  梅登:“台北、宜兰、花莲和台中都新开了金鸡纳树苗圃,我代表台北府感谢元老院。”

  科林伍德笑了笑,“恩斯特,你要感谢的可多了。光说话可没用,你得来点实际的东西。”

  梅洛也接腔道:“是啊,有财大家发,你们不能在台北吃独食。”

  梅登双手一摊,“先生们,你们想要几个女人,我会尽力安排,可是你们来了这么多天,应该也能看到,台北我们还处于投入阶段,并没有多少盈利。”

  “我们不但没钱,还欠了一大堆债。”阿勒芒这个浓眉大眼的法国人现在屁股也完全坐在了台北这边。

  科林伍德掏出一张纸递过去,“我这次带来了很多元老托付的任务,台湾开发银行,台北垦荒公司,本土有很多人想入股。”

  梅登接过一看,眉头立时便皱了起来,这是个他无法拒绝的名单。

  菲利普身体前倾,“我们打算承接一部分你们的债务,条件是接受我们以个人身份入股……”

  守序知道他们的计划,澳洲探险不可能仅仅是台北的事,必须得到本土支援。从商业角度来说,本土部分元老们提出的条件是苛刻的,但这甚至连他也难以拒绝。

  大部分人想要入股的是台湾开发银行,只有少部分人想到了台北垦荒公司。眼前这几个军官都在其中。

  “我们不知道台北垦荒公司想要做什么,但执政官既然亲自入股了这家公司,我们也想参与一下。我们抵押了南洋银行的股份和本土的庄园,换来的款项交给你们。”梅洛看了一眼守序,“我个人感到很好奇,既然是在台北垦荒,为什么会买下两艘海军的新锐战舰?”

  其实守序自己入的股份并不多,他主要通过惠湘的名义往里投了钱。看来本土的军官们对这些事很清楚。

  见梅登还要讨价还价,守序摆手制止了他,“具体条件以后慢慢谈。”

  守序在桌上铺开菲律宾以东海面,新几内及所罗门群岛,和东澳大利亚的海图。”

  “先生们,我今天就向你们详细介绍下台北垦荒公司的使命,但你们要发誓保密。这个任务的保密条款针对的是荷兰人,我希望你们要高度重视,回国后也绝不能说。”

  军官们纷纷点头。

  “成立台北垦殖公司目的是为了开发东部澳大利亚的黄金……”

  守序起了个头,具体内容由梅登补充。

  黄金让所有人精神一振。

  科林伍德听完了,趴在海图上仔细搜寻,找到守序说的利希尔群岛和东澳弗雷泽岛背后海湾。

  “真是隐蔽,如果海图准确,这样的位置荷兰人就算知道了也得花几年时间才能找到。”

  守序:“涉及到新航路探索,我们也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和成本。”

  科林伍德一笑,“没关系,我们相信执政官的眼光。”

  菲利普:“这两座金矿如果开发出来,出产大概会有多少?”

  守序:“如果投入两万人,大概每年能出产价值100万英镑的黄金。”

  那就是300-400万两白银。

  卡尔朗格曼感觉自己都快要窒息了,金山银山砸过来。

  “那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应该全力开发!”

  陆军的马鹿,菲利普哼了一声:“事情没那么简单,首先探索新航路就需要几年的时间。其次,这条航路即便开发成熟也因为要穿过赤道无风带,一年中只能借助新几内亚岛的沿海航线往返一次。”

  科林伍德点点头,“而且肯定会引来其他人的觊觎。执政官说的没错,澳洲的事谁要是敢说出去,最后被荷兰人知道了,别怪我不客气。”

  阿勒芒在弗雷泽海湾可能设置海港的地区,弗雷泽岛,新几内亚岛尖端的几个群岛,新几内亚岛与所罗门群岛之间的海峡,数个要点区域做了标注。

  “如果要完全控制航线,我们必须在这几个地区筑垒。”

  菲利普点点头,“航线最后一段靠近菲律宾,也存在被敌军拦截的可能。”

  这次珠江口之战给海军提了个醒,不能因为西班牙比荷兰弱就掉以轻心。

  梅登:“还有个问题不能忽视。如果要投入2万矿工,那就意味着还要有更多的人去种地,这需要很多年的移民才能实现。”

  ……

  黄金勾起了军官的欲望,他们讨论的很起劲。守序很欢迎这样的气氛,调动了大家的积极性事情才能更快推动。

  守序咳嗽一声,将他们拉回现实:“先生们,前景很光明,但这需要我们做出不屑努力。澳洲的探险将继续,设置初步的殖民点也可以着手。这些工作与我们建设一只强大的海军将同步进行。有钱才能扩军,扩军才能保卫我们去赚更多的钱。”

  第一期开发将从利希尔岛金矿开始,滚动式发展。

  科林伍德:“修建棱堡不能一蹴而就。看来在战舰之外,我们还需要一款崭新的船型,因为运的是黄金,载重不必高,但航速要够快,对逆风的适应能力更强。”

  “在执政官的领导下,我对获得成功深信不疑。”卡尔朗格曼不懂航海,他关心起了另一个问题,“阁下,东澳殖民地和金矿岛你计划叫什么名字?”

  金矿位于后世澳大利亚昆士兰州,queensland。

  守序嘴角泛起微笑,他打算略作修改。“是的,卡尔,我想好了。”

  起身走到海图边,守序刷刷写上三个名字。

  东澳金矿,casterlyrock。

  利希尔金矿岛,dragonstone。

  港口,kingslanding。

  澳洲多岩石,金矿所在位置守序标记为凯岩城。

  利希尔金矿岛是一座火山岛,地热资源丰富,温泉,蒸汽和硫磺从岩缝中涌出,就像是龙之巢穴,这里命名为龙石岛很贴切。

  东澳的港口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君临城,这个名字让军官们心头一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