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归来的寅次郎
  清晨,脸上还贴着胶布的阿寅正在打扫着店里的卫生,虽然上次因为保护美奈子被黄泉教的教徒伤得很重,但在被九尾组的人治疗过以后,拜半妖的体质所赐,阿寅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是脸上还有一些小伤口,所以才贴着胶布。

  直起腰,揉了揉还隐隐有些作痛的后腰,阿寅不由得清出了一口气,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阿寅还是觉得有些后怕。如果当时不是白石麻衣召集九尾组的妖怪们发动百鬼夜行,摧毁了黄泉教将美奈子救了出来,结果会如何,阿寅真的不敢去想。

  不过也幸亏发生了这件事,自己和针女之间的感情才得以更进一步,想到这里,阿寅脸上又露出了幸福的微笑,只是笑容牵扯到脸上的伤口,顿时让他又龇牙咧嘴起来,一时之间阿寅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滑稽。

  揉了揉脸上的伤口,阿寅却又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很高兴自己能够和针女关系更进一步,但是阿寅却又觉得这样有些对不起美奈子。自从上次阿寅舍命保护美奈子之后,美奈子对阿寅的感情似乎变得更加炽热,虽然没有表白,但阿寅看的出来美奈子对自己已经是芳心暗许,只是碍于女孩子的矜持而没有开口而已。

  但是阿寅却无法接受美奈子的心意,他所喜欢的毕竟是针女。而针女也因为上次的事情,对阿寅的情谊更进一步,二人虽然还没有成为正式的情侣,但是所差的也只是一个表白而已,两人如今已经与情侣没有区别了。

  如果针女不喜欢阿寅,阿寅还可以说服自己接受美奈子的心意,但是既然自己同针女已经两情相悦,阿寅便无法违背自己的内心,接受美奈子的心意。或许自己该找个时间向美奈子把话说清楚,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阿寅叹了一口气,心中下定了决心。

  就在阿寅心不在焉的时候,街口走过来一对中年夫妻,只是这对夫妻看上去却令人感到十分的别扭,丈夫穿着一身略显破旧的米黄色格子西装,脚上踩着木屐,手里拎着一个破旧的棕色皮箱,头顶一顶灰色的礼帽,看上去就像是几十年前昭和时代的人一样。但是他身旁的妻子却穿着一身十分时尚的套裙,一头酒红色的卷发加上一副大墨镜,简直可以去时装发布会的现场走秀了。

  夫妻二人男人看上去有些苍老,微胖的身材竟然比身旁的妻子还要矮半个头,而妻子堪比模特般的完美身材则使得路旁的男人频频注目,甚至有人为此摔倒。夫妻二人完全南辕北辙的形象与气质,却因为二人亲密的态度而显得怪异而和谐。

  夫妻二人似乎在轻声交谈,一边说着话,一边好奇的张望着四周,表情之中流露出来的是一种怀念与感叹相交织的表情,就好像他们对这条街曾经极为熟悉,而现在多年未归感叹这里的变化一样。

  阿寅也有些好奇的看着那对夫妻,那个丈夫的样子让他觉得有些眼熟,但阿寅却很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个人,歪了歪脑袋,阿寅轻轻一笑,不再去想,拿着抹布继续擦着店里的桌子,今天满男有事情要去忙,一早便已经出门,所以店里只有阿寅一个人在打扫卫生,樱姑姑此时正在厨房准备着今天要卖的团子。

  奇怪的夫妻二人走到寅屋前,抬头看着已经颇为老旧的招牌,丈夫感叹了一声:“寅屋的招牌这么多年都没换,还是这副老样子,也不知道樱和啊博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了,满男和阿泉的孩子也不知道出生了没有。为什么我没有回到这里的时候总是想着回来,现在回来了却又不敢进去?”

  “这就是所谓的近乡情怯吧?”妻子站在丈夫身旁,同他一样抬头看着眼前寅屋那已经发黑的木质老招牌,一样的感叹着:“当年如果不是我做的那件事,我们也不用远避他乡那么多年,是我拖累你了,还有我们的儿子,如果不是我的事情,我们应该可以陪伴在他身边,看着他长大成人的。孩子他爸,你说我们的儿子现在结婚了没有呀?”

  “应该已经结婚了吧?樱和啊博他们肯定会帮那臭小子张罗一门婚事的。不过也说不好,万一那小子像我,没有什么桃花运的话,只怕现在也还是个单身吧?现在这一代的年轻人不像我们那个时候,早早就成了家,他们大多选择单身,儿子没结婚也是正常的。”丈夫面对妻子的问题,考虑了一下之后回答道。

  夫妻二人在门口站着聊天,让店内打扫卫生的阿寅感到很奇怪,不明白二人为什么不进来,犹豫了一下之后,阿寅还是从店里走了出来,走到二人面前好奇的向两人问道:“你好,两位是有什么事情吗?怎么一直站在门口?我们寅屋的草团子可是这条街上最出名的,两位可一定要尝一尝。”

  丈夫和妻子看着走出来的阿寅,眼神里有些疑惑,但很快丈夫就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拍着阿寅的肩膀说道:“你是满男吧?我是你寅次郎舅舅啊!是不是我太久没回来,你都不认识我了?当年你追阿泉的时候还是我帮你出的主意,你都忘了吗?”

  然而在丈夫拍着阿寅肩膀的时候,妻子却仿佛变得十分激动,墨镜下的眼神已经十分炽热,她有些颤抖的抬起手拿下自己的墨镜,露出一双橙色的竖瞳,看着阿寅,激动的将他一把抱住。

  丈夫看着忽然抱住阿寅的妻子,疑惑不解的问道:“虎千代你干什么,这是满男,不是我们的儿子阿寅啊,你这么抱他做什么,要抱也是抱……儿子啊!”寅次郎终于反应过来,眼前的阿寅正是自己的儿子,顿时也抱了上去,同虎千代一起抱住了阿寅。

  “妈妈!爸爸!”阿寅也反应过来眼前的夫妻究竟是谁,用力的抱住了自己多年未见的父母,三人就这样在寅屋门口抱头痛哭起来。

  厨房里的老板娘樱听到门口的哭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一边走还一边数落着阿寅:“真是的,阿寅你在干什么啊?怎么好好地有人在店门口哭,不是你又在欺负人了吧?我都跟你说过多少……你是寅次郎哥哥?”老板娘樱看着站在门口正和阿寅爆头痛哭的寅次郎和虎千代,一时之间也呆住了。

  “樱,我回来了,是哥哥啊!你不认识我了吗?”看到从店里走出来的老板娘樱,寅次郎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向自己的妹妹打着招呼,只是略微颤抖的双手与眼角滚落的泪珠无不显示出他此刻内心的激动。

  ——————————————————

  樱端着一盘草团子放在矮桌上,脸上带着喜悦的笑容,对寅次郎和虎千代招呼着:“来,赶紧尝尝,看看还不是以前的味道!寅次郎哥哥你应该很久没吃过柴又的草团子了吧?”樱一边说着一边从盘子里拿起一串草团子递给寅次郎。

  寅次郎接过妹妹递过来的草团子,脸上带着怀念的神色咬了一口之后,满脸都是满足的赞叹道:“果然还是这个味道,樱你的手艺真是没话说!”寅次郎一手拿着草团子,一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之后才继续说道:“草团子配大麦茶,果然还是帝释天的水合我的口味啊!”

  “哥哥你喜欢就多吃点,不够还有!都回到自己家了,这些东西要多少有多少!这些年你们都去哪了,过的还好吗?怎么也不写封信回来!”樱有些不满的数落着寅次郎,但眼底却是止不住的笑意,多年分别之后,能够再见到自己的哥哥,这份喜悦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

  “因为当年的事情,我和虎千代远避国外,这些年一直在美国和东南亚之间来回跑,一个城市住几个月就会换新的地方,最长也最多住半年,并没有什么固定的住所。”寅次郎脸上挂着无所谓的笑容,故作轻松的说着,但无论是樱还是阿寅,都能够从寅次郎的话里听出他和虎千代这些过的有多不容易。

  樱的丈夫阿博看着在室内也带着墨镜的虎千代,略有好奇的向她问道:“嫂子你怎么在房间里还带着墨镜,不会觉得不方便吗?说起来我这还是第二次见到嫂子,上次见到你的时候,还是寅次郎哥哥婚礼的晚宴上。”

  寅次郎和虎千代听到阿博的问题,顿时动作一停,夫妻二人对视一眼之后,看向了一旁的樱,寅次郎的表情有些怪异,向樱问道:“樱你没有和阿博说过吗?”

  “这种事我怎么可能告诉他们,那不是给你们添麻烦吗?而且说了之后,我们和你们夫妻之间的关系被你们的仇家知道了的话,我们自己也会有麻烦啊!”樱看着寅次郎,脸上的笑容里却有着一丝狡黠。

  而看着樱说出这番话,阿博和满男都有些疑惑不解,满男的妻子阿泉更是抓着满男的袖子,小声的向满男询问着。阿博看了看寅次郎和虎千代,又转向了自己的妻子,向她问道:“樱,到底是什么事?你有事瞒着我吗?到底是什么事连我都不能告诉?”

  樱刚准备开口解释,虎千代却阻止了她,伸手将脸上的墨镜摘下,露出一双橙色的竖瞳之后,这才向目瞪口呆的满男和阿博解释道:“我是妖怪,本体是猫妖,这件事寅次郎在和我结婚之前就已经知道了,樱也一直知道这件事。我和寅次郎一直远避国外,就是因为当初我们得罪了其他妖怪,为了避免牵扯到你们一家,才一直没有告诉你们,樱不告诉你们这件事,也是为你们好。”

  满男还沉浸在虎千代是妖怪这件事所带来的震惊之中,愣了半晌才结结巴巴的回答道:“原……原来是……这样啊,舅妈你……是妖怪的话,那……阿寅他……?”满男眼神之中略带害怕,看向了坐在自己身边的阿寅。

  阿寅苦笑一声,拍了拍满男的肩膀,拍的他一阵颤抖之后,才装作威胁的样子对着满男说道:“对呀,我也是妖怪,所以满男你不把你珍藏的那张akb48筱田麻里子的签名cd送给我的话,我就吃了你,啊呜!”说着阿寅便做出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满男似乎被阿寅吓了一跳,但是听到他要自己珍藏的那张海报的时候,神情又轻松了起来,一把推开阿寅拍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说道:“真是的,阿寅你就惦记着我的宝物!这种珍藏版的东西就算是死我也不会交给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说完,满男自己便笑了起来。

  “话说筱田麻里子已经毕业了,满男你不考虑换推吗?上次来我们店里的那三位小姐可是乃木坂46的三位福神,你觉得谁比较好看?”阿寅毫不介意的贴近满男,脸上挂着坏笑,向满男问道。

  “我觉得那个皮肤比较白,笑起来很可爱的那个比较好……”满男聊到少女偶像的话题,顿时同阿寅有了共同语言,两人凑在一起不断评说着那天见到的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以及西野七濑三人谁更好,而一旁满男的妻子阿泉却哭笑不得的看着两个大龄儿童,不知该怎么说。

  在阿寅和满男凑在一起的时候,阿博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虽然惊讶于虎千代和阿寅妖怪的身份,但也知道这种事确实不是什么可以传的人尽皆知的事情,他犹豫了一下之后才向寅次郎问道:“那寅次郎大哥你们这次回来,是因为什么事情?之前嫂子说你们得罪了其他妖怪,现在回来不要紧吗?”

  “是的,最近我们得到消息说,之前我们的罪的妖怪已经不在了,所以我和虎千代才会回来。”寅次郎点着头,向阿博解释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