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冒牌学徒 > 006礼物
  南景表妹的家在黑焱城最西的地方。顺着我们从酒馆出来的路一直走一直走,直到漆黑的路变成雪白的路。

  请记住那是一幢水蓝色的靠着大河的别墅。

  整个别墅很壮观,就像在水上建的一样。我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踏足这样的地方。花园别墅前是三座高十几米的石狮喷泉。我仰头望去都怕狮子头掉下来把我的脑袋打个稀巴烂。而交叠的泉水并非凌空洒落,在上方天桥有拱门。

  南景舅母家真是太大了。

  我都生出这是一座精益求精的城市的错觉。

  宽有冒15米的马路洁白如洗,两旁的行道树是我也说不上名字的高大乔木。

  这会儿的阳光还不至于太刺眼睛,而站在树下我们渺小的身影以及那巨大天蓝的汉堡包一般的城堡形成鲜明对比。

  “第一次来这儿的人都会被震撼到的,我舅母的家在黑焱城可是很有名的。”

  “蓝堡嘛。”天湛蓝如碧,而蓝色城堡如透明的果冻。

  整个入眼的景致让我怦然心动。

  原来除了吃饱喝足,还是有许多让人开心的事情。

  蓝堡很大,却让我怀疑它只是一座空屋子。

  华贵的大厅里七色明灯闪耀,我下意识就要躲掉。

  南景笑道:“来。”

  他领我去了盥洗间。

  里面蒸腾的水液让我感到很不舒服。

  木桶冒着缭绕若熏的热气,我探手摸了摸那水的温度。

  略有灼人,不过刚好。

  这样的环境让我彻底放松下来。

  洗澡这样的事情我在很久就不再奢望。

  夏季的时候也会跳到河里洗涤溅在身上的泥污。

  房间里忽明忽暗。

  “哇!好舒服的样子!”

  我有些享受地躺在木桶里,甚至萌生一辈子不出来的念想。

  不知过了多久,南景的声音透过房门——不应该这样说,我发现在我耳边的右侧有一个声音启化器。“

  我换上了他的衣服,身体无比舒切。

  身上又轻了许多。

  这衣服都透着清爽的香气。

  而我蓬松的头发也让我感到有些快乐的因子在跃动。

  他把我拉到镜子前,我的眼睛有些不敢睁开。

  天呐!这里面的家伙真的是我嘛!

  好难以相信啊!

  “好了,我领你去买几件衣服。”

  李安放下手头活计,他其实正在享受阳光慵懒。将我们送出门去。

  不过从来到末都没有看到他的表妹。

  之前又听到他说表妹是到了城市里的图书馆,现在都没有出来,看来也是一个向上勤奋的女孩子呢。

  南景的马车将我们带到离蓝堡最近的一家衣装店。

  衣装店外挂着很有噱头的装扮,花花绿绿的衣服让人目不暇给。

  橱窗里的人偶模型的衣服正是现在流行的最新款。

  几个穿着统一服装的少男少女迈进了这家衣店。

  南景对我说:“这家店果然出名,就连墨子院的学生都来这里买衣服。”

  哦,这几个人就是墨子学院的学生吗?

  他们的衣服都是一个式样的,这让我想起在奴隶园时大家穿的麻衣,他们的校服可是真的做工精致,又漂亮美观。

  “老板,把最流行的款式拿出来给我们瞧瞧。”

  “我可是没有钱,捡几件丢下的衣服应该就能度日。”

  南景相中的衣服让那几位墨子学院的学生也将目光凑过来。

  老板一个劲叫着:“真的好不巧,货源断了,这可是最后一件。”

  我对南景说:“要不就把这件让给他们吧,我穿不起这么贵的衣服的。”

  “不行,既然你喜欢为什么不要,再说,这也是我们先看中的,我们又不是没钱。难道就因为他们是墨子学院的学生我们就要忍让吗?”

  “星燃,记住,做什么事情都要有自信,底气要足。”

  南景的这一番使我无从反驳,他说的我有些面色羞愧。看来我真是做奴隶将身上的最后一丝活力劲都磨没了,倘若我再软弱下去,怕是南景再好的脾气也会对我生出意见了。

  “这位伙……兄弟,也知道墨子院?”蓝头发的少年眼里笑吟吟的,他长得跟南景一般高,是那几个一同来的学生里头最俊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因为跟来的一位女孩子也是离他最近。

  南景生出一副生人勿进的样态来,脸上没有多少阳光的劲儿,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南景这番表情。

  之前的他就像一只暖太阳,没想到不开心的时候也很可怕啊。

  此时我也很想站出来对那个嬉皮笑脸的家伙大声叫,你这个无聊的家伙不要烦人。但一想到自己的种种以及人家的地位身份,我就泄气了,跟在他身边就如同一只瘪了气的皮球一样。

  “算了,阿宁,我们去那一家好了。”一个矮一点棕头发平鼻子的少年拍他肩膀说道。

  赶来的老板面有忧色,也是怕这几个人腰间的钱跑到对头手里。

  急急忙慌的说着:“你们再看看嘛,这件水蓝色的裙装多适合这位青春靓丽的小姑娘啊!”

  他介绍的那件衣裳让我都感到有些喜爱不舍,虽然我不是女孩子,也没有收藏女裙装的癖好,但想象着一位妙龄可人少女穿上这样一件光彩熠熠的裙子,指定要迷死不少人。

  那个被唤作阿宁的男生脸上有些不耐,看来也是对同伴的话生出赞同。

  我看出他对南景就是贼心不死,这时还不忘道:“你这个男孩子呦,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嘛,真小气。”

  老板也只有一个劲叹气,看来是在埋怨那件衣裳怎么就只剩这一件。

  “哇……”惊呼声发自那个墨子学院的女生,南景的目光也留恋在那件裙装上迟迟不退。

  “这件……是影同学最常穿的那一款?”

  这时南景的声音掷地有声响起:“老板,这件多少钱,我要了。”

  阿宁急得狂抓他那蓝蓝的头发,对南景大喊大叫:“啊!要命啊!你这个人,怎么什么都抢!”

  老板的表情不知是要哭还是笑。

  一旁的女服务生道:“原来是五千塔克,现在只要四千二百……”老板不轻不重的瞪了她一眼,让她的话噎了回去。

  南景熟视无睹,直接道:“就算五千好了,那这件呢?”

  “这件只要七百三十塔克,算您七百好了。”

  跟着的那女孩子脸上的沮丧再也甩不掉。

  她是相中了那件裙装的,没想到被南景抢了先,而自己这伙人什么都没捞到。

  “你不是墨子学院的学生,能告诉我你是哪个学院的吗?”

  南景拉我出门的时候远远抛给那几个人一句话。“我很快就会成为墨子院的一员的。”

  “这两件都送你。”

  旋即,南景就把两件衣服一股脑塞到我的胸前。

  我转过弯来才急道:“为什么啊,我不穿裙子的。”

  南景真的是搞错了啊,我这一生都没穿过裙子,也不会穿裙子的。

  他花那么多钱为我买这么贵重的东西,可我真的不想收。

  “这是你送给表妹的见面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