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冒牌学徒 > 第一章 我一生最痛恨的人
  “……出去以后代我看一眼奥海,就算你奴隶生涯替我做的最后一件事。”

  我站在黑焱城北极仲裁法委会的门前,雪一片一片的旋下,庭审已经结束了,结果就是领主大人他要为自己的一意孤行与刚愎腹黑付出去黑鲨领地的代价。

  这是领主大人被发配黑鲨领地前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这次没叫我小畜生。声音还是如常阴沉。

  虽然我对他的支配十分抗拒,但谁让我这些年都成长在他的阴影下呢,对他的条件一向逆来顺受,我就是彻头彻尾的小丑。

  至于他看我的眼神已然没有以前的鄙夷跟厌烦,语气甚至用上了商量的意味。

  这完全是失势的他沦为阶下囚的糟糕心情使他生不出对我愤怒的情绪。

  奥海我也知道,住在黑焱城贫民区那片很偏的角域,像个隐者。那是一个很冷静的老男人。有一张胡子拉碴的饱经沧桑的脸,说不定霎时就会从背后掏出一只克孜火枪。

  “哎,之前他问我有没有见过羽言是什么意思?”大小姐我好久没见了,最后一次见她应该是在她的婚礼上吧。她被迫嫁给齐伦也是我意想不到的。

  难道领主大人是想到整个庄园只有大小姐跟我的关系还算好……看来这老东西还是总爱搞一些让人心神俱颤的花招。

  抛开这些不提,我知道,至少在往后数的六个月里,我可以做正常人能做,想做的事情,我也知道像他这么能耐的人物就算羁押到黑鲨领地,也不过是去度假。

  半月前,我还是领主大人手下一个低贱奴隶。过着非人生活。

  打死也想不到,这么一天,我可以摆脱领主大人魔爪。

  这个世界又上等人平民跟下等人组成。

  拾荒者跟奴隶是低贱的。

  领主奴隶园主手下豢养一群奴隶,他们的命运被他紧紧攥在手中。

  今天是我最后出庭的日子。一切都已尘埃落定。

  当法官大人说到:被告人列慈对原告人其辩护人所陈列罪行供认不讳时,我觉得自己是在梦里。

  也许是苍天故意可怜我这个充满悲剧的家伙。竟也莫名其妙的下起了白雪。

  要知道在我们这个全是黑土覆盖的地界,千百年也不会下一次白雪。整个黑域常年也只有三个季节。

  雪这种东西对于我来说是全然陌生的,就像那所谓的自由一样……

  “哇!我自由了!”

  跳出了仲裁院的巨大铁门,我也不避讳守卫们惊怒的目光,高声叫起来。一边的泪花肆溅,这绝不作伪,那种心情是有些崩溃在里面的。

  天上的雪,真的好洁白啊!我火辣的胸膛都难得投进驱不散的清凉。

  这是上天下凡的天使,环绕我四周的雪,飘飘扬扬的,难怪有城里的高楼诗人会为之沉迷。我也不禁闭上眼睛。

  只感受到雪落在我手上清凉的味道。

  在舌尖上甜丝丝的味道。

  可惜我的脸还是那般麻木,完全体味不到雪的凉爽。全是因为那永远不能摘下象征耻辱的铁面具!

  那是在我十一岁的时候,也就是刚被该死的家伙骗去到奴隶园的那一年。

  我清楚记得领主大人的小儿子跟管家的愚蠢侄子比试抓蛇。那是一条绿油油身上有恶心黏液的古怪长蛇。

  负责处理庄园草坪的阿楠说要把蛇牙里的毒取出来,那样可以麻痹后山上的兔子。

  两个心地被污染的家伙乐此不疲的玩着抓蛇的游戏。

  领主小儿子竟然还肆无忌惮的把那玩意紧攥在手中,天空中到处弥漫着他恶劣又刺耳的笑。

  我那时被分配到捡草丛里的马屎。

  两人低声嘀咕了一阵,我还不是很在意。那时只是想着,倘若两个家伙胆敢过来对我招惹,我绝对用铁锨头把他们的额头捣烂!

  而就在下一刻,我察觉到后脊梁透心的凉意。

  原来那可怕的花蛇被两个小鬼偷偷掖到我的后背上了!

  我在地上没命打滚,我惊慌听到两个完全被毒素充斥的恶魔在草坪上不要命的放肆大笑。

  忽的,我看到尖长的毒牙在我瞳间放大。

  后来,我毁容了,确切的说是被毒液侵蚀到皮肉都烂掉,领主大人也说过我这样丑陋的家伙会吓到来庄园作客的朋友,所以就命令铸铁匠为我打造了一副半脸面具。

  我恨透了他,那个把我从乞讨街骗到嘴上说着‘领我去个能吃饱喝足的好地方’的臭东西!当初要不是听信他的话,我才不可能被骗到这个恶魔之地。

  但我跟他在奴隶园吃过一次还算饱腹的饭后,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家伙。

  我也想不到终身奴隶会有走出铁门的机会。

  还是要感谢新皇。感谢法官埃隆,他是好人。再见了奴隶园,再见了加农少爷,再见了大小姐,愿你幸福。再见了那些曾经欺负我的家伙。

  唔,雪好绵好软。就像棉花一样。

  仲裁委员会前一排清雪夫为过路的贵人太太扫清障碍,顺带着我倒也可以沾光。

  脚下猛地一滑,我的身子踉跄跌在雪堆上。将清雪夫好不容易堆好的雪团子给压塌了。

  “哎……您……”

  那人孔武有力的胳膊将我瘦瘠的身子提了起来。就在我要好心感谢他的时候,就听到他怒气勃勃的叫声:“呸,原来是个死奴隶啊!就凭你也有能耐走这大道!滚一边去!”

  粗鲁的大汉把唾沫喷在我的胸前,他看清我脸上的面具,这才意识到方才的避让动作有些奴性了些。

  他翻皱起的皮鞋狠狠踹在我的小腹上,我软弱无力又贫瘠的身子就倒在冰凉的石棱道上。

  泪不住淌出来。

  虽然比起在奴隶园做的那些算不上什么。可我是清晰觉察到有人在欺辱啊,但自己又是那般没用。

  也许我只适合做个奴隶。

  不过,现在我做什么也来不及了。

  因为在我瞳间不断放大的是自远驶来一架马车,快得跟练武场奔来的软毛箭矢一般。

  我闭眼了,完全是情不自禁。都说人在死前往往会回忆自己的一生,过目自己一生的片段。

  反观我的人生,就是耻辱的一生。

  倘若再给我重活一次的机会,我还会那般无用吗?

  没想到刚摆脱了‘奴隶’这个该死的身份,我就要上那些同伴们一直喊的‘天国’了。

  我的命好贱,这就是我的人生啊!

  “小混蛋,没死就快爬起来,你狗眼瞎啊,没看到挡了大人物的道了!”还是那个五大三粗的清雪夫的嗓门。

  马车走了吗?

  又是狠狠的一脚踹在我的惨痛的右肺叶边。

  不行的,我要报仇的!我没有死就是要找到当初把我骗到奴隶园中的那小子。

  他的右眼有颗苍蝇屎一样的痣,现在跟我一样大,说话的声音就像宫中的侍从。

  哎呦,又摔了,该死的,我怎么总是这么无用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