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芸芸仙道 > 第二章 初入修真 县衙书房中
  卉心觉得县太爷应该被她身上“独特”气味封住口鼻,不然怎会独留下你……这个惊叹吧!她仰首端起下巴看着县太爷。

  县太爷急于求证,也只得委屈鼻子让她“嚣张”。

  县太爷从她身边走过,在他身后冒出一熟悉的面孔,不是之前那公子,还有谁?

  显然,那公子也未料想会遇到她,在见到她后也是一脸的惊讶。

  “爹,你找我来有何事?”那公子目不斜视,一脸肃然,似不认识一般无视卉心,弯身朝着县太爷作揖。

  县太爷闻声,抬眼瞄了下他的儿子,应了一声,随后示意他走进些,直到离卉心三尺距离处才开口道,“这是我儿张敬,字子恒”。

  “见过小姐。”张敬恭手微微下潜身子,他神情有些冷漠客气说道。

  “见过少爷。”

  县太爷见两人寒暄,又开始仔细打量,除去几分胆识之外,比之乡下平凡女子模样还稍些逊色,这般脏乱样子,哪有传说中仙人飘逸出尘模样,他倒是有些怀疑到底是真是假,还得等亲自试验亲眼看见才干论断。

  “钟姑娘,你可识字?”此时县太爷全然没有之前县衙大堂之上的威严气势,到似有些讨好意思。

  “识得一些。”卉心心中不解,但也想不出究竟是何缘由让县太爷态度变化如此之大,不过素日她行的正坐的端,倒也不怕。

  “ou……,我倒是知晓,那个地方并未有请教导师傅,我记得那里也未有文人学士有居住那里,不知钟姑娘哪里学来的知识?”

  “我娘闺阁时识得几个字,她教我几载。”

  “那。。。。。。这盒上的字可认识?”说着,县太爷将左手端着的漆木盒子递到卉心面前。

  卉心上前凑过去端详,这上面就几个线条交织缠绕,她若说鬼画符怕县太爷也是不信的,索性摇头。

  “姑娘可知,这是何物?”

  “不知。”

  “姑娘不知,那我也不便细说,现在劳烦姑娘移驾,拿着盒子走出门外,然后触碰下这盒中之物便可。”

  “我为何要照做?”卉心心中警惕,这盒中之物在藏书阁内她确实碰过,而在之后这藏书阁毫无征兆塌下,若此番县太爷急于求证,她隐隐不安,直觉告诉她,此事与她难逃干系。

  “我需要验证。”

  “你若照做这藏书阁坍塌之事便与你无关,若不照做,我便派人关押起来。”

  “爹,你这是干什么?”

  “大人,你这话是何说法,只要我照做不管藏书阁坍塌是否与我有关我都不用承担责任?并且帮我寻找母亲?大人此话可当真?”

  “本县一诺,怎可儿戏,你只管照做。”

  卉心见县太爷一本正经,不似戏弄于她,继而接过盒子转身潇洒走出门外。

  适才被人带着从侧门进来加上心思沉沉并未细看这书房外面的院子,走了进去被这里一花一草一树营造的一世界迷住眼,没想到县太爷倒是附庸风雅之人,这里植被种植的皆有章法,且到处都是勃勃生机模样,卉心在三尺宽的空地上停住脚步,将注意力集中在手中木盒之上。

  打开木盒,见到那黏腻的东西,忍耐着不适将手伸入,果然就是黏糊糊的浆糊一般。

  “敬儿,快走开不要靠近。”

  卉心猛地抬头这才发现张子恒不知何时来到她的身边,他神情严肃观察着卉心的一举一动。卉心故意将木盒靠近张子恒,他倒是不惧怕,反而更加凑了上前。

  “你看,它在动!它在长大!”

  卉心不信,取过盒子转过来看,那东西怪物像恢复生命一般,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外表处也凹凸出一块又一块以肉眼能看到的速度膨胀变大。

  只不过,它模样更加恶心,若说之前只是放坏煎蛋这时更像胀破肚皮的蟾蜍,全身流脓泛着恶心。

  卉心将它急速丢远,而那东西翻滚出木盒,在地面滚了两圈后粘在鹅暖石上。

  丢在地上的东西,似乎获得赦令瞬息之间变为水缸大小,再变大再变大,它挤出小径压上了两边草木,所到之处皆成为它阶下碾压之物,那怪物陡然间发威吓的卉心跟张子恒二人尖叫跑远。

  此时此刻,整个书房院子已经被占领大半,左上角处的假山已经被碾压夷为平地,那怪物一般的东西现在浑身鼓胀到像羊皮囊吹出来的球一样,圆咕溜秋的还带着些黏腻光滑,不过也在一瞬间嗝屁很快泄气一般逐渐缩小恢复煎蛋大小形状。

  约莫半刻钟后,众人见它再无异动这才颤巍着靠近。

  最先靠近的就是县太爷,他哆嗦着身子将掉在地上的“煎蛋”收入木盒之中紧抓着它嘴里不停嘀咕着什么。

  真的有神族遗脉啊!这世上真的还真的还存在神族啊!

  还记得5年前朝廷派给他的秘令,为了完成指令他带着好奇开始收集资料,各种典藏野史沾上点边他都有猎阅,了解熟悉渐多感知的信息越多,而他多年建立起来的信仰却开始逐渐崩塌,原来这个世界不仅仅有我们存在,还有修真者还有神族。

  在偶然机会,借由这个密令,他前往京城有幸看识到他们的神通广大,他心悦诚服尊称他们为仙人,可他们却连忙摆手,称仙人这词他们还不够资格。原来他们本也是人,但与我们追求的永驻青春、长生不老不同,他们所追求是跨进仙之境界,想要修仙更应当首先修真,学道修行,求得真我,去伪存真则为“修真”。而那神族更为遥远,远到修真者也不甚清楚,而作为更加渺小的人类,那更是无法触及的高度。可仙人告诉他,他有灵根乃是水木双灵根也可修真,在一瞬间获得如此巨大信息让他震惊,对那无限可能的世界充满新奇,可他心知那新世界既存在诱惑又存在陷阱,可他已年迈家有妻有儿无心也无力踏上这新路途,这希望要留给下一代新的希望。

  岁月流逝,在他双鬓处留下斑白痕迹,他坚守着信念,仍在期盼能够寻找到神族遗脉,现如今果真被他寻到,这种喜悦是谁也无法理解清楚的。

  “敬儿,有希望了有希望了,我们终于找到了。”他转身扶住他儿的手,老脸泪痕高兴地快要晕厥,子恒顺势搀扶住县令身体,免于跌倒。

  “父亲,您的身体,大夫说过切忌大喜大悲。”

  县令在张子恒搀扶下,缓了缓这才自己起身,他的目光注视着卉心饱含着炙热以及复杂的感情,“钟姑娘你请书房坐,我有事相商。”

  卉心抿抿嘴唇踌躇着还是跟上了他二人的步伐,走进书房县太爷竟引她坐上位自己则坐下位,而张子恒立在县令左侧神情倒是淡定,这些举措倒是让卉心心下有些讶异,不住猜想这个木盒之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神奇,竟让县令转念奉她为上宾,她故作淡漠静等县令出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