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变身灵山大师姐 > 0416 一身修为尽化流水
  和尚要死了。

  人的一身修为都在魂魄上,肉身反倒是次要的,灵山文魂高级心法修复的也不是身体,而是魂魄。

  海族不明,灵族炼体,人魔炼魂,无论是人族还是魔族,魂魄被击散,如果没有得到及时的救助,便会重归天地之轮。

  也就是死亡。

  而这个和尚,离死已经不远了。

  万丈巨佛被拆的四分五裂,化作经文佛力四散飞去,那金色之力落在云上,山头,草地……

  这些,是生机。

  和尚的禅力落在荒山,便是枯木逢春,落在草地,便是一片葳蕤,少许的禅力落在落雁城,温润着这座城池,改善了其中的天地灵气,此后落雁城的人,身体素质都会上升一个档次。

  道姑看着那身躯崩坏之后,润泽万物的景象,压下了心中的戾气。

  尽管不喜欢这人,不过对于他的道,道姑生不起恶感。

  不是因为先入为主的观念,她不可能讨厌这样一个小辈……

  如果只是金身被毁,只要一点时间他就可以恢复过来,而现在,禅师一手将自己推上了死路。

  金身被毁之后散去一身修为,魂魄也一节节毁灭,他这是在自杀,而自杀换来的,就是那普度的景色。

  “这就是你所谓的佛?”道姑开口,眼神有些复杂。

  巨佛碎裂,一个人影自虚空中显现,正是那个老禅师,此时他不复之前的模样,虽然衣服没有变化,不过面色虚弱,受伤不轻。

  “佛?只是一种规则罢了。”老禅师双手合十宣了一句佛号,接着抬头看着四散而去的金色流光。

  以前这便是他的佛,不过今天过后,佛不是佛,我佛才是佛。

  老禅师看的清楚。

  “晚辈还有少许理解,请前辈明鉴。”

  说着,老禅师遁入虚空,金色巨佛金光大盛,好似恢复了全盛时期的力量,然而在道姑眼里,这只是回光返照。

  和尚是在借她的手粉碎自己的金身。

  普度?

  这金光是在度谁?

  道姑看了一眼下方蜷缩着的少女,叹气。

  那就如他所愿吧。

  虽然不喜,不过毕竟是自家女孩子的机缘,她又怎么可能去阻止。

  身影消失,同时,一些与巨佛衍化出的金色经文不同的文字出现,那是一本功法。

  月明风清决。

  六峰的典籍,同时也是柳瑜最开始修习的功法。

  用它去粉碎这和尚的金身,也算是报了仇。

  挥手,无数灵动的文字将古佛缠绕起来,金光四溢间,佛身寸寸崩裂。

  此时,和尚一身禅力八成都化作金色经文,如同瀑布一样自高空降临,落点,便是陆绫的小床。

  如银河落九天,耀眼的佛家禅力将陆绫包裹,而她此时也如同一个永无止境的黑洞,无论是多少禅力,全部吸收。

  “这是什么?”陆绫瞪大眼睛,看着巨大的金色河流从天而降。

  好舒服……

  如同沐浴在圣光中,陆绫觉得自己鼻塞的问题好像解决了一些……很温暖。

  “不是什么好东西。”雪尘不屑的看着金色巨河。

  禅力,她怎么可能让主人接受这种肮脏的力量,而且实际上,这和尚也不敢将力量直接灌给她的主人,毕竟如果那样的话,她主人还当什么灵山弟子?

  一身禅力,出去估计要被人笑死。

  大悲谷和灵山相反,一水的秃顶男人,要她主人怎么见人?

  这一点,和尚也清楚,所以他这一身力量并没有注入陆绫体内,最终的落点是她的口袋。

  那里静静的待着一对,古琴模样的耳坠。

  这是唐刻羽送给陆绫的见面礼,引商琴和刻羽琴。

  引商刻羽,杂以流徵。

  灌输了巨大的禅力,这一对本来多为银色的耳坠变成了金银二色,表面流光溢彩,等级往上跳了几个档次。

  用这样的琴去演奏的话,不用运功便有各种神奇的功效,只是现在的陆绫并用不到。

  陆绫也发现了不对,伸手去掏那耳坠,不过被雪尘阻止了。

  “这……这是我准备送给师妹的啊……”沐浴在圣光下的陆绫一脸的着急,这耳坠是她下山时候专门回去拿的,就是要送给柳扶风……

  许久不见了,送一个礼物给师妹,她一定会很开心,不过现在的话……

  “主人,那禅力不是什么好东西,不想柳姐姐去念佛的话,你还是留在身边比较好,它认你为主,不会度化你的。”雪尘缓缓道。

  一边说一边观察陆绫的脸色。

  她在撒谎。

  这禅师的禅力不会度人,但是雪尘必须要这么说,她的记忆中有一段记忆。

  那是和眼前软萌完全不一样的主人,充满着血腥气。

  “如果我还要送东西给别人的话,记得阻止我。”

  不知晓是什么时候见到的主人,不过这样的话深深的刻在她脑海里。

  如果这一次没有阻止主人的话,等她清醒过来,自己一定会挨罚的。

  所以雪尘欺骗了陆绫。

  无可厚非。

  不过陆绫就很失望了。

  这样的话,这耳坠就不能送给师妹了……可惜了,她本来认为师妹带上会很好看的……

  呸,自己师妹穿什么都好看。

  算了,不给就不给吧。

  恩~

  陆绫打了个哈欠,轻轻呻吟一声。

  别说,这金色能量真的很舒服,她都有些困了。

  金身粉碎,这金色经文,还要传输一段时间。

  ……

  ……

  这里是落雁城外城郊的一座荒山,从内城坐车出来估计要几个时辰。

  此时山脚下,有两人穿过了结界。

  赶来的两个男人驻足,面面相觑。

  天上有灵山灵气的味道,而且是非常恐怖的气息,再结合这天降流光瀑布,他们识相的没有靠近。

  花费了一些时间才定位了陆绫的位置,不过貌似来晚了。

  最让两人不可思议的是,那大悲谷的人,要死了。

  从这金色的能量中可以看出来,这个和尚绝对不比墨青弱,且一定比白云帆强。

  却依旧陨落了。

  “……现在的灵山,这么暴躁的吗……”白云帆吞了一口口水。

  比他修为还高的人,说杀就杀了……

  心里一阵发怵。

  心中庆幸,还好他来灵山的时候,让叶尊者通知李竹子了……不然的话,要是他一个不慎犯点什么事情……

  简直恐怖。

  墨青想的显然要多一些,结合了前不久,灵山的人抽不开身等等情况去分析,不过也没个结果。

  很显然的,他也被惊到了。

  人族的尊者,每一个都是用巨大资源堆起来的,除了死于命劫或是天光墟战场,基本不会陨落,死在同为人族之人手里什么的,更是莫大的禁忌。

  外患未平,他们没有资格内乱。

  不知道是这大悲谷的人疯了,还是灵山的女人疯了。

  “我们便在这里等着吧,既然有灵山前辈出手,而且这禅力不具备攻击性,那么陆绫不会有问题的。”墨青道。

  “大善。”白云帆连连点头,知道前面有一个比沈沧海还疯的女人,他可不愿上前,万一殃及鱼池了呢?

  这不是怂。

  他是来见沈沧海的,不是过来打架的,如果让沈沧海知道自己和灵山的人动手了,还不吃了他。

  于是,这两人就站在边缘,准备等天地间灵气消散之后再进去看。

  就在这时,一阵空间波动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默契下,两个男人猥琐的隐藏了身形。

  这时候能够感知到这里气息而赶来的人,实力绝对不可小觑,先是出现了一个大悲谷的老和尚,现在又来一个莫名其妙的人。

  然后,接下来出现的场景让两人大跌眼镜。

  只见一阵空间波动之后,有少女一个踉跄跌出空间,不过很快的,便重新跳进空间,再出现时候,已经是在百米之外。

  是柳扶风。

  越是向外走,她心中的那种感觉就越明显,让她坐车出城实在是太煎熬了,所以柳扶风选择用上自己那还不娴熟的空间穿梭。

  这一路来,磕磕碰碰的倒是让她对自己力量的掌控熟练了不少。

  抬头看了一眼天上那条巨大的金色瀑布,柳扶风来不及惊讶,心悸动着。

  阿绫就在那边。

  脚下用力,一阵肉眼可见的空间震荡之后,柳扶风跳入虚空消失不见。

  “……”

  “……”

  两个男人依旧隐藏着身形,白云帆整个人都有些懵,他回过神来,试探性的开口。

  “墨青,刚才那个女孩子……还没有凝气吧……”

  是的,柳扶风给他的感觉就是没有凝气,也就是说,还未踏入仙门,可是这样的话白云帆自己都不信。

  穿梭空间,那起码要化虚境圆满才有可能借助一些法宝实行空间跃迁,真正想要自由的掌握,至少也要到沈沧海那个级别才行,像大悲谷的镜花水月,非尊者境连个皮毛都摸不到。

  而刚才从空间裂缝中跌出来又跳回去的十多岁少女,却连凝气都没有?

  开玩笑吧。

  最重要的是,撕开空间时候的漆黑空间裂缝,即便是他看着都有些瘆得慌,就算是化虚境圆满的修为,触碰到这漆黑裂缝一个不慎都有可能身死道消,而那个少女却无视了恐怖的空间乱流,飞身就跳进去……

  找死也别用这样的方法啊,随时可能尸骨无存的。

  而最奇怪的就是,少女免疫了空间乱流,穿梭空间用的也不是暴力撕开……只是身体周围出现了空间波动,裂缝就产生了。

  连灵力都没有动用……当然,那点灵力有也和没有一样。

  “按灵山的说法,只是三成凝气……”墨青点点头,看着柳扶风离去的背影,很是惊讶。

  灵山这一届弟子都是什么怪胎……

  寒冰血脉不说,眼前这个少女在墨青看来,不比东神海梦寐以求的寒冰血脉差。

  还未入门便可以穿梭空间,御风而行……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天赋可以解释的了,要知道徐徐只是可以入微就已经让人大跌眼镜,这个更狠,空间裂缝说跳就跳。

  “你说,会不会是空间天赋……地风水火空,不过纵观历史上下,还没有空间天赋的人吧……”白云帆疑惑。

  “而且,这丫头是怎么感应到这里的,要知道即便是我们也寻找了这么久……而且她就这么进去了,真的好吗?”

  “……”墨青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白云帆。

  他们很熟吗?

  废话这么多。

  虽然还没凝气,不过那明显是灵山的弟子,有什么不好的。

  而白云帆看到墨青看傻子一样的目光,也反应过来,冷哼一声。

  东神海的人,狗改不了吃屎,一个个都那么讨厌,不过即便是空间天赋也没什么,至少蜀山不在意,他们不会这个,出行也都是御剑。

  就算是空间天赋,也远远没有陆绫对他们有吸引力。

  “嘘,又有人来了。”墨青示意白云帆别说话。

  “……”白云帆咬牙,不过还是隐藏了身形。

  这次来的是一个短发少女。

  看到少女在地上留下数道残影,白云帆松了口气,终于是正常的人了。

  不过在看轻楚少女之后,白云帆愣住了。

  “沈归?”

  沈归?

  墨青也愣了一下,仔细看过去。

  少女原地四顾,似是在寻找柳扶风离去的方向。

  果然是沈归。

  沈沧海的徒弟,李竹子的学生……看起来,她是跟着先前的少女来的,应该是被外面的结界挡住,找不到柳扶风的位置了。

  而天上那金色的能量沈归也看不到,她还在结界外呢。

  ……

  柳师妹去哪了?

  沈归看着四周空旷的天地,蹙眉。

  还有,那空间跳跃,虽然因为陆绫的有过空间紊乱的异样,她猜测过柳扶风的天赋,不过真的出现在眼前,沈归还是很吃惊。

  原地靠着一棵树站着,擦拭长剑。

  她在此等着柳扶风,知觉告诉沈归,在这里消失,必然会在这里出现,到时候她再去问个清楚。

  ……

  这才是正常人的反应吧!之前那个少女究竟是怎么无视了结界,直接跳进来的……

  看到沈归被挡在结界外,白云帆一阵吐槽。

  沈归的实力在小辈中是绝对的前十,与蜀山的司空剑、叶观月、东神海东方玲珑在伯仲之间。

  天纵之才,但是修为才化虚境,会被结界挡住很正常。

  先前那个少女是怎么进来的……

  白云帆想要去问个清楚,不过看着柳扶风去了中心地带,他决定还是老老实实待着。

  他不知道的是,结界的布置者,蜀山的蓑笠翁也是懵逼的。

  他也不知道柳扶风怎么进来的……

  陆绫的师姐,他认识,可是这个少女一个跃迁就进来了他是没想到的,就好像定位了这空间内部一样……

  没有头绪,蓑笠翁只能认为她和陆绫心有灵犀……真的没办法解释。

  此时,那个身负空间之力的少女正用那蹩脚的空间之力在往陆绫身边赶去。

  陆绫身上也没有坐标,天知道她是怎么定位的,这个精通阵法的糟老头子,完全不能理解。

  “灵山这届弟子……一个比一个诡异。”半天,蓑笠翁憋出一句话。

  “……”孝公子理也不理他。

  那金色瀑布,断流了。

  ……

  ……

  老禅师面若金纸,端坐在一片云彩上。

  此时,道姑缓缓落在她身前。

  “值得吗?”

  一身修为尽化流水。

  虽然只是重伤,紧急救治的话是能恢复的,不过道姑不会救他,可是看着他将力量留在陆绫身边,心情有些复杂。

  那禅力,可以保护陆绫,替她承受致命的伤害。

  “散了也就散了,不如用在我佛身上。”老禅师虽然虚弱,说话却依旧中正平和。

  “我灵山的姑娘,用的着你多此一举吗?”

  “我佛慈悲。”

  看到这个愈发虚弱的晚辈,道姑想到了一个已经逝去的少女,叹息。

  “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想要赎罪吗?”

  一身灵力用在灵山天赋极好的弟子身上,补偿曾经犯下的错。

  “一半一半,佛没有那禅力,依旧被天地眷顾。”老禅师微笑:“晚辈只是期望跟着我佛,去看一看,那佛国。”

  “哼,那你要失望了。”听着这和尚的话,道姑冷哼。

  她灵山的女孩子,是不可能出家做什么佛的……疯和尚。

  接着,道姑转身离去。

  这和尚已经不用她管了,修为散尽,魂魄分离,得不到救助,他一只脚已经迈入了棺材。

  大悲谷弃徒,他们不会救,灵山更不会救。

  自己死也好,免得脏了她的手。

  “我佛慈悲……”

  老禅师一个人坐在云上,身上的生机在飞速的逝去,很快的,便不动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