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躲美录 > 四百八十章 翻身
  四百八十章翻身

  林闲松睁开眼睛,舒服地伸了伸懒腰,拿出手机看看时间,发现已经是上午十点。

  昨天有点睡眠不足,今天又还是周末,所以他舒舒服服的补了一个懒觉。

  看见手机上有一条未查看的短信,翻开一看,是昨天半夜周梦洁发给他的,短信中说她昨天晚上给他算了一卦,卦象虽然显示他近不会有血光之灾,不过还是让他小心一点。另外还帮陈静雯说了两句话,说陈静雯很关心他的安危,让他向她道谢云云。

  “你看看,还是梦洁懂事。”林闲松躺在床上看着短信自言自语的说道:“都知道这是睡觉时间,没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不要轻易打扰别人休息。”

  林闲松从床上爬起来,洗漱了一番后,他忽然发现胡成虎不在公寓中,也不知道他是昨晚一夜没回来呢,还是今天一早又走了。拿起手机,试着拨了胡成虎的手机号码。

  这一次倒是拨通了,电话那边传来胡成虎的声音:

  “闲松,我现在正在辽东这边呢,老头子让我过来办点事。哎,昨天一大早就出门,今天晚上才能坐飞机回松海。真是的,好好的一个周末就这么折腾完了。”胡成虎一接林闲松的电话,就立刻一通抱怨。

  “哦,那你真是运气不佳,昨天关雪做了一大桌子美味,晚上幽梅又做了丰盛的宵夜。两次打电话给你,结果都打不通。”林闲松戏谑着笑道。

  “什么……”胡成虎发出一声比遗憾的哀嚎,说道:“天啊,这个老头子,害得我错过了这么难道的机会。闲松啊,这一次我回去以后,你一定要找机会帮我把这次失去的口福补回来啊。”

  林闲松笑道:“你行了吧,这种事情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都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能有这样的口福呢。”

  “闲松,你少和我来这一套,只要你开口,想请关雪和陆幽梅做点美食,宵夜还容易?我可告诉你,这一次我在辽东办点事,对你说不定有大作用。嘿嘿,到时候你就看着办吧。好了,我先把老爷子的事情办完再说,要不然今晚都回不了松海了。”胡成虎说完就急急的挂了电话。

  林闲松又给东方英拨了一个电话,他和沈家之间的事情,自然还是要解决的。

  东方英听完林闲松对整件事情的描述后,毫不犹豫的说道:“盟主,沈家虽然在松海有点势力。不过也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大家族。这件事情,你交给我来吧,我会通过关系向沈家施压,将这件事情压过去。对了,盟主,需不需要那个沈白给你道歉,这事情可是那小子先惹出来的。”

  “这倒是不用了,他的双腿已经被我打断了,这就算是对他的惩戒吧。”林闲松有些嫌麻烦的说道:“事情摆平就行,这个他那断腿之痛估计比他一万个道歉长记性。”

  东方英应了一声说道:“盟主放心,我会很妥善的处理这件事情。”

  林闲松挂了电话,轻松地哼着歌曲,打开门准备去隔壁看看钟楚莲,黄听露她们,并且将事情很会解决的消息告诉她们,让她们别为了他的事情耽误了行程。

  一开门,就看见岳绿正站在他的公寓门口。

  “岳绿,你站在这里干什么?”林闲松有些奇怪的问道。

  “小姐她们都在公寓里等你。”岳绿说道,心里却暗暗低估,这么晚才起来,真是够懒的。那边一屋子人都在商量怎么解决你的事情,你倒是能够呼呼大睡,真是没心没肺到极点了。

  林闲松点了点头,走到跟着岳绿走进了岳炎婷她们的公寓。

  一进门,立刻就看见岳炎婷,陆幽梅,关雪,钟楚莲,黄听露,秦玉凤,以及有段时间没看见的罗碧娟。

  “闲松,吃了早饭没有?”关雪看见林闲松走进来立刻说道:“厨房里还有早上熬的粥,我现在就去给你热一下。”

  林闲松连忙道谢,睡到早上十点才起来,肚子还真是有些饿了。

  “闲松,昨晚睡得好不好,没有因为担心沈家的事情失眠吧。”钟楚莲关心的问道。

  林闲松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昨晚睡得很香,一躺下就睡到刚才起床,中间就没醒过。”

  “还真是没心没肺。”岳炎婷没好气的瞪了林闲松一眼说道。她昨晚可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想着怎么好好的整整沈家给林闲松出气,结果一个晚上没有睡多久。结果今天当事人林闲松却表示他昨晚睡觉踏实得一夜梦。

  “闲松,我们正在商量该怎么应付沈家那边的事。你作为当事人,说说你自己有什么想法吧。”罗碧娟看着林闲松说道。

  林闲松摸了摸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我的事情让你们跟着操心,真是不好意思。这件事情,我自己会想办法在这两天解决的,你们就别为我担心了。”

  罗碧娟却是摇了摇头,说道:“闲松,这件事情如果仅仅是让沈家不找你麻烦的话。很好解决,现在我们正在商量的是要给沈家什么样的教训。”

  “这个我不是已经给了沈白一个惨痛的教训了吗。”林闲松有些迷糊的说道:“沈白双腿被打断,还只能忍了,这应该也等于给沈家一个教训了吧。”

  林闲松话刚出口,却看见满屋子大大小小的女人都在做着同样一个动作:摇头。

  “闲松,你想一想,这件事情一开始就是沈白的错。试想一下,如果你没有那么好的身手,那么现在躺在病房内的人又会是谁。沈白仗势欺人,结果吃了亏,沈家不但没有丝毫约束自己子弟霸道行径的意思,反而派人要对你做出极其残酷的报复。”罗碧娟语气严肃地说道:“如果你一不小心真的着了道怎么办?”罗碧娟说道:“那个时候你觉得沈家会放过你吗,我敢肯定,他们一定会变本加厉的报复。其中的一些手段恐怕是你想都不想不到的。”

  “对啊,闲松。这件事情你如果那么容易就放过沈家,给他们的感觉绝对不是大度,反而会让他们觉得你怕了,退却了。”秦玉凤非常坚定的说道:“这一次一定要让沈家付出惨痛得代价。这个代价不但要让沈家永远记得,还要让其他人也看看试图伤害你的下场。”

  “那你们刚才商量得怎么样了?”林闲松已经看出来,估计在自己早上还在呼呼大睡的时候,她们就已经聚在这里商量了,现在这几位估计已经有了一个比较成熟的想法了。

  “第一。”罗碧娟伸出了手指说道:“沈家必需要为派打手找你的事情道歉,并且保证从此之后再也不会以任何形式报复你。”

  罗碧娟伸出第二个手指,说道:“第二,沈家必需要找出这次事情的负责人,对负责人做出让我们满意的处罚,而什么样才能算满意,负责人的标准又是什么,则完由我们说了算。”

  林闲松点了点头,心中暗道:这一条还真是有点阴损,负责人是谁,该受怎么样的处罚,都有本方说了算。等于是给对方一个表面上的处理权而已。

  “第三”罗碧娟又伸出了第三个手指。

  “还有第三啊?”林闲松有些愣愣的问道。

  “闲松,我怎么感觉你像是沈家那边派来的谈判代表啊?”陆幽梅摇头笑道。

  “第三,就是让沈家对你进行物质上的赔偿。沈家在松海的产业不少,到时候让他们赔给你一两处就是了。”罗碧娟说完之后,道:“暂时我们商量的结果就是这些,如果你觉得不够的话,还可以补充。”

  林闲松点了点头,说道:“我觉得你们已经想得很面了。”

  钟楚莲,黄听露,秦玉凤几人对了对眼神,黄听露轻声说道:“闲松真是太善良了。”

  “这还算善良?”林闲松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们说道。

  他可是把沈白的腿都打断了的,现在还要对方赔礼道歉,还要搭上一些产业,并却处置负责人。提出这些条件后如果还能算的上善良,那这世界应该没有恶人了吧。

  “那好,现在我就让人去打电话联系沈家,将我们这些条件告诉他们。如果他们能接受,那好,大家都省事,如果他们不接受。”岳炎婷说着脸上一冷,哼了一声道:“我就让他们知道我们提出的这些条件对他们已经算是非常宽容了。”

  黄听露,钟楚莲,秦玉凤又一次见识到了的岳炎婷看似狂妄的一面,她们心里不由得又在猜想岳炎婷的身份来。

  岳炎婷打一个电话,通知人去和沈家谈判。

  结果才过了十来分钟,去和沈家沟通的人就打电话回来,说沈家愿意盘接受这边的条件,并且还报出了让所有人都觉得吃惊不已的负责人。

  沈岩,沈家给出的负责人居然是沈家现在的家主沈岩,而对沈岩的处罚是让他卸下沈家家主一职,从此不在打理沈家的任何事务。

  而对于林闲松的物质补偿,沈家也显示出了极大的慷慨,他们列出了沈家在松海的二十处产业,让林闲松从中任选一样,作为补偿。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秦玉凤扶着额头说道。

  对于同在松海的沈家,秦玉凤还是很有点了解的,特别是现在的沈家家主沈岩,绝对算得上一个有能力又比较专横的人物。这次的事情,任谁都能看出来是沈白吃了大亏,那一双腿都断着呢,她原本肯定沈岩一定会大发雷霆,这件事情终很可能引起冲突升级。

  不过她又怎么能眼看着林闲松受气,受欺负,所以她都已经做好了打算,如果一旦事情发展到她把握的地步,大不了给父亲那边打个招呼。

  父亲那边肯定不会看着林闲松这个外孙被欺负,只不过她这个姨妈作为松海的地主,连林闲松这个外甥都保护不了,多少会在家里丢点面子。不过这一次还有着黄听露和钟楚莲陪着,多少可以帮她分摊点火力。

  可是现在情势发展却大大出乎意料,身价不但一点价钱不讲的盘接受了她们提出的颇为苛刻的条件,而且推出来的责任人的还是沈岩这个沈家**。

  别说秦玉凤在这里觉得不可思议,满屋子人估计没有一个想得到事情会如此发展的。

  罗碧娟说道:“沈家都答应了我们的条件,我们自然不能够出尔反尔。总不能刚提出的要求,现在立刻自己反悔了。不过我倒是非常好奇,沈家这一次为什么会如此果断。其中必然有什么变故。”

  众人面面相觑,对于这戏剧性的结果,显然是法用正常的想象力想到结果的,她们只能等待确切的消息。

  沈家的权利变迁,是在她们的谈判人给沈家打电话前十分钟完成的。

  从一大早炎黄送来沈白的开出通知开始,沈家接受了一连串,不间断的打击。首先是有警官拿着搜捕令要逮捕沈白,紧接着沈岩叫来周警长不但没有相助,到来后反而劝说沈岩配合警官的搜捕工作。

  沈岩勃然大怒的同时,直接给松海总局几个熟识的警督打了电话,结果几个警督干脆都没有接他的电话。

  然而紧接着是有军方的人来到沈家别墅,说要带走沈白配合调查一起和安相关的事件。

  沈岩这个时候才发觉事情似乎有一些不对劲,可是这个时候他又怎么可能任由警官搜捕沈白。所以他直接给沈家的几个负责人打了电话,让他们面发动沈家的资源,以应付这次松海总局对沈白的搜捕。

  早已等待这个机会多时的周远山当然不会让这样的时机在眼皮底下溜走,他立刻给沈海打电话,告诉他已经到了发动的好时机。

  早已准备好了的沈海,立刻联合沈家的几个关键人物赶到沈家别墅。

  从刚才接到沈岩的电话开始,这几位沈家的实权人物,就已经对沈海此前得话深信不疑,他们也已经认定沈岩这一次玩火,很可能给沈家带来灾难性的打击。

  尽管沈岩平日在沈家一言九鼎,可是在现在这个外有强敌相逼,沈家内部又众叛亲离的境况。他也只能一筹莫展。

  沈岩这个时候也已经知道事情已经法挽回了,而整件事情从昨天沈白事件的发生,到终他失去沈家的控制权,才仅仅一天都不到。

  这让他有一种仿佛身在梦中的感觉,不过他也算是大风大浪经历过来的人,在等警方和军方的人搜查过沈家别墅离开后。他明确表示愿意放弃沈家家主的位置,将家主之位交给儿子沈海。

  不过他也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希望沈海代表沈家保住沈白一条命。

  只是看着对方如此来势汹汹,沈海又哪里敢肯定对方会放过沈白一马,而作为阶梯沈岩的人,对方连沈岩都能吃得死死的,他敢去和对方对抗吗?

  而紧接着岳炎婷她们那边打过来的谈判电话,等于安了沈家的心,对方提出来的条件看起来苛刻,不过对于刚刚经历过大惊的沈家来说,这种明摆着的要求反而是安的。

  只是这个责任人倒是让沈海等人大大的伤脑筋,当沈岩说出愿意当这个责任人时,沈海等人又是吃惊又是意外。

  沈岩的理由很简单,没有哪个责任人能够比他能够让对方满意了。一家之主作为事件的责任人,绝对可以给足了对方面子。而这有刚好能够让沈海的接班顺理成章,可以让外人法察觉这次沈家高层变动原因在于内乱。这绝对有益于沈家的稳定。

  不过沈岩还是那个要求,他做这一切,前提是沈海必需要能够保证沈白的安。

  沈海非常矛盾的当头,周远山将他叫到了一边。

  “海少,难道你不觉得这是一次和对方攀上关系的好机会吗?”周远山低声说道:“对方刚才提出的几个要求中可没有要沈白的命这一条。少可以看出对方并非一定要把沈白怎么样。从对方提出的条件来看,对方似乎不愿意这件事情发展的太过血腥。”

  这一系列成功的策划,让周远山也变得自信,他说话的声音也加沉稳。

  “从这次事情的发展来看,对方拥有的能量惊人。沈家如果能够通过这一次机会和对方走近,我看这坏事说不定就变成了好事。”

  沈海眼中有些不解的看着周远山说道:“远山,这件事情以后,我只希望对方别再找沈家的麻烦就不错了,难道还能指望着对方领了沈家的好不成?”

  周远山笑了笑,说道:“海少,谈判的事情交给我吧。”

  沈海自然求之不得,他拍了拍周远山的肩膀说道:“远山,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当一切尘埃落定,沈海等人离开沈家别墅后。

  沈岩喊住了周远山,他在园子里泡上了一壶茶,和昨晚一样坐在靠椅上。

  “远山。你抓住了机会,现在你可以翻过身来,和沈海他们平起平坐。”沈岩看着依然默默站在他身后的周远山说道:“帮我老头子个忙,保住小白。我相信你,沈海他们做不到的,你能做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