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官仙 > 3363-3364典型事例
  3363章典型事例

  许主任一句玩笑话,拉开了接风宴的帷幕,接下来桌觥筹交错,大家也不提支援什么的了——当然,各人心里都在暗自盘算着什么,那就不好说了。奇无弹窗qi

  自然而然地,桌就分成了两大阵营,相互敬酒,这种场景是官场里常见,更别说北崇这地方民风彪悍,宁可喝得出溜到桌子底下,也不能服软。

  那么,陈区长该算哪个阵营的,就值得大家争抢了,科委的人都知道,陈主任的酒量堪称无敌,一个人放翻一桌人都没问题,自然强烈要求陈区长回归科委阵营。

  北崇人对区长的酒量,了解得不是很彻底,不过饶是如此,他们也能肯定区长的酒量不差——就没谁见区长醉过。

  更别说这阵营之争,是由不得半点含糊的,北崇人就说这是我们的区长啊,咋能算科委的人捏?你们大老远地来支援我们北崇的建设,这么尊贵的客人,怎么能不让你们喝好?

  这两边就吵吵得彼此互不相让,陈区长好久都没有放浪形骸了,于是轻拍一下桌子,笑眯眯地发话了,“好了,我一个人算一方,红星你也别,这样你们两方,每方都是四个人,这不是棋逢对手吗?”

  “李主任替了我?”葛宝玲见状,赶紧告饶,“我真不能喝啊。”

  “葛区长,咱们都是女人,有我陪着你呢,”戏曼丽笑眯眯地发话了,她年轻时就是出名的美女,现在年纪大了,却也是风韵犹存,气质相当不错,再加又是财大气粗的凤凰科委的副职,不开口则已,一开口这气势就压了过来。

  “是啊,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戏主任也不能喝,”孙小金见状,赶紧插句嘴,论喝酒的话,凤凰这边形势不容乐观,许纯良不能喝,半斤就到了,邱朝晖胃有毛病,也不能多喝,唯一能喝的,就是他和戏曼丽。

  必须指出的是,戏主任比孙记还能喝,两瓶白酒都不会失态。

  凤凰众人纷纷附和,葛宝玲见状,也是一咬牙,“行,那我就舍命陪贵客了。”

  其实葛区长的酒量也不算很差,基层工作这么多年,半斤白酒是没问题的,不过要说豁出去喝,其他三个副区长都比她强,尤其是谭胜利,有一斤半的酒量。

  于是擂台赛正式开始,白凤鸣先发动进攻,科委老大许纯良开始率领部队反攻,但是令北崇人感到惊讶的是,科委人向陈区长敬酒,根本不带一点犹豫的。

  半个小时之后,大家才知道,为啥凤凰人不怕陈区长喝多,区长简直就是个无底洞,一圈人都打过擂了,区长都接下了不说,然后他单独打擂,每人三杯一点都不带含糊的——其中许主任说我不能喝,只陪了一杯,陈区长照样是三杯下肚。

  喝完之后,陈太忠站起身来,“科委的其他同志,我也很久没见了,现在去敬他们,你们慢慢喝着。”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葛宝玲实在有点按捺不住了,她本就是半斤的量,现在喝了六两多小七两,酒意就有点头,她冲着邱朝晖愕然地问一句,“我们区长……到底能喝多少?”

  “那得看他尿得有多快,”邱朝晖笑眯眯地答她一句,“就我所知,没有谁听说他醉过。”

  “这么厉害?”北崇诸人听得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圈喝毕,凤凰人开始反攻,最先站出来的是孙小金,到了这个时候,葛区长也不想硬撑着了,轮到她的时候,她苦笑着回答,“搁在往常,我就舍命陪君子了,今天真不行,吃完回去还要划拉项目……这是区长的吩咐,您也知道他的脾气,交待的任务要尽快完成。”

  这通酒喝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陈区长最后酒气冲天地宣布,“明天下午三点钟,结对子的这个仪式,在区政府小会议室举行,大家记得都要到场……谁还有问题?”

  “我有问题请示领导,”谭区长举手,他跟戏曼丽拼得太厉害,现在也有点二麻二麻的了,所以他不怕问,“下午开的话,中午就不能让贵客尽兴了。”

  他的意思是早开了就完了,没错,干部们中午不能酗酒,但是凤凰人是实实在在的贵客——价值两千万呢,只要能让贵客吃好喝好,喝挺了都是应该的。

  “还是下午,让我们老乡睡个懒觉,他们一路赶来,真的辛苦了,”陈区长笑眯眯地回答,当然,真实的原因也只有他自己清楚,午开会的话,通知隋彪就有点仓促了,有目无区党委的嫌疑,下午就要好一些。

  陈太忠倒不是怕隋彪,实在是……就是他说的那样,陈某人来北崇是做事来了,如非不得已,他不会去人为地制造某些矛盾。

  正如他遇到什么大事,通常都要提前跟隋记通个气,这跟程序正确与否关系不大,年轻的父母官也不怕麻烦,他只是不喜欢麻烦——尤其是在做事的时候。

  见他如此坚持,别人自然不好再说什么,于是大家站起身向外面走去,走出去之后,才愕然地发现,天又下起了雨。

  这个时候,就看出各人的身体素质了,葛宝玲被这阴冷的风一吹,蹲在一边就哇哇地吐了起来,后半局笑傲群雄的戏主任,身子也有点软——她的酒量不错,但是身体的底子并不好。

  见她身体打晃,一晚都在跟她没话找话的李红星前扶住她,北崇六人中,李主任敬陪末座,凤凰四人里,戏主任排名最后,两人在酒桌是挨在一起的。

  “谢谢,我自己能走,”戏曼丽也挺讨厌这家伙,一晚有事没事的搭讪,我说,你级别差了点不要紧,但是……你能长得再砢碜点吗?

  “李主任,”这次是陈太忠看不过眼了,在北崇这一段时间,他已经听到了一点关于李红星的传闻,此人好色贪财厚颜无耻——好色在贪财之前。

  那陈区长自然不能坐看娘家人被人吃了豆腐,不过在这个其乐融融的时候,他也不能说“放开那只戏主任”什么的,只能干咳一声,“跟我来,还有事。”

  李红星再是色胆包天,也没胆子不听领导的指示——事实他有胆子试探一下戏主任,也是仗了领导的势,他是办公室主任,领导的贴心人,换一个副处的美貌来,他连试探的胆子都没有。

  就这一句话的功夫,邱朝晖来掺住了戏曼丽——邱主任和戏主任没什么暧昧关系,只不过两人有点渊源,关于这一点,陈区长也知道。

  陈太忠叫住李红星,也能找出点事情来安排,他和许纯良漫步走在这寒冬的雨夜里,他俩身后有人打伞,但是李主任就只能缩着个脖子跟着,任由冰冷的雨滴落在他的头北崇宾馆里有的是雨伞,问题是,他敢回去拿吗?

  说着话,几人就来到了金龙大巴车前,陈区长下打量一眼,只觉得这东西在夜里黑乎乎地矗立在这里,比白天似乎还要威猛几分,“这辆车,晚安排人看好……”

  话一出口,他就感受到李红星似乎想说点什么,说不得改用半通不通的北崇话了,“你别跟我说马媛媛的什么的,这辆车我就交给你看着了,有一点意外,你写辞职报告……拿出你那天晚,蹲在我门口的劲儿来。”

  陈区长的语言天赋,真的不输于任何人,但是对他来说,很多方言比外语还难学,所以他的北崇话,也是说得荒腔走板,别说凤凰人听不懂,北崇人听到耳朵里,也是两个黄鹂鸣翠柳——不知所云。

  但是他还必须用北崇话说,用普通话他丢不起那个人。

  李红星一时间就没听懂这话,倒是白凤鸣反应得快,他大着舌头笑着发话,“小李,这可是领导的信任,车有贵重东西。”

  这个时候就全靠个人的综合素质了,按说白区长喝了也差不多有一斤酒,眼下能第一个听懂这半吊子北崇话,可见成功从无幸致,玲珑心思,那不是随便说的。

  “东西再贵重,也是有价的,科委对咱们的关照,那是无价的,”陈区长现在煽情也很有一套了,“车有点科委送来的福利,关键是,科委把车都要送给咱们了……李主任你就告诉我一声,这个车你能不能看好?”

  “我肯定看好了,”李红星忙不迭地点头,“我搬来铺盖,晚就在这儿睡了,人在车在,车亡人亡。”

  “这个大金龙……归咱区里了?”葛宝玲吐了好一阵,反倒是清醒了一些,她讶然,“这得五十多万?”

  不愧是搞交通的,这估价还真的准,不过她也真的明显地被震慑到了——大几十万的车,说送人就送人了?

  “二手车,我们厂里都开了半年多,”许纯良轻描淡写地表示,“既然送福利来,那车也留下,再当个福利。”

  开了半年,也算二手车……在场的北崇人登时就被雷得无言以对了。

  3364章典型事例下

  关于住宿,别人都是安排在北崇宾馆了,不过许主任这身份,安排到那儿就有点不够尊重了,他最后休息的地方,就是陈区长所在的那一排小二楼独院别墅。

  许纯良也不排斥这样的安排,事实,他接受的类似待遇多了去啦,他带着自己的通讯员来到小楼,四下看一看,感觉就还算不错。

  做出这个评判之后不久,他就找到了陈太忠的住处,触目满眼可及的啤酒,他禁不住开句玩笑,“哎呀,我以为你处境多艰难呢,没想到你好吃好喝,滋润的很。”

  “吃喝点算什么?累的是心啊,”陈太忠叹口气,身子往沙发一躺,正好这时候王媛媛和廖大宝走了过来,陈区长吩咐一句,“把客厅窗户打开,透透气儿。”

  又聊一会儿之后,廖主任拿起一把伞走了,他要去看一下明天会场的布置情况,只留下王媛媛一个人,在客厅的角落里找个椅子静静地坐着。

  许纯良对这个女孩儿,也有点好奇,他知道太忠的私生活糜烂,不过这好歹是你堂堂的大区长官方休息的地方,于是轻声问一句,“我印象中,你在单位不乱来的。”

  “嗐,别提了,华安那个混蛋害我不浅,”陈区长轻叹一声……

  第二天一大早,天气转晴,陈太忠安排人给纯良所在的小院送一锅羊揪子,自己吃喝完毕之后,来到了区政府。

  由于昨晚大家喝得太多,很多人都没缓过劲儿来,班也是无精打采的,直到九点半左右,办公室之间人们的走动才多了起来。

  然后摄影师也到位了,十点的时候,捐赠仪式开始,金龙大巴的钥匙被放在一个衬了红布的托盘里,许主任双手将托盘递给陈区长,时间在这一刻,有个小小的定格。

  然后摄像机就转向了金龙大巴,车已经被工作人员擦得焕然一新,前面还系了一根红绸子和一朵大红绸花,如果不贴到跟前细细地看,根本看不出是一辆二手车。

  在场的人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不过大家还是报以热烈的掌声,区政府终于也有辆像样的公车了——而且不是配给领导的,是大家都可以坐。

  再然后,就是凤凰人从车里搬下的福利了,两百只包装精美的“素凤”手机,许主任这礼物送得也是别具匠心,面子卖了,同时又是给自家的商品打了一个广告。

  尤其是这素凤起来功能一般,可好歹是国际热销的,市场卖九百多,但成本不超过四百块钱,看着是三十多万的礼物,其实十万都不到。

  反正不管怎么说,对于贫瘠的北崇,这过年的福利,绝对算说得过去了,看着一箱一箱的手机搬下车,地位较低的工作人员就在暗暗算计——两百台,也不知道轮得到我不?

  总之,这个仪式令大家兴奋不已,区政府离喜气洋洋,就好像春节要提前到了一样,忙完这些,陈太忠和许纯良来到了区长办公室,两人一起审核其他区长报来的高科技项目。

  这两千万里,已经明确了两百万,是用来支持农业局特色养殖和种植项目的,区里先开四到五个试点,这点钱应该是差一点,不过徐区长也表示了,区里挤一点,乡镇里再出一点——舍不得出钱的话,那就不要怪项目便宜了别家。

  剩下的一千八百万,一时还真的找不到什么太合适的项目,北崇真的是要啥没啥,还有个别项目也不错,投资却是太大,油页岩电厂绝对是高科技而且赚钱的项目,但是科委这点钱,丢进里面都听不到什么响动。

  还有就是苎麻布的生产了,这个勉强也能跟高新技术沾边,但是就算小规模搞,这点也不一定够,更别说这两千万都到了徐瑞麟的那里,别的副区长肯定不干了。

  “你自己头疼,”许纯良是进了区长办公室,不过他可没有过问的意思——只是做给人看的,他打开陈太忠面前那台电脑,兴致勃勃地玩起了纸牌游戏。

  就在这时,陈区长面前的红机电话响起,他接起来一听,却是王宁沪打来的,“陈区长,听说北崇结了个不错的对子?”

  “以前的老单位,知道北崇这里条件艰苦,主动伸出了援手,”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

  “这就是交流干部存在的意义啊,”王记感触颇深地叹口气,“干部的流动,能带来先进的理念,能带来发展的机遇,可以强强合作,也可以取长补短,你结的这个对子,市委大力支持……以后有类似的事情,记得提前向市委请示和汇报。”

  老王你这话说得不错,陈区长承认,王记的话说到他心里去了,从理念肯定了他的做法,又表示了大力支持,如此一来,纯良那边的压力会更轻。

  不过他心里也有顾忌——桃子都被人摘得不计其数了,所以他干笑一声,“我主要是想着没几个钱,老单位对资金流向也很关注……下次一定。”

  “看把你小心的,”王宁沪听得有点无语,他也知道,陈太忠最近在搞的几个项目,被人摘桃子摘惨了,有些压力来自于省里,是他都顶不住的。

  但是你搞搞清楚,我是党委的记啊,钱不钱的是小事,“我是说,你搞的这个结对子,是对干部交流制度的一种肯定,证明了这个思路的正确,从组织层面讲,很有代表意义。”

  “那这肯定是在党委领导下完成的,”陈太忠听明白了,老王是想摘桃子,但人家只是想担个虚名,而对于陈某人而言,虚名已经太多太多了,他根本就不稀罕。

  只要不谈钱,那就绝对不伤感情,他笑着发话,“我代表北崇区政府,强烈请求宁沪记下午来我区指导工作。”

  “嘿,”王宁沪听得干笑一声,他没好气地发话,“太忠区长,我不说自己去过北崇几次,我就问你一句……你来过市党委没有?”

  “那么……这个结对子的互助协议,在市党委签字?”陈区长小心翼翼,他不想把桃子送门去,但是人家老王说得也对,任以后,他……还真没去过市党委呢。

  “你要来的话,我就主持,”王宁沪明确表态。

  “啧……好,”陈太忠犹豫一下,做出了答复,不涉及钱,那就啥都好商量,接着他又想起一档子事儿,“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要市台的摄像,我们北崇有自己的摄像师。”

  “啥?”王宁沪好悬以为自己听错了,我市党委开会,你不让市台的进,反倒要你们区电视台进来拍?想一想,他确认自己没听错,就淡淡,“怎么回事?”

  “没什么,我们来不够,昨天请求市里支援……出费用的,市里不给,我们到市场租的机子,”陈区长干笑一声回答,“要不然的话,记您昨天就该知道消息了。”

  这种小状你也告……你看你还有个区长的样子吗?王宁沪听得有点哭笑不得,“那我主持的签字仪式,只能在北崇播……是?”

  “我们可以给市台送带子,”陈某人这睚眦必报的脾气,那真是刻入骨髓的,谭胜利一告状,他就把市电视台恨了——只有陈文选才请得动市台,我们区政府是摆设?

  “何必呢?”王宁沪沉吟一下,出声劝解,“下午我让电视台小高跟你道个歉,北崇下一步的发展成果,也需要市台大力宣传。”

  “我觉得北崇更需要安静地发展,”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发话。

  “……”王宁沪的嘴角抽动一下,什么话也没说,默默地挂了电话,这种大不敬的回答,也就姓陈的敢说,不过他还没办法叫真——年轻的区长遇到的闹心事儿,也真的太多了。

  “这就挂了,”陈太忠悻悻地哼一声,侧头跟许纯良抱怨,“纯良,签字仪式要改地儿了,我们市党委老大要主持。”

  “没必要?”许纯良专心致志地玩纸牌,漫不经心地问一句。

  “对你也有好处嘛,”陈太忠站起身,“我得通知大家赶紧走,午饭在阳州吃。”

  临到路的时候,隋彪也过来了,他不是抢风头来的——王记要强调的是交流干部的重要性,他是不能不来,市委记主持的结对子仪式,就算列席,隋记也得到场。

  从北崇到阳州市区,得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这次去阳州,也没什么车队,除了隋记的奥迪车,直接一辆大金龙就装走了,前面一辆北崇的警车开道。

  到达阳州的时候,接近中午一点,随便吃点就一点半了,隋彪本来还建议,找个地方休息一下,许纯良表态了,“省一点是一点,车里眯一阵就算了。”

  下午两点半的时候,阳州市委的同志们来班,很惊讶地发现,一辆大巴停在停车场,大巴车里还有人在打盹,心里禁不住生出点疑这都是什么人啊,跑到市委来睡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