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民国大间谍 > 第五十二章 戏要演全套
  那杨探长嘴里喊着保证,手下的几个人却偷偷摸摸开始往耿朝忠所在的房子下面移动,耿朝忠一看周围群众的眼色,早知道了怎么一回事儿,摇头冷笑:

  “杨探长,真是人无伏虎心,虎有伤人意啊!别以为你们有枪!”

  说话间,耿朝忠右手一闪,腰间的大红九瞬间抬起,只听“啪!啪!”两声,房檐头挂着的“即墨老黄酒”条幅突然下坠,杨探长的大檐帽也瞬间被打了一个窟窿。那条幅飘飘荡荡落下,恰好把几个正摸到房檐下的山东路巡警盖个正着,杨探长摸着凉飕飕的头顶,一滴冷汗顺着脑门缓缓流下。

  “好枪!”

  楼下的吃瓜群众哄然叫好。

  本来底下的看客听到枪声想要尖叫来着,但是这枪开的太快,片刻后大家发现这枪声根本不是冲着他们,再看看杨大探长的帽檐,立刻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由得大声叫好。

  “杨探长,最好别让你的手下开枪,弄不好他们的枪还没拿出来,你的脑袋不在脖子了!”耿朝忠站在屋檐傲然说道。

  杨秀朝四周一瞅,别说掏枪,自己那几个手下早在屋檐下缩成了一团,看来是自己被打成马蜂窝,这帮怂货都掏不出枪来。

  这城市里的巡警,能有资格配枪的本来不多,能打准的更是少的可怜,可能一年半载都难得开几枪。要知道这还是青岛,日本人经常隔三岔五登陆烧杀掳掠,大家多少还见过世面,要换别的地方,枪响了巡警不尿裤子算好的了。

  杨探长苦着脸干笑数声,知道碰了硬茬子,也不再耍什么阴谋诡计,解下配枪扔地,抬头看着耿朝忠竖起了大拇指说:

  “小伙子,厉害!这身手呆在朱胖子手下简直是屈才!我看那朱胖子根本是嫉贤妒能!这么样,你下来我保你没事,我带你到总局分辨清楚,如何?”

  “好!”

  杨秀话音刚落,耿朝忠接过话来,“我信得过你杨探长的为人,岛城警察圈里,谁不知道杨探长是一言九鼎,不过咱们丑话说在前头,一定可得把我送往总局,否则我耿朝忠这趟不死,谁都没个好!”

  杨秀在下面略略沉思片刻,答应了耿朝忠的要求。他心里明镜似的,自己手底下这几颗老葱,抓不到人不说,还得丢大脸,不如来个顺水推舟,还显得自己有勇有谋。

  要知道这时候的巡警,可不是什么纯粹的战斗人员,平时还兼着管理小贩,收拾市容这些后世城管干的杂活,战斗力低的可怜,平时也欺压个普通市民,稍微厉害点的角色只能干瞪眼了。

  商量停当,耿朝忠跳下屋檐束手擒,一旁看着的四方所的同事也只能目送耿朝忠被山东路的同僚带走。周丙几个人低头商量了几句,也离开了现场回去给朱木运报信。

  ...........

  “你掌握着朱所长什么秘密?”

  山东路派出所刑讯室,杨秀杨警长板着一张脸,威严的问。

  耿朝忠懒洋洋打了个哈欠,疲疲沓沓的说道:“长官,我敢说,怕你不敢听啊!”

  “啪!”杨秀一拍桌子,清瘦狭长的脸不怒自威。

  “笑话!还有我听不得的秘密?再说你一个毛贼,能知道什么大秘密?”杨秀一脸不屑。

  耿朝忠哈哈大笑,同样一脸不屑的看着杨秀:

  “长官,这么老套的激将法别用了吧!我耿朝忠可不是什么刚道的雏儿,好歹也在咱们警察队伍里混了个把月,你这么问我不是在侮辱我的智慧,是在侮辱您自己的智慧啊!我劝您还是把我送到总局一了百了,这个秘密听您耳朵里,怕是过不了多久得埋到土里去。”

  杨秀敛容,沉思了片刻,还是有点不甘心,不过这回他的态度倒是和蔼了不少,让人给耿朝忠送了一大陶瓷缸茶水,托着脑袋耐心的问:“多少说一点儿,我听个半截,要是实在听不得,我不问了。”

  “好!那我说半截!”耿朝忠坐在前挡后锁的大八仙椅子里,身子向前一探,嘴对着茶缸哧溜一声吸了口茶水,嚼了几口茶叶沫子,反问杨秀:

  “杨探长,您不怪,为什么朱胖子手下巡警都是外路人,没一个本地人?”

  杨秀一拍大腿,是啊!这朱胖子自从当了四方路探长以来,手下的巡警没几个本地人,都是从全国各地搜罗过来,这事儿确实怪,但是以前自己以为朱胖子是觉得本地人七大姑八大姨太多,请客托情的杂事太烦才这么做。现在耿朝忠一提,难道其另有玄机?

  其实耿朝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提这个问题,只是话赶话瞎扯罢了,但是一看杨秀的神色,他知道这药下对了,看来没少人觉得怪。

  “你想啊,这朱胖子不用本地人是为什么?因为本地人拖家带口啊!”耿朝忠嚼着茶沫子,越说越顺,“他是要让这些巡警干些见不得人的事儿啊!外路人没依没靠,一旦出了事儿也没个苦主,还不是朱胖子自说自话啊!”

  “对啊!对啊!”杨秀连连点头。

  “你想想,他用我这么一个身手好,枪法准的外路人干什么事儿?偷东西用不着枪法好吧?”耿朝忠提示。

  “他要搞暗杀!”杨秀突然像脑袋开了窍,忍不住喊出声来,但是紧接着他捂住了嘴。

  暗杀谁?

  日本人?党国要员?

  暗杀哪个都不是自己能掺和的啊!

  杨秀想到这里,连连摆手,“我不听了,今天咱们这话到这里,一会儿我送你去总局!”

  杨秀一脸郁闷,知道自己这最后的努力也告失败,再说了,朱木运那边水浑得很,说不定真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自己真么必要趟这个浑水,反正拿下了飞贼自己已经立了大功,有什么别的功劳留给别人去拿吧!

  话分两头,这边杨秀琢磨着把耿朝忠送到胶澳总督府那边的总局,那边朱木运也得到了消息。

  朱胖子坐在自己三楼的办公室,看着对面跟自己汇报的周丙,不由得一阵苦笑。

  本来他寻思着自己放人自己抓,到时候还能跟耿朝忠对个几句台词,没想到这家伙不按常理出牌,非要闹到总局,这下可好,这事情有点脱离了自己的控制。不过无所谓,耿朝忠跟他耍的这点心眼他心知肚明,那是对自己耍弄人的一点报复而已。

  送到总局也好……

  朱木运挥了挥手,让周丙下去,继续托着那个肿的像猪头一样的脑袋发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