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恰似爱如潮 > 第一百九十四章:真相是残忍的
  194警察和法医赶到,乔家门口瞬间热闹起来,很多政府军车,警车,甚至救护车到来,一下子惊动整个夕城。!外人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乔家如此大排场,很多记者和新闻媒体都守在门口外面,等待劲爆新闻。池塘的尸体被警察围起来,法医正在做收集工作,而救护车倒是去到了地下室对卢管家进行救治处理。北苑。两小时后。乔家所有人都回来了,一同聚在北苑大堂。乔玄彬和乔玄浩从乔笑笑口中知道祠堂有地下室,而且囚禁的是他们的母亲,一时间激动得快要掀开瓦盖,冲着老太爷质问。而老太爷全程都沉着脸,闭着眼睛一言不发,像活死人似的一动不动,任谁都不理不睬。乔玄浩双手叉腰,着急而愤怒地在老太爷面前来回踱步,片刻,又冲着老太爷怒问:“被你囚禁在地下室的女人到底是不是我妈?到底是不是?”“……”老太爷继续保持沉默,闭上眼睛就不再吭声。乔玄浩急了,平时斯文有礼,而此刻也被气得火冒三丈,冲着老太爷咆哮:“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妈到底做错什么让你这样对她?还有家里的池塘为何会有尸体?”整个客厅都听到乔玄浩的怒吼声。平时最为斯文的男人,此刻最愤怒。乔玄彬一直怒瞪着老太爷,沉默着不再出声,而刚回来不久的乔一霍一直站在边上保持沉默。他此刻很紧张,但依然平静地静待事件发展。乔玄硕忙完了外面的事情,缓缓走进客厅里。“三哥,现在怎么办?”问话的是乔笑笑,因为在这里,只有乔玄硕才有说话权,才最清楚事情的发展和真相。乔玄硕冷着脸,走到老太爷的轮椅面前,双手兜着军裤,修长的大腿定站着,低头俯视着白发苍苍的老人。此刻,他感觉在看一个魔鬼,而不是自己的爷爷。他淡漠的语气缓缓说:“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对你衷心耿耿的卢管家已经被枪杀。”老太爷冷静得可怕,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从池塘挖出来的尸体经过检验,确定是柳副官,而他是如何死亡还需要进一步解剖检查。”所有人屏息以待,安静地,紧张地,不安地听着乔玄硕讲述家里发生的事情。每个人心里都是五味杂陈。乔玄硕不慌不忙地继续说:“你杀害二婶嫁祸给安晓,故意安排柳忠来到我身边,成为你的眼线,你曾经卖下一条天价万年人参,还偷走了他国的国宝用佛佛珠,你甚至想从……”说着,他顿停了一秒,只是一个名字,便让他毫无波澜的心突然扯着痛了一下,但很快就回过神,继续说:“从白若熙身上得到永恒项链。”“你派人暗中绑架她,你贪婪,冷血,杀了二婶和柳忠,还把卢管家也杀了?”听到这些话,在场的人都惊愕,甚至愤恨。乔玄硕全凭猜测,但已经猜对了很多,老太爷觉得可悲,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缓缓张开眼,仰头看着乔玄硕。两人锐利的目光对视上,锋利无比的眼波流转着,气势上的较量让老太爷消沉了,他弱势得垂了垂,看向了乔一霍。这一刻,乔一霍突然紧张了,杀柳忠的是他,而不是老太爷。囚禁陈静的也是他。他害怕父亲大难临头会把他也拖入水。可是没有,老太爷只是瞄了一眼乔一霍,便缓缓移动着眼眸,从乔一霍开始一个一个的看着。扫了一圈,他才缓缓开口:“没错,我杀了笑笑的妈妈嫁祸给安晓,我也杀了柳忠和卢管家,我还偷了永佛佛珠,一切都是我做的,那又怎样?”“我妈呢?是不是你囚禁的?”乔玄浩忍不住站起来,怒问。老太爷笑着点头:“是的,我是囚禁了你妈。”“为什么?”大哥乔玄彬这一次也坐不住了,怒火冲天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冲到乔玄硕身边,“我妈到底哪里做错了,让你这样对她,你还是不是人?”乔老太爷脸色愈发难看,连勉强的笑也挤不出来,缓缓抬头看向乔玄硕,很是冷漠的开口说:“我囚禁了她24年,我想你应该知道什么原因的。”乔玄硕深呼吸,拳头紧握,脖子的青筋暴露,危险的气焰慢慢凝聚,乔玄硕的拳头早就蠢蠢欲动,如果他不是八十岁老人,现在的他会被打残。乔玄彬紧张的看向乔玄硕:“三弟,你知道什么原因是不是?”乔玄硕摇摇头:“乔氏集团。”“跟公司有什么关系?”“乔氏集团其实不是乔家创立的,是我们的外公打拼下来的江山,而外公跟他为了共赢和利益,所以让爸妈联婚,企业合并。大股东是我们的外公,但最后却变成了乔家的。”听到这里,所有人都懂了。找到一个还不足以囚禁的理由,虽然不确定,但这件事是实实在在发生的。“疯子……”乔玄浩双手叉腰,怒吼着继续踱步,“简直就是疯子,禽兽不如,她是你孙子们的母亲,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们?”“……”乔玄硕淡定从容补充:“我所说的很多只是猜测,详细而具体的事情还需要调查后才能确定,而你……”“需要到适合你呆的地方接受调查。”乔老太爷像是知道命数已近。他缓缓闭上眼睛,脸色阴沉,陷入了沉默,好片刻才呢喃道:“我想进房间换件衣服。”“我们会有衣服给你换。”乔玄硕并不满足他的要求。“需要穿什么衣服,我命人给你拿。”老太爷气得双手发抖,睁开凶狠的眼眸,冲着乔玄硕怒吼:“这是我最后一个请求,你连这点事情都不满足我?”乔玄硕似乎看透他的心思。在这种情况下,一个犯下滔天大罪的犯人,还提出各种奇怪的理由,无非三种:通知幕后,逃跑,自杀。乔玄硕绝冷的喷出一句:“不可以。”说完,他转身,迈开沉稳的步伐离开。而阿良带着几名警察上来,推着老太爷的轮椅跟着乔玄硕离开。在座的人,没有人阻挠,没有人反对和惋惜,甚至没有人可怜他。曾经最备受尊重的爷爷,此刻在他们看来,只是一个魔鬼。乔一霍危险的眼眸盯着老太爷被人带走,他眼下闪过狡黠的光芒,似笑非笑的勾起嘴角,邪冷得瘆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