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近身兵王 > 第1837章 成功合作
  虽然因为你们刚才提供给我一个大消息,所以我给你们延长了时间,但现在已经一分钟了,还是给我个答复吧!”

  秦渊将正在判断这件事可信程度的苏红绫和连陌惊醒。

  苏红绫的脸色有些难看,其实她并不想向秦渊妥协,奈何秦渊手里的证据实在是太危险了。

  所以纠结了片刻,苏红绫终究还是问道:“如果……我说的是如果我把股份给你,你以后会还给我多少?”

  秦渊看傻子一样的看着苏红绫:“你当我是傻子啊,都已经吃到嘴里了还吐出来!”

  苏红绫脸色更加难看:“既然无论如何我的家产都要消失,为何我还要跟你合作?!”

  秦渊笑了:“我只要百分之九十的股份,其他的还是你的。

  而且咱们从一开始,交易的就是你的命!

  换句话说,赌得就是你能不能从蜀中离开!”

  苏红绫听到秦渊将股份提高了那么多,显然是知道自己必须要答应。

  事实上,她也确实必须要答应,否则光是那些人的报复,就足够她死上一百次的。

  苏红绫不是武者,她不可能飞檐走壁的离开蜀中。

  而名帖上那些人,无论她通过哪条渠道离开,都一定会被抓住,然后蹂躏至死!

  苏红绫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最终却是锁定在冷漠上。

  “我答应!”

  秦渊听到苏红绫答应下来,这才笑着将另一份合同从茶几下拿出来,然后送到苏红绫的手里:“签字,然后齐活!”

  苏红绫看了一眼合同,大概就是红雪楼的股份有百分之九十要转让给秦皇门,而代价只是一毛钱。

  “没想到,我红雪楼的股份竟然有一天会用这么便宜的价格卖出去!”苏红绫声音中突然有些悲愤。

  秦渊却耸耸肩:“你为什么不换个想法,你的命可真值钱,用红雪楼百分之九十的股份才买下来!”

  苏红绫再次看了秦渊一眼,然后在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秦渊笑眯眯的看着桌子上的合同,随手将其分成两份,然后和苏红绫一人一份。

  “咱们这就算是成交了,以后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了,放心吧,我会罩着你的!”

  秦渊笑眯眯的说道。

  苏红绫却仿佛想到了什么,脸上流露出一种带着快意的仇恨笑容:“秦渊,有一件事你大概想不到吧?”

  秦渊注意到苏红绫那表情,想了想,然后点点头:“我想我大概是想到了,不过你可以先说说你的想法。”

  苏红绫毫不在意秦渊的话,因为她确定自己接下来的话能胜过秦渊一局。

  再不济,也能让他感觉到害怕!

  苏红绫嘲讽的看着秦渊:“你聪明一世,却糊涂一时。

  之前你那么想要我的红雪楼,现在你在合同上签了字,红雪楼也就是你的财产了。

  你说我要是把那资料放出去,是你死的惨还是我惨?

  我记得你的仇家比我多,而且个个都极其了不得吧?!”

  苏红绫越说越开心,越说越痛快,尤其是他注意到秦渊脸上那阴沉的表情时,更是极近疯狂的仰天哈哈大笑。

  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笑花了状,也不停下。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疯子。

  终究,苏红绫还是安静下来,死死的盯着秦渊:“你害怕了对吧?”

  秦渊脸色之前一直淡然的神色,终于变得阴沉如水,尤其是那眼神更是带着杀意。

  不过就在苏红绫得意的时候,秦渊却突然叹息道:“一个黑道老大都已经弱智成这样了,看来蜀中势力确实已经糟糕到一定地步了。”

  苏红绫见到秦渊那逐渐恢复平静,甚至于有些得意的模样,心中顿时有些不好的预感。

  “你什么意思?”

  秦渊耸耸肩:“其实吧,我建议你下次签合同的时候,不要只看条款的内容,也记着看看名字。”

  “名字?”苏红绫听到这话,急忙翻开手里的合同,将目光锁定到合同签名处。

  卖家是甲方,写的是苏红绫的名字。

  买家是乙方,按理来说应该写秦渊的名字。

  可现在写的是‘秦皇股东研究中心’这个名字。

  苏红绫顿时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怎么回事?你究竟把我的红雪楼卖给谁了?!”

  “哦,一个国外的势力,专门研究古董的,也兼职做点皮肉生意。”秦渊淡然的解释道。

  苏红绫直愣愣的看着手中的合同,她发现自己从头到尾都是被耍的那一个。

  甚至于就连自己以为的成功,也是被秦渊故意设下的陷阱!

  这种打击让一个长期身居高位,并且以足智多谋自居的女人,足以郁闷的吐血!

  然后,苏红绫就真的吐血了。

  秦渊看着死死咬着嘴唇,已经流血却也不在乎的苏红绫,好心的安慰道:“别担心,你还有百分之十的股份,而且你活下来了,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说着,秦渊随手拉开了茶几下的那个小抽屉,然后将里面的硬盘拿出来:“对了,你刚才激动早了,我把硬盘也放在这了,你现在可以吃惊我处理东西很随便了。”

  秦渊将硬盘和一叠照片,连同之前的名帖,一起交给了苏红绫,然后拿起合同潇洒离开了。

  不管身后两人如何,秦渊离开别墅的时候,心情反正很不错哦。

  他打算安排个弟子将合同送去给卫宣。

  去那些秦皇门弟子居住的地方,要经过梁声的别墅。

  秦渊随意的看了一眼别墅中的状况,却惊讶的发现,梁声竟然在房间内练剑。

  “这家伙为什么在房间里面练剑?难道是害怕被人偷学剑招?”秦渊想了想,绝对不太可能。

  梁声的剑招都是昆仑绝学,他当初也是凭着睡仙功,才勉强模拟出来那么一小点。

  其他人想都别想!

  秦渊想不通,干脆将这个问题甩到一边,然后径直来到一栋别墅前。

  将合同装好之后,交给了五个秦皇门弟子,让他们务必小心的将合同送回去。

  然后他才是来到梁声的别墅外,打算进去看看。

  秦渊刚一过来,还没有摁响门铃,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

  随后就是那句极具梁声特色的“卧槽”。

  叮咚。

  秦渊按响门铃,梁声从里面打开门,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模样有些不好看。

  “怎么了?看你刚才还练剑呢,怎么心情不好了?”秦渊疑惑的看着梁声扔的满地都是的碎片。

  梁声扭头看了一眼,解释道:“地上的碎片不是我扔的,不小心打碎了而已。”

  “你把花瓶放到地上?”秦渊诧异的看着地上那堆印着青花的瓶子问道。

  梁声比划了一下手里的长剑:“没办法啊,我在练剑,最近都有些荒废了!”

  秦渊哦了一声,然后走到沙发前坐下,看着梁声说道:“你继续,我就是看个热闹而已。“

  梁声也没有理会秦渊,而是继续舞剑。

  他的动作很是缓慢,好像是太极剑一般,但看上去又完全是两回事。

  若是放在平常人的眼中,梁声也就是一个普通在公园练剑的老大爷。

  秦渊眼中,就不是这样了。

  他看到梁声长剑周围,似乎是盘旋着一股奇怪的‘劲’。

  那道劲不圆融,不滑溜,反而是带着那么一丝锋利。

  似乎梁声所过之处,空气都被切开。

  秦渊忽然明白梁声在练什么了。

  他在劈砍空气。

  说着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其实也是一种练功方式。

  这种特殊的‘劲’带着特殊的锋锐,它切不开世界上的实体物质。

  但是可以切开类似于空气的气体,可以让梁声的力量瞬间传达到很远的地方。

  所以梁声长剑上古怪的劲道,可以让他在面对距离自己本身很远的远程攻击者时,占据很大的优势!

  秦渊就那么看着梁声不停的挥剑然后落下,却没有妄想去学。

  因为那东西不是他能领悟的。

  事实上之前秦渊用睡仙功记住的蜀山步法,也根本学不会,因为那种方法很特殊,不是他能够短时间掌握的。

  为了这种从别人那里偷来的东西,学习很长时间,有不值当。

  毕竟秦渊手里功法也不少!

  琢磨透梁声在做什么,秦渊也就不看了,起身离开了梁声的别墅。

  离开之后,秦渊径直来到小广场,他就猜着路遥和龙骧在这里。

  果然,龙骧正和那群孩子玩在一起,手里捧着变形金刚跟孩子一样,向那些孩子炫耀。

  只是韩家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韩瑞等人的孩子自然也不会缺玩具。

  所以龙骧的炫耀并不是很成功,至少那些孩子还是不爱带着她玩。

  龙骧一直以为是她没有玩具的事情,却不知道根本是她的体型不是小孩子的模样。

  路遥正在一边想着该如何解决,见到秦渊来了,不禁耸耸肩:“话说,秦渊,你觉得该怎么让龙骧融入这群孩子的群中?”

  秦渊笑着反问道:“你为什么不想想,怎么把龙骧治好?”

  路遥满是诧异:“你能治好这种先天血脉带来的疾病?”

  “不能,但有些事至少要往积极的方向去想。”秦渊指着龙骧手里的变形金刚:“你以为我给她买玩具,是为了让她能高兴?”

  路遥有些糊涂:“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我要的是让龙骧清楚,她和那些孩子不是一个类型的。

  或许她现在不清楚,但这种东西是要依靠潜移默化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