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都市特种兵 > 第1755章:午夜,生死门来袭!
  一夜颠狂,宁小小几度虚脱,最终不得不败阵求饶。ww

  陈天倚着床头,看着把枕头垫在屁股下,胯部高高向抬起的宁小小,不由笑道:“你这是干什么?”

  宁小小虽然已经累的连一个手指都不想动了,却还是努力保持着自己的姿势,理所当然的说:“千月那丫头说这样有助于怀孕。”

  眼看着芸姐的孩子已经都可以练武了,然姐和千月的孩子也即将出生,可偏偏她自己的肚子还很不争气平坦如初,宁小小当真是急坏了。有时候她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身体有毛病,以至于不能怀孕了。不然她也没用什么安全措施啊,每次都是很深很深的,一次又一次她怎么怀不呢?

  所以暗地里宁小小也放弃了矜持与羞涩,不止一次的向宋千月那丫头讨要秘诀。这不,现在她正按照秘诀不停的努力呢。

  “那丫头的话你也信?”陈天笑着捏了捏宁小小的脸蛋,宠溺道:“你还小,那么着急要孩子干什么?”

  宁小小小嘴一嘟,不服道:“千月那丫头我还小呢,现在我要是再不努力,以后她的孩子长大了,我的孩子还小,还不被她家的一推倒啊。”

  “哈哈!”陈天被宁小小葩的理由逗乐了,笑说:“你不知道孩子是越小越得宠吗?”

  宁小小转了转眼珠子,点头道:“好像也对哦。不过我还是想现在要孩子。每次看见陈溯都好想亲他,简直太可爱了。嘻嘻。”

  陈溯?

  陈天咧嘴,“那小子哪里可爱了,我怎么一点都没感觉到,感觉他一天到晚的折腾不停,我好不容易在家几天,时间全被那小子一个人折腾光了。”

  “嘁。你自己没时间陪我们,少把责任推卸到孩子头。去去去,要抽烟去厕所里抽去,以后别让我闻见烟味,对孩子不好!”宁小小看陈天拿起一根烟正准备点,立刻挥手像赶小狗似得把他从床踢了下来。

  陈天郁闷的站在床边,哭笑不得。是不是所有女人一怀孕,都会变得保护欲很强啊。这丫头现在还没怀呢这样了,以后真怀了还得了?

  不过仔细想想,自从芸姐有了孩子以后,貌似他在这个家里的地位已经是越来越低,已经直线下降到最底层了。如果是在没有客人的情况下,他是绝不能在大厅、房间、厨房、院子等等所有公众场合内抽烟的,以至于他现在要抽烟只能出去抽,或者跑去厕所抽,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另外这是几女一致通过的决议,抗议无效。而让陈天搞不懂的是,芸姐、谢然、宋千月这几个已经是准妈妈的女人同意也算了,可是宁小小和凌雪这两个连怀孕都还没消息的丫头,怎么也会同意呢?

  对此,陈天很是绝望!一个同盟都找不到,结局很悲催。

  陈天看着床的宁小小,无奈的拿着烟准备去厕所里抽一口,结果刚走了没两步,床的宁小小又想起了什么,突然说:“不行,抽烟会减弱男子精子的存活率,不利于怀孕。你以后要戒烟,回来,不准抽了!”

  听到这话,陈天一张脸顿时垮了!被陈溯那小子尿了一头还难看……

  朝阳初生,阳光正暖。

  一个夜晚过去,光明到来,倾洒人间。

  新的一天开始了。

  对于陈天而言,这一天与昨天并没有什么不同。陪着芸姐、宁小小几女说会话儿,然后去照看陈溯那小子……接着跑去青训营那边指点指点臧海的功夫,顺便趁此机会抽两口闷烟,最终他会去白沐晨的院子里,与白沐晨聊聊苏杭最新的情况和消息。

  对于一个人人生很多个“一天”的一天来说,这一天是普通的。正常的班、下班、回家、吃饭、睡觉……

  然而对于一群正潜伏在苏杭的杀手来说,这一天是他们在行动前了解行动计划、环境、以及各个细节的最后一天,因为今夜他们要行动。

  一天的时间很长也很短。

  对于远在非洲的苍狼来说,这一天是漫长的。因为白天不利于隐藏。

  对于远在M国阿拉斯加山脉的枪王、刺客来说,这“一天”是短暂的。因为他们那里现在正是黑夜……黑夜立于隐藏,虽然他们已经成功逃进了阿拉斯加山脉,但却还是被M国军方找到了行踪,经过了一天的疲于奔波之后,也只有在夜色降临的时候,他们才能得到短暂的休息。

  对于同在M国、迈哈密的肥龙来说,这“一天”是顺利的。

  当然因为陈天在苏杭,这是苏杭的一天,所以这一天是短暂的。在陪着芸姐几女说了会话,陪着陈溯玩耍了一遭,又教了臧海几招新的功夫后,当陈天从白沐晨家里出来,这一天也过去了。

  白天逝去,黑夜降临。

  于是生死门的暗杀行动,也逐步的拉开了序幕。

  晚十点多钟,谢然、宋千月楼睡觉去了。

  晚十一点钟,宁小小楼睡觉去了。

  晚将近十二点,折腾了一天的陈溯仍然精神奕奕的陈溯,终于在芸姐的“严厉命令”下,心不甘情不愿的回了房间,爬了床。

  客厅里显得空荡荡的,陈天一人坐在沙发,眼眸里没有了陪着芸姐几女时的温柔,有的只是一片淡漠和冰冷,偶尔还会闪过一丝苦涩和思考。

  这样又过了半个多小时,美女公寓的众人差不多都已经睡着了,陈天估摸着对方今夜不会有行动了,正要起身回房,然而在这时白沐晨的院子里突然传来一声爆喝。

  陈天顿时止住脚步,闪身到客厅门前向外望去,只见一道白影从白沐晨的院落里骤然暴起,轻松迅疾的掠过院落的围墙冲向了夜色之。

  陈天皱了皱眉,想了想最终没有跟去。

  “要来了?”

  心冷笑,然后陈天转身拿来一张椅子,椅子放在客厅大门正间,一屁股坐在椅子,他双目如电的望着夜色。

  正如之前所说,他虽然已经打定了注意不过问此事,但当真正的危险逼近,他也决不允许芸姐、宁小小几人受到丁点伤害。

  所以他可以不去帮白沐晨,但不能对美女公寓也不管不顾。

  于是他坐在了这里,身气息平淡,完全像一个半夜睡不着,坐在椅子仰望夜空数星星的蛋疼的人。可是这么一个“蛋疼”人,仿佛只要他坐在这里,那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靠近他身后的这栋楼,没有一个人能够进入这栋楼。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当然他之所以不去帮白沐晨,并不是因为他关心的只有芸姐几人的安危,完全不顾白沐晨的生死。真正的原因是他不想也不能去帮。

  他不想,是因为他知道白沐晨的战斗里,算白沐晨解决不了敌人,也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他不能,是因为白沐晨现在已经追出去了,如果他也跟着追过去,敌人一定会趁虚而入,闯进美女公寓对芸姐等人不利。

  所以,他现在唯一能做的,是坐在这里,默看全场却又威震全场。

  美女公寓周围灯光极亮,知道最近不会太平,所以连灯光好像都在极力的发出光线,要把一切藏在美女公寓周围的敌人给照射出来。

  所以白沐晨虽然已经追出到了院外,但却并没有陷入一片黑暗。

  他只是向前追了十几米便停了下来,因为敌人不跑了,他自然也不需要再去追了!

  敌人为什么不跑,因为敌人知道如果他们继续跑下去,白沐晨一定会转身回家,根本不理会他们的这一次引诱。

  调虎离山虽然是一招好计,但也要看对什么人使用,否则好计也会变成一招烂计。甚至会打乱整个计划的布局,最终功亏一篑。

  生死门的杀手当然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所以他们停了下来,冷冷的盯着白沐晨,像一群狼在盯着一头凶悍的猛虎。

  四个人,站在白沐晨面前的一共只有四个人。这一次找白沐晨试招的杀手多了两个,但想要凭借四个人留下一个天人境级别的高手,很显然还是有些痴心妄想。

  可是生死门的杀手不这么认为,此时站在白沐晨面前的四个杀手也不这么认为。所以虽然他们还有很多人可以用,但却只来了四个。因为他们相信,四个已经足够了!

  没有了隐藏起来,出其不意、一击必杀这样的优势,杀手的战斗力其实是很有限的,可是这一点对于生死门的杀手应该行不通。因为他们虽然只有四个人,虽然没有了暗杀的优势,必须面对面强行战斗袭杀,虽然他们看去真的是处在劣势,但他们却偏偏主动冲白沐晨发起了进攻。

  “杀!”

  一声爆喝,四声爆喝同时响起。

  战斗的时候呐喊,有时候是为了壮胆,但显然生死门的杀手不需要这样壮大自己的胆量,所以这一声爆喝,其实是一句暗号,一句同时动手的暗号。

  当然如果只是四个人一起进攻,生死门的杀手也不需要这样的暗号,因为他们很默契。一个眼神,一个动作足够了。所以这说明他们现在爆喝之后,要的不仅仅是一起进攻,还有一些别的手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