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跃马大唐 > 第二十八章重会
  琴声叮咚作响,宛若春雪融化汇成小溪流出山谷,山谷间百花开放,艳阳满天,百鸟齐鸣,让人听得心情愉悦,王源静静的矗立,闭上双目静听,不觉嘴角也露出一丝微笑来。

  然而突然间风云突变,琴音从舒缓清凉变得急促而刺耳,艳阳天顿时为满天乌云遮蔽,进而狂风暴雨,飞沙走石,树摇草飞,日月无光。铮铮琴声中夹带杀伐之音,宛如千军万马举刀剑厮杀而来。

  正当王源眉头紧皱,脸上变色,心脏砰砰乱跳之时,嗡然一声响,琴音骤停,顷刻间便如云开日出,风停树静,一切让人心头狂跳的幻觉瞬间消失,王源吁了口气睁开眼来,但见夕阳在天,清风吹过,竹林发出沙沙之声;长几之后,一袭白衣的公孙兰站起身来,正缓缓转过身子。

  王源遥遥拱手道:“王源拜见公孙前辈。”

  公孙兰表情漠然,对王源的出现没有丝毫的惊讶之色,淡淡道:“上次偷看我练剑,这次偷看我抚琴,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王源再次拱手道:“万分抱歉,但我是无心之失,不是故意冒犯。公孙前辈原来不仅是大唐第一剑器舞大师,连音律也如此精通,如此技艺,当真天下少有。我能亲耳聆听仙音,真是死而无憾了。”

  公孙兰俏脸变色道:“你怎知我是剑器舞大师?十二娘都告诉你了?”

  王源点头道:“公孙大娘剑器之舞冠绝天下,那日我亲眼得见后便有些怀疑,回去后问及此事,十二娘不愿隐瞒,便跟我说了你们师徒的来历和过往。”

  公孙兰怒道:“十二娘将我的话尽数丢在脑后,信誓旦旦不将我身份透露出去,却还是大肆散播,简直该死。”

  王源忙道:“公孙前辈息怒,她并非大肆宣扬,这件事也是我半猜半问,而她实在无法隐瞒才告知于我。我在此立誓,绝不泄露前辈身份和行踪便是。”

  公孙兰哼了一声道:“泄露了又如何?反正我正打算弃了梅园离开长安,既然如此,我便早些离去便是。”

  王源无言以对,公孙兰俏立半晌,似乎怒气稍息,俯身去收拾桌上的香盘和古琴,王源忙快步上前道:“我来帮你拿。”

  “不劳你动手。”公孙兰道。

  王源不由分说抱起古琴来,手掌无意间触碰到公孙兰软绵绵的手指,公孙兰手指缩回面色微怒,正欲发作时,却见王源若无其事抱着古琴当先朝屋子走去,愣了愣举步跟着过去。

  两人进了屋子,王源又回身帮公孙兰将长几和小凳子搬回来,进屋时公孙兰已经在一只小柴炉前生起了炉火,并将一罐清水放在上面烧了起来。

  “坐吧,一会才有热水喝。”公孙兰纤细的手指熟练的将桌上的茶碗拿起,用一块干净的丝巾仔细的擦拭,从桌上的竹筒中取出两块小小的茶饼放在碗中。

  王源走过去,在公孙兰对面的蒲团上盘腿坐下,抬眼看了公孙兰一眼,恰好遇到公孙兰两道清冷的目光,顿时吓了一跳,装作若无其事的移开目光。

  “王公子再次不请自来,这一次又是为了何事?是否又是受十二娘所托来搬救兵的?十二娘又出什么危险了?”公孙兰的声音听着非常悦耳,虽然语气冷淡,但王源听着很是受用。

  “非也,在下此次来见公孙大娘,是想将这些东西寄存在你这里。”王源从肩头解下包裹放在旁边道:“这包裹之中是十二娘的东西,放在我那里没很么用,我想还是送到你这里来比较妥当。十二娘若来,烦请交给她。”

  公孙兰淡淡道:“十二娘的东西?她不是在你那里么?”

  王源叹了口气道:“十二娘今日中午不辞而别了,这些她的衣服却没来得及带走。”

  公孙兰嘴角微翘,晒道:“原来如此,你也被十二娘抛弃了,看起来你我倒是同病相怜,都被十二娘给骗了一回。三年前她骗了哦,三年后她骗了你。”

  王源苦笑道:“也说不上是骗我,她本就和我不是一路人。”

  “被人骗了还替她说好话么?她没骗你替她送信么?”公孙兰轻声道。

  王源一愣,公孙兰看来心里很清楚自己会上当,旋即想到公孙兰临行时告诫过自己不要相信李欣儿,这件事显然在她意料之中。

  “可惜你来错地方了,十二娘不会来我这里,不经我的允许,她绝不会来。她的东西放在我这里也没用,你还是留在家中,你是她救命恩人,十二娘该还会去见你,到时交给她便是。”公孙兰淡淡道。

  王源摇头道:“可惜我要搬离永安坊了,她回去也未必找到到我,还是放在你这里吧,不管她来不来,交给你保管才合适。”

  公孙兰道:“你要离开永安坊?离开长安么?”

  王源道:“不是,我受人所邀,去别处当差。”

  公孙兰微笑道:“李适之府上是么?”

  王源大惊道:“你……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公孙兰微微一笑,伸出洁白修长的手指抓起一桌上的叠的整齐的一块麻布,包在炉上咕嘟嘟冒着热气的陶罐的双耳上,小心翼翼的端起来,给两只茶碗慢慢注上滚水,低声道:“我这里的茶水不放葱姜蒜熬煮,你喝的惯便喝,喝不惯便喝白水吧。”

  王源明白她的意思,大唐人喝茶都是茶叶中放葱姜桂皮薄荷等物熬煮,王源喝过一次,差点喝吐了。没想到公孙兰喝茶还是正常喝法。不过王源可没心思关心茶水的问题,他不知道公孙兰是如何知道自己将去李适之手下为幕宾的事情的,难道公孙兰生着顺风耳不成?

  公孙兰伸出白皙纤长的手指端起茶碗,红唇轻轻吹开飘浮的几片茶叶,轻轻缀了一口茶水。

  “公孙前辈如何知道的这么清楚?”王源兀自发问。

  “永安坊中早已传开你被当今左相李适之看中,要去他府中当幕宾之事,我知道此事也并不稀奇。”公孙兰淡淡道。

  王源睁大眼睛道:“这么说这几日你都在永安坊中?”

  公孙兰微微点头道:“十二娘毕竟是我唯一的弟子,虽然我决意不再认她为徒,但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金吾卫捉拿,所以那日我从你家中离开后,便在永安坊逗留了几日。今日中午才回到梅园,你的事我自然会知道了。”

  王源愕然道:“那么你也知道我和十二娘假成亲的事情了?”

  公孙兰淡淡道:“知道,我还知道你们成亲那晚,有人潜入你们新房之中闹了你们的洞房,是也不是?”

  王源大惊道:“你……你当时在场?”

  “当然在场,十二娘虽不肖,但毕竟是我唯一的徒儿,之前我不知道你们是假成亲,但无论真假,她要成亲,我又怎会不去?本来我只想看一眼便要走,可我离开时在坊门外看到了一伙鬼祟之徒,我估计是对你们不利之人,于是便跟着他们折返回来了。”

  “……那你为何不出手帮我们?我差点死在那些人的剑下。”王源叫道。

  “我为何要出手?”公孙兰眼含讥讽瞟了王源一眼道:“他们只是要杀你的,又不是去对付十二娘?”

  王源张口结舌无言以对,自己和她非亲非故,公孙兰关心的只是他徒弟十二娘,自己的性命跟她可没什么关系。

  “再说了,你不是好生生的在这里么?又没丢了性命。况且这是你咎由自取,你为何不听我的劝告去帮十二娘送信?这封信一送,你便是自己主动掺合进去太子李亨和李林甫之间的倾轧纷争之中了,你明知替十二娘送那封信会惹来麻烦,你还是去了,这一切难道不是你咎由自取么。”公孙兰冷笑着低头喝茶。

  王源觉得有些愤怒,有些想发火,但又觉得没有愤怒生气的理由,公孙兰说的并没有错。

  “喝茶吧,喝了茶你可以走了。”公孙兰白皙的手掌做了个请的姿势,抿嘴一笑,淡淡说道。

  王源伸手端茶,带着心中的火气猛地一口喝下,只觉口中滚烫,呜呜连声弹起身来噗的一口将茶水全部吐在地上,捂着嘴巴呼呼喘气。新沏的茶水滚烫,王源也是气的糊涂了,差点把口腔都烫化了。

  公孙兰忍俊不禁噗嗤笑了出来,她的笑容如冰天雪地中的春花绽放一般绚烂无比,王源心中激荡,竟忘了火烧火燎的口中灼痛,直愣愣的看着公孙兰发呆。

  公孙兰起身舀来一瓢凉水递过来道:“用凉水含一含,否则回家后肿成猪头模样,可莫怪我。”

  王源接过来咕咚几口下去,没好气道:“那又与你何干?你都能见死不救,还在乎我被烫成猪头么?”

  话说出口,忽然觉得有些过分,为何自己会在公孙兰面前说出这样的话,倒像是跟公孙兰赌气一般,但其实自己和公孙兰可没什么关系。

  公孙兰蹙眉道:“你的生死当然于我无干,莫非你以为救了十二娘便于我有恩不成?十二娘的生死是她的命,她死了我自然会替她报仇,但这一切与你毫无干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