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中文 > 臣把陛下养歪了[重生] > 39.宫女
  防盗内容由随机提取该文免费章节段落构成,么么哒~  抽抽搭搭的大皇子,回不过神的二皇子,淡然自若的三皇子,一脸茫然的四皇子……

  好戏一台接着一台上演,这下连南梁皇也有些看不过来了。

  南梁皇颇为好奇的道:“你们都想要娄侍选做你们的执剑?”

  这下四兄弟言行倒是都一致了,纷纷跪拜道:“求父皇成全。”

  “那可就难办了,娄侍选再好……也只有一个啊。”南梁皇视线一转落到娄琛身上,略带笑意的眼神毫不收敛的将他打量一遍,然后意味深远的问道:“你说是不是,娄侍选?”

  若是旁人在如此不怒自威的眼神之下恐怕早已瑟瑟发抖,但娄琛毕竟重活一世,比其他人多了几分胆色。

  他倒是未曾惧怕过南梁皇,只觉得这事颇为荒谬。

  重活一世,自己倒成了香饽饽。

  有趣,当真是有趣。

  只是当自己成了这场好戏中一个角色,被所有人翘首以盼想要一个答案之时,这趣味却就成了负累。

  眼见躲不过,娄琛干脆直面南梁皇的眼神迎了上去,而后不畏不惧道:“陛下,草民有事启奏。”

  临危不惧,处变不惊,南梁皇对此颇为称赞。

  玩味的笑了笑,他有些好奇的问道:“娄侍选有何要奏?”

  娄琛深吸一口气,在众人瞩目中站了起来。

  他的视线从高郁脸庞上扫过,而后落在了不远处的花灯之上。

  飞蛾纵身扑火,一如曾经的他。

  这些日子以来,娄琛也想过,他与高郁也曾相濡以沫,也曾生死相随,高郁不吝啬交与后背,他也从不怕为高郁流血牺牲。他背他郁千里奔驰,他为他打下万里江山,他为他扫平一切阻碍,他是他最锋利的刀,也是他最信任的臣。

  可从什么时候起,他们就只剩下算计与欺骗,利用与掣肘了呢?

  娄琛如今想想,大概从知道自己根本不是高郁心里头那个人开始的吧。

  无数次的背叛与离弃让高郁除了他以外,不敢再相信任何人。

  可高郁宠他、信他、用他,却仅仅只是因为他是身边唯一可靠,永远不会背叛的人。

  他只是一把武器,一个靶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替高郁争回了王权打下了天下,却没有落得那人一分真心。

  他把高郁奉为神,所有的一切只为让高郁开心,而高郁却只是善用帝王之术,玩弄人心。

  前世之事历历在目,那些情与爱,耳鬓磨腮间的情话中也许曾有过真心,但却可惜在逃亡的背叛与在权谋的尔虞我诈中,悄悄被磨灭了。

  若真的爱他如此,怎舍得让他被天下人唾弃,背一世污名。

  后宫三千,该娶的高郁一个没落下,该拉拢的高郁也从来没忽视。

  高郁透过他在看着谁,娄琛不知道,但娄琛却知道,他从来不是真正被他放在心尖上的那人。

  这份自孩提时代就埋藏在心底的感情终究还是枯萎了,高郁说等他回来,他们就离开这困了他们半辈子的深宫。

  娄琛赌上所有信了他最后一次,最后却输得彻底——战死异乡,再也没能回来。

  如今亭台楼阁仍在,雕梁画栋未改,重来一次,娄琛却已累了倦了。

  上一世最后的出征耗尽了他最后的一丝真心,现在想要掏出一颗完整心来对待仍保持赤子之心的高郁,却也掏不出来了。

  所以……这一次就让他做个真真正正的纯臣吧,他愿护他一世安稳,只希望高郁永远如现在这般天真善良,不落赤子之心。

  为了这些他愿意为他打下万里江山,愿意为他披荆斩棘,但再也不愿泥足深陷,困在看不见希望的“深渊”里,重蹈覆辙。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娄琛终究是想通了,他抬头眼神最后一次带着满腔情意的看向高郁,而后转过头,将赤诚之意深埋心底:“臣愿追随陛下,为陛下效犬马之劳。”

  萧萧风声起,吹落秋黄枝叶,只剩满园鸦雀无声。

  南梁皇愣了愣,好一会儿才问道:“朕许是年纪大了耳朵有些不灵光,娄侍选你刚才说什么?”

  娄琛抬首,再也不看满眼难以置信的高郁,只目光灼然,定定的看着天子,掷地有声的回答道:“草民愿追随陛下,守卫京城,护皇城安宁。”

  “嘶……”话音落下,在场众人无不暗自倒吸一口冷气。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